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子,你說你叫什麼名字來着?”

“哦,大家都叫我林陽,我就是超級魔術師林陽,手到病除。”

“我們都叫他陽哥,他就是我們的頭頭。”

“去,誰是你們的頭頭了,從今以後,你們也別到市場上混了,等過段時間,你們都跟着我混吧,到工廠打工去。”

“陽哥,到工廠打工我真受不了,我受不了那廠規,時間又都得準時,簡直沒有人身自由。”紫狗趕緊喊道。

“有我在,你們誰也逃不掉,不然,老子只有拳頭伺候了。”

林陽舉起拳頭,紫狗不得不哭喪着道:“好吧,是陽哥吩咐的,我不敢不聽。”

“陽哥,人家也有病,你給治治唄。”

一名洗髮妹嬌聲說道,身子就倒了過來,林陽一把接住,在她的臉蛋一捏道:“你都有什麼病啊?”

“這,這這,到處是病。”洗髮妹媚眼如絲,戳着自己的胸口道:“心病,還有月經不調,還有一點點狐臭,很多客人都不願意讓我爲他們洗頭了,不洗頭就掙不到錢,掙不到錢就會餓死,你就忍心讓人家活活給餓死的嘛。”

“那我給你治治看。”

林陽說着,洗髮妹自個就掀開衣服,露出一隻小巧的肚臍眼來,剛纔竟然沒有將她的玄清氣吸取乾淨,現在正波動着,微波盪漾。

林陽眉頭微蹙,一掌就按住她的膻中穴,噏動鼻翼,一邊吸取她自身的玄清氣,一邊又通過她的膻中穴,將玄清氣歸還她,這樣倒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肥水不流外人田,正好循環利用。

不一會兒,美女洗髮妹身上的異味漸漸變淡,隨之而來的就是清香了。

其她美女也都有這病那病的,林陽也都紛紛爲她們驅除了。

“你來電話了,你來電話了。”琥珀女突然在腹中喊叫起來。

“壞了,爲你們治病,我竟然忘了還要去上班的。”林陽喊道:“我得走了,有什麼事打我電話啊。”

林陽彈出手機,一看號碼,果真是曹老伯打來的,趕緊接聽道:“曹老伯,我即刻就過去。”

“小少爺,我等了很久沒等到你,我剛好有急事得離開公司,你呆會到的時候直接到人事部報道吧,我已經跟張經理說好了,讓她爲你安排一個職位。”

“好的,曹老伯你就放心辦你的事吧,我自個過去報到。”

林陽一溜煙就跑出矮腿的家門,跳進了布加迪,呼啦就朝萬河公司的方向奔去。

通過汽車導航,林陽很快就到了萬河公司,將車開進了公司的地下停車庫,那看車的保安將林陽開着豪跑,以爲是公司的客戶呢,不敢怠慢,爲他去卡,服務周到。

站在萬河公司門口,林陽仰起頭,伸手做了一個擁抱的動作,嘆道,“外公就是牛逼啊,竟然能辦成這麼大的一家公司,你孫子林陽來了。”

“一、二、三……”林陽竟然數起高樓來,想知道這幢樓有多少層,但數到了一半就被人打斷。

“小子,幹什麼呢,鬼鬼祟祟的?”一名腰間別着電棍的保安喊道。

“哦,我想數數這幢樓有多少層。”

“去,到別處數去。”

“哦,你是這裏的保安吧,我是來萬河公司上班的,今天第一次來報到。”

保安圍着他看了一圈說道:“嗯,穿戴還算整齊,進去吧。”

林陽走了進去,進了電梯,這纔看見電梯上的按鈕有五十六個,這才知道高樓有五十六層,剛纔真是浪費表情了。

電梯剛要關閉,橐橐跑來一名女孩,閃進電梯裏來,匆匆瞥了林陽一眼,又將腦袋高高擡起,按下了五十五樓的按鈕,緊接着,又跑進來一名男子跟一名女子。

那女子身着職服,氣質不凡,靠近了女孩,兩人就小聲說着話。

林陽見女孩按的是五十五樓,這纔想起還不知道人事部在幾樓,因覺得女孩可親,就朝女孩說道:“小姐,請問一下,公司人事部在幾樓?”

女孩擡頭道:“樓下大廳貼有每層樓的告示,你沒仔細看嗎?”

