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良弼自己把自己的話給堵死,也沒辦法接著服軟,下不來台,只能怒瞪著安雪凌:「你要走是不是?好,那你滾,滾出去,有本事你永遠不要回來!」

「我是可以永遠不回來,不過我可以肯定,父親有朝一日,還是要求我回來的。」安雪凌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真到了那一天,記得要八抬大轎來抬母親,否則來也沒用。」

「滾!」安良弼簡直受不了這種恥辱,把桌子拍的震天響,罵的唾沫星子亂飛,「你這畜牲,孽障,我全當沒生你這個女兒!」

安雪凌摘下蒙面巾,擦了擦額頭上的口水,說聲「真臟」,把蒙面巾一扔,飄然離去。

安良弼一腔怒火,全梗在了胸膛里:這孽障竟然……恢復容貌了?

剛剛雖然只看了一眼,可她這張臉,竟比卓婉茹年輕時,還要美貌,比她自己原來還要美貌,說是傾國傾城,也絲毫不為過!

原本叫她回來,是看中她的醫術和她的聲名,以及她跟王太子之間的關係,沒想到她的臉也好了,若是可以加以利用……

可恨,都讓趙秋容給毀了!

「老爺不要生氣了,雪凌脾氣大了,就是這樣不服管教,讓她在別莊冷靜冷靜也好。」趙氏雖然也震驚於安雪凌容貌的恢復,但是怕安良弼會改變主意,趕緊說安雪凌壞話。

「住口,沒用的東西,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安良弼立刻把怒火發泄在趙氏身上,「都是你,壞了我的大事!」

趙氏無比冤枉:「老爺,我沒有——」

「還說沒有!」安良弼一指安碧玉,「還不是你,整天只知道照顧他們兩個,沒有照顧好湘竹,給了雪凌機會生事?」

安碧玉又害怕又委屈,嗚嗚地哭。

「哭,哭有什麼用,我還沒死,你號什麼喪!」安良弼更加火大,「成了親的人,還整天住在娘家,我的臉面都讓你們丟光了!」 狄宏文不明所以,被嚇的哇哇大哭。

安良弼更加煩躁:「都給我滾!全都是吃白飯的,養著你們有什麼用,滾!」

趙氏哪敢多說,護著安碧玉出去。

安煜祺和唐懷萍也不敢多說,一起出去。

安良弼掀翻了桌子。

安碧玉慚愧的無地自容,偏偏又說不出話,恨不能鑽地縫,更是把安雪凌給恨上了。

要不是安雪凌,父親不會這麼說她。

不過好在安雪凌就要滾回別莊了,她還是可以繼續住在娘家的,不用怕。

來到院子里,才發現安雪凌正陪著安湘竹玩呢,安碧玉過去恨恨瞪著安雪凌,小聲說:「你別得意!這是我娘家,我愛住就住,你管不著!」

她是絕對不要再回婆家的,否則那幫沒良心的,一定會害死她和小文。

安雪凌微笑,絕美的臉散發著別樣光華:「既然我管不著,你對我叫喚什麼?心虛呢?」

「你……你討厭!」安碧玉畢竟一直被趙氏保護著,遇到這種事,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應對,眼看著又要哭。

但安雪凌一點不同情她。

平時要不是她不停地在趙氏面前說什麼話,趙氏也不會不準自己回來,不會虐待湘竹。

她要保護自己和狄宏文無可厚非,但她的安穩和舒適,不應該建立在自己和湘竹的痛苦上。

「彼此,」安雪凌也不生氣,「四妹,你要怎麼樣隨便,但是別不拿我和湘竹當人,我敢保證,有朝一日,我和母親還會回來,到時候誰榮耀誰恥辱,各憑本事,對付你們,我不會手下留情。」

她冰冷的目光一一掃過趙氏等人,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散發開來,幾人居然誰都不敢跟她對視。

「富貴貧賤,甚至是生死,各安天命,到時你們若覺得我狠,就想想以前是如何對我的,心裡會好受點。」摞下狠話,安雪凌抱起安湘竹回了屋。

「母親,她是不是瘋了!」安碧玉氣的直跺腳,「她以前不是這樣的,現在怎麼變成這樣!」

用安雪凌的話說,以前的她(原主)被他們欺凌慣了,他們才覺得正常,如今安雪凌一強勢,他們就都覺得她瘋了。

趙氏才是最生氣的一個:「她就是瘋了,不但想讓卓婉茹那個賤人做回正室,還想要回嫁妝去,做夢!」

「母親,那些嫁妝可千萬不能給大姐,那是我的!」安月華忙不迭地說,回頭見唐懷萍神情不善,趕緊又說,「當然,還有大嫂和四妹,總之不能便宜了大姐!」

「那是當然!」趙氏捂緊腰上的鑰匙,目露凶光,「那些財物誰都別想動,肯定是要留給你們的!至於安雪凌……」

明天安雪凌不是就回別莊了嗎,就讓她永遠也別再回來!

