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壽命,不論何人都會相當重視。

誰也不知道,哪一天會有重傷要求到眼前此神醫的時候。

所以他們的行禮不是因為慕容燕身後的慕容家,主要是因為他神醫的身份。

慕容燕緩步而至,看了看平清,微笑著道:「平家公子只是一時昏厥過去,不用擔心。」聽到慕容燕的話語,那抱著平清的老道也是一陣放鬆,拱了拱手還禮。

慕容燕沒有在意,他的目光落向那不斷冒著青煙的小坑,再看向徐焰,然後目光便收了回來。他微微笑著道:「雖然看起來不像會是眼前少年所為,但正所謂寧可殺錯,絕不放過。就算不動他,也必須把他關起來,五家公審。」

左成哲退後兩步,擋在昏倒在地上的徐焰身前,冷冰冰的開口:「此事絕不可能。」 ?第一百二十二章──這智商……

慕容燕的目光微瞇,露出若有所思:「難道此子竟然是左家的子弟、閣下的兒子?」

左成哲沉默片刻,搖了搖頭:「此子不是左家之人。」

慕容燕聞言,便笑了起來。只是他的笑容看起來很美,卻帶著無盡的冰冷:「既然不是世家之人,這等螻蟻,殺之又有何可惜?」

醫者,執生死大權。

一手能起死回生,一手也能由生變死。

所以醫者同時也可以是一名最冷酷的殺手,慕容燕的目光除了甫剛開始掃了徐焰一眼之外,便再沒有看過。在他眼中,徐焰就如地上的泥土,哪怕滅之也不值得他在意。

既然從慕容世口中聽到此子竟然敢於置疑我的醫道,那就去死吧。

區區賤民,也敢置疑我的醫道?

左成哲面色沒有變化,哪怕面對聞名於世的神醫,他面上如同萬年石塊紋風不動:「沒可能。」

慕容世再次笑了,這次的笑容便再沒有冰冷,只是像笑著一頭敢於向自己咆哮反抗的螻蟻般可笑:「世老,動手吧。」

慕容世聞言,面上露出猙獰的笑容。以他堂堂四宮境對戰一名三宮境的小娃娃,戰況只是摧枯拉朽。

「夠了。」

聲音響起,有點隨意卻帶著難以掩飾的威嚴。

一道身影從人群中緩步而至,一襲青袍隨著夜風飄逸。行走之間,捲起了他袖袍間的家徽,那是一顆圓潤如意的丹藥。看到來者,諸方世家再次恭敬的行禮。

這次的行禮,卻是真正的為了此人的背景力量。

異能最強 因為此人正是平南五家之首──平家的家主,丹道宗師境的平辰一。

平辰一雖然是丹道宗師,但丹、醫二道往往是相輔相成。單是看了平清一眼便知道他並無大礙。然後他走上前,擋在左成哲的身前,與慕容燕對峙:「徐小友是我平家的貴客,我應該跟貴家的慕容世說過了。」

慕容燕笑了笑。

事實上,他也沒有把眼前的平辰一放在眼內。在他眼中,平辰一隻是一名依靠家族、狐假虎威之輩,只能達到丹道宗師境的凡人。

慕容燕淡淡開口:「那又如何?」

聽到慕容燕的說話,周遭的世家高手都是雙目精光一閃,很有默契的閉口不語。

平南五家,以平家為首。

平家一脈,丹醫兩絕,一向是平南之首。但這一代,慕容家卻是出了慕容燕這個妖孽,神醫的存在,頓時令慕容家在平南能與平家分庭抗禮。這些年來,慕容家崛起迅速,只是在底蘊方面仍然無法與平家相比。

但這不影響,慕容燕對平辰一的漠視。

作為神醫的存在,哪怕他走進南皇城,當今藍皇──藍鎮看到他,也需要客客氣氣。每行每業達到極致,都是擁有如此超然的地位。

…………

平辰一聞言沉默半響,然後抬起頭來:「今天,我與貴家的世老詢問,他是否能夠代表整個慕容家,來與我平家開戰?而現在,閣下貴為慕容家家主,那自然是有著充足的身份和資格代表慕容家了。」

平辰一目光仍然平靜,哪怕他能夠清晰捕捉到慕容燕眸裡間的那種不屑,他仍然平靜,那是因為他也有他能夠依靠之物。那便是平家的數百年傳承:「那麼,慕容燕。你現在是對我平家宣戰嗎?」

這次卻是輪到慕容燕沉默下來。

雖然他神醫身份超然,但他卻是心知肚明。論整體力量、論人脈、論底牌,慕容家還遠遠追不上平家。真要開戰,慕容家必敗無疑。

片刻間,慕容燕微微一笑:「那麼,在下便先退一步。但是這少年必需進行審判,此等可疑之人必需查明。」平辰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悠然的道:「此人,我平家自會內部詢問。一切真相,等清兒醒來便知曉。那就不需要你們插手了。」

慕容燕內心不快,越覺這狐假虎威之輩可憎,但面上仍然掛住溫和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我等便先去告辭了。」

平辰一仍然漠然:「不送。」

慕容燕轉身離去,身上白袍晃動如同仙人。

在走前,他的聲音仍然緩緩飄來:「希望平家在一個月後的人傑對抗中,能夠擁有好的表現。畢竟……太無聊也不是好事。」

平辰一沒有搭話,只是眼眸中寒意大盛。

這慕容家,越發囂張了!

