就在這時,薩瑞斯託身后空間忽然裂開一條大縫,一個身影從中鑽了出來。這個身影自然是本次火併事件的焦點人物東方晨了。

屠神團團長大人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他秉承多快好省的戰鬥原則,上來二話不說,沒有一絲猶豫和廢話,將手中那柄藍色標槍奮力投向薩瑞斯托的後背。

薩瑞斯托感到身後有動靜,不用想也明白是有人在身後偷襲。可此時他的秘術正進行到關鍵時刻,肯本不可能中斷秘術回身防禦,再加上他對自己的獸化之體有絕對信心,更加看不起地球土著所謂的攻擊力,不相信有比搖光還強悍的存在,所以錯過了這一次僅有的活命機會。

呲啦一聲輕響,標槍輕易洞穿野獸的身體,沒背而入,透胸而出,那柄藍色標槍不過一米來長,鑲嵌在薩瑞斯托鋼鐵般堅硬的身體中,微微顫動著。

薩瑞斯托低頭看了看,又抬起頭,眼中滿是疑惑不解,即使剛才一幕重演千百遍,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堅不可摧的身體,會被一個地球土著用能量秘術貫穿傷害。

不單單是薩瑞斯托,全球所有能看到這一幕的人,無論地球的還是外星的,同樣大為不解。薩瑞斯托獸化后,那具萬鈞雷霆加上搖光都無法傷害的身體,竟然會被一束有點可笑的藍色光束穿透。

只有兩個人例外,普羅修斯和費米拉幾乎同時驚呼:「不可能!這,這是,伽瑪努斯之槍!」

忽然,插在薩瑞斯托胸口的那柄藍色標槍,閃了兩閃,化作絲絲流光從傷口鑽入薩瑞斯托的身體。

他開始撕心裂肺地慘嚎起來,召喚雷獸的秘術被迫中斷,剛踏出一隻獸爪的雷獸,以及那片雷網俱都化作漫天電流,迅速消散在海天之間。

薩瑞斯托用雙手拚命在身上不停亂抓亂扣,可那種致命的疼痛傷害卻絲毫未減。

此刻,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終於想到要拚命了,雙目血紅,嘴角流涎,渾身放射出無數黑色閃電,嘶聲吼道:「去死吧,你們這群雜碎!禁術……」

東方晨大怒,眉眼一凝,喝罵道:「你他媽才是雜碎,禁你大爺,要死的是你!看小爺我乾死你丫的!」

隨著東方晨的喋喋不休,他的周身浮現出十幾柄方才那種藍色標槍,紛紛向薩瑞斯托攢射而去,不一會兒就將野獸射成刺蝟一般。

在十來發伽瑪努斯之槍的打擊下,薩瑞斯托如篩糠般抖了十幾秒,便一動不動了,身體像斷了線的風箏,一頭栽進大海,翻起一朵小小浪花,徹底消失在眾人視野。

東方晨滿頭冷汗,氣喘吁吁地說道:「搖光,能從你口中奪食的,我是第一個吧?」 ?費米拉對著手腕沉聲說道:「這是命令!你們分頭安撫各自小隊的人,不準出戰,不準尋仇,繼續執行蟄伏方案!」

通訊器另一頭隱約傳來一陣激烈的辯解和爭吵。

等了好久,費米拉等一切平靜下來,繼續沉穩說道:「你們的心情我理解,但現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雖然我們犧牲了三位同僚,但目的達到了,不是嗎?

毫無疑問,東方晨是靠千星之法進階一階的,那個招式,你不會認不出來吧?阿曼尼!

伽瑪努斯之槍有多恐怖,帝國那些大人物們沒有展示過嗎?

雖然他才進化一階,那些千星技能可能還很稚嫩,但捫心自問,除過你們幾個首領,其他人遇到東方晨時有絕對把握贏嗎?

更何況,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一個團體,和我們一樣。團體的潛能,是無限的!

