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哥是什麼鬼?他一點都不小好嗎?

卻還是報出他的名字。

霍天一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轉:「小哥哥和小姐姐是什麼關係?」

夜千羽沒開口,北流殤倒是臉不紅心不跳地來了一句:「夫妻。」

霍天一很上道,對北流殤道:「那就不能叫小哥哥,而是要叫姐夫了!」

北流殤很受用,對霍天一和予陽的警惕心放下了那麼一點。

夜千羽見予陽沒朝這邊看,拿出予陽給的那塊玉牌,壓低聲音問霍天一:「這塊玉牌是不是有些不尋常?」

霍天一心道,不是有些不尋常,而是非常不尋常,這可是聖主令,代表爺身份的聖主令!

但爺不讓他說出來,他哪裡敢說,含糊道:「是有些不尋常,爺既給了你,你就收著。」

夜千羽見他不肯說,換了個問題:「你們是東大陸來的接引使者?」

「我們是從東大陸來的,但不是接引使者。」

說這話時,霍天一有些倨傲。

夜千羽在心裡猜想,予陽和霍天一的身份,應該比接引使者尊貴很多。

她有些不解,既然不是接引使者,來大荒旅店幹什麼?

「你們來這裡是有事要辦嗎?」

霍天一道:「也沒什麼正事,這邊有個老頭做菜不錯,每次收人的時候,爺都會帶我來這裡吃頓大餐。」 聽了這話,夜千羽心裡一咯噔,霍天一說的該不會就是洛老頭吧?

洛老頭曾說過,認識一位大人物,洛老頭口中的大人物,應該就是指予陽!

夜千羽連忙問道:「你家爺是什麼身份?」

霍天一為難了,爺當然是聖主,聖城的主人,東大陸的最強者,但爺不讓他說啊。

正為難著,他瞥見一道灰色的身影。

是洛老頭採摘食材回來了!有救了!

他丟下夜千羽,跑過去迎洛長天。

「洛老頭,今天準備做哪些菜?」

洛長天臉色難看,什麼菜也做不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大荒深處那條玄脈居然枯竭了,沒有了濃郁的玄氣,根本長不出來蘊含玄氣的食材。

霍天一根本沒注意洛長天的臉色,又道:「洛老頭幹得漂亮,我早就看那個叫雲姬的老女人不順眼了!」

他聽了旅店裡那些人的議論,還以為雲姬是被洛長天所殺。

雲姬的秉性和所作所為,霍天一其實不了解。

他討厭雲姬,是因為雲姬自封聖后,和自家爺的名號聖主撞車了。

一個老女人也配叫聖后?

洛長天臉色更難看,雲姬不是他殺的,幹得漂亮的不是他。

聖主大人每三年來一次大荒旅店,就是為了吃他做的玄食,今年他卻要讓聖主大人失望了,因為他沒能採摘到食材!

走到聖主大人面前正準備告罪,卻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夜千羽和北流殤。

他猛地想起來一件事,兩個多月前,夜千羽進了一趟大荒,那條玄脈會突然枯竭,說不定和夜千羽有關!

他立刻改變說辭:「小人沒能採集到食材,無法為大人烹飪玄食了,還請大人饒恕罪小人,不過這實在怪不得小人,是有人故意破壞了大荒深處那條玄脈!」

北流殤心稍微一緊,大荒深處的玄脈出現問題居然被這老頭髮現了?不過這老頭應該不知道是小羽兒乾的。

夜千羽則是心快跳到嗓子眼了,但這種時候,她實在不適合出聲。

予陽似乎有些興趣:「有人故意破壞?」

「大人可能不相信,但小人絕不敢騙大人……」洛長天說著抬頭看向夜千羽,「就是那個小丫頭故意破壞的,兩個多月前,那小丫頭進過大荒深處!」

他想將禍水東引,引到夜千羽身上!

夜千羽的臉色頓時無比難看,好你個洛老頭,牽扯到自身利益時,出賣起人連眼睛都不眨的!

北流殤又是意外,又是震怒。

意外的是,洛老頭竟然知道大荒深處的玄脈會出問題和小羽兒有關係?

震怒的是,這姓洛的老頭,當真是死不悔改!