“哦,不好意思,我第一次來,沒留意,我想到人事部報到。”

“跟着我。”

“好嘞。”

那男子投入地盯着電梯上的號碼,到了十二樓就出去了。

電梯儘管上升飛速,但畢竟是五十五樓,也得坐好一陣子,林陽站在女孩的身後,瞧見她的背影婀娜生動,“剛纔沒有看清她的臉,不過瞧她的背影都這麼好看,一定是大美女了。”

與女鬼同居 林陽不禁輕輕地吸溜一下鼻子,一股股玄清氣就緩緩地吸進自己的鼻腔,心中一驚,“哇塞,這兩美女的玄清氣竟然也這麼充足,謝謝外公給我這麼好的機會,看來,今天是來對了。”

女孩感覺出自己身子的異樣,不禁回過頭來。

就這匆匆一瞥,林陽特意地瞧了女孩一眼,早已魂飛魄散,“怎麼搞的,這美女也太醜了吧,臉上坑坑窪窪,星羅密佈,不不,這麼醜,就不叫美女啦。”

幸好那名女子也回過頭來,揚起下巴,長得挺標緻的,總算給林陽彌補一下審美空缺。

“不可能啊,以她的玄清氣這麼充足來說,不應該這麼醜啊?”

“唉,林陽是來上班的,不是來看美女的,不過,吸取玄清氣也是重中之重,不能偷懶。”

想到這,林陽加大吸取的力度,搞得女孩和女子的身子都一陣陣顫動,不禁雙雙兩臂抱胸,女子喊道:“奇怪,怎麼感覺一會兒熱,又一會兒涼颼颼的。”

女孩眼裏掠過一絲驚疑,心裏暗道:“怎麼搞的,今天是有點邪門,我怎麼莫名其妙有了快意呢,羞死人啦。”

到了五十五樓,電梯門打開,女孩和女子走出電梯,女孩就半側臉朝林陽道:“跟我過來。”

林陽乖乖地跟着,走廊裏有人走動,女孩的嘴巴挺甜的,紛紛跟他們打招呼,女子卻看都不看他們一眼,一副我行我素的樣子。

女孩進了一處辦公室,女子也跟了進來說道:“我在樓下都憋壞了,到你這高層透透氣,喝喝茶。”

“歡迎,歡迎,不過,我還有事要辦,你自個泡茶哦。” 女孩在一張辦公桌旁坐下,遞給林陽一張表格說道:“填表。”

“文化程度?”女孩問道。

“剛高中畢業,正要上大學。”林陽應道。

“剛高中畢業就想上班啊,怎麼萬河現在的招聘水平降低了那麼多個檔次啦?”女子剛好給自己泡了一杯茶,在女孩的身邊坐下,驚訝地問道。

女孩墜墜肩說道:“我也不知道,是張經理交代的。”

“原來是走張經理的後門來的。”女子翹起了二郎腿,不屑地盯了林陽一眼:“在萬河靠走後門的大多呆不了多久。”

“是嗎?我可是想在萬河呆一輩子的。”林陽一臉不屑地說道。

“小子,幹了你就明白了。”女子挖了他一眼。

林陽看着表格,以他高中的文化倒是不難填,但填什麼職業好呢?“這倒是有點難哦,我一直是個賣菜的,還從沒正兒八經地上過班打過工呢。”

“請問一下,張經理有沒有說過讓我幹什麼嗎?”林陽問道。

“真是的,你連要幹什麼都不知道啊。”女孩嗔怪地瞧着他道。

女子剛啜飲了一口茶,差點噴出來,吃吃笑道:“難不成讓你來當董事長助理?”

“曹董似乎說過自己要找一名助理的,但以你這高中剛畢業的水平是不可能的啦。”女孩也笑了笑道:“不過,你既然是張經理介紹來的,我就打電話問問吧。”

女孩按下了一組號碼,聲音輕柔了許多:“張經理,林陽來報到了,不過不知道他要到哪個部門去?”

女孩聽着,臉色一變,坐直了身子,張大嘴巴看了林陽一眼,連聲應道:“是!是!”

掛掉了電話,女孩立馬站起,滿臉笑容,臉上閃爍着星光,要過林陽手中的表格說道:“林助理,這表格就讓我爲你填吧。”

“什麼?林助理?”一口茶從女子嘴裏噴出,整個人跳了起來,驚訝地瞧着林陽。

“怎麼,我不像?”

