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晦氣的罵了一句,將手機扔到了一邊,重新鑽進被窩閉眼睡覺,管她的,現在她就想舒服的睡上一覺。 沈未晞低眸看著他的手指,只覺得嘴角都是屬於他的溫度,「熱鬧,浪漫。」

「對,你不覺得么?一個人吃的時候才是孤獨,三個人以上的在一起吃就少了浪漫,所以兩個人正好,既熱鬧又浪漫。」

「還能這麼解釋的么?」沈未晞彎唇輕輕一笑。

「唔,我覺得能就能。」傅錦寒微微挑眉。

一副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的傲嬌樣。

沈未晞看著他半響,妥協了,其實她隱約知道這男人是怎麼想的,他就是想要跟她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好吧,那就滿足他吧。

反正她們現在已經吃的熱火朝天了,再文嬸和福伯來一起,反而顯得有些刻意了些。

「哦,那你多吃點,這麼多菜不吃完太可惜了。」不過她也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了。

傅錦寒看著滿桌的菜,眉目間沒有平靜淡漠的像是沒聽到她在說什麼似得。

「怎麼了?」沈未晞又問,他這發獃是什麼意思?

「嗯?」傅錦寒溫和的應了一聲,只不過這反應看在眼裡像是遲鈍了幾秒。

沈未晞知道他是不可能遲鈍的,這男人面上看著什麼反應都沒有,誰知道腦子裡在想什麼?

「我說你多吃點,這些菜可不能浪費了。」

傅錦寒眉峰微微一挑,「不必擔心,吃不完沒事。」

「可是我們要提倡節儉啊,不能浪費的,浪費可恥。」沈未晞說的臉不紅心不跳,雙眼撲靈撲靈的盯著對面的男人,那模樣也實在讓人責備不起來。

「哦,那麼這是誰要點這麼多菜的?」傅錦寒寵她,絕對不是在責備她,只是想逗逗她,看她什麼反應。

「我那不是怕你吃不飽嘛,再說了,剛開始我不是說了讓文嬸和福伯一起吃的,你不允許,那就你多吃點吧,你多吃點也是好的,我那也是為你好,因為你每次吃飯吃的都很少,你需要補充多的營養。」

沈未晞放下筷子,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他,說的頭頭是道。

傅錦寒捏了捏眉心,沒想到她理由一條一條的,還真不覺得臉皮有點厚了。

沈未晞說完,連忙拿起筷子,埋頭吃菜,偶爾用眼角的餘光瞟一眼男人。

下一刻,男人將碗遞了過來。

「怎麼了?」沈未晞愣愣的看著他。

「不是說有我多吃點么?夾菜。」傅錦寒說的隨意淡然。

沈未晞有點愣住了,他自己不會挑菜的么?雖然她是幫他挑了菜,但那就是隨心所欲,哪有這樣讓上趕著讓人給挑菜的,看那神色怎麼感覺像是帶了點強迫的意味。

不過,他都這樣表示了,就是說明贊同自己剛才說的話,看在這個份上,她就不跟他計較了,於是歡歡喜喜的給他夾了好些他愛吃的。

「這些都是你愛吃的。」末了,她還特意強調了一句。

「嗯,所以我多吃點。」傅錦寒眼裡劃過一抹笑意,而後給她也夾了許多菜到她的碗里,「你愛吃的,多吃點。」

沈未晞咧嘴一笑,「一定吃的飽飽的。」

一時間,火鍋里噗噗的響聲,裹挾著碗碟碰撞的聲音在餐廳里縈繞。

沈未晞抬頭看著吃的慢條斯理的男人,抿唇偷偷的笑了笑,其實能跟他這樣吃一頓火鍋,感覺真的是很好,畢竟這男人就連吃個火鍋也是這麼的養眼。

傅錦寒沒看她,卻能感受到她的視線幾乎都粘在他的身上,等到實在看不過去了,才抬頭看向她。

但這時,沈未晞卻已經低下了頭,只是那樣子怎麼看都像有點則賊心虛的表現。

「想看我,就正大光明的看。」傅錦寒嘴角微微一抽,漫不經心的說道。

「誰說我再看你了。」沈未晞嘟噥了一句。

「嗯,剛才的視線估計不是你的,那會是誰的呢?」傅錦寒低沉的嗓音特別的好聽,像是一片羽毛在心上掃過一樣,癢絲絲的。

「是啊,是誰呢?難道你在家裡藏了什麼人不成?」沈未晞微微嘟唇,做出了生氣的樣子來。

傅錦寒算是明白了什麼叫女人心海底針了,她居然都能想到這裡去,什麼叫藏了人?

