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母側耳旁聽。

「老大怎麼了?」周勇一副懵傻模樣。

「末軒……我們有大膽的想法。」不理笑嘿嘿地說道。

他們都晉陞到了煉精三重天境界,末軒有可能比他們還要差嗎?答案絕對是否定的,這傢伙藏得深著呢。

「額……」末軒聳聳肩,隨後沿著剛剛上來的路,跳下。

「小軒!」

「你們怎麼能讓小軒去做誘餌!」孫母見此,頓時大急。

「娘親,末軒可不是去做誘餌的。」不理笑道。

「孫伯母,你就放心吧,末軒沒問題的。」月戈回道。

雖二人皆是這麼言語,但孫母的心還是不能平靜。

末軒修為不高,還能有什麼辦法。

下方,見到獵物主動下來,豹子發出興奮的低吼。

末軒手中拿出一根黑棍,此時自己的修為是煉精二重天中期,配合黑棍最多能發揮三重天巔峰的修為。

兩隻都是兩百道獸紋的獸族,相當於人族練氣一重天初期,若想取勝必須要符籙輔助。

與獸族戰鬥不同於人類,低等級的獸族往往靈智未開,借著一些算計,便可輕鬆拿下。

末軒剛落地,地上頓時出現一道金色的銘文。

「小軒居然是銘文師!」孫母見此,頓時大驚。

周勇此時也是非常驚詫,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老大這麼完全的出手。

「哈哈,他藏得很深的,娘親你看。」說話間不理拉起月戈的手。

「哇哦!」

周勇一陣低嚎。

「幹嘛!」月戈看著不理,一副嫌棄模樣。

孫母瞪著大眼睛,眼神怪異看著二人。

「額……」不理瞬間發現,自己的姿勢貌似不太對。

尷尬一笑,隨著月戈言道,「施展靈光呀。」

「哦……」

隨後只看到兩人手腕一動,兩道光芒出現在二人的手心。

「煉精三重天中期,後期!」孫母見此,大驚。嘴巴在這一刻幾乎都能塞下一個雞蛋了!

「你們是不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了,怎麼可能晉級這麼快!」

「末軒引導的。」不理笑嘿嘿道。

「小軒?」不知為何,此刻孫母的眼眸中並沒有多大的驚詫,彷彿平淡了不少。

「嗯嗯。」不理點頭道。

「孩子,既要追隨,便要永不忘初心。」孫母看著不理。

「啊?」不理明顯有些懵,不知此話是什麼意思。

「記住母親的話,永遠不忘初心便可。」孫母一笑,便不再多談些什麼。

看著末軒此時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

反倒是周勇,一直在關注末軒的戰鬥,時而擊掌,十分投入。

「沒想到,老大居然這麼厲害!下次我要早老大切磋切磋。」周勇笑著說道。

聞言,月戈和不理默默為周勇默哀,找末軒切磋?這大膽想法怕是切磋過以後你再也不會出現。

上次他們兩人都干不過末軒,周勇這近身攻擊的要是末軒放遠狠打的話,簡直就是個人肉沙包。

「可以了,下來吧。」末軒沖著上邊喊道。

隨後便開始著手收拾這袁鋼豹的屍體,獸族,全身都是寶。

「怎麼回事?血呢?」末軒剛想擦拭黑棍,然後將棍子收起來,卻意外發現棍子上的血液居然全都消失了。

而且他感覺,自己手心似乎有一股精純的力量傳來,雖然只是一點點。

末軒拿著黑棍,沾到地上那豹血,果然奇迹一幕出現了,那些血液居然全都融入到了末軒的黑棍中。身體中隱隱又一股力量傳來!

莫非這棍子可以吸收血液,然後將獸族的力量轉換到自己身上?

…………

(未完待續……) 91章殺人了

因為上次他打匪徒時,棍子沒反應,但是這次放在豹血上卻出現了反應,或許這黑棍能吸收獸族的血液卻無法吸收人類的。

此刻,不理幾人也下來了。

見此,末軒暫時將這件事拋到了腦後,這可是兩百紋的袁鋼豹,光是皮毛都能換十幾萬金幣。

「可惜了,採的那些例葯被我拿來脫身了。」孫母搖頭言道。

「沒事,伯母有我們呢!」周勇拍胸脯道。

「眾人拾柴火焰高,一個月的例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了。」末軒帶著微笑言道。

借著月光,幾人分頭行事。

如今已經來到外圍中深部地區,方圓數百米之內的量已足夠他們需要的例藥量。

一行人採集了半個多小時,隨後踏著月光離開了悠幽谷。

凌晨三點多,幾人才回到家中,雖臉上都是疲憊神色,卻也都十分開心。

然,就在幾人到家那刻,一個黑影悄然離開。

……

「咚!咚咚!」

「起床吃飯了。」

一大早,孫母便將飯菜弄好了。

房間里,四人擠在一張不大不小的床上,不理頭掉在地上,腳這一把搭在月戈臉龐,末軒被擠在角落,周勇大塊頭只能睡在外邊,半身子懸挂。

「額……」不理輕額一聲,表示回答。

「咚隆!」不理身軀一動,周勇砸在了地上。

修仙高手混花都 巨大的聲響,幾人都被震醒了!

