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無華兄弟啊,我真的被你害死了,但是現在已經這樣了,我能怎麼辦,好吧,我現在一定幫助你解決你面前的這個問題,我現在就馬上讓我的手下幫助你去找你的小妹妹,你覺得行嗎。”

寧無華就點了點頭,然後就坐在他們辦公室裏面,回過頭來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

“希望你能快一點找到我這個小妹妹,不要讓我等太久哦,因爲我這個小妹妹纔給我帶出來,還特別單純,而且年紀比較小,長得也特別的好看,如果被人給玷污了的話,我不介意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厲害。”

寧無華剛剛把話說完,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居然還流出了口水,看來這個人你對小女孩有想法呀,這寧無華直接拿着他桌子上面的一個,東西扔向了他。

“這可是我的小妹妹,難道你打算對他動手,如果誰敢對他動手的話,誰敢傷害她的話,那就是我的仇人,我一定要讓他知道我的厲害,希望你不要當我的仇人,你覺得可以嗎。”

寧無華微笑的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跟着大人點了點頭,他是知道寧無華的厲害,畢竟自己一知半解的事情,寧無華輕輕鬆鬆就用了,一晚上就給解決了。

“放心吧,你是我的兄弟,我兄弟在乎的人,我怎麼可能對他下手了,而且我兄弟在乎的人,我一定好好的保護她的,我在這裏還有一點能力,我馬上幫你找。” 卡爾這次來看到自己手下的這些頭目,還真的沒有一個,讓自己覺得省心的,所以這件事情還得他親自來,他親自帶着一隊人馬來到了北方。

“老闆前面就是**軍和這些幫派交界的地方,老闆現在能下車吧,如果我們這樣大搖大擺的過去的話,很容易讓他們知道我們反**軍過來了,這樣的話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的。”

卡爾點了點頭,現在還得低調,所以他下了車來,然後讓司機把車開回去,他親自帶着一隊人嗎?來到了旁邊的一個小叢林裏面。

他的一個頭目直接走到前面,叫了幾聲,很快他們對面又來了一堆人馬,而且每個人還大包小包的,這個頭目來到卡爾的面前對他說。

“老闆,這就是我們反**軍在這邊安插的內應,現在他們帶來的衣服,老闆,你看你覺得怎麼樣。”

“既然都是我們的兄弟,那這次你一定要好好的感謝他們,這次就感謝各位兄弟了,這件事情辦成了之後,我們反**軍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以後我們掌控了這個國家,你們就是我們建國的功臣。”

這些人點了點頭,就把自己背來的這些大包小包放在卡爾的面前,卡爾打開了這些揹包,發現裏面全都是**之類的衣服,都點了點頭,他就穿上了一身軍官的衣服,其他的手下都穿了一身士兵的衣服。

“你們都別忘了,這次我們來的目的是什麼,一定要讓北方的這些人互相殘殺起來,這樣我們反**軍纔有機會,佔領整個國家,才能結束這個國家的戰亂,到時如果我們成功了的話,你們都是有功之臣。”

這些反**軍都點了點頭,面前的人可是他們的大老闆,他的話誰敢不聽,卡爾拿着自己手上的這一把***,這個這些人說。

“這次小心謹慎一點,如果跑不掉的話,被他們給抓了,你就說你們是正規軍,知道嗎?如果這件事情辦成了之後,你們每個人都有很多的好處的。”

然後卡爾就帶你自己手下的這些反**軍,慢慢的就卡住了,北邊這些勢力的交界處,卡爾看了幾眼,他對這個地方本來就不熟,就很疑惑,他手下的頭目就來到卡爾面前。

“老闆,再往前面走半個小時就能找到這兩個幫派交火的地方,所以老闆,現在我聽你的安排,你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卡爾點了點頭,然後就帶着這些反**軍,悄悄的潛入了他們爭奪的這個據點,看到北邊最大的兩個幫派正在這裏對峙,卡爾回過頭來,就對這些反**軍說。

“你們都別忘了,今天我來的目的,打完之後趕快走,誰都不要跟我在這裏面戀戰,打完之後給我趕緊走知道嗎?不要給我在這裏面戀戰。”

自己帶來的人畢竟是南方人,北邊的這些人,本來就不喜歡南方人,所以卡爾這個時候都拿着槍對着這些幫派人員,然後率先開了第一槍,然後卡爾手下的反**軍全部聽從卡爾的命令,開始打了起來。