他氣得當即就要就要上前暴揍洛長天。

夜千羽拉住他。

洛老頭能抱上予陽的大腿,是因為能烹飪美味的玄食,她烹飪出的玄食,比洛老頭烹飪出的玄食更美味,予陽已經嘗過她烤制的火麒麟肉,心中已經,她要將予陽的大腿,從洛老頭手中搶過來!

她當即開口了:「這位大人,我也能烹飪美味的玄食,我身上有些食材,大人若是不嫌棄,我願為大人烹飪幾道新鮮的菜色!」 洛長天的臉頓時白了,他怎麼忘了這一茬,這丫頭烹飪的玄食比他烹飪的更好吃!甚至,這丫頭身上有神獸肉!神獸肉可以說是最頂級的食材了!

他連忙說道:「大人別聽她胡說八道,一個小丫頭怎麼可能會烹飪美味的玄食?」

夜千羽冷笑,予陽已經吃過她烤制的火麒麟肉,洛老頭的詆毀無效。

在洛長天的忐忑不安以及夜千羽的志在必得中,予陽頭也沒回地淡淡開口了。

「第一,大荒深處那道玄脈早就有了枯竭的跡象。第二,本座來這裡是為了等一個人,不是為了口腹之慾,如今人已經等到了,以後不會再來了。」

洛長天很懵逼,聖主大人來這裡不是為了吃他烹飪的玄食,而是為了等一個人?

霍天一則是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能烹飪美味玄食的玄廚雖然少了些,但東大陸還是有幾個的,負責爺飲食的,本就是一個手藝很不錯的玄廚,爺根本沒必要特地跑到這裡吃大餐。

爺讓他買下那間旅店,每三年來一趟,他還以為爺比較喜歡洛老頭做菜的口味,原來爺是為了等人!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爺等的會是誰呢?夜千羽小姐姐?畢竟爺將聖主令都給了小姐姐!

還有,小姐姐說她也會烹飪美味的玄食,會不會是真的呢?

應該是真的,畢竟爺吃了小姐姐烤的肉,如果只是普通的烤肉,爺不太可能吃。

予陽說完話就離開了,霍天一跑到夜千羽面前:「小姐姐不要生氣,洛老頭可能是怕被爺責罰才拉你下水的,這樣吧,那間旅店是我的,我把那間旅店送給小姐姐,小姐姐消消氣!」

說著拿出一紙契約,塞到夜千羽手裡。

霍天一去追予陽,轉眼間,兩人就不見了蹤影。

洛長天盯著夜千羽手裡的一紙契約,臉色很難看。

臭小子竟然將那間旅店送給了一個萍水相逢的小丫頭,要送也該是送給他!

他還執迷不悟著,事實上,他能有這樣的下場已經是他的造化了。

予陽不知洛長天在故意詆毀夜千羽,只當洛長天不知道夜千羽能烹飪美味的玄食,心中雖然不舒坦卻不好發作,只稍微提點了洛長天幾句,他來這裡不是因為洛長天烹飪的玄食,而是別有他因。

予陽如果知道洛長天明知夜千羽能烹飪美味的玄食卻故意詆毀夜千羽,就不是輕描淡寫的幾句提點了。

包括霍天一也是,洛長天說夜千羽的不是,霍天一其實是很生氣的,但吃人嘴短,他吃過不少頓洛長天烹飪的玄食大餐,才沒好發作。

他若是知道洛長天的真面目,以他的脾氣,絕對要打人的!

夜千羽捏著霍天一塞給她的一紙契約,契約當中似乎還包裹著一塊令牌,被契約擋著,看不到。

她瞥見洛長天不服氣的神色,真的是很想笑。

大荒深處那條玄脈,離枯竭還早得很,予陽卻那麼說,一定是為了維護她。

霍天一偷偷將令牌包裹在契約里塞給她,也是為了維護她。

洛老頭可以說是完敗。



聖誕快樂~ 予陽和霍天一已走,北流殤按捺不住地想要上前暴揍洛長天。

夜千羽再度拉住他:「別和他打,接引使者應該快來了。」

她揚了揚手中的契約,冷冷朝洛長天道:「你被開除了。」

洛長天有種想吐血的感覺,這麼些年,他為那間旅店賺了那麼多錢,居然就這麼把他開除了?