諸位,不要被些許失利自亂了陣腳,先潛伏下來靜觀其變吧,計劃需要做出調整,容我好好想想。」

費米拉關閉通訊,又在一枚拳頭大小的圓球狀儀器上點撥幾下,隨後陷入沉思。

他現在可謂怒火中燒,衝上去殺光屠神團的心都有,這在以往的性格中是絕對不曾出現過的。

初次接觸,大敗虧輸,死了三名帝國優秀戰士,進而威信掃地,手下群情激憤,蠢蠢欲動,全憑軍紀才把他們勉強拴住。那三個墮落者一族的傢伙,指不定在背後怎麼偷著樂呢,看足了笑話。

前思後想,費米拉還是覺得小看了這支幾個小時前還不屑一顧的團隊。剎那間,他幡然驚悟,這支名稱胡鬧,成員搞笑,默默無聞的團隊,居然是按照宇宙流浪者團隊模式行動的,而且有板有眼,像模像樣。

首先,他們利用監守者距離戰場較遠,人員較為分散,巧妙排兵布陣,充分發揮局部人數優勢,採用逐個擊破的戰術。

其次,屠神團有男爵這個關鍵人物,機動性無與倫比。不論是支援各個交火點,還是搶救傷員,都能發揮巨大作用。

最後,就是監守者自己的問題了,說到底還是小看了屠神團。各自為戰不說,而且戰術意圖混亂,既想全殲屠神團,又想破壞東方晨進化,搞得首尾不能兼顧,到最後兩頭都沒落好。

再看看參戰人員個體對比。監守者派出的三人,都是身經百戰,能力非常全面的戰士。

肖克芒悍不畏死,有一股決絕的信念,再加上其擁有十分難以防禦的音波術,擅長水域作戰,可以說是此次海域交戰的第一人選。

薩瑞斯托屬於遠距離支援作戰,費米拉主要考慮到他擁有雷遁之術,以及獸化后極端強悍的載體,戰場環境更是有利於他的雷法發揮到極致。

而阿妙則是監守者中的指揮型人才,處理星戰級別的戰鬥全團無出其右,近距離肉搏戰也能起到極大的支援作用。

如此配置的小組,本該戰力爆表,可惜,全部折在阿緹婭一個人身上。

因為除了極少數人,沒人知道她擁有神器三界,更沒想到她還能魔化,致使弱雞般的召喚師在本次戰鬥中大放異彩,成了左右戰局的關鍵,也成了監守者揮之不去的噩夢。

首先,阿緹婭憑一己之力,隻身攔住了來勢洶洶的肖克芒。肖克芒在男爵手底下絲毫便宜未沾,不但險些喪命以致重傷,而且底牌盡失,最後被迫用禁術搏一個同歸於盡,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其次,費米拉派出阿妙出戰的目的,就是為了牽制阿緹婭。利用她性格猶豫,心地善良的弱點,最大限度弱化阿緹婭在戰鬥中的發揮。可是,費米拉沒有想過一點,他自認為阿緹婭面對昔日同學加戰友不好下手,難道阿妙就能對阿緹婭下死手么?

事實正是如此,優柔寡斷的不是阿緹婭,而是心思複雜的阿妙!

以阿妙的能力,她完全可以採取潛伏戰術,小心翼翼地摸排查探,找出屠神團隱藏的那幾個人逐個狙殺,根本沒有必要暴露自身。退一步來講,阿妙也可以靜觀其變,在遠處騷擾偷襲,把控全局,指揮其餘監守者作戰。如果這樣,屠神團必將陷入極為被動的局面,結果就很難預料了。

可阿妙沒有這樣做,不知出於何種心態,她選擇首先攻擊阿緹婭。可正因為這樣,卻極大地刺激了男爵,以至於阿緹婭徹底爆發,不計後果地服用魔能藥劑。

而阿妙面對性格已經大變的男爵,居然沒有繼續攻擊戰鬥,而是選擇對質勸解,致使阿緹婭的黑暗面完全佔據上風,徹底失去理智,最終將毫無準備的阿妙擊殺。

這樣一來,費米拉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所有計劃步驟全部被打亂,只能增派援兵薩瑞斯托。

以薩瑞斯托近乎變態的實力,詭異莫測的秘法,他本可以壓制全場,讓屠神團出現大規模減員的戰況,要麼放棄東方晨逃命,要麼陪東方晨一起死。奈何他遇到了剋星搖光!

