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一看頓時傻眼了,嚇得臉色慘白。

「死!」方言咆哮著一躍而起,青龍滅世刀悍然劈下,帶著一股摧枯拉朽的氣息,直接鎖定了少年。

少年毫不猶豫爆發玄陽三連斬第三斬,恐怖的和方言對轟一招。

但是這回倒霉的卻是他了,他彷彿被一座山峰撞上了似的,直接吐血倒飛,撞倒三四顆參天大樹之後才停了下來。

「噗」!

少年再次吐出一口黑血,黑血之中居然夾雜著一絲內臟碎片,顯然已經重傷。他臉色慘白,手腳都在顫抖,剛才方言那一招太可怕了。

方言連忙停下蒼狼生死咒的時候,悶哼一聲之後,眯著眼睛走向少年。因為只是短暫的爆發,方言的傷勢並不是太過嚴重,比少年可好得多了。

「你、你想幹嘛?我是千齊帝國的洪家的人,你敢殺我試試看。」少年嚇得連連後退。

方言冷哼一聲,青龍滅世刀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冷的道:「我問你答,不然就是死,卧龍聖地內死一兩個人,只怕沒人會在意吧?」

少年嚇得連連點頭,急促的說道:「你想知道什麼,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這才對嘛。」方言咧嘴一笑。

這些六品帝國的人,要是不打服他,還真的是什麼都問不出來。

想了一下之後,方言淡淡的問道:「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比如卧龍聖地的特性,還有我們進來怎麼找尋突破的契機。」

少年連忙說道:「其實卧龍聖地又叫做六靈聖地,這裡的各屬性分部涇渭分明,這種情況下就會形成大量的靈氣之源。」

「靈氣之源?」方言驚喜的瞪大眼。

天地萬物皆有靈氣,空氣之中就有,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對武者修鍊至關重要。據說靈氣之源是靈氣的聚集過多形成的,只要吸收一顆,那麼就能大幅度的提升修為。

「難怪這裡有突破的契機,只要弄到靈氣之源,還怕突破不了?」方言驚喜的一笑。

少年緊張的看了一眼方言之後,苦笑著道:「沒那麼簡單的,這裡的靈氣之源多不勝數,但是我們也要有本事弄到才是啊。」

方言詫異的皺起了眉頭問道:「靈氣之源一般在哪裡出現?」

「妖獸巢穴。」少年苦笑著道:「這裡的妖獸全都是十方級別的妖獸,我們想弄到它們巢穴里的靈氣之源,怎麼可能。」

「難怪每次都死傷那麼慘重。」方言也鬱悶了,隨口問道:「那你們四大帝國怎麼不派高手進來,把所有靈氣之源搶走,大量培養高手。」

少年好像看傻子似的看向方言,最後確定他真的不知道之後,才解釋道:「每一個小世界都很古怪,除了本身孕育的生靈之外,其他外界進來的生靈是有極限的,超過這個數量或者出現太強大的高手,小世界是會自動把人排斥出去的。」

方言尷尬的一笑,他還真的不知道這個事情,看來六品帝國的人是比較厲害一些,至少知識面廣一些。想想喪魂界,好像也是這樣,超過一定等級就不能進入了。

「我老老實實說清楚了,你可以放了我了吧?」少年緊張的問道。

「當然可以。」方言一笑,直接收起的青龍滅世刀,然後轉身就走。

少年一愣,接著臉上閃過一絲鄙夷,心道:「小國的人就是小國的人,放過敵人的蠢事都能做出來。」

可是就在少年想伸手摸刀偷襲的時候,方言卻忽然轉身,青龍滅世刀光芒一閃,就把少年的頭顱削飛。

「不好意思,你的真氣我要了。」方言微微一笑。 雖然方言的箭矢無比強大,而且烈焰蟻皇又疲憊不堪防禦下降,但是這一箭其實並沒有給它造成多大的傷害,最多算個中等傷害。如果方言想憑藉幾隻箭矢殺死它,那麼就真的是做白日夢了。

不過方言顯然不會自己去殺!

