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勳一步步向葉軒走來,所過之處,大理石地面出現細碎的裂縫,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劉小備,心裏暗道,看來不使用精神力是不行的了。

“呦……這不是宋家的廢物嘛,欺負普通人倒是很在行。”

鄙夷地聲音傳來,一箇中等身材穿着休閒西裝,相貌算不上英俊,卻英氣十足的年輕人,慢悠悠地走向這邊:“宋勳,你有點出息好不好?我看你除了這點能耐,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見到這人宋勳臉色一變,臉上的殺氣立馬不見了,好像見了親爹似的賠笑:“哈哈……原來是唐大哥呀,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嘎!

如此強勢、如此無法無天的傢伙,竟然被另外一個人吃得死死的,這位是什麼來頭?

姓唐……

“限你十秒內滾出我的視線,否則我不介意讓你躺着出去。”年輕人淡淡地說道。

“唐逸楓,你什麼意思?”宋勳臉上掛不住了。

“還剩九秒。”

“你……”

“八秒。”

“小子,你給我記住!”

Wωω_тт kдn_¢ o

宋勳兇狠地瞪了劉小備一眼,飛快向電梯走去,肋部重傷和膝蓋骨被削去的兩個跟班互相攙扶着,跟在他身後狼狽逃離現場。

唐逸楓的倒數並沒有結束,宋勳倒是跑得快,可兩個跟班身受重傷,十秒內哪能離開商場?

“零!”

最後一個數字落下,唐逸楓右手輕輕揮動了一下。

噗!

沒人知道怎麼回事,兩個跟班的身體好像被利刃劈中,懶腰被切成兩段,嘴巴里兀自發出淒厲的慘叫。

心肝腸肚嘩啦啦流了一地,商場人羣中發出尖銳地叫聲,與此同時十多個黑衣人不知從哪冒出來,外面響起了刺耳地警鈴,整個商場突然間被封鎖了,外圍被大量警車圍得水泄不通。

那些黑衣人堵住商廈出入口,其中兩人負責清理屍體,剩下的十幾人取出個奇怪的儀器,強行掃過每一個人眉心。

“你們是誰?你們在幹什麼?”李依依大驚失色。

“李小姐,你覺得這種事能讓普通人知道嗎?所以,他們必須被清洗這段記憶,只有這樣才能維持社會穩定。”

那些黑衣人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分鐘就清除了現場顧客和工作人員相關記憶,唐逸楓朝他們點了點頭,等現場清理完之後,轉向劉小備說道:“劉小備?唔……李小姐,麻煩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大家一起過來吧。”

別人也許不知道那兩個跟班是怎麼死的,但是劉小備卻知道,其他人的目力和感知,讓他們連發現攻擊的能力都沒有。

那是風!

是的,在唐逸楓擡手的瞬間,劉小備的精神力感受到波動,隱約看到兩道青影閃過。青影掠過兩個保鏢腰部,他們的身體緊接着一分爲二,就這麼簡單,風的速度和犀利完美演繹。

除了劉小備、李依依,現場其他人的記憶全部刪除。

李依依的臉蛋一片蒼白,身體都忍不住顫抖,戰戰兢兢地帶着幾人到了總經理辦公室,嚴令沒有允許任何人不能進來。

“我們等一下再談,必須先消除她的記憶。”

唐逸楓對葉軒笑了笑,轉而看向李依依:“你看到了,不是嗎?這個世界存在着你們無法想象的力量,知道這些沒什麼好處,反而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這些記憶不應該存在。”

李依依沒有反駁更別說反抗,今天的所見所聞徹底顛覆了以往的思維,原來電影裏的東西竟然是真實的。

“唐大哥,如果我沒猜錯你也是華夏四大家族的人吧?”葉軒突然問道。

“嗯,沒錯。”

“那麼……”

“我知道,宋勳來自四大家族世家宋家,除非異能者使用了異能,他們纔會知道對方是異能者。然而,你的異能剛纔應該沒有用出來,所以他們並不知道你是異能者,但同樣作爲異能者的我,卻可以通過精神力波動察覺到。當然,在你沒使用異能的時候,我也不清楚你的異能到底是什麼。”

李依依更是睜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劉小備當然不會說他的異能是念力了,所以說道:“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我的異能是電。”

劉小備看了看唐逸楓,發現唐逸楓也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只能尷尬地說道:“其實剛纔我只不過和他們玩玩而已。”說完劉小備的手掌出現電光。

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唐逸楓淡然說道:“嗯,不錯,和我是一個級別的。”

“好了,我先消除她的記憶吧。”唐逸楓從口袋裏取出儀器。

“等等,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我保證!”李依依立馬舉手做發誓狀。

“劉小備,你能保證嗎?要不逸然被其他家族知道了,我會很麻煩。”唐逸楓目光轉移到劉小備身上。

“你?”

想起這丫頭上兩次扇了自己兩巴掌,劉小備就一肚子的不爽:“我跟你又不熟,對你的人品也極度不相信,幹嘛給你做擔保?咱們之間好像沒什麼關係吧?最多也就是幫你幾次,我幫助的人多了去了。”

李依依盯着他看了好久,隨着現場氣氛緩和,她的恐懼和緊張也逐漸消失了,只見她笑顏如花的走向劉小備……

她想幹嘛?

在劉小備驚疑的眼神中,李依依的小嘴距離越來越近,最後那粉嫩柔軟的櫻脣,緊緊貼了他臉頰上。

這……

劉小備有種大腦當機的感覺,看着如蜻蜓點水般,櫻脣一觸即走的李依依,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什麼。

此時此刻,李依依眼神充滿狡黠,嬌笑道:“我現在親你了,作爲回饋你不應該替我做擔保嗎?男人要懂得知恩圖報,你是男人嗎?”