一時打得雞飛狗跳的,而且槍聲不斷,很快,卡爾手裏的子彈打完了,別讓這些幫派分子知道自己是**軍了,卡爾覺得時候到了,就帶你們這些反**軍,趕快離開,因爲他知道如果再打下去的話,很容易留下破綻。

帶着自己的手下,終於跑出了這個交界的地方,卡爾這個時候才鬆了一口氣,回過頭來看着自己,這些反**軍點了點頭。

“這次你們乾的不錯,這次任務圓滿完成,回去之後我一定會講一點的,今天收拾一下,我們趕快走,就不要在這裏繼續呆着了,如果在這裏繼續呆着的話,恐怕會出問題,有可能連我們自己都會出問題的。”

卡爾帶着的反**軍,終於拿到了,自己也約定好的地點,一輛輛汽車出現在他的面前,卡爾趕快讓自己這些人把衣服給脫了,換上了普通人的衣服,坐上車,然後讓人把這些衣服給燒了。

終於在天亮之前,他們終於回到了,他們所在的這一個反**的基地,卡爾直接鬆了一口氣,就讓自己的手下清點自己帶出去的人,卡爾這個時候也覺得累了,他直接來到自己的房間,首先閉上眼睛,好好的休息一下。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手下的保鏢直接來到他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站着。

“我們這次帶出去的人有多少回來了,而且馬上啓動了情報系統,我想知道如果我們的人被他們給抓了起來的話,我想知道他們是死是活。”

保鏢點了點頭,很快就消失了,這也是讓卡爾最緊張的,如果自己的手下被活捉了的話,按照這些人的骨氣,肯定會賣了自己的。

“希望這一次上帝保佑,不要出現任何問題,不然的話,被反**軍肯定會被北方的所有勢力給盯着,你到時別說統一柬埔寨,到時有可能我反**軍,連活下去都是個困難的問題。”

卡爾現在有點緊張,畢竟這一次完全是一場賭博,如果賭博能贏的話,收益也是巨大的,如果賭博輸了的話,那對自己來說打擊也是最大的。

卡爾非常焦急在自己房間裏面等待,很快他手下的一個頭目來到卡爾的面前,非常恭敬地看着,卡爾直接站起來,走到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手,看着面前這個頭目。

“你跟我說說,我們這次出去,有多少人回來多少人?有沒有人被抓了起來。”

“老闆,你果然特別厲害,我們這次出去了多少人就回來了的討論,雖然有些兄弟受傷,但是沒有一個人被抓了起來,所以放心吧,老闆,這次我們圓滿完成任務,沒有出任何問題。”

聽到自己手下這麼一說,卡爾終於鬆了一口氣,自己今天一直心驚膽戰的,這個時候聽到自己手下這麼說,他終於可以放鬆了,所以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都有點不敢相信了。

“沒想到這一次,我居然賭贏了,那北邊就得亂了起來了,你馬上安排我們手下的情報人員給我觀察北方,北方稍微有風吹草動,馬上把他們的資料情況給我交過來,我要親自看。”

他手下的頭目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了,卡爾,這個時候他是特別的性感,他直接躺在自己的牀上,擺了一個大字型,但是他臉上那是特別的開心。

“這一下柬埔寨的問題就可以有解決的方法,你們北邊越亂越好,給我傳的風生水起也好,直接給我亂起來,到時我就可以從中漁翁得利了,老闆交給我的任務,我終於也可以完成了。”

卡爾直接鬆了一口氣,直接長在北方的好消息了,可是他下了一會之後,才覺得現在有一個巨大的問題要解決,雖然北方亂起來了,但是他手下這些反**軍,也都是一些蝦兵蟹將啊。

“看來要把我手裏的這些蝦兵蟹將改造一番,不然的話,就算北方再亂,恐怕我這些手下也很難拿下北方,必須讓他們加強作戰經驗呢,加強作戰地圖,不然的話,就算到了機會他們也拿不下來呀。”

卡爾這麼一想,他就再也睡不着了,直接打開門,把自己的所有全部給叫了過來,這些頭目莫名其妙的,但是想到卡爾一驚,當成了他們想幹的這件事情之後,他們這個時候情緒是特別激動的。

“今天我有點事情要跟你說一下,我打算讓我們手下的士兵,增強一下作戰經驗,要靠這些手下,根本就無法拿下揹包,雖然北方亂了起來,我們的手下,根本就沒有這麼強的實力。”