「開除我是你的損失!」

夜千羽依舊是很想笑,損失不損失,她不在意,她的店,不可能容得下這種人。

她拉著北流殤轉身往回走。

這下子,洛老頭不會看到不該看的了,她將包裹在契約里的令牌拿出來。

是一塊質地奇特的令牌,不是木質的,也不是金屬質地的,上書一個鏗鏘有力的霍字。

霍天一的身份應該不小,霍憐兒似乎也有些身份。

霍天一和霍憐兒會不會是一家人?

還有就是,予陽說他在等人,會不會等的就是她?

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她確實有這種感覺。

予陽送玉牌給她,對她表達善意,肯定是有原因的。

假如說,予陽等的人真是她,為什麼要等她?又是怎麼認出她的?

回到旅店,夜千羽直接找了店裡的領班,將契約出示給領班看。

她吩咐了領班兩件事。

第一件,開除洛老頭。

第二件,賬本拿來,她要查賬。

看了一下賬本,她發現旅店每年的純收益差不多在三百萬中品玄石。

而霍天一每三年來拿一次玄石,過去三年的收益,他還沒拿,也就是說,旅店的賬上有整整九百萬中品玄石!

「姑娘,已經將玄票兌換成玄石了,是否要帶走?」

夜千羽點點頭,當然要帶走。

「玄石在樓上,姑娘請跟我來。」

領班帶她上樓,她將墨小弟也拉了上去。

九百萬中品玄石,八百萬用來還欠墨小弟的債。

為了拍下半截山海圖,夜千羽問墨小弟借了整整一千六百萬中品玄石,之前還了兩百萬,這次又還八百萬,還差六百萬就能還清了。

剩下的一百萬,她留給了領班當做慈善資金。

在旅店附近再蓋幾座房子,不需要建設聖光陣,普通的房子就好,等以後再有小乞兒聚集,給那些小乞兒住。

再適當地給些食物和玄石給他們。

當然,為了讓他們知道世道艱辛,要努力才能有收穫,可以找點手工活給他們做。

領班很是意外:「姑娘你心真好。」

有剩菜剩飯的時候,他們也會施捨給徘徊在旅店附近的小乞兒,但這樣為那些小乞兒付出,他們是從來沒想過的,主要也是因為他們沒這個能力,他們只是小人物,養活自己和家人已是不易。

夜千羽道:「你每個月的報酬翻倍,其他人,漲三分之一,你們多操點心,要是忙不過來,就再招幾個人。」

領班很是激動,忙不迭地道謝。

夜千羽拿出紙筆,寫了一封簡短的信,等墨跡晾乾,裝進信封,封好。

「我留一百萬中品玄石給你,不是讓你亂花或者貪污的,把賬目做好,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信任,還有,將這封信送到火神宗二堂主秦沐風的手上。」 領班連忙表示,不會亂花和貪污。

本來的老闆就挺大方的,換了個老闆,更大方了,這麼穩定高收入的工作,他肯定要好好珍惜。

捲款逃跑只是一時爽,餘生卻要一直被追捕,還要累及家人,他不可能做這種傻事。

只是,他有一點不明白……

「不知姑娘為何要開除洛老頭,如果沒有了洛老頭,旅店的收益要下降差不多一半。」

夜千羽撇撇唇:「沒有為什麼,看他不順眼。」

御夫無良 事實上,就算她不開除洛老頭,洛老頭自己也會走,予陽和霍天一以後不會再來了,洛老頭已經沒有繼續留在旅店的理由。

領班可不知道其中的彎彎道道,抹了把汗,這新老闆也太有個性了,一個看不順眼,就把人開除了,沒有了洛老頭,每年要少賺差不多五十萬中品玄石呢,而且……

「旅店之前沒出亂子,是因為有洛老頭坐鎮,沒了洛老頭,怕是遲早會有人鬧事。」

洛老頭除了能烹飪美味的玄食,還是玄宗境界的高手,能鎮住來打尖住宿的歷練隊伍。

夜千羽看了眼她剛才寫的那封信:「我讓火神宗派人過來鎮場子了,酬勞你看著給,別給太少。」

當然,她讓火神宗派人來,除了鎮場子,也是為了監督這領班,免得他時間長了起異心,捲款逃跑。

領班再抹了把汗,火神宗的人來鎮場子,肯定能鎮住,但要付不少酬勞。

沒了洛老頭,收益本就下降了一半,再付給火神宗鎮場子的酬勞,這每年的收益,恐怕只剩下三四十萬中品玄石了。

他說了這一點顧慮,夜千羽道:「就按照我說的做,錢少賺一點沒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