…………

夜裡,整個南山卻是燈火通明。

消息幾乎像狂風般傳遍整座南山:平家公子遇襲!

這個消息令整個南山震驚!

平家一向是南極皇朝中,丹醫兩道的中流砥柱!而平清更是被喻為平家最出色的天才,極有潛力能夠繼承平家的人!此刻他遇襲,對於平南而言,就等同一個皇朝中的太子遇襲!

一時間,整個平南風聲鶴唳,平南四座城門都關閉。整座南山的陣法都被催動,嘗試找出兇手。而最有可能被認為兇手的徐焰,則被帶回平家。

平家之內,徐焰緩緩醒來,卻是發現周遭有著無數人包圍住自己,議論紛紛。

他看了看四周,自己是在一處偌大的大廳之中。

大概能夠猜出,眼前是平家的議事廳。

這時,一隻手拍在他的肩膀之上:「沒事吧?」

徐焰轉身看去,正是左成哲。徐焰咧嘴一笑:「老子福大命大,沒那麼易死。」

「咳咳……」一道咳嗽聲傳來,此人正是平家的長老之一,也是抱著平清回來的長老──平正修。而平正修,同時也是一位四宮境的紋者。只見平正修打斷了徐焰與左成哲的話語,聲音帶著壓抑的怒意:「到底發生甚麼事?」

徐焰看了他一眼,心中有點不快。但他還是緩緩的把事情說了一遍,當說到那是一團被黑影籠罩在內的身影,平辰一與平正修相視一眼,目光都是露出凝重之色。

當事情緩緩說出后,平正修與平辰一還沒有說話,一道聲音便是傳來:「長老、家主。文彬認為,這只是此子的片面之詞。畢竟當時只有此子與平清,沒有任何證人。極有可能是此子對平清下毒手,失敗后卻隨口說出那未知的神秘人。」

徐焰有點感慨的看了那人一眼,這傢伙……這智商到底是……

平辰一掃了平文彬一眼,說出徐焰內心感慨的原因:「那紋力波動,並非連一紋境都不到的少年能夠做出來的。當然,事情不能盡信,但若配合那強大而邪惡的紋力波動,你所說的可能性近乎零。」 ?第一百二十三章──冷靜?

那青年抱拳退後,沉默不語。只是那目光中掃過徐焰儘是怨毒之色,看得徐焰一頭冒水。這傢伙與我素未貌面,怎麼好似搶了他的女人般恨我?

在那青年退後,一名老者走上前。這老者徐焰卻是有一面之緣,正是今天曾見過的陳老。只見陳老陰沉的看了徐焰一眼:「家主,請三思。畢竟此人陌生,寧可殺錯可不放過啊!」

大明星的臥底小女傭 正當平辰一與平正修想要說些甚麼之時,一道怒喝如同霹靂般響起:「你這小兔惠子說些甚麼!」

當陳老回過神來,已是被一巴掌扇在面上,整個人被打飛在牆!

正當在場的平家人想要喝叱出聲,在看到那聲音的主人,卻是一個個都吞了吞唾液,低頭不語,彷佛鞋上有著何等高深紋圖,看得入神。

陳老是何等身份,已經近數十年無人敢對他出手!

他轉身怒喝一聲:「哪個膽大包天的混蛋……」

一名老者站在他剛才的位置,用殺人的目光瞪著他:「你罵啊!你繼續罵啊!」

在場無人敢吭聲。

因為此人,正是賓士老頭。

…………

賓士老頭在整個平家的身份,都是特殊而且超然。不說他對醫道的貢獻,單是他乃平家家主平辰一的師父這一身份,已經令他在整個平南城橫行無忌。論實力,他也是百紋境的存在。

而且平家不論丹道與醫道中,向他請教的人無數,幾乎整座平家在丹醫兩道中的基建,有一半左右都是建基於賓士的學識。

賓士在平家的威望,甚至平辰一都難以相比。因為賓士的威望,是在於他無償奉獻的傳道之恩,而平辰一則是以家族之威去綁住他們,兩者不能相提並論。

「還不放人!?」賓士吹鬍子瞪眼,看著平辰一面色不善。

平辰一咳嗽兩聲,對著一旁的平正修打著眼色。平正修面色尷尬:「賓士大師……這個……這少年是疑犯……」賓士老頭走上兩步,指著平正修的腦袋:「你這傢伙是瘋了?還是多年沒罵變笨了? 荒蕪的年代 我叫放人你哪隻字聽不懂?」

