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制定者此時就坐在伊麗莎白女王的旁邊。

宰相卡維希爾。

夏亞在腦子裡回想起卡維希爾對他的解說。

總共一千隻飛盤,每人擊落五十隻就能合格,而所有繼承人只有二十一名。看似最終只有一位繼承人會出局。

可實際上,每人的子彈卻有一百發。如果一位繼承人達到了規定的五十隻仍不停止射擊,那麼他接下來擊落的飛盤越多,其他人合格的機會也就會隨之降低。

再考慮到那些打不滿五十隻的人佔去的盤子數,剩下的飛盤數量可遠遠不夠十個人合格用的。

最後,至多只會有五六人合格而已。

不愧是宰相,計策果然厲害。雖然對這些人不大公平……但凡事要以大局為重。

夏亞在心軟之餘並沒有注意到,現場有兩位繼承人聽到這項規則后,不約而同地皺了皺眉。

一位是帕皮特。一位是場中唯一的小姐。只有他們看出了這條規則的端倪。

夏亞繼續介紹著考試規則。

「當然,你們不用擔心如何辨認掉落的飛盤是誰擊落的。這次考試派發的子彈是特殊的漆彈,每個人都會有專屬自己的顏色。如果有兩個人同時擊中一隻飛盤,就以那隻飛盤上哪種顏色多來判斷它的歸屬。也正因如此,直接向地上的飛盤射擊被視為犯規行為。如若有犯直接取消考試資格。」

好狠!帕皮特暗暗道。

這項規則看似不允許考試者爭奪飛盤。但帕皮特聽明白了,這恰恰是允許與人搶奪飛盤歸屬權的條目,甚至可以說是在慫恿爭鬥的催化劑。

因為決定飛盤最終歸屬權的,不是誰先擊中飛盤。而是飛盤上的漆色塊大小。這其實在說,只要你子彈的命中角度比對方好,哪怕后命中,也能成功獲得飛盤數。

你完全可以將子彈完全跟在對手子彈的後面,將已經被命中的飛盤進行二次染色。那麼一來,飛盤自然屬於你。

這麼算下來,反而是后命中的傢伙、也就是搶奪者更有優勢。

這場考試絕沒那麼簡單。

「最後,在考試正式開始前,請問眾位還有什麼問題嗎?」

夏亞向面前的繼承人們問道。

沒人開口。

雖然繼承人們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考試規則的複雜,理解起來有些難度。

但他們也都知道今年的考試困難在所難免。誰讓他們趕在與派洛斯繼承人同一年考試呢。

「既然沒有問題,大家請到指定的位置站好。」

地上,一條長長的刻線前分別寫著此次參加考試的各家族名稱。繼承人需要站到自己家族的位置考試。

帕皮特來到了橫列的最左邊。

看來連這次的站位都是有人故意的安排。既然飛盤是由左右兩側同時飛出,那自然是越靠近中間能打到的飛盤越多,越佔優勢。

想到這,帕皮特看看居於正中位置的米歇爾,不由得咬了咬牙。

在看台的最後,尤西斯與蒽蒂同樣氣憤不已。

「這群混蛋!」騎士罵道。

也許是聲音過大,前排的觀客紛紛扭過頭來看向尤西斯,這讓他很不自在。他這才明白在歐德人看來,最邊緣就是派洛斯人該有的位置。

此時的蒽蒂花刺在側,恨不得衝上前砍翻一片幸災樂禍的歐德人。

幸而她的忍耐力不弱。

不過話說回來,在橫列最右側站著的,又是那位唯一的小姐。這不禁讓帕皮特開始在意起她來。

她是哪個家族的繼承人?竟然也遭到了這等對待。不知不覺,帕皮特對與自己遭遇同樣不公的她產生一絲親近感。

巧的是,那位小姐也用好奇的目光看向了帕皮特。

兩人對收到的不公心照不宣。

「請從你們面前的盒子里取出武器與彈藥。」夏亞再次下達指令。

眾人照辦。

帕皮特打開盒子,看著裡面的老式左輪手槍直搖頭。

這種手槍往往連發困難,更換子彈也很費時費力。看來歐德的槍械技術亟待提高。

「大人,我可以試試槍嗎?」

一個女聲問夏亞騎士。不用說,又是那位和帕皮特一樣倒霉的傢伙。

等待她的是一具冰冷的話:「問問題的時間已經過了。」

夏亞似乎不準備在這時講道理,顯然他被老宰相交代過什麼。

作為夏亞的老上司,尤西斯對這位部下的品格還是可以拍著胸脯保證的。

面對冷語,那位小姐只好作罷。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最後她也僅僅是跺了跺靴子聊表抗議。

