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看著自己左手臂上,又繼續沉睡的先天火靈,心中對它的期望在此次的期望又大了幾分。

他覺得自己收服的這隻先天火靈,絕對不是平凡的火靈,甚至有可能是一隻變異的火靈。

莫宇辰收起兩個乾坤袋。

隨後,按照地圖上的標註,找到了一個曾經喬玉山住過的山洞。

那是一個非常隱秘的山洞,周圍根本沒有路可以進,只能順著懸崖上的藤,往下滑行一段距離后,才能進入山洞中。

基本上,這個地方很難被人發現。

「大師兄真的太會享受了。」

藥王重生:神醫皇妃 莫宇辰走進山洞中,打量著山洞裡的配套設施,不由得嘖嘖稱奇。

轉了一圈后,少年坐在一個蒲團上,從戒指中,取出兩個乾坤袋,開始查找裡面的東西。

「嗯?」

「真武運氣決,而且還是全本?」

「奇怪,怎麼羽鴻軒記憶中沒有這本功法?」

莫宇辰有意疑慮的翻看著真武玄宮的修鍊功法,發現裡面可真是全。

無論是最低級的靈武境還是凝嬰境,各個階層的修鍊方法都有。

「嗯嗯,這功法不錯,以後要是真武玄宮把老子逼急了。」

「老子將這本真武運氣決,全大陸發,人手一本。」

「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真武玄宮還有多牛逼。「

莫宇辰心中萌生了一個,讓真武玄宮萬劫不復的想法。

不過,這個想法是否實行,主要還得看真武玄宮是否要繼續逼他了。

繼而,少年繼續在兩個乾坤袋裡翻找著。

還別說,經過他這麼一翻找,還找出不少可以用的東西。

其中,最為重要的就要數一把巴掌大的小劍了。

少年將那把小劍握入手后,感覺上面好像隱藏著一股讓人心悸的劍意。

自己那小成的劍意與之相比,簡直就像是小樹苗與千年古樹之間的差別。

而且,看著小劍上的材料,也絕非凡品。

「劍皇墓冢?」莫宇辰死死的盯著小劍上的四個字,滿臉的疑惑:「真是好大的口氣。」

「居然敢自稱劍皇。」

不久后,少年看不出有什麼用途,乾脆將這把小劍丟進自己的戒指里,不再去理它。

準備等以後遇見紫劍德,再問問他,這把小劍有什麼用處。

隨後,莫宇辰取出靈獸袋,用神念感受裡面的空間。

他發現,這個靈獸袋的空間,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玄宮弟子在火精澗收到裡面的幾億隻火靈,此時正在靈獸袋中稀稀疏疏的亂飛。

有的甚至還趴在地上睡著了。

「嘖嘖嘖,真是奇怪。」

「沒想到這外面的靈氣,還能通到裡面去。」

「也不知道能不能將火靈這小傢伙養在裡面。

莫宇辰眼睛靈光一現,打開靈獸袋,將先天火靈放到裡面去。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只見原本一直躲在莫宇辰手中沉睡的先天火靈,一進入靈獸袋中,立即凶光暴起。

就像一隻寵物小狗一般,渾身冒著大火,瞪著圓嘟嘟的眼睛,張開嘴巴猛然一吸,將裡面的火精不斷吸進嘴中。

當吞噬完裡面一半火精之後,先天火靈依舊沒有變化,就連氣息上的波動都沒有。

直到將所有火精吞噬完之後,先天火靈身上的火紅色才弱了那麼一點點,隱隱有些進化的意思。

根據傳承記憶得知,這先天火靈每一隻的進化都是從它身上的顏色來區別,分別有:紅、橙、黃、青、藍、紫,這六個階級。

先天火靈吞完所有火精之後,搖晃這尾巴,可憐巴巴的抬起頭,像是知道莫宇辰在偷窺它一般。

「靠,這敗家的小東西。」

「好不容易搶來了幾億隻火精讓它吞噬。」

「沒想到,這才三天不到時間,已經全部被這隻小傢伙吞噬完了。」

莫宇辰搖頭晃腦的暗自想道。

旋即,他只能是無奈的自己跑到火精澗中,為這小東西抓火精。

不過,好在他有這靈獸袋,不然的話,他都不知道要抓到什麼時候才能讓這小傢伙晉級。

第一次,莫宇辰依然抓了幾億隻火精讓它吞噬,可是它身上的眼色居然依舊只是變了一點點而已。

第二次,少年心一狠,抓了將近十億隻,給它吃個夠。

第三次,……

……

最後,終於在第十次抓捕火靈的時候,先天火靈沒突破。

莫宇辰這個抓火靈的人,倒是先突破了,從原來的凝丹境一重,晉陞到凝丹境二重。

然而,儘管是這樣,那先天火靈依然每次就變化一點點顏色,根本就是一個填不滿的無底洞。

此時,莫宇辰盤腿坐在山洞之後,喝了一口真靈乳液之後,緩緩的進入修鍊的佳境。

現在,他已經放棄利用火精澗中的火精,讓先天火靈晉級的想法了。

準備,自己先好好修鍊一番,繼續往下一個險地走去。

不然的話,按照先天火靈這個吞噬能力以及進化速度,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身上的顏色才能進化為橙色。