安雪凌攪和的侯府上下不得安寧,自己卻睡了個安穩覺,第二天一早起來,忙活著自己和安湘竹吃了飯,簡單收拾了一下,即帶著她回了別莊。

安良弼沒有再露面,大概是昨晚放了狠話,也知道安雪凌不可能被說服,所以乾脆眼不見心不煩吧。

回到別莊,卓氏和安延之雙雙迎出來,看到安湘竹,都很意外,問安雪凌怎麼把她給帶來了。

安雪凌把安湘竹在侯府的情形一說,安延之氣的直罵:「夫人真是太狠心了,竟然這樣對湘竹,她還這麼小呢。」

卓氏摟著安湘竹直嘆氣:「湘竹也是個苦命的孩子,我在侯府時,雖偶樂照顧照顧她,卻也不能護她周全,真是對不起她。」

安湘竹顯然對卓氏很有好感,不但不害怕,還對著卓氏笑,很羞澀的樣子。

「不關母親的事,那時候母親也顧不了那麼多。」安雪凌一拍手,「現在好了,湘竹以後就住在別莊,還能跟延之做個伴,延之,你教湘竹修鍊,不要欺負她哦。」

安延之十歲,安湘竹六歲,年齡上相距並不大,能玩到一處,安延之現在照顧妹妹,也能培養他的責任心和寬容之心、忍耐之心,安湘竹也能過有人疼愛的日子,兩全齊美。

安延之果然一挺胸膛,一副小大人的模樣:「知道了姐姐,我一定保護好湘竹,不讓人欺負她,我也不會欺負她!」

「乖。」

安延之即帶著安湘竹到處轉轉玩玩,安雪凌回房間沐浴換衣服,休息一下。

忙完這些,她正配藥呢,門外就有通通的腳步聲傳來,不用問也知道是誰了。

「徒弟,你回來了!」曲星河一頭闖進來,高興的渾身都在抖,「好極,好極!來,我教你煉丹!」

「啊?」安雪凌一愣,「現在?」

她是把丹方背的很熟了,配藥也完全駕輕就熟了,可她還不能掌控火候,也還沒有丹爐,怎麼煉?

「對,現在。」曲星河簡直就迫不及待,拽著安雪凌的手往外走,「我都準備好了,你來就是了。」

「師父帶著丹爐?」安雪凌非常驚喜,師父出品,必屬精品,師父能煉出那麼多好丹藥,用的丹爐必定非凡,這下她不用愁了!

「我的丹爐只認我為主,別人用不了,你現在只能用普通丹爐。」曲星河咂了咂嘴,「再說你現在還不到用丹爐煉丹的時候,我的意思是,我現在教你掌控火候。」

安雪凌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一陣汗顏,自己是太著急了,哪有沒學會走就想跑的,還要按部就班,一步一步來。「知道了,師父。」

來到後院,安雪凌一下愣了:「這是……」

安延之和安湘竹正坐在石桌邊,桌上擺滿了串成一串串的肉菜等物,旁邊是一個鐵爐子,兩人都滿臉期待地看著安雪凌。

這架勢,分明是要吃燒烤的節奏吧?

「雪凌,快來!」曲星河搓著手坐下,兩眼放光,「延之說你烤的肉特別好吃,看,我們都串好了,還不錯吧,快來烤!」

看那樣子,口水都要流下來。

安雪凌:「……」

她不過是之前給母親和弟弟烤過一次而已,師父怎麼就知道了?

「大姐,我和湘竹也有串肉哦。」 貴族大亨的復仇甜心 安延之邀功似地說。

「雪凌,快來烤啊!」曲星河催促。 安雪凌弱弱地說:「師父,說好的教我操控火候呢?」

「這就是啊!」曲星河一本正經胡說八道,「你現在還沒開始煉丹,當然要先從平常的火候練習,烤肉就是最好的方法,來來,快來,師父教你怎麼操控火候。」

安雪凌默默吐槽,想吃烤肉就直說,找的什麼借口!

於是四人一邊吃烤肉,一邊說說笑笑,曲星河完全把教安雪凌操控火候的事拋在腦後,跟兩個孩子搶著吃,滿嘴都是油,那叫一個心滿意足。

吃飽喝足了,曲星河摸著圓滾滾的肚子,回屋睡覺去。

安雪凌簡直要佩服的他五體投地,每天吃那麼撐,睡那麼久,他不但一點不胖,身體還那麼好,整天上躥下跳的,怎麼做到的?

