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明也道:「我也是這麼認為……」

火焰人形突即緩緩抬起了雙手,和其身體內的許濤一般,做雙手托天式。突即,原本緊閉眼眸的許濤大喊,眼眸也隨即睜開。

此時的三人已經看不清許濤的變化了,不然一定會發現他的眼眸完完全全改變了!

血色眸子,滴血一般的紅。其瞳孔呈現為一種璀璨的金色。而他的眼球更是奇異,變成了一種灰茫茫毫無生機的黑色。

而在他眼睛之上和兩外側都是浮現了一層淡淡的紅色眼影。看著妖異十分。

「赤-帝-修-羅-化!」

五個字眼一字一頓的從許濤口中吐出,其音量卻是無比宏大。震耳欲聾。龍聰三人不禁為之色變。

旋即,許濤周圍那火焰人形卻是開始縮小。往中心的許濤縮小。也就是說它正融入許濤的身體!

此時,許濤周身的熔漿紋路變得十分耀眼。同時,隨著火焰人形融入許濤體內。許濤的頭髮竟是在以驚人的速度生長著。而且,從根部開始,是在慢慢的變成雪白之色!

許濤口中發出喊叫,似乎十分痛苦。而他奇異的眼眸也散放異樣的光彩。忽即,許濤的上衣被引燃,不到三次呼吸的時間,竟是全部化作灰燼。而他的褲子,也被傷得破破爛爛的。似乎是許濤的刻意控制,褲子並沒有被完全燒毀。

當火焰人形變得和許濤一般大小,就是被完全融合的時候。此時,許濤周身的熔漿紋路倒是詭異的消失了。但是,他的身體卻潛移默化的壯實了不少。完美的肌肉輪廓動人心弦。

許濤的頭髮也和剛才火焰人形的一樣,無風自動。長長了十倍不止,完全是一片雪白之色。

停止喊叫,妖異的眼睛,微笑著望向龍聰三人。許濤道:「哼,你們真該為沒有上前阻止我凝聚法術而後悔!」

還在吃驚中的三人隨即驚醒過來。一起皺著眉頭,顯然都是覺得此時許濤變得十分棘手了。

但是,龍聰還是嘴硬的道:「後悔?你以為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們就會怕你嗎?」

許濤嘴角上揚,饒有興緻的道:「不錯,夠嘴硬。不過,嘴硬的人一般都不長壽……」

積雲山脈中,朱家龍和胡宇航帶著眾人正沿著許濤留下的單薄元陽之力朝白虎堂據點進行著。

因為許濤當時獨自前行時上蹦下跳的,留下的緋紅霧氣也一下上一下下的。霧氣又稀薄,若不是朱家龍能準確感應到,不然光靠胡宇航眾人用眼睛觀察還真摸不清路線。

帶著眾人前進,胡宇航自從進入積雲山脈后就沒感到一絲風氣襲來。忽即,卻就是有一縷微風吹打到胡宇航的臉色。

隨即,胡宇航大驚。大喝道:「大家先停下!」

說著,自己首先停止腳步。而後,朱家龍也停下來。眾人也跟著如此。朱家龍疑惑的問道:「怎麼了?停下來做什麼。」

胡宇航眉頭緊皺,道:「我們被發現了。」

聞言,眾人大驚。各自朝四下望去,環視一番。卻沒發現任何一個人影。

朱家龍又道:「在那呢?我們怎麼沒看到啊。」

胡宇航十分凝重的道:「我在青龍院的法術介紹大全中看到過,是化風之術。行無影,靜無行,宛若氣風。殺人於無形無相,無聲無息。」 胡宇航緩慢的說著。同時,就有兩縷氣風襲來。在眾人之前遊動。旋即,這兩縷氣風漸漸散去,露出其中的人兒。