關鍵時刻,是搖光挺身而出,看透了薩瑞斯托的秘術,頂住了野獸的瘋狂。雖然搖光和野獸鬥了個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但畢竟沒有讓他再越雷池一步。

再加上薩瑞斯托自己手賤脫掉作戰服,對戰場事態兩眼一抹黑,對肖克芒身亡失敗,以及費米拉將他歸為棄卒的關鍵信息完全不知情,最後被成功進化的東方晨趕來將其擊殺。

平心而論,此次監守者與屠神團的初次碰撞中,除了阿妙發揮失常外,其餘兩人中規中矩,盡到了一個帝國戰士的本分。

拋開環境和人為因素,監守者的實力實在不容小覷,僅僅兩個半人就能和傾巢出動,最強配置的屠神團不相上下。

要不是屠神團搶先一步招收了被監守者拋棄的阿緹婭,團隊中又有七殺搖光這樣的中流砥柱,此一役,鹿死誰手?猶未可知也!

費米拉將所有細節慢慢回憶一番,最後做出總結:主宰要求的目標已經出現,再維持監視狀態已經沒有意義。

鑒於目標人物所在的屠神團,已經具有宇宙流浪者團隊的性質,以後需要改變對敵策略,將作戰級別調高至戰術級!

隨後,他快速用監守者專用密語,在通訊器上開始快速書寫起來。 ?普羅修斯的里世界,奧拉戰艦孵化巢中。

阿緹婭看著四周滿臉驚奇:普羅修斯在儀錶台上搗鼓著什麼,搖光小聲哭泣,天樞在一旁安慰她,東方晨看著血池表面四個三米左右,微微蠕動的暗紅色肉瘤臉色鐵青。

少頃,普羅修斯給儀錶輸入最後一條指令,四個暗紅色肉瘤開始緩緩下沉,不一會兒全部沒入血池中消失不見。

普羅修斯長出一口氣:「諸神庇佑,謝天謝地,一個都沒死!」

東方晨問道:「普羅修斯先生,他們到底傷得怎麼樣?」

普羅修斯看著儀錶顯示屏,嘆了一口氣:「奧維利亞最嚴重,脖子斷了,生化部分基本沒有生命體征了,好在備用急救系統一直在竭力維持她的大腦機能。

媽的,幸虧當初我和阿卡嗎多留了個心眼,在她的頭顱里安置了一套備用急救系統。否則遇到這種掉了半拉腦袋,又錯過緊急救治期限的的情況,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機械部分損毀嚴重,主要是核心部件。這隻狗頭怪牙口夠好的啊,高標號合金都能咬碎。

七殺和蜂鳥的外傷都是小事,主要是載體細胞大量破損,心靈也有一些創傷。這兩人真倒霉,居然遇到心靈攻擊的禁術,多虧了阿緹婭,不然肯定是歇菜了。

蟲子皮糙肉厚,那點小傷對他來說不算什麼。還是和上一次一樣,損失了三十分之一的心靈力場。

我就納悶了,這傢伙的禁術怎麼那麼廢,居然要祭獻那麼多的心靈力場?這种放了就暈的禁術要它作甚?

東方晨,以後能流浪宇宙的時候,咱們可得去突銳族的領地瞧瞧,看看蒙卡諾的禁術到底怎麼回事?我總感覺這是個不完整的禁術,蟲子只學到了很少的一部分。跟戰神犼有關的禁術,應該很高端呀,居然要三十分之一的心靈?這也太扯了。

唉,四個人多多少少,心靈都受了點創傷。等肉體恢復了,只能慢慢靜養,沒辦法。可能得兩三年才能完全恢復,等吧!」

天樞皺起眉頭:「兩三年?那監守者殺來怎麼辦?」

普羅修斯怪笑一聲:「監守者?他們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你們可以呀,一口氣幹掉他們三個,這下略微挽回了點人數劣勢。滿打滿算,他們就剩十二個了。」

東方晨突然向普羅修斯鞠了一躬,恭敬說道:「普羅修斯先生,屠神團有了您,真是萬幸。也多虧了您和您的奧拉戰艦,不然他們……」

普羅修斯微微一愣,繼而不耐煩地打斷東方晨:「行了行了,你第一天才發現么?我他媽就是當保姆的命!

你們呀,能不能讓我老人家省省心?以後要是我不在身邊,你們該怎麼辦?

