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刻,忽地從地底湧出一段強大的鳥鳴聲。

在這一句鳥鳴聲出來的那一瞬間,整個地面都因為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已經四分五裂了開來。 在這一句鳥鳴聲出來的那一瞬間,整個地面都因為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已經四分五裂了開來。

然後一隻白嫩嫩的小爪子從地縫伸了出來,蘇七月緊緊盯著,手裡的匕首拽緊,已經準備好了隨時攻擊。

緊接著,下一幕讓蘇七月傻眼了。

出來的並不是朱雀,而是一顆硃紅色的大蛋,只不過不同的是,蛋殼破了一點點,從裡邊伸出兩隻爪子來。

等蛋到了地面之後,這地兒瞬間不震動了。

而後,蛋裡面伸出來的小爪子就摸了摸蛋殼,而後一點一點的撕掉。

緊接著,這一整個精緻的小人就走了出來,這是紅眸華髮的一個三歲小姑娘。

額頭間有一抹紅色的圖騰在點綴著,襯得她肌膚越發白嫩。

她看了一眼蘇七月,瞬間,雙眼亮了,她朝著蘇七月大叫一聲:「娘親!」

蘇七月:「……」

瑪莎?什麼鬼?

但是很快蘇七月就反應過來了,這估計是稚鳥情節,對方很明顯是化形后的朱雀。

只不過因為重傷不得不封印在蛋殼之內養傷,在恢復實力之前,對方會以稚鳥模樣出現在人的眼前。

也就相當於重新活了一遍。

「嗯,乖,過來。」蘇七月招了招手,臉上絲毫沒有一絲心虛的表現。

很明顯,她要拐走朱雀了。

畢竟送上門的機遇,推開了那才是傻子。蘇七月表示自己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而這一幕,看的朱雀嘴都暗暗抽了幾下。

如果不是她記得以往是記憶,肯定就以為對方真的是自己娘親了。

不過朱雀還是揚起小臉蛋天真似的笑了笑,飛快的跑了過去,一下撲進了蘇七月的懷裡,然後蹭了蹭。

熟悉的味道,一定是她!

朱雀心底笑著。

然後朱雀毫不猶豫的咬破蘇七月的手指頭,自主立下了平等契約。

而就在朱雀成為蘇七月的契約獸的那一瞬間,整個混沌空間變了模樣,空間直接晉級,遠處忽地多了一座紅色山脈。

往外冒著濃濃的黑煙,顯然,那是一座火山。

而蘇七月此時,壓根沒想到朱雀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她如今只是一個可憐的粉階一境修鍊者,哪裡承受的了朱雀帶來的反饋?

瞬間,筋脈似乎要爆裂了模樣,青筋往上泛著,似乎隨時可以爆掉。

彼時的蘇七月已經不復原來的傾國傾城,而是整個人都快要扭曲了,實在是痛的!

並且那肌膚,也裂了開來,露出了深深白骨,頭皮破開一條縫,血液從中緩緩流下。

她整個人,儼然已經成了血人。

鮮紅色的衣裙被染成了暗紅,並且散發著極其濃郁的血腥味。想呼痛,但是偏偏連張嘴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

若不是那緩緩的,淡淡的,淺淺的呼吸聲,所有人只怕都會覺得這個女子已經死了。

因為她實在不像是活著的模樣。

她臉上的青筋也往外跳,火元素在體內暴動,一層一層翻著巨浪。彷彿要吞噬掉一切。

那暴亂,攪亂著內臟,掀起的痛,彷彿是生生被抽掉了骨頭。 她臉上的青筋也往外跳,火元素在體內暴動,一層一層翻著巨浪。彷彿要吞噬掉一切。

那暴亂,攪亂著內臟,掀起的痛,彷彿是生生被抽掉了骨頭。

冷汗和血液一起流下,極其可怖。

朱雀被蘇七月這模樣嚇壞了,想去治療她,但是偏偏自己的能力不夠。

只因因為與蘇七月的契約關係,她自個的修為已經降到了粉階五境左右。何況她也不是治療類的玄獸。

於是她只能撲騰著小手,在那不知所措。

木生靈糰子在空間自然也見到了這模樣,頓時跳了起來,「吱吱吱?」

那隻蠢鳥幹了什麼?!