李夢希吃驚的道:「好敏銳的觀察力,不過沒想到只是位低級修士。」

同時,她身旁的楊碧卻是板著臉說道:「按他們現在的路線走下去,不出意料的話不久后就到據點的位置了。看來,他們是知道我們據點所在的。」

楊碧和李夢希一樣身材嬌小,卻比李夢希胖了不少。平時總板著一個臉,冷漠的樣子。

見突即出現的二人,眾人不禁大驚。如果只看她們的外表一定很不以為然,誰會怕兩個女生呢?可是,這兩個女生出現在這裡,而且身穿白色風衣,又提到白虎堂的據點。那就代表她們是被白虎堂挾持人質那伙人接納的同校修士。

也就是說,二人竟都是華成高級的修士。這一點,在場的人都是猜測出來的。只有朱家龍等七位高級修士才是毫無置疑。因為他們從二女身上感受到了只有同級修士才會散發的威勢。

望著二女,朱家龍眉頭緊鎖。他對胡宇航道:「這兩個人都是高級修士。」

不用朱家龍說,胡宇航也猜到了大概。當下,早就想好對策的他隨機命令道:「按計劃行事。小林,勇飛帶著四位中級修士留在這裡拖住她們。」

聞言,童小林二人相視一眼,隨即點頭。而後,又對各自身邊近的兩位中級修士道:「我們一起上,如何?」

對於高級修士和中級修士之間的實力差距,比高級修士與顛覆修士要細微一點。通常情況下三位中級修士就足以戰勝高級修士。而三位高級修士只能勉強抵抗顛覆修士!

被請求一起出戰的四位其他院校修士都十分爽快,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隨即,六人便從人群中掠出。來到李夢希二人身前。

見狀,李夢希不屑的道:「想拖住我們嗎?可惜,中級修士連碰都碰不到我們。」

語罷,還未等任何人回話。她和楊碧就詭異的在眾人眼前消失,觀察仔細的人也只發現突即颳起了兩陣微風。

見二人從眼前消失,童小林不禁怒道:「靠。怕就直說嘛,何必要逃呢?高級修士也不過如此。」

聞言,朱家龍卻的來到他身旁,拍了他腦袋一下。佯怒道:「不怎麼樣?改天你和我試試。」

「不敢、不敢。說著玩的。」童小林嬉笑道。

但是,胡宇航卻突即怒喝道:「大家注意了,剛才二人一定是回去報信了。也就是說,我們的已經被敵人發現。他們可能會主動出擊,但不要亂了分寸。」

「計劃不變,中級修士和低級修士的任務就是儘力拖住白虎堂的修士,越多越好。而七位高級修士就是我們最強的刀刃,直插對方要害。救出人質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聞言,散落在此處的眾人皆是大喝道:「明白!」