他們幾個都在孵化池聽不到,不過我還是要罵!

東方晨你這個團長給我聽清楚了。告訴你們多少次?監守者不是普通貨色,能不能考慮周全一點?

他們的前身是帝國暗影團,是軍人,那麼你們就應該想到,他們有遠超地球科技的熱武器。別動不動就像以前一樣,愣頭愣腦上前廝殺,是不是傻?

短兵相接,連人家的技能都不了解,貿然衝上去找死呀?

在你們的潛意識中,莫非還認為監守者的各種技能是獵殺者水準的?打到你們身上就跟撓痒痒一樣?太天真了吧?

這次就算了,屬於特殊情況,敵我雙方都圍繞東方晨展開戰鬥。下一次,我勸你們別那麼衝動,機靈點,沒摸透敵人之前別急著送死,打不過跑還不會嗎?」

東方晨臉色鐵青,轉過頭沉聲道:「男爵,你真什麼都不知道嗎?我們對監守者的情報太少了!」

阿緹婭本來就對普羅修斯的喝罵心驚肉跳,此時又看到愛人突然針對自己,不由得委屈萬分,小聲說道:「真的不知道,我被編入這支暗影團六十個小時不到,就被傳送進了地球。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請問地球有什麼值得暗影團出手的東西?啊不,我確實知道一個人的詳細情況,阿妙。不過據我所知,阿妙擅長星戰,戰術策略,潛伏滲透,機艦駕駛,近戰使用普通格鬥技,元素類技能沒見她用過呀。其他人我就更不知了。」

普羅修斯不幹了,眉毛一動:「哎,好你個東方晨,居然還怪起男爵了?你待在海底進化什麼都不知道,不信問問天樞他們,這次要不是你媳婦,我看血池裡躺著的可不僅僅是四個人了。

記住,無論以後團隊出了什麼事,作為團長,不要找任何理由,任何借口,首先找找自己的問題!」

東方晨感到萬分委屈,本次作戰他只出手一次收了個尾,在這之前確實什麼都不知道。但屠神團此次慘勝可百分之百都是為了他能順利進化,作為團長,他難辭其咎。

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壓抑。

突然,搖光開口說道:「普羅修斯先生,我記得,你好像還關押了一個監守者成員吧?

就是那個美女臉,豹子身體的傢伙!我們可以問問她啊。」

普羅修斯心中頓時尷尬無比:我的天,我怎麼把她給忘了?

隨後他撇了撇嘴:「哦,你們終於想到這一點了?到手的資源不用,哼!真不知該說你們什麼好。」

阿緹婭驚呼:「你們說的是艾露斯芬瑟。她現在在哪裡?」

普羅修斯詭秘一笑:「她在我的小花園。」

離開奧拉戰艦,普羅修斯飄在前方悠閑帶路,東方晨,阿緹婭,天樞,搖光四人設置好作戰服,一字排開,跟在老頭身後,極速飛行在廣袤無比的里世界。

經過很多怪異奇妙的地方,眾人來到一座巨大浮島近前。

普羅修斯駐足看了看浮島,呵呵一笑:「歡迎來到我的安樂屋:絕望之宮!」

絕望之宮?

東方晨等四人聽到這個名字,先是心裡一驚,隨後感到莫名其妙。不過誰都沒有開口詢問什麼。

普羅修斯頗為感慨,主動為大家解釋:「這是仿照我以前的家建造的,不過要遜色很多。唉,睹物思人啊!」

東方晨疑惑:「你還有家?那原來的家呢?」

普羅修斯嘿嘿一笑:「當然是被人毀了。」

眾人大吃一驚,心說何人如此生猛,居然拆了普羅修斯的老巢,真是大快人心啊。

搖光向來不怕普羅修斯,勇於揭開他的傷疤,善於讓他出糗,開口問道:「你家為何要叫絕望之宮?」

普羅修斯神色明顯一黯:「大人,您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走吧,隨我進去,那大野貓就在裡面。」

相互無話,飛近浮島,眾人首先看到一座依山而建的巨大宮殿,通體黑色。宮殿之後是一座萬仞高山,黝黑無光,其上怪石嶙峋,猶如錯亂的巨獸之牙,地勢極其險惡。整座宮殿如同被獸牙咬住一般,懸空而立,一望之下教人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