這一刻,真靈乳液那沁人心脾的真靈之氣。

終於順著少年的喉嚨,落入胃中。

莫宇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覺全身彷彿要化開了一般。

他感覺得到,以這真靈乳液的濃厚真靈氣,最多就一年時間,自己絕對能邁進那凝丹境強者之列。

到時候,以他各種底牌,就算在整個天靈大陸中,能壓制他的人,恐怕也不會超過兩位數吧。 然而,就在莫宇辰肆無忌憚的在禍害火精時。

整個天靈大陸已經沸騰了,都在流傳著真武城被一個少年端掉的消息。

而且,還有種越傳越玄乎的跡象。

到了最後,居然傳成了真武玄宮差點被一個少年滅掉。

「郭長老,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真武玄宮的執法殿里,傳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聲。

「求副宮主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將那賊人緝拿回宗。」

史上最強狂帝 萬億市值不是夢 郭長老跪在一個黑衣男子面前,顫顫巍巍的說道。

自從他回宗門稟報了整件事的經過之後,他的長老之位已經被宗門其他人取代。

現在的他,只能算是一個有名無實的長老而已。

而且,還隨時都有可能因為這件事,讓他郭家徹底覆滅。

「本座看在你救了大小姐的份上,給你這個機會。」

「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知道嗎?」

副宮主語氣森寒的說道。

一想到自己女兒如今被嚇得茶飯不思,也不說話,他就一肚子氣。

恨不得將那個嚇到自己女兒的人,生生活剮。

……

隨後,在副宮主的命令下,真武玄宮每一個下屬機構都快速運轉起來。

僅僅只用了三天,就有下面的人來報。

根據散發出去的畫像查出,畫中之人就是莫宇辰,紫霄劍宗的外門弟子。

於此同時,他們還發現了一條重要的線索。

那就是羽鴻軒在失蹤之前,受了梁文博的委託,去殺莫宇辰。

可是,當真武玄宮的副宮主看了莫宇辰的資料后。

他又不相信,以莫宇辰這個劍宗外門第一人的實力,能殺得了他們真武玄宮的天才弟子羽鴻軒。

「查,我要這個莫宇辰從出娘胎后的詳細資料。」

副宮主冷著臉,沉聲說道。

而在真武玄宮這種大勢力面前,莫宇辰的身世過去根本就瞞不住。

一下子被玄宮的人查個底朝天,就連中天帝國是莫家的人主政,都被查了出來。

「沒想到,這莫宇辰還真是個難得的天才。」

副宮主看了少年的詳細資料后,眼中出現了一絲驚訝。

「副宮主,下面的人還查出來。」

「在這小子的畫像被放出的第二天,紫劍德就已經親自趕往中天帝國坐鎮。」

大殿中,一位長老冷聲說道,身上的殺氣隱隱有些控制不住。

「紫劍德?」

「這老傢伙這麼著急護住這小子的家人。」

「看來真的是這小子乾的了。」

副宮主這一刻已經所有的疑點貫通,冷笑連連的說道。

「副宮主,屬下還得到一個情報。」

「就是那天邪教在我們發出懸賞的同時,他們也宣稱這小子受他們保護了。」

「還警告所有人,說誰敢暴露畫像上那人的行蹤,必定要受到他們無止境的報復。」

那長老沉默半響后,繼續向副門主稟報道。

「嗯?」

「這小子到底有何出奇之處,連天邪教都攪進來了。」

副宮主聞言,眉頭皺成一個川字型,忌憚的說道。

擒妻36計 如若單單一個紫霄劍宗的話,他還能拍板宣戰。

但是,現在再加上一個天邪教,那他想要宣戰就得三思而後行了。

畢竟天邪教在天靈大陸上是首屈一指的魔教。

如果單論宗門勢力的話,三個真武玄宮都不夠人家打。

好在這些年來,大家都忌憚天邪教的強大。

基本上所有正道宗門都是聯合在一起,對抗這天邪教。

否則的話,早就被他逐一擊破,一統大陸了。

「副宮主,這件事,要不要向宮主稟報。」

玄宮的長老面無表情的說道。

「必須要稟報,羽鴻軒是宮主的關門弟子。」

「如果他閉關結束後知道此事,發現我們沒稟報的話。」

「恐怕整個真武玄宮都得承受他的怒火。」

副宮主低沉的說道。

然而,就在副宮主剛說完的時候。

大殿中出現了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

讓整座大殿都在這股威壓之下,不斷的發出咯吱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