胡宇航點點頭,隨即又道:「繼續前進。注意力集中,別被敵人偷襲了。」

隨即,眾人隊形未變。繼續朝白虎堂據點趕去。

莫約一刻鐘后,眾人已經來到白虎堂據點山洞所在的山峰山腰處。也就在這時,眾人不得不又再次停下腳步。因為正如胡宇航猜測的那樣,敵人主動出擊了。

原本在山洞裡的何笑一眾正小心翼翼的看守人質。誰想李夢希和楊碧突然就回來了。簡單的說明了一番,於是何笑眾人赫然決定主動出擊。只留下兩位高級修士繼續看守人質。

換言之,出現在胡宇航眾人身前,攔住他們去路的正是包括何笑六人,楊碧等四人的十位華成高級修士。

相遇處是山腰,樹林叢生。何笑站立在一棵樹榦上,傲視下方地面的胡宇航一眾。表情凝重的道:「有七位高級修士呢,還有一群雜碎。這樣看來,我們佔劣勢啊。」

一旁的程杭娟皺著眉頭道:「要攔住他們確實很棘手。但只要堅持一會兒就好了。老大他們去得夠久的。應該快回來了。」

曾建雙手猛的在胸前互相錘擊,興奮的道:「在白虎堂的時候干過幾次群架。至今還很懷戀呢,今天就好好回味一下。」

面對突然出現的十位高級修士,眾人不可能不吃驚。但這也是在預料之中的事。對方為了保護據點,自然是選擇主動出擊為上策。

站在眾人前方的胡宇航突即輕嘆了一聲,而後喝道:「前面的四位高級修士退到後面和另外三位高級修士回合。其他人都留在這裡,一起拖住這十個。」

「朱家龍,你帶領六位高級修士待會看準機會就衝刺過去。然後趕緊到達對方的據點救出被俘虜的人質。再帶著他們趕回來。那時兩面夾擊,我們有擊潰他們的高勝率!」

聞言,朱家龍點點頭。隨即,帶著三位高級修士一起退到眾人之後,與其他三位高級修士集合在一起。

就在這時,童小林和徐勇飛突即上前,來到胡宇航身邊。大喝道:「兄弟們,關鍵時刻到了。一起上啊,給這群狗日的一個教訓!」

「好!干翻他們!沖啊!」隨即,人群中接二連三響起呼喊聲。

而後,童小林有對胡宇航細語道:「胡軍師,你在旁邊看就行了。這種體力活我們這幫粗人干就行了。」

聞言,胡宇航不禁笑了笑。而後,道:「我可不是弱書生。華成階級的法術我還是會幾個的。待會就試試,看看威力如何。」

童小林沖他微笑一下,而後,轉視何笑十人時就變得冷峻。隨即,與徐勇飛一起。兩人率先朝十位高級修士衝去。

緊隨其後的,自然就是各學院的中級修士和低級修士。

見狀,何笑眼中充滿了不屑。道:「那些高級修士都是膽小鬼嗎?讓這一群雜碎上來送死!」

說著,他是白虎堂這邊第一個迎上去的人。隨他之後,其他九人也都很快上前禦敵。

隨即,各色的元陽之力形成的氣流在此處瀰漫。緊接著,異彩的能量波在此處頻頻炸起。方圓三百米範圍內的樹木頃刻間就變得狼藉一片。

此處就好像是在放名貴的大型焰火一般,只不過這焰火併不光是朝天上沖的。氣浪朝四面八方涌去,彩色的能量四處衝撞。

戰圈之外,朱家龍七人皺眉冷視著。很快,朱家龍開口道:「各位,快走吧。他們暫時還能堅持,等救出人質,再好好教訓這幫狗日的。」

聞言,六人一起點頭。而後,不約而同的一齊閃動身形,消失在了激烈的戰圈之外。

雖然此時何笑十人被童小林眾人圍著打,忙得手忙腳亂的。但其實都還注意著這邊七位高級修士的。

七位高級修士不參戰,何笑幾人能想到他們無非是想偷襲,或是趁亂直接去他們據點解救人質。

此時七人消失在了原處,何笑幾人自也注意到了。由此,便可得知他們的目的就是后一個。直接解救人質。

當下,何笑眾人不禁方寸大亂。留守的高級修士只有兩位,就算是如同從前許濤王鵬那種高級修士中翹楚級的人物也不可能同時抵禦七位同級!

如果真背他們救出那些人質,再撕下煞陽符一齊反攻回來。那他們不就腹背受敵?除非龍聰三人能及時趕回來,不然那時他們必敗無疑!