“不不不,不是,很像,不不,林助理真是氣度不凡,而且含而不露,真人不露相。”女子慌忙說道。

“林助理英俊瀟灑,年輕有爲。”女孩也適當地拍了個馬屁,趕緊起身,泡了一杯茶端了過來,輕輕地放在他跟前的桌子上說道:“林助理,請喝茶。”

林陽端起茶,啜飲了一口,耐人尋味地瞧着她倆。

女孩伸出手來說道:“我叫武依蹈,今後請多多關照。”

“不對啊,我初來乍到,應該是我請你多多關照纔對啊。”林陽跟她握手笑道,故意用手指在她的手心裏撓撓,弄得女孩原本生動的臉更加地靈動了,“嘻嘻,這小娘們害羞的時候看起來一點也不醜了,還蠻有味的。”

“你好!我叫魏怡,普通職員,也請林助理多多關照。”女子也伸出手來。

林陽毫不客氣地握住,感覺一陣溫潤,此時門外跑進來一名大大咧咧的男人,喊道:“這小子誰啊?”

“不關你事。”魏怡竟然厭惡地瞪了來人一眼。

男人拍開林陽的手,立馬一臉堆笑道:“魏怡,我給你帶來好東西了。”

“我都說過了,你的東西我不會要的。”魏怡一臉厭惡地喊道。

“啪”一聲,男人將一隻首飾盒子拍在辦公桌上,硬邦邦地喊道:“你不要也得要,你是不想在這兒呆下去了嗎?”

“你,無賴。”魏怡漲紅着臉吼道。

林陽翹起了二郎腿,立馬就知道這男人的意思了,這是一隻煩人的蒼蠅,可惜魏怡對他不感冒。

“我說哥們,你這強扭的瓜不甜啊,霸王硬上弓也不會幸福的。”林陽揶揄地說道:“更何況,你長得也太哪個了,嘖嘖嘖,不好辦。”

“你小子誰啊,敢在老子面前邏輯八所,欠揍是不?”

“我看欠揍的是你吧,人家對你沒感覺,你觸覺不到嗎?”

“臭小子,老子讓你多管閒事。”男人瞳孔一張,已然發怒。

一個拳頭朝林陽砸來,林陽立馬捉住他的手,用勁一捏,男人就動彈不得,林陽竊取了他的思想,冷冷地說道:“盧敘丹,男,33歲,三級武者,業務部銷售經理,仗着曹光炳老婆娘家的關係,欺上瞞下,強搶民女。”

盧敘丹渾身一顫,喊道:“你小子誰啊,竟然知道老子的背景,看我不抽死你。”

盧敘丹怒不可遏,但根本就抽不出手來,心中一驚,“這小子年紀輕輕,竟然有這等雄厚內勁?”

盧敘丹左手朝林陽摜打過來,林陽也不接,噏動鼻翼,加大兩層力道,“嘎嘣”一聲,拳頭手指即刻骨碎,痛得他哇哇大叫,那左手根本就無力還擊了。

“我告訴你,就以你三級武者的功力,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還是省省吧,人家不喜歡你,別自討無趣,不然,老子讓你死得難看。”

盧敘丹臉上一陣青又是一陣白的,自進萬河以來,他還沒受過這等侮辱,忍着痛咬牙切齒,特別是在魏怡的面前,覺得這老臉丟的真是太大了,喊道:“臭小子,這次老子忍了,下次別栽在我的手裏。”

門口一黯,多了個身影,武依蹈和魏怡臉色一陣蒼白,趕緊低下頭。

來人正是曹寅龜,盧敘丹身子一抖,顫聲道:“曹董,您來了。”

曹寅龜點着手杖不說話,但不怒自威,臉上平靜,徑自走了進來,盧敘丹抱着骨碎的拳頭,垂頭喪氣地跑了出去。

林陽想開口叫一聲外公,但曹寅龜一把攬住了他的肩膀道:“林陽,你終於來了,我以爲你不想來呢。”

“走,到外公的辦公室去。”

眼送曹寅龜和林陽走了出去,武依蹈和魏怡雙雙鬆了一口氣,魏怡喊道:“他原來是曹董的外孫啊,怪不得武功那麼厲害,很有可能是曹親自教他的。”

“怪不得一來就是曹董的助理,還是逃不出家族企業的魔咒啊。”

“不過,我覺得這林陽人不錯誒,不但武功厲害,還好抱打不平,要不是他,說不定我讓盧敘丹給禍害了。”

“沒那麼嚴重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