因為本來已經轉身離去的毒蠍子聽到這聲爆響之後,詫異的回頭一看,頓時發現了烈焰蟻皇的傷勢。它興奮的咆哮一聲,不管不顧的就朝烈焰蟻皇殺去。

烈焰蟻皇直接蒙了,它憤怒的嘶叫著想找到偷襲的人,但是方言射出一箭之後卻不再動彈了,讓它想找都找不到。

而且此時毒蠍子又撲過來了,所以無奈之下它只能繼續和毒蠍子廝殺。

毒蠍子以為烈焰蟻皇受了傷之後會好對付一些,誰知道依然還是那麼兇猛,頓時就把它打得節節敗退。

妖獸都是殘暴的傢伙,毒蠍子血性中的殘暴直接被激發出來了,紅著眼睛爆發,連續幾次居然把烈焰蟻皇打飛出去。

方言在山洞裡觀戰,則是心中直樂,妖獸再聰明,其實還是不如人類的,只要抓住一點機會,方言就能輕鬆取勝。

半個時辰之後,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烈焰蟻皇的一次爆發,直接把毒蠍子轟飛出去。毒蠍子顯然已經頂不住了,抽搐了幾下之後就死翹翹了。

烈焰蟻皇虛弱的搖晃幾下,才晃晃悠悠的趴在地上,雖然沒累死,但是卻差不多累的夠嗆了。而且它身上的傷勢也非常嚴重,只怕是強弩之末了。

看著烈焰蟻皇奄奄一息的模樣,方言卻不靠近,走出山洞之後,毫不猶豫把最後兩根箭矢爆射出去。

「咻咻」!

兩聲爆響,恐怖的箭矢直接扎進了烈焰蟻皇的背部,炸出兩個恐怖的血洞。但是烈焰蟻皇卻抽搐一陣,動都不再動彈了,就好像死了一般。

方言冷笑著收起黑龍神弓,然後拿出門板大小的巨斧,直接朝烈焰蟻皇竄去。靠近之後,方言放慢速度,慢慢的接近。

「死吧!」

方言大笑著一躍而起,然後兇悍的一斧頭劈下。

一直裝死的烈焰蟻皇眼睛爆發一股亮光,身上忽然出現一道白色火焰,一下朝天上的方言燒去。

這是烈焰蟻皇的本命神火,是最後的保命殺招,用完就沒了,必須經過長時間的準備才能使用。就算剛才和毒蠍子廝殺,烈焰蟻皇都沒用出這一招,就是防著方言呢。

可是誰知道,空中的方言好像早有準備一般,眼中閃過一絲戲虐,腳下突然爆發一股真氣,推著他往後倒飛而去。

「轟」!

白色神火從方言身邊擦身而過,直接撲到一片石林之上,那些石林直接好像澆上了汽油一般燃燒,一下就燒成了灰燼。

「嘶!」方言倒吸一口涼氣:「幸好早就猜到了,不然晚一瞬間我就要被燒死了。」

說完,方言戲虐的看向烈焰蟻皇,笑嘻嘻的道:「怎麼樣,還有什麼招數?」

烈焰蟻皇眼中閃過一絲絕望,它的最後一擊都被方言算準了,現在它真的是沒希望活下去了。

「死吧!」方言冷冷一笑,並不靠近它,而且把青龍滅世刀灌注了真氣之後,直接投了過去。

「璞」!

一聲悶響,青龍滅世刀直接穿透了烈焰蟻皇的腦袋,把它活活釘死在地。

「呼!」

方言頓時鬆了一口氣,心中湧現一股狂喜,兩個月的等待,就是為了這最後的一刀,實在不容易啊。

方言不管地上的兩具妖獸屍體,而是直奔烈焰蟻皇非常在意的那片石林,感受到石林附近恐怖的火焰靈氣之後,方言更加興奮了。

「赫」!