暫時擊退幾位修士,何笑焦慮的大喝道:「各位,趕緊突圍出去。剛才那七位高級修士直接去據點救人了。要是真讓他們救出人質,我們就麻煩了。」

隨即,離他不遠的李劍也強硬的震開一部分敵人。答應道:「不行啊,他們人數太多了。同是華成階級的修士,不費一番手腳是不能頓時間解決掉的。」

程杭娟也喝道:「各位我們一起施法,殺出一條路讓速度最快的楊碧和李夢希突圍出去。趕緊回答據點支援他們。四對七,能堅持不少時間。只要老大們趕回來,我們就贏了!」

聞言,曾建眾人皆道:「好,就這麼辦!」

他們喝聲可是不小,在這轟鳴震震的場合也能聽得清楚。所以,胡宇航也聽到了。

隨即,胡宇航大喝道:「他們想突圍,大家加油拖住他們!別讓他們任何一個人有機會出去!」

聞言,胡宇航這邊眾人隨即氣勢大漲,一波接一波的攻擊力度越加強烈。毫不誇張的說,何笑十人此時已經是完全被動防禦。毫無還手之力。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能施法攻擊幾次。後來,他們就發現對方的攻擊比他們多得多。你攻這一邊,另一邊就會有能量波來打你。使你猝不及防,防不勝防。所以,後來十人都只得全力防禦,一便防禦還一邊移動位置。不然遲早是會被胡宇航他們攻破防禦的。

如此被動,何笑幾人著實不爽。但也別無他法,胡宇航他們佔據數量的絕對優勢。如果他們此時後悔的話,就後悔沒答應讓余秋歌這樣的白虎堂中級修士加入他們了。

極力防禦住幾波攻擊,李夢希趁機喝道:「不行啊,他們攻勢太猛烈了。我們根本沒有沒法拖走。」

聞言,正凝聚防禦法術的何笑不禁怒道:「真該死!」 奇異的眼眸中流轉異樣光彩,就連皮膚都變得白皙了幾分。原本樣貌普通的許濤卻也顯得俊俏。更準確的說是氣質上變得俊俏,冷酷的俊俏,無情的俊俏。

看著這麼一個雪白長發,**上身,奇異眼眸的,並且散放冰冷寒意的人飛浮在自己面前。並且離得那麼近,龍聰三人不禁膽寒了一下。

銀牙輕啟,似乎連他的牙齒都變得尖銳起來。許濤冷聲道:「快開始吧,你們剛才不是很急嗎?」

聞言。龍聰大怒,手握巨錘呼喊著朝許濤衝去。

見狀,許濤不驚不嘆,十分平淡。從他那奇異的眼眸中已經很難看出感**彩。

龍聰襲至,握著的巨錘突即電光大盛。卯足全身起來,龍聰就這麼單純的揮錘砸向許濤!

此時,許濤才開始有了動作。只見他輕抬右手,橫檔在自己身前。旋即,其手臂赫然是浮現了一團赤紅的烈焰。

彭!兩者相撞,許濤的身體卻是如同沙袋一樣從原處向後拋飛。其手臂才燃起的火焰瞬間崩潰。

拋飛中的許濤不禁大驚。原以為赤帝修羅化下的自己能很輕易的擋住巔峰修士的錘擊。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龍聰的力氣十分的大。較之於宋小進,詹泥恆都是猶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是,光憑這大力的錘擊還不能真正傷到許濤。在拋飛了一段距離后許濤就坦然自若的停下了。

見狀,吃驚的人該換成龍聰了。他說道:「硬生生接了我一錘還坦然自若的華成修士……你是第一個!」

許濤嘴角上揚,不屑的道:「廖贊了。是你們白虎堂的華成修士都太垃圾,接你一錘都做不到。」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此時許濤的手臂已經傳來酸麻的感覺。

龍聰眉毛皺了起來,他又道:「再接我一錘!」

語罷,龍聰雙手握錘,旋即,由其身體冒起了淡淡的藍色霧氣。這些霧氣也都一股腦的全匯聚到巨錘之中。隨即,其上閃動的霹靂無疑更加激烈了。

呲、呲、呲、呲!宛若青蛇吐謝般的聲音越來越響。那巨錘上的雷電也狂野十分。

「驚雷一錘!」

暴喝著,龍聰再次急沖向許濤。那雷電繚繞的巨錘劃過空氣,似乎周圍都泛起了一陣無形漣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