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六扇門竟然承認生死文書,讓他對六扇門很是失望。

殺人者,人恆殺之。

他有上擂台,斬殺史功的衝動。

可是想到史功是先天境中期強者,尤其是剛才那招不清楚是什麼等級的戰技,他沒有信心躲得過去,心中不免有些猶豫,一時做不出決定。

然而這時……

「玄醫傳人。」

史功傲立擂台之上,手中染血長劍指向唐宇。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集中在唐宇的身上。

「???」唐宇。

史功滿臉怒容,瓮聲瓮氣的說道:「我叫史功,巨闕門的當代掌門。郭師妹是我心目中無人可以取代的女神,剛才你有膽子對她出言不遜,現在可有膽子與我生死一戰?」

史功當眾對郭鈺琪告白?

不明真相的賓客,頓時就覺得又吃了個大瓜。

可就算他們不明真相,也知道史功不可能抱得美人歸。

形象差距太大。

完全就是美女和野獸。

退一萬步說,他丑,她瞎,二人也沒可能在一起。

門不當戶不對,郭鈺琪同意,郭家上下也不會同意。

被當眾告白的郭鈺琪本人,就是在不明真相之列,心情瞬間轉好,美的都要冒鼻涕泡了。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有人告白,雖然不浪漫,但有這麼多人見證。

她下意識的看向龍曉曉,滿臉得意之色。

龍曉曉哼了聲,懶得理她。

她更加得意,心想龍曉曉雖然很綠茶,很心機,也很婊,可從未有人當眾對她告白過,男人沒有,甚至連個女人也沒有,現在她對我一定是羨慕嫉妒恨。

此時,沒有人關注她,沒有人猜測她心裡在想什麼。

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唐宇身上。

他們要看看之前懟郭鈺琪很爽的玄醫傳人,現在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龍曉曉突然開口,「唐宇,你不過是先天境前期的修者,別逞匹夫之勇。」

她從袁向東的口中得知史功今晚要殺唐宇,而且是梁俊豪暗中指使,她自然沒有壞梁俊豪計劃的想法,可唐宇剛才幫她懟碧池郭鈺琪,讓她發現唐宇貌似也沒有那麼討厭。

雖然還是有些討厭,可現在的她有些不忍看到唐宇死在擂台上。

瞬間,所有人都看向龍曉曉。

郭鈺琪更是冷笑道:「呦,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關心自己的小情郎呢。」

「碧池。」龍曉曉厭惡的看了眼郭鈺琪。

郭鈺琪笑嘻嘻的反擊,「綠茶心機婊。」

「多謝提醒。」唐宇笑著對龍曉曉拱了拱手。

而後,他扭頭看向擂台上的史功。

「你求死心切,我沒有不成全你的道理。」

唐宇神色平靜,可心中怒火中燒,老子還沒決定要不要上擂台幹掉你,你特么的卻先挑戰老子,真當老子沒有脾氣?

見唐宇真的答應了,龍曉曉就有些氣惱,好心被當成驢肝肺,不知好歹。

「行,你算是個爺們。」史功咧嘴一笑,露出兩排參差不齊的大黃牙,隨後又說道:「善醫者亦善毒,擂台生死戰,可不能用毒。」

唐宇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冷笑道:「殺你,無需用毒。」

「口氣不小。」史功嗤笑一聲,隨後舔了舔嘴唇,「我不會讓你死的太舒服。」

唐宇臉上浮現憨厚笑容,「我會讓你死的很痛快。」

人群自動讓開,唐宇飛身躍上擂台。

梁俊豪讓人將鐵尺猿猴的屍體搬走,簡單的清理一下擂台上的血跡。

鐵尺猿猴的鐵尺歸史功所有,是勝利者的戰利品。

在唐宇和史功當眾簽生死文書的時候,郭鈺琪竟然當眾開盤。

唐宇是1:2的賠率,史功是1:1的賠率。

在場的賓客們,無論有錢的還是沒錢的,都很是積極的參與。

九成賓客在史功身上下注。

在唐宇身上下注的那一成賓客,對唐宇也沒有多少信心,只不過是想博個冷門。

畢竟沒有人能保證對決的過程中,不發生什麼意外。

萬一或者從擂台上走下來的是唐宇呢?