一聽到卡爾這麼說,他手下的頭目都點了點頭,其實他們也蠻認可卡爾的現在說的話的,因爲他們手下的反**軍。

本來以前都是一些幫派分子,都是爲了吃口飯,誰跟你真拼命啊,現在被改造成了**軍之後,每個人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爲了吃口飯,根本就沒有打算,真拼命。

“現在我想的是,增加士兵的待遇,然後把我們士兵的作戰技能提升起來,如果他們還像這樣子,都是一些蝦兵蟹將的話,我們根本就沒有發展的,可能不反**軍,肯定還和以前一樣,根本就沒有出頭之日。”

卡爾非常着急的看着這些頭目,這些頭目都點了點頭,都十分認可卡爾說的話。

“老闆,你這麼說,我們也同意,只不過你要知道這些人只是爲了吃口飯,沒有幾個人會真拼命的,如果你真的增加他們的技能,給他們增加任務的話,給他們增加負擔,很有可能這些人就跑了,現在抓一點壯丁也不容易啊。”

由於沒有找到這個小女孩,寧無華待在這個酒吧裏面,每時每刻都感覺到自己心急如焚,要知道這個小女孩是自己把他帶出來的,而且這個小女孩以前是在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裏面。

心思比較單純,而且年紀比較小,還沒有見過外面的險惡,如果自己才把她帶出來,就讓他受到傷害的話。 自己怎麼對得起自己,又怎麼對得起小女孩呢?這個肥頭大耳的人一直在寧無華面前打電話,不斷的問自己的手下,小女孩的蹤跡,等了一會兒,寧無華都着急了,敲了敲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面前的桌子。

“你手下辦事效率是不是有點太低了,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我需要找的人,難道真的要我親自出馬,難道你手下的辦事效率真的這麼低?我現在覺得你這個幫派,還不如不成立呢。”

“寧無華兄弟,你要體諒一下,我們本來就是個貧民窟的老大,沒有多大的勢力,我們在外面的情報系統也沒多強,所以現在我們已經在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你,找你那個小妹妹了。”

寧無華點了點頭,有些時候自己還是不能強人所難呢,他就想抽一杆煙,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雪茄煙,寧無華直接拿了一杆,就出去抽菸去了。

可是抽着煙,他心裏感覺到特別的惆悵,這個小女孩到現在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了,到現在也是特別着急,也特別擔心他的安全呢,難道這個小女孩就要在自己手中給失蹤了?

“難道這次我真的,要讓小女孩在我手裏面失蹤,這樣下去的話,我怎麼對得起他的父母,我怎麼對得起這個小女孩呀?一定得想辦法找到這個小女孩,不然的話,我也對不起我自己啊。”

寧無華現在感覺到特別的鬱悶,可是他除了自己手中這根菸以外,他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緩解自己心中的憂愁。

就在寧無華感覺到特別的憂愁的時候,有一個人急匆匆的來到了這個酒吧裏面,直接走到了這個肥頭大耳的人辦公室裏面去了,一天都覺得很奇怪,所以就丟了自己手上的煙,回到了這個肥頭大耳的人辦公室裏面。

寧無華一回到這裏,就看到這個肥頭大耳的人,表情特別的嚴肅,而且現在他已經滿頭大汗了,雖然他的手下現在,把毛巾給了他,他也擦着自己額頭上的汗,但是寧無華明白,現在他應該感覺到一件特別讓她感覺到可怕的事情。

所以寧無華就走在她的面前,用他正義的眼神看着這個肥頭大耳的呢,然後問他。

“你出了什麼事呢?爲什麼我感覺你現在特別的緊張,而且特別的着急,到底出了什麼事,如果出了什麼事的話,我看我能不能幫助你,如果我能幫助你的話,我就來幫助你吧。”

肥頭大耳的人聽到寧無華這麼說,讓自己的手下趕快出去,然後留下了他和寧無華在這個辦公室裏面,看到自己手下出去之後,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直接抓住寧無華的時候就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兄弟,不好了,你不是燒了人家的賓館嗎?別人現在拿着槍,拿着炮彈,我們貧民窟外面,只要找我們要人呢,你說應該怎麼辦?他們現在是正規軍,我們這些都是烏合之衆,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寧無華看的出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現在特別緊張,寧無華這個時候也不着急,輕輕的拍了拍這個人的肩膀,就對着一個肥頭大耳的人說。