方言爆喝一聲,身上的真氣轟然爆發,直接把這一大片石林震成碾粉。最後,一個拳頭大小紅彤彤的圓球就出現在方言的面前。

「火屬性靈氣之源!」方言欣喜若狂。

他直接把這個拳頭大小的火紅色珠子抓在手中,立馬就感受到了珠子里蘊含的龐大火屬性靈氣,而且這種靈氣還非常精純容易吸收,簡直是稀世珍寶了。

「哈哈哈!最重要的東西到手了。」方言咧嘴一笑,直接把它收了起來。

不過在石林的廢墟之中,方言還感受到一股淡淡的火屬性靈氣,他皺著眉頭尋找一番,居然在地底一丈深的地方找到了一堆密密麻麻的卵。

「烈焰蟻皇的卵?」方言激動的渾身顫抖:「難怪它整日不離開這裡了,原來居然有幾百隻卵在此地。」

烈焰蟻皇的強大方言是知道的,要不是方言耍陰招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打敗它。現在有幾百隻烈焰蟻皇的卵,方言怎麼可能不動心,如果培養得好的話,以後可就是幾百隻忠心耿耿的烈焰蟻皇大軍了。

「嘶!」方言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要是運用得好,只怕是一隻非常恐怖的力量了,就算是六品帝國都得眼饞。」

方言警惕的掃視一眼四周之後,立馬把地面掩蓋起來,還細細的偽裝了一番,弄出了只有他才能認出的標記。

烈焰蟻皇的卵太多了,方言的空間戒指不能放有生命的東西,所以帶不走,他就把這些寶貝先藏著,等到要出去那天再來取,應該沒人會發現。

看著地上兩具妖獸的屍體,方言可惜的搖搖頭,這兩隻妖獸都是那種沒什麼鮮血的妖獸。不然的話,方言就可以施展饕餮盛宴,然後把它們的鮮血吸取強化自身了。

「太可惜了,看來只有拿走妖丹了。」方言苦笑著挖出它們的妖丹。

兩顆散發著恐怖妖氣的妖丹出現在方言手中,他無奈的聳聳肩,要是空冥冰玄鷹在此的話,那麼它就能大飽口福了,至少能大幅度的提升實力。

兩具十方妖獸的屍體可是非常值錢的寶物,身上的每一樣都是寶,但是方言卻比較挑剔,只拿走了毒蠍子的毒囊,還有烈焰蟻皇的兩根前肢。

毒蠍子的毒素應該會非常恐怖,也許以後用得到,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那烈焰蟻皇的前肢好似大砍刀似的,而且非常堅固,是煉製玄兵的好材料,當然也不能錯過。

「收穫太大了,哈哈哈!」方言興奮的大笑:「兩個月的等待沒白費。」 再次回到那個狹窄的山洞之內,方言當即盤膝坐下,竭盡全力讓自己的心靜下來,因為他要突破。

在卧龍聖地危機重重,每走一步路都是殺機,如果不突破的話,很難活過幾個月的時間。而且方言現在有靈氣之源,不突破才是傻子,最好能夠突破到十方武皇。

等到他徹底靜下心神之後,他就掏出靈氣之源,運起自己的焚天龍象功。

「吼」!

又是一聲龍象咆哮從丹田之中爆發,這次的咆哮更加的清晰了。

靈氣之源內磅礴的火屬性靈氣,就好像開了閘的洪水一般,瘋狂的朝方言的身體涌去。穿過他的手部經脈,最後達到丹田。

丹田的九個真氣漩渦開足馬力旋轉,瘋狂的提煉這些靈氣,最後飛速的壯大著自身。

這靈氣之源的火屬性靈氣太龐大太瘋狂了,才半柱香的時間,方言的九個真氣旋已經不堪重負,正在慢慢的突破。

「轟」!

一道恐怖的真氣波從方言身上往外擴撒,山洞都差點被他震踏,才半柱香的時間,他居然突破了。

方言不可思議的瞪大眼,驚喜的看著這個靈氣之源,這也太強大了吧?而且他感受了一下,靈氣之源里的靈氣居然沒消耗多少,最多消耗了十分之一。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眾多天才搶奪的寶物,強!」方言興奮的喃喃自語,感受到身體再次暴漲的力量,方言這才鬆了一口氣。

現在的方言,終於是十品八荒武王了,和眾多天才一樣了,以方言越級戰鬥的恐怖戰力,那些天才現在已經不被方言看在眼裡了。

看著靈氣之源,方言的心砰然一動,能不能試著突破十方武皇?