唐宇俯視郭鈺琪,冷笑道:「我買我自己贏,二十個億,你敢接嗎?」 南初月看了橘秋一眼,語調沒有任何的變化:「橘秋,你和我自小一起長大,說起來總是情同姐妹。你總不能讓旁人說,這情同姐妹只是虛情假意吧?」「誰敢那麼說,我去撕了他的嘴!小姐對奴婢的好,奴婢最清楚不過了!」

對上橘秋一臉不滿的模樣,南初月微微頷首:「這還需要旁人說嗎?和我情同姐妹的人要結婚,只是拜了花堂而已,我有認真籌備嗎?」

「小姐……」

「好了,這件事你就不需要擔心了,我保證給你辦的體體面面的,讓你風光大嫁。」

哪一個女孩子不期待自己出閣的那一天?

縱然橘秋嘴上一直說着她這輩子都要留在南初月身邊,不嫁人。

可是她自從與玄五一見傾心之後,自然是無比期待他們成親的日子。

現在南初月給她辦婚禮,她的內心怎麼可能不歡喜?

南初月和橘秋在車廂里歡歡喜喜的說着大婚的事情,齊溪的車廂里就透著幾分愁雲慘霧了。

齊溪已經從最初的昏迷中清醒了過來,腿上血肉模糊的傷口也被包紮好了,看上去不再是那般的猙獰。但是隨着馬車的顛簸,疼痛感還是讓她的眉頭緊緊的蹙著,牙齒時不時的咬着下唇放出自己叫出聲。

旁邊的齊煜看了一眼,慢條斯理的開了口:「想不到溪兒這麼能忍,那傷……」

他微微頓了一下,對上了齊溪的眼睛:「還真的是深可見骨,太醫說你這條腿,廢的可能性很大。就算這車駕里對方了不少的軟墊,依然很疼吧?」

明明很是溫和的語調,聽起來卻透著明顯的冷意,尤其是他眉眼之間,甚至透出了幾分嘲弄之色。

齊溪雙手握住蓋在身上的被子,抓緊到指節泛白,才壓制住了又一陣鑽心的疼痛。

「齊煜!」

她低低的喊着他的名字,眼睛裏透出了明顯的惱怒:「你身為我的哥哥,這時候說這樣的風涼話,你覺得應該嗎?」

「確實是挺不應該的。」齊煜從善如流的點了點頭,「但是你這樣做的時候,是真的沒有把我當成你的哥哥吧?」

「你什麼意思?」

「太醫不敢說,女眷不懂,你就真以為你做到了瞞天過海?」

齊溪冷眼看着他,抓着被子的手指又收緊了幾分:「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個字都聽不懂?」

「聽不懂嗎?我滿滿給你解釋。」齊煜依然是笑吟吟的模樣,完全不在意齊溪的態度,「你們下去吧,公主這邊有我照顧。」

一直為齊溪擦汗的兩個奴婢相互對視了一眼,依然沒有動,而是看向了齊溪。

齊溪抬手示意她們離開之後,她們才起身退出了馬車。

齊煜輕嘖了一聲:「都說溪兒是個刁蠻任性的公主,結果身邊的奴婢卻是這麼的貼心。說起來,定然是溪兒平日裏對她們極好吧?」

「齊煜,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不要在這裏陰陽怪氣!」

「陰陽怪氣?我哪裏怪了?我說的可都是事實。溪兒讓大家覺得你驕橫跋扈,事實上,你的心思比誰都細吧?」

「呵,這話從你嘴裏說出來,還真的是有幾分怪異。誰人不當寧永的七皇子齊煜是最沒用的存在,事實上呢?只怕整個朝堂上的朝臣,都被你買通了吧?」

「買通?」齊煜輕嘖了一聲,「妹妹這話說的,太難聽了。若是父皇母後知道了,怕是不會訓斥哥哥的。」

他的嗓音里透著明顯的笑意,一點隱瞞的意思都沒有。

齊溪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他:「齊煜,你真的是有恃無恐。」

「主要是有你在,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何必這麼急呢?」

齊煜慢悠悠的說了一句,欣賞了一下齊溪面上不滿的神色,才慢條斯理的說了下去:「現在妹妹的傷,已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還有誰會注意我呢?」