如果不是這位小姐,恐怕問這問題的就是帕皮特了。剛接觸一支自己沒摸過的槍,試也不試就直接上陣,可不是一個合格槍手應該做的。

夏亞不用槍,自然不知道這一點。不然這位騎士會答應的。說起來卡維希爾也利用了他的無知。

「考試馬上開始,請各位做好準備。」

眾人紛紛把最初的六枚子彈填入到彈膛中。這可花不了太長時間,幾個呼吸后,所有人都完成了這個動作。

夏亞環顧四周,倒數了幾個數字。

「三,二,一。開始考試!」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演武場的左右兩側開始有飛盤飛出。密密麻麻的槍聲也開始在場中響起。

帕皮特成功地用視線捕捉到了從左邊飛出的第一隻飛盤。

他單手持槍,目光如炬,跟蹤目標進行著瞄準,接著扣動扳機。

一氣呵成。

可並沒有子彈從槍管中飛出。

因為,這支手槍的板機被帕皮特的食指扣斷了。 ?帕皮特傻了眼。他沒想到考試專用槍支是這樣的脆弱。眼見在他右邊的眾位紛紛開始射擊飛盤,他不禁有些慌亂。

帕皮特對夏亞喊道:「騎士大人!我的槍出了問題!我要換槍!」

夏亞看了看帕皮特手裡的槍,發現那隻槍的扳機確實斷了。可宰相大人交代過,絕對不能給予派洛斯繼承人任何幫助。

「看來它的確是壞了。只是我們沒有準備多餘的槍支,沒有辦法為你更換。」夏亞狠下心道,「你自己想辦法吧。」

自己想辦法?

考試規則中可是明確規定必須使用提供的槍支。不然他早拿出自己的黃金左輪來了。

而現在提供的槍支損壞又不能使用。這對任何人來說都無疑是個死局。

帕皮特毫不懷疑自己再次受到了針對。

但這難不倒帕皮特。

一個念頭劃過腦海后,他的雙手飛速動了起來。

咔咔…咔咔咔…

夏亞只看到,那隻斷掉扳機的老式左輪在帕皮特手中被逐層剝離,最終化為了一堆零件。

同時,帕皮特從自己身上掏出了自己的黃金左輪。接下來,他也對那隻槍做出了相同的工序。

拆解。

帕皮特要把黃金左輪上的零件換到這把壞槍上。反正除了扳機,這把槍的其他部位也難保不會出現問題,不如索性把零件全換掉,以絕後患。

只是委屈了黃金左輪。

夏亞目瞪口呆地看著帕皮特,半天才反應過來他正在做什麼。雖然他不知道這麼做的話那把槍還算不算考試用槍,但他並沒有上前制止。

畢竟還是要給人留條活路。

與此同時,坐在女王身旁、這項計策的提出者卡維希爾簡直快要將眼睛瞪飛出來。他不知道派洛斯的繼承人竟然還有拆解組裝槍支的能力。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槍械使用者都能夠將槍分解還原。況且,卡維希爾從未見過以這麼快的速度連拆兩隻槍又組裝好的人。