“不用着急,天塌下來了,我給你扛着,不就是他想要找你要人嗎?如果你的手下實在支撐不住,你就讓你的手下把我交出去,反正我也覺得你是我的好兄弟,我也覺得你這個人人品不錯。”

“寧無華兄弟,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既然你幫助了我這麼大的一個忙,我說什麼也要保護你的安全,雖然我這裏其他東西都沒有,但是保護你的安全,我一定拼命保護你的,所以你不用擔心。”

寧無華點了點頭,他看的出來,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沒有騙自己,可是這些人找上門來也必須解決呀,不然的話小女孩沒有找到,貧民窟的這羣人肯定要被他們的**軍給消滅的,寧無華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對他說。

“你馬上出去看一看,看看到底是誰帶隊過來抓我,如果就是那個賓館的老闆的話,你就直接把我交出去,如果不是的話,到時再說吧。”

肥頭大耳的人點了點頭,就叫自己手下出去看一看,然後寧無華就在他辦公室裏面,焦急的等待,等了一會兒,出去探查消息的那一個小弟跑了回來,回到辦公室裏面看着寧無華一眼,然後看着自己的老闆不說話。

“寧無華是我的兄弟,寧無華也是我的朋友,當時他的面就說,我們不也是藏着你給我說說,你知道什麼,而且好像有很大的祕密啊。”

這個小弟表情有點難過,而且表情有點尷尬,寧無華覺得自己不應該待在這裏,站起來就想找,可是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用手擋住了他,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用嚴厲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小弟,這小弟無奈也只能點點頭。

“老大是這樣子的,對面的那羣人請讓我們把這個兄弟交出去,如果不交出去的話,他們就把這裏的,貧民窟依爲平地,而且要老大你的項上人頭,把這套花園裏面去當盆栽。”

“他們說什麼?真的當我是懦夫,真的當我就這麼好欺負,我好歹也是平民窟的王,竟然跟我說這樣的話,那好,咱們就和他不死不休。”

肥頭大耳的人聽到別人想要把自己的頭拿出去當盆栽,現在都有點生氣,他一拳打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面,這個桌子應聲而垮,寧無華看了他一眼,直接站了起來,拍了拍這個肥頭大耳人的肩膀。

“你放心吧,他們不是想要我嗎?讓我出去會一會,去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人,而且現在我還需要找他們的麻煩了,剛把我自己身邊最在乎的女人給帶走了,那就是得罪我,所以這個時候,他不來找我,我還要去找他呢。”

“寧無華兄弟有些時候不要衝動,你放心吧,他居然敢對我說出這樣的話,我一定和他不死不休,他如果敢闖進來的話,我和他拼命,讓他絕對不會這麼輕鬆的寧無華兄弟,你也不要衝動。”

寧無華搖了搖頭,他也知道這些貧民窟的幫派人員有點不容易,只能拍拍他們的肩膀,然後就和他們走得出去,走到外面的時候看到**軍,一列列的軍車,停在它的外面,看着寧無華來了,他們把槍全部對着寧無華,但是寧無華根本就不慌張。

“不知道你們是誰找我呀,如果你們誰找我的話,現在出來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是誰?居然把我放在賓館裏面的人給帶走了,你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所以這個時候燒了一個賓館,也算是,我收利息。”

寧無華這個時候毫不慌張,就在這裏大聲的說出了這些話,一個年輕的男人走了出來,看着寧無華,上下打量了一番,寧無華也明白,應該就是這個年輕人乾的,所以他走到了這個年輕人的面前,看着這個年輕人。

“你跟我說說吧,是不是你帶走了我的小妹妹,如果你現在能把它給交出來的話,我現在還有可能放過你,如果你現在不把他交出來的話,你也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我會讓你付出血一般的代價。”

聽到寧無華上沒說,這個年輕人直接笑了起來,他看了一下自己身邊的這些武裝人員,就對寧無華說。

“你現在居然還給我說這些話,難道你不知道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嗎?難道你並不知道我這些手下有多長嗎?他們現在一顆子彈就可以打在你的頭上,把那個大包給他穿,你真以爲你是鐵臂阿童木啊,我們打不死你。”

這個年輕人輕浮的笑了起來,下了一會之後,他馬上臉變得特別的陰狠,用自己的手指在寧無華就對寧無華說。

“你居然敢燒我的賓館,傷我的財產,這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你這個人,我勸你不要參與這件事情,否則的話,我踏平你這個貧民窟,讓你們再也沒有機會生存下去了,你要知道我的身份的。”