不過下一刻,他眼裡拂過一抹微光,這女人這個表現,莫非是吃醋了不成?

「除了你,還會有誰?」

「我怎麼知道,你又不告訴我。」沈未晞歪著腦袋笑他。

傅錦寒瞥了一眼旁邊的醋,不咸不淡的問,「吃醋么?」

「對啊,吃醋。」沈未晞覺得他是故意在說她。

哪知下一刻,男人果真給她重新倒了一碟醋,「配著薑絲吃,對女人身體好。」

「……」

沈未晞覺得他這思想跨度可真大啊。

「我這裡有。」她抿著唇盯著他。

「哦,那就是吃不了那麼多,還是吃好你碗里的就可以了。」傅錦寒說的輕飄飄的。

霸情悍將 但沈未晞怎麼都覺得不對啊,他這是意有所指吧?

「傅錦寒,你吃醋么?」她不正面回答,反問。

傅錦寒沉吟幾秒,淡淡道,「不吃,相信你。」

「……」

沈未晞覺得他真的是在暗指她對他不放心了,「你的意思是我對你不信任?」

傅錦寒挑菜的手微微一頓,笑道,「信不信不在於別人評價,在於自己的內心。」

這說了跟沒說一樣啊。

沈未晞悶悶的低頭,用筷子戳著碗里的,卻不吃,那樣子看上去有點無精打採的。

傅錦寒忽然低笑了一聲,「難得,你這麼在乎在我心裡的評價。」

「誰在乎了,我才不在乎,我內心強大。」沈未晞哼哼一笑,「只能說你翻來覆去的說這個事兒,你知道說明什麼呢?」

「什麼?」傅錦寒接下她的話問。

「說明你在乎。」沈未晞說的有幾分得意。

傅錦寒忽然低笑了一聲,「嗯,我在乎,在乎你。」

沈未晞一愣,幹嘛突然這樣表白哦。

「吃吧,時間不早了,吃完了要消消食,然後休息。」傅錦寒長臂一伸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彈了彈。

「好。」沈未晞這一次沒有跟男人對著來,十分溫柔的應了一聲。

傅錦寒只是多看了她一眼,低頭,兩個人沒再鬥嘴。

畢竟時間確實不早了。

……

姜毅送白樺回到了白家,一路,白樺都沒有跟他說話,她的腦海里都是慕煜那即將說出口的對她的拒絕,她聽不下去,所以落荒而逃。

「到了,早點休息。」姜毅見她一直盯著外面發獃,可是眼神卻沒有看車外的景色,就知道這丫頭一定還沉浸之前的事里。

「嗯。」白樺回神,回頭看著他好一會兒才應道,過了數秒,她鄭重的問,「姜毅,你跟我說實話,我有沒有說些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嚇到人?」

她很擔心自己在慕煜心裡的地位,不想說一些自己都莫名所以的話,被他看輕了。

「沒有,放心吧,你一到他家就睡的跟豬一樣。」姜毅非常不客氣的回道。

白樺的心這個時候才落下了石頭,「你才是豬呢!」

雖然這樣說,但這還是第一次,她覺得姜毅損她,卻讓她心平氣和的。

「回去吧,你爸媽似乎出來了。」姜毅看向白家院子里忽然亮起的燈說道。

白樺驀然打開車門,跳了下去,跑了幾步,又回頭看著姜毅,「今天謝謝你。」說完便跑進了屋裡。

沒過一會兒,便聽到白家父母對她的嘮叨和關心。

姜毅輕笑的搖了搖頭,感嘆愛情的力量可真是讓人不能小覷。

……

此刻,熱搜發酵,全網都在探討車內的大佬和女人是誰,但依然沒有人能夠站出來說個所以然來。

所以大家的興趣被勾了起來,當做追星一樣去討論。

然而沈未晞和傅錦寒並沒有去關注,吃完火鍋兩個人到院子里去散步消食。

沈未晞怕了拍胸口,笑道,「吃的有點多了,不過真好吃,好久沒有這樣放肆過了。」

「放肆?」傅錦寒不太理解她的腦迴路。

「嗯,因為職業的關係,要保持身材啊,不能像今天這樣不管不顧的吃的,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就特別的想要吃,多多的吃。

