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一眼的艷羨啊,那戒不掉的貪婪,頓時湧上心頭,他緩緩走到白少游身邊,禮質彬彬地道:「阿彌陀佛!施主,這瓶子太重了,不若讓貧僧幫你拿著!」

正在激動又得意的白少游,渾身打了個冷戰,一步跳出一丈多遠,死死地抱住玉瓶,彷彿是遇到狼一般,緊盯著小和尚,然後掃了一眼眾人,立即將玉瓶放到空間戒指里,然後右手捂住空間戒指,才底氣很足地道:「多謝道友好意,白某力拔山兮氣蓋世,區區一個玉瓶能奈我何!」

小和尚欲言又止,無奈之下,看向了宇文天,再也沒有之前的那種高僧的儀態,彷彿在央求著什麼。

其他人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疑惑不已,有幾人嘀咕道:「不就是地階下品的復元丹嘛,至於這樣嗎?我宗門把這個當飯吃呢!」

「這兩人是不是參悟武神絕技的時候腦子出問題了,一瓶丹藥而已,彷彿是拿到了天地靈物一般!」

「這也太讓人意外了,這二位怎麼說也是出身大勢力,就這種表現,要是放在我們宗門,早就被驅逐了,太丟人了!」

……

眾人的聲音雖小,但二人還是聽到了,頓覺方才極為失態,立即恢復了之前道貌岸然的儀態。

宇文天覺得這有些好笑,卻也一掃了這段時間來的孤寂和乏味,能在武道之途中找到這些凡人間的歡樂,還真不多見。

不過,這麼一大瓶丹藥,自然不能全部讓白少游拿去,而且,宇文天也知道,白少游這只是過過手癮,待會兒一定會拿出一些分發下去的。

「白兄,那些丹藥你看著分配,只是不知道夠不夠傀儡的運作,我這裡已經沒有了復元丹的材料,不然,可以多煉製一些!」宇文天還是提醒了一下白少游,畢竟,這裡人多,有些事情,容易造成眾人的誤會。

「宇文兄但且放心,我只是過過手癮而已,屬於他們的,一枚都不會少!而且,你一晝夜時間煉製出這麼多的丹藥,遠遠超過我的意料!這種品階的丹藥,足夠傀儡的運作!」白少游神色平靜,但是眼神中的欣喜難以掩飾,他拿出一個空間戒指,遞向宇文天,道:「這是你需要的!」

宇文天淡淡一笑,欣喜地接過這枚空間戒指,神識掃了一下,神色不變,但心裡卻是樂翻了天,這些靈藥,可是以後他安身立命的根本了。

成功而且自如地煉製出地階丹藥,宇文天的煉丹水平又進了一步,現在算是躋身丹道大師的行列。

嚴格意義上說,宇文天只能算是半個丹道大師,畢竟,他目前煉製出丹藥的最高品階只是地階中品,還未能煉製出地階極品的丹藥,而且,這世上的低階丹有無數種,不見得每一種他都能煉製出來。

但是,放在大陸上一些煉丹的聯盟來評估,宇文天勉強算是丹道大師。

這個名稱雖然是四個簡單的字,但其意義就不一樣了,有了這個名稱,在武者的世界,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受到高規格的待遇,尤其是宇文天這樣年輕的丹師,那是一種潛力的表現,任何一個大勢力,都會想著拉攏。

當然,這前提就是,這些勢力與宇文天無怨無仇,不然,迎接他的,將是無休止的暗殺甚至是明殺。

收好了這些從眾人身上搜刮來的靈藥,宇文天走到冰蘭身旁,拿出那個小玉瓶,塞到她手裡,輕聲道:「收好了!該用的時候就用,不要憐惜,有機會我再送你一些!」

「嗯!」冰蘭欣喜無比地點點頭,她不是因為丹藥,而是因為宇文天送她東西,即便是路旁的石頭,只要是宇文天送給她,她估計也會興奮得睡不著覺。

她雙手將玉瓶握著,卻沒有查看,緊貼著胸口,這種小女兒姿態,讓其餘幾人都黯然失神。

「宇文兄真是厲害,一瓶破丹藥就哄得冰蘭仙子暈頭轉向,真是我輩的楷模啊,堅決要像他學習!」白少游心裡咆哮著,彷彿要即將之前十多年來壓抑的情緒全部要表達出來。

而兀蚩極則是羨慕不已,想冰蘭這樣的佳人,在場的哪一個不心動,若不是對方心有所屬,估計那小和尚都hi破了數年前的戒。

一時間,許多到利刃的目光投到了宇文天的身上,其中有些似乎想要將宇文天解剖掉,看看其體內裝的是什麼秘法,竟然連冰山都能融化。而一些目光,則是恨不得將宇文天殺死千萬遍。