「地震?地震了?!」不理猛地爬起。

末軒和月戈搓著眼睛,困意十足。

「哈欠……」

簡單洗漱后,幾人來到了桌前,那是一張方正的四面桌。

平時只有孫母一人在家,不理忙於修鍊除非放假否則很少回家,幾張椅子還是嶄新的。

「吃吧,嘗嘗我的手藝。」孫母眼含慈祥笑眯眯道。

桌上多了些肉菜,應該是孫母一大早上去購買的。

「娘親,以後你就采點例葯,做後勤的事情就好了,錢以後兒子給你。」不理邊吃邊道。

「你還要修鍊,娘親有手有腳的那需要你給錢呀。」孫母道。

「哐當!」院外,一聲重重的響聲,似乎有人砸門。

「莫非是收例葯的來了?娘親去看看,你們好好吃。」孫母話落便起身,快步走向院子。

不理幾人則是繼續吃飯,收例葯的歷來如此,手中有點權一副狗仗欺人之態。

然而,就在孫母出去后不久,門外便出現了爭吵聲。

「玉尋……嘿嘿嘿。」

只看到門外男子帶著淫笑,一副輕薄之色。

「敘酒你來幹什麼!這不歡迎你!」孫母神情嚴肅地盯著對方。

「我?我還能來幹什麼。」男子笑容更甚了。

趁著孫母不注意,直接撲在了孫母身上,手還不停的亂壓。

雖孫母實力略高一些,但對方死死鎖住她胸前,一時間她竟無法掙脫!

她怎麼也沒想到,敘酒竟會如此膽大包天!

而這一幕,剛好被出來看到底發生什麼事的不理給看到了。

不理頓時怒髮衝冠!

手中一道光芒閃爍,中品凡器斬仙刀握在手心,凝聚真氣彙集刀心直接朝著敘酒劈了下去!

母親是他的逆鱗,動者死!

「煉精三重天中期!」

敘酒那裡料到,孫不理居然也會在這裡,而且晉陞到了煉精三重天中期。

他迅速抽手,轉身拔腿就跑。

以前他就敢跟自己玩命,這會兒修為提上來了,同歸於盡都有可能!

本來想揩點油,吃點豆腐,順便找機會下點葯!

「別追,不理!」孫母見狀,急忙喊住不理。

敘酒是外門執事,他叔叔更是外門的分管,還有個親戚在人府,要不然他這點修為怎麼能這般放肆!

「怎麼了!」末軒三人迅速跑了出來。

天空中只看到凌厲的氣息涌動。

不好!末軒心中暗道,隨後急忙跑了過去。

但還是遲了,敘酒手腳被不理卸下,在凄慘的聲音中斬仙刀砍下了對方的頭顱!

受過羅剎場洗禮后,不理整個人殺伐非常果決,手段極其狠辣!

「辱我母者,殺無赦!」不理一口唾沫,眼中透著寒光!

豪門劫:權少的天后妻 孫母見此,呆了……

誰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而呆,是懼怕?還是回憶……

「處理掉痕迹!」末軒淡淡說道。

「嗯。」周勇和月戈迅速忙活了起來,將適才敘酒來過的痕迹全部清除掉

事情已經發生了,如今該想的是怎麼善後。

「回去吃飯吧……」孫母道。

孩子長大了。

「嗯嗯。」

地上的痕迹已被清理乾淨,血跡也被用特殊的辦法處理掉了。

「今天這件事東窗事發,我孫不理一人擔上!」

不理當然知道敘酒的背景,但剛剛他別無選擇。

母親是他的全部,龍有逆鱗,母親便是他不可觸動的逆鱗,違者殺無赦!

孫母望著兒子淺淺一笑。

若真到那刻,她怎麼可能會讓兒子這麼做呢,就算拼了命也得護著兒子。

「你覺得可能嗎?!」末軒淡淡一笑,嘴角上弧。

「我覺得不可能。」周勇順勢搖著頭。

「你太衝動了。」月戈淡淡說道,「我的龍清劍還沒出動,人你就分段了。」

「哈哈……」

幾人頓時被逗笑了,沒想到月戈平時一副板著臉的模樣,居然也會如此幽默。

孫母愜意一笑,來到了廚房中。

此刻,外邊有一道黑影閃過,取了一波泥土后便迅速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