「父皇和母后也得知妹妹受傷的消息,他們很是擔心,說是一定會找東城給你個公道。但是他們要知道,傷是你自己弄得,會如何呢?」

從一開始,齊溪就不認為能做到瞞天過海。

她確實是用虎爪傷了腿,但是那裏根本沒有老虎,而虎爪又被她不慎丟失了,被人發現是遲早的事情。

只是她一直以為,第一個找上她的人會是南初月。

畢竟東城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大抵是會讓一女子與她交談,倒是沒有想到知道這件事的人是齊煜。

她的眉頭微微一皺:「你找到了虎爪?你怎麼會有那個時間?」

「這些東西需要我親自去找嗎?只要有人找到就可以了。」

對上他近乎高深莫測的笑容,齊溪內心不自覺的閃過陣陣的波動。

但是很快,她就恢復了平靜,反而笑出了聲音:「齊煜,我之前真的一直是小看你了。你說父皇要是知道,平日裏你都在裝瘋賣傻,其實比誰都精明,會怎麼想?」

「你還是想想,如果父皇知道他最心疼的小女兒,其實一心想當女皇,會怎麼想吧。」

他說的雲淡風輕,似乎不過是一句無關緊要的話,卻讓她的瞳眸都變得緊縮起來,眼神里透出了明顯的不安。

好半晌,齊溪才壓住了激動的心思,只是再開口時,嗓音都啞透了:「你……怎麼知道的?」

「如果你對我沒有那麼大的敵意,我真的是不會知道這件事,畢竟你隱藏的很是小心。可是你對我的敵意真的是太深了,讓我不得不去想,到底是哪裏得罪了你。」

「敵意?」

對上齊溪疑惑的眼神,齊煜笑了:「兄姐弟妹那麼多,有幾個皇兄對我忌憚,是擔心我擋了他們的道,可以理解。只是身為公主,一時間還真的是讓人想不出,和我有什麼矛盾。」

王子要繼承王位,公主卻沒有這一層顧慮。

皇后與齊煜交好,想扶持齊煜,齊溪卻是與齊煜各種不對付,還真的是讓人深思。

齊溪沉默了片刻,自嘲的笑了一聲:「想不到就是這麼一點小問題,就讓你發現了這麼大的秘密。」

。 針對系統對萬聖節當天天氣的預測,宇恆深信不疑,所以為了防止天氣干擾到晚會的進行,他只能加班加點給廣場搭蓋遮雨棚。

宇恆擁有系統輔助當然可以預測到天氣的變化,然而其他人並不能理解他的行為,於是乎有幾個和宇恆關係不錯的老食客紛紛過來勸阻。

「沒必要搭建雨棚吧,每年這個季節都乾旱的很。」

「早上還聽了電視台的天氣預報,本周降雨概率不到5%。」

「對呀,別浪費錢了,這幾天注意囤貨,萬聖節當天我們都給你捧場。」

看著這些老朋友幫自己說話,宇恆只是面露微笑搖搖頭,他並沒有解釋什麼。

電視台天氣預報厲害嗎?

再厲害能比得上擺攤系統?

…………

宇恆這次為了搭建雨棚可是下了血本,因為遮蓋住整個廣場的緣故,他光買材料就足足花了80萬歐。

當然光有遮雨棚是不夠的,為避免周邊雨水流到晚會現場,宇恆還專門架高了廣場,整個一套下來巨大的花銷甚至讓宇恆這樣的土豪都難免有些心痛。

周四,隨著夜晚的降臨,在國外情系萬千群眾的萬聖節終於到來了!

…………

這一天,人們紛紛換上奇特的服飾走出家門,他們相互舞蹈,共同慶祝節日的到來。

就在氣氛即將達到高潮時,讓人鬱悶的事情發生了。

不知為何,晴朗的夜空突然變得昏暗,人們抬頭觀望才發現原本閃亮的明星已經被烏雲所遮擋。

巨大的烏雲如同一塊巨石壓在所有人心中,給人一股無比壓抑的氛圍。

除了烏雲,怒號的大風也不甘寂寞,它席捲著黃沙迎面撲來,與此同時人們聽到了此刻最不願意聽到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