方言毫不猶豫再次吸取靈氣,突破之後的他吸取靈氣的速度再次暴漲,丹田十個真氣旋正在瘋狂的吸收著。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直到方言連續吸收了三個時辰,把靈氣之源徹底吸收完畢之後,他才苦笑著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自己小看了十方武皇這個關卡了。

想要突破到十方武皇,就必須要真氣產生質量上的變化,可是一千縷真氣都難以凝結出一絲十方武皇的真氣,所需的靈氣數量非常的恐怖。

「難怪爺爺說很多人卡一輩子都無法突破,原來是這個原因。」方言鬱悶的吐出一口晦氣。

以他的天資,就算天天服用丹藥苦修,沒有十年都不可能突破。現在就算有靈氣之源,那麼一個靈氣之源顯然都不夠突破的。

為什麼別人一個靈氣之源就能突破,但是方言不行,因為他修鍊的是焚天龍象功。

修鍊這種上古功法,修為比同級的人雄厚好幾倍,而且完全是碾壓同級的存在。但是也有一個缺點,那麼就是修鍊所需的靈氣是別人的好幾倍,這也是萬物有利有弊的表現了。

想通了這一點,方言滿臉的苦惱,他拼死拼活苦守了兩個月才弄到一顆靈氣之源,現在還想再弄幾個可就不容易了。以方言的估計,他最少還需要四顆才能保證一定突破成功。

「不管了,搶都要搶到,我必須突破。」方言惡狠狠的低語著。

不過隨即他的臉上又露出了一抹興奮,吸取了整顆靈氣之源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方言已經比普通的十品八荒武王強大太多了,丹田蘊含的力量非常的恐怖霸道。

捏了一下拳頭,全身骨骼立刻噼噼啪啪爆響,那種駭人的力量讓方言沉醉不已。

該去尋找剩下的四顆靈氣之源了,方言毫不猶豫竄出了山洞,一路往火區深處推進。

不過方言還是小看了火區的危險,雖然他實力暴漲了很多,但是不到半天的時間他就受到了好幾次的生死危機。

其中有一次方言想試探性的滅殺一隻最弱的十方妖獸,但是卻被一招打得凄慘吐血,幸好逃得快,不然就死翹翹了。

十方武皇和八荒武王的差距太大了,不突破的話,方言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八荒武王,完全沒可能逆天戰鬥。

一天一夜之後,鬱悶的方言剛準備找個地方休息,忽然聽到前方有戰鬥的波動。

方言的眼睛猛地一亮,卧龍聖地太大了,一百個天才放進來完全很難遇到,不管前方是人還是妖獸的對戰,方言都有興趣去看看。

可是方言還沒怎麼靠近呢,那些戰鬥聲響就直接消失了。

「不會那麼快被殺了吧?」方言嘲諷的一笑,直接再次往前竄去,倒想看看到底有沒有便宜可占。

剛在石林潛行了幾里地,方言忽然冷笑著道:「出來!」

方言實力提升之後感知非常敏感,他感覺到有兩個人類武者的氣息,所以他才開口說話。如果是妖獸,只怕方言第一時間就逃竄了。

「小子實力不錯啊,居然能發現我們兄弟倆?」一個戲虐的聲音傳了出來,一高一矮兩個少年出現在方言面前。

方言心中冷笑,這兩人是雨瀾帝國的人,也是那種少年天才,不可一世的人物。面對這種眼高於頂的人,方言懶得搭理,就準備離開。

但是那兩個少年卻是冷笑著開口了:「別急著走啊,一個五品帝國的垃圾遇到我們居然不行禮叩拜,不合適吧?」

「你們配嗎?」方言不屑的冷笑一聲。

「找死!」

兩人同時爆喝,彪悍的朝方言撲來,猶如下山猛虎一般兇猛。而且他倆倆一出手就是殺招,分明想直接捏死方言了。

方言臉頰抽動,也不見有什麼動作,只是眼睛一瞪。

「轟」!

方言身上突然爆發恐怖的能量,那兩個少年還沒靠近呢,就慘叫著被轟飛出去。

「噗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