不過不用想也知道,曲星河肯定是用了很多丹藥的關係,早把身體調理好了,而且別看他整天吃吃睡睡,其實心裡有數,所以根本不用擔心。

睡了一覺起來后,曲星河到底還是沒忘了正事,拿來一個普通的丹爐,教安雪凌煉丹。

「這丹爐是從店鋪里買的,煉初級丹藥尚可,若是高級以上,還是要有自己的丹爐,就是有靈性的神器為最佳。」一說到正事,曲星河的神情就格外嚴肅。

「我知道,我打算過幾天去一趟黑海迷島,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寶貝。」安雪凌除了想找丹爐外,還想找件稱手的兵器呢。

雖然她現在的修為還不算高,但她有信心,自己的修為會達到原主都沒有想到的高度,總不能一直沒有兵器吧?

她手上倒是有龍擎淵給的奪魄刀,但到底不是真正屬於她的,她想要的是像龍擎淵的七絕鞭那樣的神器,對敵時一使出來,牛逼哄哄有木有。

「黑海迷島的確有很多寶貝,相傳一代煉丹大師天機老人所用的天機鼎,就在黑海迷島,你若能找到,那就圓滿了。」曲星河居然沒阻止安雪凌去黑海迷島,反而向她提供線索。

「哦?天機鼎?」安雪凌眸光一亮,「師父說的可是數百年前那位修為達到千年境,煉出過神丹的天機老人所有的天機鼎?」

那可真是只在傳說中的人物了,要知道一般只要把畢生精力用在修鍊上的,就不可能在煉丹方面有很高的造詣,反之亦然,曲星河就是如此。

但天機老人是例外,且是龍元大陸唯一的例外,他不但修鍊方面達到千年境,傳說眼看就要飛仙,煉丹方面更是前無古人地煉出了一枚神丹,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雖然沒有人知道那枚神丹後來如何了,但他的事迹在龍元大陸上被傳了幾百年,現在雖然很少有人再提起,然只要是知道他的人,無不期待達到他那樣的高度。

雖然只是妄想。

「不錯,就是他所用的寶貝。」就連曲星河也露出敬佩的表情來,「他的煉丹術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我現在也只能煉出天丹,神丹根本不可能。」

「天機鼎是上古神器嗎?」安雪凌也只聽說過神農鼎而已,此物是妥妥的上古神器,乃神農氏煉百草所用,積累了千萬年的靈藥精華,靈力深厚,無可想像。

至於其他的神器,她就知之甚少了,因她這條靈魂畢竟來自現代社會,上一世的她根本沒想過自己會穿越異世,所以對這方面的知識,了解的比較少。

曲星河點點頭:「不錯,天機鼎與神農鼎一樣,都是上古神器,只不過天機鼎的器靈亦正亦邪,難下定論,所以歷來被一些上神所嫌棄,故名氣上並不如神農鼎那樣正,那樣大罷了。」

「器靈就是天機鼎的護鼎神獸嗎?亦正亦邪又是幾個意思?」安雪凌對此,大感興趣,「是沒人能讓它臣服?除了天機老人?」

「大約是天機鼎的器靈行事不依常理吧,我也不清楚。」曲星河挑了挑眉,「幾百年了嘛,除了天機老人,沒人見過天機鼎,也無從判斷。」

安雪凌「哦」了一聲,若有所思。

「不過,你可別小看了天機鼎。」 UM-Missoula/Missoula College/Jameson Law Library 曲星河以為安雪凌因為器靈的事,對天機鼎興緻缺缺了,接著神神秘秘地道,「它並不只是單純的煉丹鼎,只要掌控了它,在龍元大陸,捨我其誰!」

「這麼牛叉?」安雪凌的目光果然一下子賊亮,「師父快說,它到底有什麼神奇的地方?」

曲星河得意道:「當然是絕世的寶貝了!你也知道,是龍神創造了龍元大陸吧?世人修鍊、煉丹、煉器之法,也都是龍神對世人之恩惠,而這一切,全都包含在天機鼎當中,你就可以想像,它有多逆天了!」

「啊,我明白了!」安雪凌大喜,「師父是說有了天機鼎,不但可以煉丹,還能修鍊和煉器?」

這個果然太逆天了有木有!

如果真的拿到天機鼎,不但能煉丹,還能修鍊,必將事半功倍,修為達到前所未有的境界,更能煉器,那她不就更加財源滾滾,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想想就興奮!