普羅修斯回頭說道:「這座浮島被我下了禁空規則,徒步上去吧。」

果然,一飛臨浮島範圍,眾人只覺一股莫名力量籠罩周身,心核磁場瞬間被壓製得一點不剩,紛紛灰頭土臉地落在地上。

普羅修斯也不例外,一步一個腳印,朝半山腰的巨大宮殿走去。餘人相互看了看,大氣都不敢出一口,默默跟在普羅修斯身後,彷彿這個地方自帶某種氣場,讓人不得不全身顫抖,心存敬畏。

好在那種詭異力量只針對飛行能力,對其它能力視而不見,眾人都是進化生命,該有的體力還是有的,所以徒步上這座近乎垂直的山也不怎麼費勁。

東方晨一邊爬山,一邊左顧右盼。突然,一陣陰風徐徐吹過,耳畔隱約傳來陣陣凄厲之極的慘叫,猶如置身森羅地獄。

東方晨猛然回身,大吼一聲:「誰?是誰在叫?」

天樞等人被他嚇了一跳。搖光更是莫名其妙:「東方大哥,你跟誰說話呢?沒人叫喚啊。」

普羅修斯回頭深深看了東方晨一眼,悠悠說道:「好好走路,別胡思亂想!」

三界,穢邪深淵,一座巨山峰頂,高大重甲男子沉默矗立。

少頃,重甲男子微微抬起滿是尖刺的頭盔,深深吸了一口氣,低沉的聲音響起:「嗯,呼……

這,這是,絕望的味道,好久,好久沒有聞到了……」 ?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一行人終於站到宮殿的大門前。

我不愛術士 宮殿大門宏偉無比,目測有近五十米高,沒有任何藝術向的修飾,只是通體黝黑巨石,彷彿原本就和周圍的山石連在一體。

兩扇石門沒有閉合,而是微微打開一條縫隙。看上去是縫隙,實際寬度卻有將近十米,並排開進兩輛卡車都沒問題。

搖光仰著脖子驚嘆道:「普羅修斯先生,你家好闊氣啊!」

普羅修斯聞言微微一笑:「這只是按原版縮小的。好了,各位隨我進來吧。」

說完率先邁步走近那極度誇張的大門。

其他人都隨普羅修斯魚貫而入,只有東方晨還愣愣站在宮殿巨門之前,抬著頭眼中露出迷離之色。

恍惚間,東方晨眼中景色微微一震,那些巨石與石門之上的雜亂紋理,竟然扭曲糾纏,緩緩形成幾個巨大蒼勁的宇宙通用語文字:黑石山崩!

東方晨一驚,眼前一花,再凝神望去,什麼都沒有了,只有黑色山石,以及鑲嵌在其中的兩扇巨大石門。

不知什麼時候,普羅修斯的輔助智能阿卡瑪恢復全自主形態,化形為一團足球大小的綠色圓球,五官俱全,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團長大人,發什麼呆呢?大家都等你呢。」

東方晨滿心疑惑卻又不好發問,只能加快步伐,進入宮殿之門。

走進大門,是一條巨大走廊,帶著一點微微向下的坡度直通前方。走廊兩邊燃起一對對火把,雖然依舊昏暗壓抑,倒也能看清個大概。走廊不是直的,每走一段距離,便要經過一個角度不是很大的拐彎。

就這樣走了大半個時辰,拐了七八個彎,眾人來到一處巨大無比的空曠地帶,或者說,是這座宮殿的門廳。

大廳四周地面,有很多十來米寬的石梯,蜿蜒曲折通向高處,所有石梯在怪石嶙峋中忽隱忽現。在整個大廳三分之一高度位置,排列了一圈門,共有十八個之多。

這些門遠比剛才那扇宮殿正門要小,但大小不一,形狀各異,就連顏色也豐富多彩起來。不過正對東方晨一行人的那扇門,卻是最大的,而且造型莊重大氣,門框周圍的雕刻裝飾更是華麗無比,有未知文字,有花紋圖案,有怪獸美人,有日月星辰,整體給人一種既豐富又抽象,充滿宗教色彩的神秘美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