「白兄,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做好準備后,就叫我!」宇文天對著白少游傳音道,然後看向冰蘭,道:「麻煩幫我護法,我神識消耗不少!」

冰蘭的神色微變,對著宇文天點點頭,然後將玉瓶收了起來,身上的嬌態漸漸褪去,又回到了冰山女神的狀態,站立在宇文天的身旁。

宇文天緩緩坐在地上,開始閉目養神,恢復這神識的損耗。

白少游則是站在四象九宮陣旁,開始仔細地觀察起陣來了,畢竟,之前他只是粗略地掃了一眼,並沒有深入研究,雖然基本方法是確定了,但一些突髮狀況,他必須的做好準備。

除了宇文天和冰蘭,其他人也都站在四象九宮陣之前,看著眼前的場景。雖然他們不都懂得陣法,但是這其中的恐怖之處,還是能感覺出來,尤其是那四尊石像,散發出來的殺意,稍稍靠近,便會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剛開始,白少游的神色平靜,但是,片刻之後,他卻變得凝重異常,看來,他還是發現了一些麻煩。

眉頭時不時地皺了幾下,白少游眼珠子轉了幾圈,隨即看向矗立在不遠處的高大傀儡,手一揮,又是一具同樣的傀儡出現在場上,矗立在那道傀儡的身旁。

「阿彌陀佛!想不到白施主竟然有如此多的寶物,不如借我一具如何?我保證以後毫髮無損地還你!」小和尚看著兩具傀儡,眼睛里開始冒光了。

!! 「借你?哼!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這傀儡要是借給你,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白少游撇撇嘴,他要是信小和尚的話,那才是怪事。

至於小和尚說的毫髮無損,這傀儡本來就沒有頭髮,何來損?而且,那個「以後」,不知道會是多少年以後!

見白少游一副戒備的神態,小和尚只能悻悻作罷,本來他就沒指望白少游可以借給他一具,剛才的要求只不過是調節氣氛而已。

岩殺倒是站在白虎武士石像之後,看著這十丈高的石像,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但是,石像之後界線一丈區域之內,遍布著強烈的殺意,彷彿是一方由殺戮之氣組成的世界。

他矗立在那裡,似乎在感受著殺意,整個人化作一個小型的石像,身上漸漸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這時候,眾人的目光齊齊聚攏過來,皆都驚訝不已,小和尚感嘆道:「想不到他的機緣竟然在這裡,果然是天眷之靈啊,看著跡象,恐怕是要領悟殺戮之道了!」

白少游此時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走在小和尚身旁,神色淡然,輕輕地道:「原本他就已經是大圓滿的大地之道了,距離那一步也只是隔層牆而已,大地之道以厚重著稱,領悟之後,便可多了一層強悍的防禦,而且,以大地之厚重來輔助戰鬥,必然效果倍增!現在,他領悟殺戮之道,以他的天生道心,恐怕不用多久,便可以掌握殺戮之道,那個時候,他的戰力將一飛衝天,你我不一定是其敵手!」

「阿彌陀佛!這一切皆是因果,他埋下了因,上天自然給予他豐厚的果!我們八人之中,宇文天的天賦最為妖孽,但是,論悟道之心,岩殺遠超人族所有的天才啊!天生道心啊!萬年難遇!」小和尚感慨連連。

宋致遠倒是沒有說話,這段時間來,他倒是和岩殺的關係越來越好了,兩人互證武道,相互學習,岩殺要學習人類的武鬥技法和思想情感的表達,以便早日成就人身。而他,則是向岩殺學習防禦。

他算是第二個對岩殺的實力較為清楚的人,如果岩殺領悟了殺戮之道,那對方的實力具體會有怎樣的變化,他可以擊敗其的幾率會有多少成?這正是他所期待的!