平正修卻是吶吶的不敢說話。

平正修當年從一處禁地中受了重創,幾近死亡。便是賓士救了他一命,從此平正修奉賓士為再生父母,對他言聽計從。所以哪怕賓士現在這樣罵他,他都生不起任何反抗的意思。

只是平正修用哀怨的目光看向平辰一……

你這傢伙為何要找我當出頭鳥……

平辰一也被平正修的目光看得頭皮發麻,再次咳嗽兩聲:「老師……先冷靜冷靜……」

「冷靜!?」 美男個個好過分 賓士像被踩到尾巴的紋獸般跳起來:「老夫好不容易找到個適合的傳人,然後跟我說這小子差點掛了!然後又聽到你們把他關住要嚴刑審問,你要老夫怎麼冷靜!?」

聽到賓士這話語,在場的平家人都嘩然起來。

傳人?

這個詞不是那麼簡單。

像那些被賓士指點醫術與丹術的,只是點撥,這是無私的傳道之恩。他們能夠稱賓士為老師、大師,但當中並沒有真正的關係。

就連平辰一,與賓士也只是師徒關係。

至於傳人,往往都是意指衣砵傳人,將畢生所學授予的傳人。

這種傳人的稱呼,往往比起普通的師徒更加重要。

而賓士其丹醫兩絕,特別是醫術從來沒有弟子。現在他竟然稱眼前此少年為傳人!?

「喂,老頭!誰是你傳人!別亂拉關係!」徐焰怒了,這老頭以為自己是誰啊!

而在場的人聽到徐焰這句答話,甚至比賓士剛才那句更加震撼!

竟然有人會拒絕成為賓士大師的傳人!

在場一個個醫師丹師,眼晴都紅了!一個個像兔子般死瞪著徐焰,心中怒吼著:「你不要!給我啊!」

賓士瞪眼,饒是以他如此老年齡如此厚臉皮都是有著過不去了,他怒罵出聲:「小子!給臉不要臉!當我傳人有那麼委屈嗎!?」

徐焰哼哼兩聲:「反正沒門!」

賓士也是怒極反笑:「小子!開出條件吧!」

「沒條件!沒門!」

看到這一老一少遙遙對罵起來,在場的平家人都是鴉雀無聲。

而這時,一道虛弱的身影扶著牆壁,艱難的走了出來:「徐兄是救我而為,並非兇手。」

正是平清。

…………

慕容家裡,慕容燕靜靜的坐在椅上喝著茶。

茶非凡品,是采自南方一處險地的極品紋植──靜心葉磨製而成。

這等靜心茶葉,哪怕整個南北雙方都是修行極品。喝后對修練有幫助,更有助提升產生頓悟的機率。

坐在慕容燕旁同樣喝著靜心茶的,赫然正是慕容傑!

慕容傑,正是慕容燕的嫡傳弟子!

他那顆因丹悟而成的幻丹,正是因為長期飲用靜心茶的原因。

慕容燕身份特殊,在整座大陸都是無數人巴結奉承的對象,這無數修者夢寐以求的靜心茶葉寸斤寸金,對他而言卻只是揮手而來的普通平凡之物。

慕容傑放下茶杯,面色平靜卻是難掩一抹恨意:「師尊……那姓徐的賤民……」

慕容燕看都沒看他,仍然一抿靜心茶:「靜心靜心,你仍然不懂。身為醫師若不能心靜,那修道便毀了。」慕容傑聞言一驚,然後深呼一口氣:「徒兒受教了。」

慕容燕看了慕容傑一眼,確認他冷靜下來,才放下茶杯,悠然的道:「那賤民有著平家保護,很難動手。那等賤民的瘋言瘋語,你何需在意?他置疑你我師徒的醫道,但你看為師,已踏入神醫的境界,還不能證明?」

慕容傑慚愧的低頭:「是徒兒心性不穩,才受到那種妖言影響!」

慕容燕點了點頭:「你知道就好。把心思從那賤民身上移開吧,你現在應該專註在我們平南的人傑對抗之中。」

聽到人傑對抗,慕容傑的神色也是認真起來。

慕容燕緩緩的道:「為了開啟此次的對抗,為師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還沒有突破的平清,丹道並不如你。而且在醫道之中,年輕一輩更加不會有你的對手,為師對你很有信心。」

慕容傑點頭,抱拳道:「必不辱師尊所望!」

慕容燕微微一笑:「慕容家將來是你的……平南,將來也會是你的。」

慕容傑面色也紅漲起來,彷佛看到自己睥睨平南,五家之首!

人傑對抗!

我慕容傑志在必得!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火之源

平南夜裡,南山燈火通明。

但這等修者世界的事情,還沒有影響到下方偌大的平南城。

在城市的一處荒涼陰影的角落,陡然冒出一道身影。

此身影甫剛冒出,便是一道道無聲的嘶吼。

黑影仰天長吼,卻是沒有任何聲音。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形波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