純寶神色淡淡,回答道:「契約了。」

「吱吱吱?!」糰子氣的跳腳。

騙子!契約了怎麼會這樣??!一定是那隻蠢鳥的問題。

雖然糰子不喜歡這個女人,但是好歹,好歹這女人也是自己的契約主,怎麼可以出事?!

純寶看了一眼糰子,道:「那是太古神獸朱雀,相當於你的衍生主青龍一樣的存在……」

言下之意即是,別一口一個蠢鳥的叫,人家想滅掉你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聞言,糰子臉色頓時一僵。

怎麼可能?!青龍大人可不像那蠢鳥的模樣。

不過糰子此刻也不敢說些什麼了,畢竟純寶也說了對方是神獸朱雀,萬一一不高興把自己給燒了怎麼辦?

「表擔心她,她能熬過來的。想當神獸的主人,這點苦是不能不吃的。」純寶說完,又遁了。

自從空間升級之後,純寶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更新,此刻雖然還是一個小孩模樣,但裡面現在可是裝了一個成年的靈魂了。

自然而然的,他也猜到了蘇七月為啥給自己取這麼一個名字……

果真,這女人還是跟以前一模一樣,不論投胎多少遍……

空間的火山在擴張著,巨大的火焰山脈就已經逐漸形成。

而糰子,見純寶遁了之後,想也沒有想的,立即化作一團光團,朝著空間之外飛去。

木生靈產生於天地靈氣,壓根不會有什麼實體,故而要離開空間,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當純寶反應過來的時候,糰子已經離開了混沌空間了。

「吱吱!」

糰子大叫一聲,然後朝著蘇七月飛奔過去。

朱雀是最先反應過來的,指尖一掐,一朵火花凝聚出來。

但見那火花泛著金黃色的光,那麼熾熱,又帶著一些正道的氣息,濃郁的玄力凝聚在其中。

顯然,那是正宗的三昧真火。

瞬間,糰子的腳步就頓了下來。它可不敢就這樣往上撞,絕對會死無全屍的。

「吱吱吱!」於是糰子指了指蘇七月,又指了指自己。似乎想解釋什麼。

我能救她!

糰子話里的意思是這樣的。由於不會說人話只能這樣比劃著。

但奈何,朱雀聽不懂,也看不懂。反而把火花往糰子那裡又送了幾分距離去。

糰子看到這火花,臉色都僵了,語氣也弱了幾分:「吱吱吱!」

此刻,糰子只恨自己沒有說人話的能力。想去救那個女人,偏偏朱雀擋著這裡。 此刻,它只恨自己沒有說人話的能力。想去救那個女人,偏偏朱雀擋著這裡。

想跟朱雀講道理,朱雀又偏生是聽不明白,於是這一靈一獸就這樣糾纏了起來。

在看蘇七月,早在他們糾纏的時候,蘇七月就已經開始試著把體內的玄力分化開來,而後逐步吸收。

漸漸的,那體內狂暴的因素就平緩了下來,所謂千變萬化,不離其宗。

蘇七月本來覺得自己可能就會死在這裡了,畢竟體內的元素玄力似乎要將她給炸開。

但是很快,她就想到了一件事,起初的世界上,元素只有一種,後面才演變成了多種不一樣的元素。既然起初的元素就是歸一的,那麼為什麼火系玄力就非得歸入火系靈根當中?

於是蘇七月乾脆做了一個大膽的實驗,將火系玄氣經過梳理之後直接歸入其他靈根筋脈。

這個行為無疑是大膽的,一旦失敗,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但是彼時的蘇七月沒有選擇。

而後,這體內火系玄力過多而產生狂暴的事情就讓她解決了。

隨著最後一點火系元素化作玄力進入到了筋脈之中,蘇七月的修為也一下子晉級到了粉階五境。

其實朱雀的能力遠遠可以給她帶來更多,但是蘇七月只能壓著,不然,身體上的傷口就禁不住晉級的速度,自己一樣也得死。

晉級之後,蘇七月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而後整個人都倒了下去。

累,痛!