「哼!殺戮之道有這麼好領悟,那我們還要殺戮幹什麼?這裡領悟殺戮之道的人,哪一個不是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要想領悟真正的殺戮之道,唯有殺戮,無情的殺戮!」東方玄虓看著岩殺,眼中的不屑之意很濃,在他看來,岩殺想要靠著石像的殺意來領悟殺戮之道,無異於痴人說夢。

「不錯!我當年領悟殺戮之道的時候,在一處極凶之地帶來整整四年,最後才因為一絲機緣,埋下了殺戮之道的種子,殺戮生靈無數,才到了今日的大圓滿之境!岩殺雖然具有天生道心,但卻並不能說明他遇到什麼道則,便會瞬間領悟!」蒼冥開口了,他對殺戮之道的體驗,不比場上任何一個人差,他所說的話,確實有道理。

如果石靈族天生道心這麼容易悟道的話,那這個世界最強的種族將會是石靈族。

「這尊石像恐怕另有玄機,如果是一具血肉生靈站在這裡,岩殺估計不會去參悟殺戮之道,畢竟我們一路走來,遇到的殺戮不少!」兀蚩極緊盯著岩殺,感受著其身上慢慢散發出來的殺戮氣息,道:「或許,他的石身,適合在這石人身上悟道!」

沒有人同意他的話,也沒有人反對,眾人陷入思考之中,場上的氣氛漸漸沉寂下來。

一個時辰之後,宇文天醒來,看著靜靜站立在自己身旁的冰蘭,輕輕地道了句「謝謝」,然後和歡欣不已的冰蘭,來到了四象九宮陣之前。

這個時候,岩殺身上的殺意很濃了,彷彿是一隻石獸站立在這裡,隨時都有可能撲過來。

「天神道心,上天的寵兒啊!竟然這麼快就掌握了殺戮之道,震撼啊!」看著矗立在大石像之後的小石像,宇文天感嘆不已,他現在想到了為何很多人走上了逆天之路,原來是老天太過吝嗇,他們想要的,上天不曾賜予。

無奈地搖搖頭,他走向了白少游身前,道:「有把握嗎?」

白少游神色凜然,看著眼前的恐怖大陣,道:「有一點,可以走出去,但是危險不小,隨時都有可能被殺意抹殺!」

「只要路通了就行,至於危險,我們沒有辦法排除,必須迎頭而上!」宇文天點點頭,拍著白少游的肩膀。

……

又過了幾個時辰,白少游將一切都準備好了,這個時候,岩殺也醒轉過來,身上的氣勢與之前不一樣了,他憑藉著天生道心,一舉將殺戮之道領悟到小成的殺戮意境,這讓周圍的其他人都眼紅不已。

殺戮之道,對武者來說,是最好的戰力輔助,他們有些人嗜殺成性,卻無法將其領悟,而岩殺只是數個時辰,便抵上了那些運氣好的人數年之功,這不得不讓人嫉妒。

此時的岩殺,從岩石狀態返回到人體,他的本體隨著修為的提升,也在一步一步進化著。

他不是人類,所以,他沒有明顯的境界劃分,但是,衝天的氣息可以感受出來,此時的岩石,已經不比白少游差多少。

即便是東方玄虓,看到岩殺醒來,也不敢去挑釁。

白少游看著眾人,見到他們的目光幾乎都在岩殺身上,便大聲道:「好了各位,準備好狀態,我們要進陣了!」

隨即,他的目光移向四象九宮陣,道:「我們從青龍朱雀的白格進入,然後再去傳送台!當我們進入大陣的一瞬間,傳送陣便會立即啟動,這時候,你們需要萬分小心,青龍和朱雀有著堪比聖者的殺傷力,希望你們行進的時候,不要浪費時間,這裡面的威壓不比通天台地階低,你們全力以赴吧!我的兩具傀儡,只能堅持半柱香時間,這半柱香時間,希望你們以最快的速度進入傳送陣!當然,傳送去哪兒,我就不知道了,全憑運氣!」