某人很想幹脆說自己不是男人,可是到了嘴邊的話,最終還是沒能說出來。

在女人,特別是美女面前承認自己不是男人,那得要多大的勇氣啊?

反正,劉小備沒那個勇氣,所以就成了劉小備的擔保人,搞得唐逸楓一陣苦笑。

最終李依依還是被支開了,就算有劉小備的擔保沒有被清洗記憶,也不代表任何事都有資格知道。

總經理辦公室裏面只有兩人,葉軒問出了心裏的疑惑,他就想不通同樣來自大家族的宋勳,爲什麼會那麼害怕唐逸楓。

“很簡單,因爲他是垃圾。”

唐逸楓嘴角挑起不屑的冷笑,說道:“他來自古武世家,我來自異能世家,本來就是死對頭,但作爲華夏四大家族之一,總不能兩個派系以死相拼吧,但是把他揍個半死卻很正常,他打不過我只能裝孫子。”

“欺軟怕硬的王八蛋,不過比我還是強大。”

“就憑他,論資質只算一般,平時除了欺男霸女也不花心思修煉,你應該知道吧?古武者跟異能者不同,我們不用修煉自然就能提升,他們不修煉實力永遠都會停滯不前。”

對於身爲異能者,唐逸楓還是挺自豪的,同階之下,除非是垃圾異能,異能者的戰鬥力古武者強得多。

“你有什麼打算,宋勳不會輕易放過你,不過他應該不知道你的異能是什麼。”

思索了片刻之後,唐逸楓從懷裏掏出個小冊子,塞給他:“除非你碰到異能者,古武者不可能發現你的身份。怎麼說我們也算是認識了,我總不能看着你被那個廢物幹掉,但我也不能對他下殺手,最好的辦法就是你自己有實力。”

蒼龍勁!

小冊子扉頁上的三個字,讓劉小備驚訝莫名,就算再笨也知道這是古武祕典,他用訝異的眼神看着唐逸楓。

“很好奇異能者爲什麼有武學心法?”

唐逸楓淡然一笑,聳了聳肩膀:“這沒什麼好奇怪的,我只是有心法,並不代表我修煉古武了。”

“唐大哥,那個宋宇你認不認識?



“宋宇啊,好像是宋勳的表弟吧,怎麼,你認識他?”

“嗯,幾個小時前在他面前裝逼,惹到他了。”

“好了,我會去找宋勳和宋宇的麻煩,比如打得他們兩三個月下不了牀,你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把自己的實力提升起來。要不然,他找你報復你就死定了,我也不可能等他傷好了再揍他一次,主要還得靠你自己。”

“我明白,唐大哥,這次……真的謝謝你了。”

“對了,唐雨翎是我妹妹……”說完唐逸楓就離開。

剩下傻愣愣的劉小備一人。 聽到唐逸楓說到唐雨翎,劉小備想到那完美的臉龐,心裏嘆道,“怪不到唐雨翎會問我,你配嗎。唐大哥和我說這個是讓我忘記她嗎?唉算了,別想那麼多了。”

想着劉小備就準備離開靈雲商廈,在離開時,看到那個偷東西的女孩,被幾個保安帶進了值班室。

旁邊的李依依冷冷一笑,嘀咕道:“都是她搞出來的事,一定要讓警方好好處理,幹什麼不好非要偷東西。”

“偷東西確實不對,不過……冤有頭債有主,這件事不能怪她吧?”劉小備不以爲然的說道。

“不怪她還能怪誰?哼!

“當然是那個宋勳,有本事你把他送去公安局。”

“你……”

“辦不到就別撿軟柿子捏,這小姑娘一看就不是那種慣偷,把她送去公安局不等於毀了她?”

“小偷就是小偷,沒什麼好說了,否則要法律幹什麼?”

“法律還不外乎人情,做人不是你這樣的!”

“偷東西還講什麼人情?”

“你怎麼知道她就沒苦衷?”

“偷東西還有苦衷?”

李依依越說越生氣,狠狠盯着劉小備叫道:“你怎麼老跟我作對?是不是看到人家小姑娘長得漂亮,也想學姓宋的混蛋英雄救美,趁機佔便宜啊?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早就看清你了!”

嘎!

劉小備瞪大了眼睛,好一會才吶吶道:“搞得我跟你很熟似的,你怎麼早就看清我了?我對你怎麼?”

然後劉小備又嘿嘿怪笑說道“我可沒對你怎樣,是你對我怎樣了,初吻就這樣被奪走了,悲劇啊……””

“劉——小——備,你要死啊!”

說起剛纔那個吻,其實就是蜻蜓點水,而且親的是臉頰,劉小備沒什麼感覺就已經結束了。

可那是無法磨滅的事實,親了就是親了,哪怕李依依抱着某種目的,畢竟還是黃花大閨女不是?

她還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親吻除了老爸之外的男人。

驚豔地小臉瞬間一片通紅,用吃人的眼神看着劉小備,她咬牙切齒的說道:“什麼叫初吻?大家心知肚明我沒那意思,而且只是親一下臉,又不是接吻,怎麼能算初吻?你有沒有常識啊?”

“哦……不叫初吻啊?那要不咱們重新親一下,嘴對嘴的那種?”劉小備滿臉怪笑,心裏竟然還真有點期待再試一下,剛纔都沒來得及有感覺,那丫頭就撤兵了。

“滾!”李依依幾乎抓狂,飛也似的向值班室跑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