「不錯,孺子可教。」曲星河滿意地捋著鬍鬚,大概見安雪凌有點膨脹了,接著潑她一盆冷水,「不過你也別高興的太早,首先天機鼎只是被世人傳說遺落在黑海迷島,是與不是,沒人知道。」

「這個當然。」安雪凌倒沒怎麼受到打擊,「這事兒本來就玄著呢,就算真的在黑海迷島,也絕對不是信手拈來,否則這麼些年,不是早被人得到的了?」

「不錯。」曲星河很滿意安雪凌的冷靜,「再者,就算能夠得到天機鼎,能不能打開它,得到器靈的認可,認你為主,也要看機緣,否則你得到天機鼎也白搭。」

「器靈都這麼拽的嗎?」安雪凌小小鬱悶一把。

自己修為還很低,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器靈的認可,看來無論怎麼樣,都要加緊修鍊了,要不然連得到天機鼎的機會都沒有。

「什麼?」曲星河不解。

「我的意思是,我會努力的!」安雪凌略尷尬地笑了笑,「話說回來,師父能煉仙丹嗎?是煉不出,還是缺少藥材?」 其實她覺得師父已經相當厲害了,能夠煉出天丹的煉丹師,在龍元大陸也是絕無僅有的。

至於天機鼎,真的要看機緣的,現在說多少也沒用,到時候再說。

「仙丹藥材難尋。」曲星河果然如安雪凌所料地說道,「有幾味葯我始終尋而不得,你也知道,我修為太低,黑海迷島危機重重,步步殺機,我根本應付不了,尋不到藥材,也就無法嘗試。」

「那師父想試煉哪張丹方,待我去黑海迷島時,看能不能尋到師父缺的藥材。」安雪凌也很期待曲星河能夠煉出仙丹來,因為她知道,這是師父的心結,不煉一次仙丹,終歸是一輩子的遺憾。

「我稍候告訴你,你先來煉一爐『生骨丹』試試。」曲星河對安雪凌的話,並不怎麼熱切,想來他也知道,仙丹的藥材極難尋,即使她能活著進出黑海迷島,也未必能尋到。

安雪凌點點頭:「好。」

生骨丹是初級丹藥,功效是人骨折之後服用,會加速骨傷的癒合,沒有受傷的人服用,可增強骨骼硬度,為修鍊打好基礎。

生骨丹的成分只有二十來種,且都是比較尋常的藥材,是丹藥當中最簡單的,一般只要不是完全沒有天分的,都能夠煉出來。

當然,丹藥的品相也至關重要,分下品、中品、上品,別看只相差一個品階,品相和價錢卻是天差地別,具體情況也非常複雜,不能一概而論。

曲星河拿過一個一尺來高的丹爐:「先用這個練練手。」

「好。」安雪凌打開丹爐的蓋子看了看,這應該是用玄鐵打造的,烏沉沉的,很厚重,雖然比不得神器,但對於初次煉丹的她來說,足夠用了。

「你現在還不能生出虛無之火,所以火候的大小尤為關鍵。」曲星河又拿過一小捆艾草來,「艾火為地之火,至陽至純,你只需操控好火候即可。」

煉丹用的火不比生火做飯,要不停地往裡添加柴火,要是那樣的話,煉一爐丹藥至少要兩個時辰,多大的丹爐也被爐灰給填滿了,只要小小一把艾草,在煉丹師的操控之下,就足以煉一爐丹藥,這其中的玄妙,除非親自體會,否則言語無法描述清楚。

「是,師父。」安雪凌還真挺緊張的,就怕自己煉不好,讓師父失望。

曲星河卻對安雪凌非常有信心,一點都不緊張,反而很隨意的樣子,坐在一邊喝茶:「按照之前我教你的,大膽做就是,失敗了也是正常的,不用給自己壓力,像你這樣初次煉丹的,失敗個十次八次,一點不奇怪。」

「那師父第一次煉丹的時候,失敗了幾次?」安雪凌開始生火,果然覺得沒什麼壓力了。

師父說的是,失敗了有什麼奇怪的,自己的確是有些天分,但並不是聰明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怎麼可能一次都不失敗。

曲星河晃著頭:「零次。」

安雪凌:「……」

火升起來之後,安雪凌即拋開一切雜念,專心掌控火力。

等到溫度升的差不多了,她開始往丹爐里放藥草,這個是最講究順序的,什麼先放,什麼後放,什麼時候放,都絲毫差不得,否則煉出來的丹藥,要麼不成功,要麼品相差太多,就不值錢了。

曲星河看似不經意,其實一直注意著安雪凌的動作,越看越滿意,不自覺地點頭:到底是他看中的傳人,非常不錯,基本功很紮實,而且非常沉得住氣,腦子很清楚,初級丹藥對她來說,不成問題。

所有丹藥都放進去后,藥味就散發出來了,說實話,這麼多藥草摻和在一起發出的味道,實在不好聞,不過等到最後,所有藥材全部融合,味道就會變的濃郁而馨香,就說明丹藥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