說完,他分出一絲神念,導入了兩具傀儡之中,然後啟動傀儡身上的陣法,許多的丹藥開始轉化能量,供給其運轉。

「嗖!」

兩股勁風吹過,兩具傀儡極速掠向了白虎朱雀一角和青龍玄武一角,然後在白少游的掌控下,開始進入陣中。

「嗡……」

大陣一陣顫動,透明光幕再起,將瀰漫其中的荒蕪之氣驅散出來,而那中間的四色傳送台,也泛起了藍色的光幕,此時,傳送陣正式開啟。

陣中的四尊石像在這一瞬間,也開始動了,並不像之前那麼迅捷,而是慢慢轉身,分別向著兩具傀儡移去,手中的兵器也在慢慢揮舞起來。

白少游上前,挺立在九宮邊線,大喊道:「現在開始進陣,誰先來?」

此言一出,場上並沒有人立即回答,就在他略顯失望的時候,岩殺挺身而出,道:「我先來!」

或許是剛剛從石像中領悟了殺戮意境,所以,他想進入陣中,感受最為恐怖的殺意。

或許是剛剛修為提升,他想試一試實力。

只見他身形一閃,瞬間便站立在陣中,整個大陣似乎顫動了一下,那四尊石像殺向傀儡的腳步也是稍稍一滯。

這個時候,岩殺的腳步並沒有立即前進,因為陣里的威壓非常恐怖,他想前進,非常吃力。

好在他的腳步停下了,那四尊石像也只是停滯了一下,便有緩緩移向了傀儡。

白少游控制著傀儡,不敢搞出太大的動作,而且,這傀儡在陣中也受到威壓,若非其身上的能量充沛,速度比眾天才快很多,很可能會被四尊石像打碎。

「時間緊迫,其他人跟上!」白少游一看陣中的情況,大喊一聲。

這個時候,小和尚立即跨出了一步,緊隨其後的是兀蚩極和宋致遠,然後是蒼冥和白少游,東方玄虓進去的時候,眼睛的餘暉瞟了一下宇文天,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逝。

宇文天和冰蘭是最後進入陣中的,宇文天是站在最後面。

雖然幾人的進入都有先後順序,但是從岩殺到宇文天,只是花了一息時間。

果然,當九人全部進入大陣之時,四尊石像的動作瞬間變動,速度加快了很多,而且,它們的目標是入陣的眾人。

這個時候,白少游神識一動,兩具傀儡開始躍動起來,頓時又將石像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不過,九人的速度卻是遠遠不及傀儡,彷彿是一個體力將近的人在沙漠里爬行一般。

「用神器或聖器抵擋威壓,可以加快速度!」行走在前方的小和尚,瞬間祭出了佛珠,一股金色的光芒將其籠罩,陣中的威壓頓時減少了很多,十多丈的距離,他一息一步,一步三尺,快了很多。

這個時候,眾人紛紛拿出了自己的聖器神器,以其中的聖威神威來抵抗大陣的威壓。

頓時,他們的行進速度加快了不少!

!! 眾人大喜,尤其是白少游,因為越早出去,傀儡便會給他節省越多的丹藥。

「大家快點!不然石像就反應過來了!」白少游大喝一聲,神識卻不敢渙散,不然傀儡一出現問題,眾人會飲恨當場。

數息之後,大家已經行進了一半路程,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使出了全力,速度比剛才稍有提升,但是,他們也感受到了來自四尊石像的壓力,它們終於還是感覺到了異常。

朱雀武士和青龍捨棄了兩具傀儡,慢慢轉身,手中的巨大的兵刃緩緩移動著,恐怖的殺氣瞬間向著眾人聚攏。

「不好!被發現了,快走!」白少游第一個感覺到了異常,立即大喝一聲,眾人瞬間心境,全然施展十二成的功力,掠向了大陣中心的傳送台。

小和尚是第一個到達傳送陣的,他一進入陣中,傳送台上藍色光幕一閃,他便消失了蹤影,緊接著便是岩殺,他也是瞬間被傳送出去了。

但兀蚩極等眾人的運氣就不好了,因為陣中的殺氣瞬間變得恐怖之極,兩尊實習那個的移動速度也是極為迅捷。

朱雀武士手中的長槍對著七人刺了下來,恐怖的殺意讓人心驚膽寒。

「小心!」宇文天感覺到了危險,立即大感一聲,手中噬神槍猛然砸出,對著那巨大石槍的一側。

眾兒心中凜然,這一槍若是刺中,兀蚩極和宋致遠鐵定重傷,而其餘眾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鏗……」

宇文天的奮力一擊,還是起到了一些作用,雖然沒能改變石槍的方向,但使其有一剎那的停頓,這一剎那,眾人立即閃避開來,迅速掠向了傳送陣。

「唰……」

兀蚩極和宋致遠在宇文天製造出的機會下,終於趕到了傳送陣前,一步跨入,瞬間沒了蹤影。

這時,白少游已經招回了兩具傀儡,既然石像已經發現了問題,只能是正面對抗了,這兩具傀儡此時的能量,還可以支撐一下戰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