全身軟軟的,沒有了任何力氣。

其實蘇七月知道自己已經失血過多了。想伸出手,卻發現做一個動作帶來的只有無限的痛。

糰子很明顯看到了蘇七月的模樣,當下一下子就衝到了蘇七月面前。

待朱雀想阻止的時候,已經是來不及了。

糰子見蘇七月這狼狽的模樣,沒有以為期盼蘇七月倒霉一樣的心情,只有無限的心疼。

伸出粉嫩嫩的舌頭,糰子舔了一下蘇七月的傷口。

糰子是木生靈,靈氣化形,故而嘴裡並不會不衛生,反而有無限是靈氣滋養著蘇七月。

這清涼的感覺使得蘇七月微微掀起眼皮來。

看到是糰子,又沉沉的閉上了眼睛。

「我很累。」她說。

糰子拱了拱蘇七月,似乎想要叫她醒來,只是此刻蘇七月實在的累到不行,她壓根不想動。

於是糰子只好直接使用自己的能力,調動方圓百里的生命力為蘇七月療傷。

綠色星星點點的生機飄了過來,遍天都是,極其夢幻,彷彿是五彩斑斕的小燈,閃爍著一點點的光芒。

隨後它們都緩緩而進入了蘇七月的體內,神奇的一幕發生了,直接蘇七月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方式極速好了起來。只是一會,就已經沒了傷痕。

肌膚也更加嫩了,白白的,嫩嫩是,似乎只要輕輕一掐,就可以有許多許多的水流露出來。

就是體內那些受損的筋脈,也讓糰子給一點一點的修復了。

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身體內那巨大的變化,瞬間,蘇七月睜開了雙眼。 就是體內那些受損的筋脈,也讓糰子給一點一點的修復了。

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身體內那巨大的變化,瞬間,蘇七月睜開了雙眼。

「糰子?」蘇七月輕輕的喚了一聲。

而糰子則是睜開眼睛迷茫似的看了一眼蘇七月,而後「吱」了一聲。

緊接著,周圍的生機忽地散去,糰子整個靈都虛了,瞬間倒了下去,而後化作光團待在原地。

蘇七月驚愕了一下,又喚了一句:「糰子!」

這時候,火焚靈過來了,它看著蘇七月的模樣,又看了一眼光團,而後道:「力量耗盡,它被迫的沉睡了。過一些日子就能夠醒來了。」

聽到火焚靈的話,蘇七月總算是放下了心,同時,心底也為這傻糰子感到不值。

而後,蘇七月將糰子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放入了空間之內。唯恐它受到了傷害。

就在蘇七月做好這些事情的這一刻,朱雀撓頭就進來了,看見蘇七月那嚴肅的模樣,朱雀知道自己心虛,立馬道歉,道:「對不起。」

蘇七月看著朱雀,想說些什麼,最終嘆了口氣,道:「罷了。先啟程回去。」

說罷,蘇七月便把朱雀以及火焚靈帶入了混沌空間之內。隨後自己馬上啟程回去亓玄宗。

當然,蘇七月不會忘了自己的任務,但是蘇七月不著急,畢竟她已經擁有了被火焚靈附身的火焰樹,她只需要往火焰樹裡邊偷幾顆就是。

出去小島的時候,這個地方顯然不如方才來的時候繁華了,這裡的景色由於朱雀衝破封印的緣故,盡數都讓給毀了。

心底忽地生出幾分悲涼起來,蘇七月就這樣看著這一幕幕離開了蘇思維火山。

其實蘇思維火山已經算是毀了,畢竟朱雀已經離開,剩下的三昧真火沒有朱雀的本體支撐,很快就會化作火元素消散掉。

蘇思維火山其實還是一個修鍊聖地,只是那時候的人壓根不會利用這一塊地域而已。

想了想,蘇七月又搖了搖頭,離開了蘇思維地域。

……

太陽西下,照出許多的影子們散在地上。小道上全是石子鋪的,這凹凸不平的,故而踏上去難免有些撂人。

但是偏生這裡極其雅緻。

蘇七月就到了這一出地方。

她已經走了很遠了,兜兜轉轉一個月,壓根找不到回去的路,簡直是嘩了狗了。

其實她也有問路人,但不論如何她還是尋不到地方,估計方向是正確的,但是具體位置她並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