這個肥頭大耳的人有點生氣,可是寧無華抓住了她的手,搖了搖頭,這個肥頭大耳的人,就忍住了自己心中的憤怒,默默的看着這羣人。

“這樣纔像話嘛,我們給了你生存的機會,你就得像一隻狗一樣,乖乖的,舔我們的腳,而且每天還給我燒的特別的開心,不然的話,你這個地方就要亡了。”

這個年輕人笑笑的說了一句話之後,回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軍,這些軍隊直接把寧無華給圍了起來,然後抓走了,看到自己被抓寧無華,一點都不慌張,而且還默默的跟着這些人,上了軍車,當然很快他的眼睛被蒙了一層黑布。

“我只想問一下,我現在是被**軍給綁架了還是被,反**軍給綁架了,爲什麼你們現在跟****的習慣差不多,居然要用黑布矇住眼睛,有時真是搞笑。”

寧無華嘲諷了一下,可是周圍的這些士兵根本就沒有說話,寧無華無奈只能閉上自己的嘴,你再看看這羣人要把自己帶到什麼地方去,要看看這些人要幹些什麼。

而且趁着這個機會,寧無華閉上了眼睛,好好的休息了一下,但他睡得正香的時候,有個肩膀把他給打醒了,而且這個時候寧無華眼睛上面的黑步給拿走了。

寧無華睜着眼睛,發現自己到了一個軍事基地,而且裏面的人把寧無華給拖走了,而且把寧無華拖到一個特別空曠的地方,寧無華直接看了一下,這個空曠的地方出了,中間有三個木架子以外,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這些人把寧無華綁在這個木架子上面,然後對面一羣士兵站的整整齊齊的,每個人手上拿着一把槍。

“我剛剛還以爲你要把我帶到這裏來幹什麼,原來是想把我給殺了呀,真的不好意思,不要以爲用這種手段就可以讓我束手就範,一千米的這些蝦兵蟹將,我還真的沒有看到眼裏。”

這個年輕人坐在寧無華的面前,用他手上的帽子,打了寧無華一下臉。

“我真的是欣賞你這種,死到臨頭還這麼嘴賤的脾氣,其實我告訴你吧,你說的那個小女孩啊,他的身體真的不錯,年紀特別的輕,肌膚也有彈性,感覺不錯,只可惜呀,我現在要把它賣到老撾去,你再也看不到他了。” 這個年輕人直接譏諷的笑了起來,看到這個年輕人直接笑了起來,寧無華無奈,像這種人真的不知道,他們找死的時候看日期沒有,不要以爲這些東西就能困住寧無華。

“其實我可以告訴你,你的這些蝦兵蟹將我也沒看在眼裏,我爲什麼會跟你來呢?原因就是我想知道那個小妹妹現在去什麼地方了,居然你真的知道他在什麼地方的話,那就代表我這一次來的,沒有任何問題。”

這個年輕人的笑直接凝固了,他沒想到寧無華到這個時候死到臨頭了,嘴還這麼硬,而且他仔細的看了一下,綁着寧無華手的這個鐵鏈子,他親手摸了一下,發現特別的堅固,這個時候,他才鬆了一口氣,看着面前的寧無華。

“我可以告訴你,不要以爲你把話說的這麼囂張,我就可能放過你,實話跟你說了吧,你今天一定會死在這裏的,而且我也可以告訴你,那個小女孩,我一定會把她賣到老撾去,讓那邊的老男人每個人都糟蹋他,你覺得怎麼樣啊。”

這個年輕人直接笑了一下,寧無華也沒回答,而且現在的寧無華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年輕人無奈,他這個人死到臨頭了,他也不打算再說些什麼了,直接轉身想走,可是就在他剛剛轉身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脖子被什麼東西給雷住了。

這一下年輕人比較驚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寧無華直接把這個年輕人拉向了自己的身邊。

“你剛纔說的真是厲害呀,你要我的項上人頭,而且還要把我的小妹妹給賣到老撾去,可惜呀,你的想法是比較邪惡,但是,我不會允許你實施的,而且我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情,我現在會把你帶走,然後把你給殺了的。”

寧無華就在年輕人的耳邊說出了這些話,年輕人不敢相信他,沒想到寧無華的身手居然這麼厲害,這個時候,他有點害怕了,直接對寧無華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