傅錦寒的眸子漆黑如墨,盯著她時,讓人情不自禁的心動。

沈未晞抬起手捂住自己半張臉,從指縫裡看他,「幹嘛這樣的盯著我,我臉上有什麼東西么?」

「沒有。」傅錦寒簡短的兩個字便沒有其他回復。

沈未晞撇嘴,「多說一個字會怎麼樣?」

傅錦寒笑,「你也在盯著我,你又是為什麼?」

「不為什麼,不盯著你看難道看星星?可是今天好像沒有星星。」沈未晞說著抬頭看天空,只見天空黑的深邃,就像傅錦寒的眼睛。

「恩,我也不為什麼,只是想看著你。」傅錦寒低沉回道,而後握住她的手朝前走,「走吧,走到那邊,再走回來。」

「那邊?似乎有點遠。」沈未晞抬眸看向遠處的一排樹,驚訝了幾分。

「不遠,有助於消食。」傅錦寒說著,身姿筆挺的朝前走。

沈未晞側目看了他一眼,嘴角邊上露出了笑意。

這一次,他們說的比較少,就真如男人所說,走到樹那邊,便回到主宅休息。

……

熱搜直接蓋過了沈伊人的熱搜,在全網發酵,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加入討論,當然更多的人是吃瓜群眾而已。

翌日,沈伊人起床看到熱搜,馬上給安娜打電話,「熱搜是怎麼回事?」

「熱搜?」安娜昨天太累了,根本就沒去關注熱搜的問題,因為昨天錢已經使用到位了,所有的社交媒體都會給到沈伊人熱搜位置,等到今天,她會再去打點一下,看能不能將熱搜的時間延長。

「你居然還不知道?你是怎麼辦事的?」沈伊人已經氣急敗壞了,這個熱搜是她花費很多也花費了很多精力,想著趁自己的工作室開業慶典搞個大的話題,沒想到最後卻給別人當了綠葉。

安娜大清早的被她的來電吵醒不說,還莫名其妙的面臨她的一番責備,本來昨天就累的夠嗆,她不理解心疼半分,居然就這個態度,再好的脾氣也就有底線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我昨天累城狗了,你不關心我今天身體和精神狀態怎麼樣,莫名其妙的挨你罵,我倒是想問問你,你想幹嘛?」

沈伊人怔住了,安娜從來都沒用這種語氣和她說話,人倒霉起來,所有的倒霉事都要一起來嗎?

「我什麼意思,你看看熱搜就知道了。」

說完,她直接掛了電話,不給她說話的機會,也不會跟她爭吵,這件事就是安娜的責任。

安娜晦氣的罵了一句,將手機扔到了一邊,重新鑽進被窩閉眼睡覺,管她的,現在她就想舒服的睡上一覺。

沈伊人等了很久,安娜都沒有給迴音,又撥打了她的電話。

安娜這一次已經睡的神清氣爽了,洗漱好接了她的電話。

「你在幹什麼?這麼久了還沒過來?」沈伊人劈頭蓋臉的問道。

「怎麼?」安娜一邊擰起門邊的包,腳勾住高跟鞋穿上,將手機夾在耳邊,淡漠的問。

「呵,看來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沈伊人咬牙切齒。

「什麼事?你直接在電話里告訴我不就行了?用得著這樣陰陽怪氣的?」安娜也是在氣頭上,說話不像以前那樣對她和顏悅色的。

「熱搜!」沈伊人冷聲回道,「第一個電話就告訴你了,你居然不放在心上,還有今天你的態度也很有意思,怎麼?是有什麼情況?」

「熱搜我按照你的要求跟各大社交媒體打點了,還動用了我們所有的水軍,我昨天熱搜你可是高高的掛在第一個,都爆了!你還想怎麼樣?」

安娜說著已經出了電梯,坐進車裡,將手機連上藍牙,驅車前往沈伊人的住所。

「我讓你去高通去公關至少要講熱搜掛在第一兩三天,這個熱搜第一的位置不過呆了不到幾個小時就被頂替了,你說你辦的什麼事?」沈伊人的聲音越發高亢了起來。

「我現在在開車,我不想跟你吵,有什麼到了你家裡再說。」安娜蹙眉,她不 「哦,那麼這是誰要點這麼多菜的?」傅錦寒寵她,絕對不是在責備她,只是想逗逗她,看她什麼反應。

「我那不是怕你吃不飽嘛,再說了,剛開始我不是說了讓文嬸和福伯一起吃的,你不允許,那就你多吃點吧,你多吃點也是好的,我那也是為你好,因為你每次吃飯吃的都很少,你需要補充多的營養。」

沈未晞放下筷子,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他,說的頭頭是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