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騎著金須鰲魚,羅馬騎著金毛犼,卧虎騎著六牙白象,藏龍騎著真域仙凰在後面猛追過來。

這四個小傢伙的靈魂伴侶可都是實力非凡,在截教三代弟子中也算是頂尖人物。

當即各自施展神通划著弧線包抄夏洛奇。

隕石天豬哼哼哼,腳下如風。

在雲海中跑出一串豬影。

按道理應該是鳳凰的速度最快,沒想到竟然是白象的速度最快。

象鼻子玩撐桿跳,一個跟頭翻過去就是十萬八千里。

上天入地,快如流星。

鳳凰緊隨其後,「流鳳千里」技能能疊加空間。

類似「縮地成寸」,可比「縮地成寸」要漂亮些,更加華麗。

金須鰲魚「長虹鯨吸」,利用雲海中的水元素,以游泳的姿態一躍千里。

金毛吼則利用聲波加速。

每吼叫一聲,身體就抵達聲音的前方。

俗語稱為「超聲波」加速。

夏洛奇有些尷尬了。

沒想到孩子們的實力這麼強。

儘管開始時就知道四個孩子的實力為戰神境高級巔峰,但以為他們的速度應該沒有隕石天豬快。

哪裡知道四個孩子沒有一個慢的。

夢露、赫本與子怡笑盈盈的看著夫君與孩子們在碧游宮廣袤的雲海中四處追逐,不禁幸福的要死,渾身都熱了起來。

夏洛奇一看這樣下去遲早被四個小傢伙給包了餃子,當即又釋放出狂戰天狼。

兩頭三十一魔性天的異獸一同發力,夏洛奇差點沒掉下去。

速度快了一倍。

瞬間就拉開了差距。

「耍賴!」

小九、羅馬、卧虎、藏龍一起喊道。

撅著小嘴要哭了。

「寶貝,別哭。」

「咱們一起抓小偷去!」

夢露第一個舔著大胸脯追了上來。

赫本與子怡稍微遲疑了下也跟著加入了追逐。

夏洛奇這回腦袋大了。

「哼,何方妖魔鬼怪,敢在我鴻蒙聖地到處亂跑?」

一個穿著白袍道裳的道人騎著一頭瘸驢出現在天邊。

法相忽然間漲大,充斥於天地。

腦後一個太極圖像緩慢流轉,如同陰陽鏡一樣放射著黑白光芒。 「你這老人家怎麼說話呢?」

小九騎著金須鰲魚乘風破浪而來,白雲被犁開一道寬寬的軌跡。

「哪來的野娃兒,你爹媽呢?」

太上老君見小孩子膽氣不弱,沒嚇住。

於是就收了神通。

變成一普通的老漢,精瘦精瘦的。

眼光精湛,彷彿白熾燈泡一樣。

「我們是通天教主的徒弟,你是什麼人?」

「呵呵,那你們應該叫我師伯了。」

太上老君暗中探查了一下面前這四個孩子的功力,讓他暗暗驚嘆。

「才多大年紀?」

「竟然混沌境?」

雖說自己不懼,但被四個孩子打了,還很難贏,那可就丟臉了。

想到這裡,太上老君頓時變的很和藹,在驢背的紫金布囊中取出一串紫金葡萄。

「既然是我的師侄,這串葡萄就當見面禮了。」

「吃了會變聰明。」

太上老君將這串碩大的葡萄扔給小九。

「我們不能要陌生人的東西,這是我媽媽說的。」

小九童音朗澈。

說完就將這紫金葡萄扔了回去。

太上老君愕然。

「你們可知道這紫金葡萄的妙處?」

「不知道,但再好的東西我們也不能要。」

「媽媽說了,陌生人送寶貝,非奸即盜。」

https://tw.95zongcai.com/zc/57594/ 小九在金須鰲魚背上嚷嚷。

「你這個小娃娃,我像壞人么?」

「現在還看不出來,不過剛才你那樣子嚇著我們了。」

「那是我謹慎,萬一你們是闖入碧游宮的妖怪,我是要負責抓捕的。」

太上老君有些尷尬了。

「媽媽說了,是不是壞人要打過才行。」

「不打不相識!」

小九挺著胸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樣子。

太上老君快樂瘋了,這孩子真有意思。

「那你說怎麼辦吧?」

「一戰定勝負,你若輸了,你就是妖怪,向我們道歉,我們就選擇原諒你。」