如此看來,派洛斯繼承人對於槍支有著很深的了解。

真是失算。卡希維爾笑了。

幸好他還設置了幾個障礙。

其實老宰相不必自責。槍神柯爾特是帕皮特老師的事即使在派洛斯也沒幾個人知道。要知道,槍械組裝可是他的入門科目。

此時,場中的眾人面對飛在空中毫無規律的飛盤犯了難。大多數槍聲的響起並沒有帶來實際的戰果。有兩位甚至沮喪地坐在了地上。

可其中有幾位倒是不斷地穩步命中。

站在一群人正中央的米歇爾持藍色子彈幾乎彈無虛發,十中有九都能命中。直讓看台上的觀客們拍手叫好。他們都想不到,這位蘭頓家的公子除了劍術,槍術也如此出色。

最右側的那位牛仔小姐的黑色子彈也命中了不少飛盤。只是她處於邊緣位置,大家的目光都沒注意到她。

還有一個小個子,不知道是哪家的繼承人。也在不停地增加著自己的飛盤數目。

帕皮特全然不管外界發生了什麼,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一會兒,一把好槍就呈現在了帕皮特手中。它的外形基本不變,更換的零件中扳機自不必說,擊錘與槍管也都替換成了金色的。

那是帕皮特認為一把槍最重要的兩個零件。

當帕皮特將槍裝好,再次站起身調整好姿勢時,飛盤已經出現了十輪,共計二百隻。

其他繼承人已經擊落了不少飛盤。

要快點趕上才行。帕皮特這麼想著,迅速地重新瞄準。

只見那槍口順著剛剛飛出的圓盤移動著。

一槍發出。

可能是這把槍身上的重要零件來自黃金左輪的關係,那枚子彈完全按照帕皮特的預想飛行著,繼而命中了那隻飛盤。

子彈破裂,紅顏色成功地粘在了飛盤上。

好!第一隻!

帕皮特呼出一口氣。能在第一槍命中實乃出乎意料,看來今天他的狀態極佳。

可還沒等帕皮特繼續射擊,一顆子彈就再次命中了那隻飛盤。

飛盤上的紅色瞬間變為了綠色。

有人搶奪帕皮特的圓盤。

帕皮特看向右手邊的胖子。那胖子若無其事地站在那裡,也不瞄準,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帕皮特又試探性地開了兩槍。

這位胖子又動了起來。準確無誤地命中了已被帕皮特染色的飛盤。

回想起來,這位胖繼承人好像一直也沒有主動開槍射擊過。直到剛才帕皮特射擊他才開了第一槍。

能命中帕皮特的飛盤證明他的射擊水平極高。不出所料的話,這位應該是被請來冒充繼承人,專門來阻止帕皮特通過考試的槍術高手。

竟然專門請人來阻擾,派洛斯的面子也太大了些。帕皮特想到這裡,不禁苦笑。

可即便這樣又如何?

看來,是時候拿出真正的技術了。帕皮特抖擻精神,面色凝重。

我倒要看看,你能跟上我的節奏嗎。

帕皮特把右手放到了左輪後部的擊錘上。他的視野頓時擴展開來,籠罩了飛盤出沒區域的整個左半部分。

超速模式。

只見帕皮特右手扳動了擊錘,緊接著左手幾乎同時扣動了扳機。

像剛才一樣,胖子緊跟著帕皮特又射出一枚子彈。不得不說,這位胖槍手果然技術超然,子彈繼續穩穩地命中。

紅色飛盤再次被染成了綠色。

胖子有些失望,沒想到派洛斯家的繼承人如此不堪一擊。

可就在這時,胖子突然發現自己右側的余光中,有兩隻被染紅的圓盤正在下落。

而紅色是帕皮特的子彈顏色。

胖子一個激靈,猛地轉頭看向帕皮特,發現對方已經開始更換子彈了。

胖子相信自己的計算。明明算上之前的三槍,帕皮特一共只開了四槍。那兩枚子彈究竟是什麼時候打出去的。

難道自己看漏了子彈…不可能!胖子相信自己的眼力。要說是連射…好像也沒有看到射擊的間隔……

胖子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得出看一看帕皮特下次手法的結論。

可就在胖子思考的當間,帕皮特將左輪的彈膛甩出,右手從盒子里捏出六枚子彈,整個手型扭曲成一個奇怪的形狀,將那些子彈一下子塞了進去。

一下裝六枚子彈?胖子揉了揉眼睛。沒錯,就是六枚。這次考試可沒有提供裝彈器,所以一般人都是將子彈一枚一枚地裝入左輪槍的彈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