「若你們輸了呢?」

「那就讓我爸媽來揍你。」

小九牛氣衝天了。

「你……」

太上老君好久不跟人辯論了,發現自己竟然說不過這孩子。

「我們要進攻了,老人家小心啦!」

小九陷仙劍出手,一片紅光詭異無比的困住了太上老君。

羅馬與卧虎藏龍三個心靈相通,手中四劍也不由自主的祭出,飛上半空,分別佔據乾坤離兌四個方位。

由於是小九的陷仙劍先發動,因此這誅仙劍陣就以小九陷仙為基。

這種變化在誅仙劍陣中十分罕見。

四色劍光霍霍閃爍,每次掠過太上老君都帶走他百分之四的生命值。

開始時四劍轉動閃爍不是很快,在契約伴侶金須鰲魚、金毛犼、六牙白象、真域仙凰加入后,速度輪轉立刻加快了四倍。

老子這個悲催啊!

他哪知道這四個小祖宗一出手就是誅仙劍陣啊!

眼看著劍陣內殺氣瀰漫,如水銀瀉地。十秒后,老子的血值就變黃了。

「通天,尼瑪有沒有搞錯?」

「把四劍傳給娃娃,你是要害死我啊!」

太上老君在劍陣內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沒奈何,一咬牙,祭出了法寶太極圖。

消耗血值百分之三十,魔山幣五百萬。

老子沒氣瘋了。

「四個小王八蛋,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們。」

太極圖中呈現一個獨立山河空間,一道金色大道通往天際。老子一踹鐙,瘸驢長嘶一聲,絕塵而去。

「怎麼了?」

夏洛奇從遠處濃密的雲海中趕回,看見小九哥幾個神氣活現的分立四個方位,頭頂四把殺氣驚人的仙劍霍霍放著不同顏色的光彩。

不由愕然,問道。

這時,夢露、赫本、子怡也飛了回來,三女飛的興起,化為本體星球。

彼此旋轉牽引,如同三個人手拉手轉圈,越轉越快,利用離心力轉化成曲率速度。

回來時已加速到接近光速。

久疏戰陣的三星此時對距離產生了違和感。

剎不住車啊,夢露的高跟鞋在白雲上摩擦出了一道冒著濃煙的火光。

赫本的裙子燃燒了了起來。

子怡的身後不斷出現冒著火光的青青竹林。

天賦元素都用來減速了,但還是不可避免的撞到了夏洛奇。

三星環抱著夏洛奇在雲海中翻滾,一連滾出去幾百個跟頭,才止住前沖的勢頭。

三星女人頭髮散亂,衣裳不整,夏洛奇則慘不忍睹,八角章魚般的白胳膊紅蘿蔔粗大腿纏了滿身。

剎車皮燒焦的味道一點都不好聞,最關鍵的是還參雜了脂粉與皮破肉綻的味道。

雖然下一刻三星女人神光一閃,恢復了尷尬狼狽的樣子,身上的表皮傷也隨即痊癒,但夏洛奇已經有點暈了。

看著不知是天空還是大地,不知是山峰還是白雲的空間,夏洛奇腦海里就一個字:混亂。

「爸,你和媽咪玩的是什麼遊戲啊?」

「我們也來玩吧!」

小九第一個跳到了夏洛奇的背上,還加上一個巨大的金須鰲魚。

羅馬自然不甘落後,金毛吼一躍摞上了小九。

卧虎、藏龍當然照辦,六牙白象那霸屏的偉岸讓夏洛奇眼中產生了一絲絕望。

「我的兒啊!」

「這是要親爹的命么?」

玄謎之鷹隨即展開巨大的羽翅,托住夏洛奇身上幾千萬斤的重量。

其實,這只是目擊的重量。

小九幾個當然不會這麼虐爹,契約伴侶早就施展了空身法。

技能「空空如也」發動,背上的四個孩子輕如鴻毛。

「爸,快點給點寶貝吧,要不然我們可就要施展千斤墜嘍!」

小九調皮道。

羅馬說:「爸爸,小心哦,我全身都是刺哦!」

卧虎、藏龍比較含蓄,沒有威脅夏洛奇——親爹啊!

三位為娘的剛剛驚魂稍定就發現自己的孩子又淘開了。

通天教主站在碧游宮的虯龍古松下哈哈大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