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拉莎沒說錯,有人做了,尤其是那些個被基地的神國的基地周圍,別的神國一看人都死了,而且兩個人還自殺去了低級地圖。就組織隊伍去殺。

只是沒想到,兩個人到了低級地圖同樣大殺四方,殺完回來還能換身體玩,剛剛小章收拾了五十萬,此刻正是秋後算賬的時刻。

凡是動手的,不管是友好關係,還是敵對關係的神國和勢力,都在外面聯繫勾碧占路絲神國。

他們很乾脆,不辯解。也不推脫責任,直接提賠償,他們是害怕一旦扯起皮來,兩個人在那邊就動上手了。

所有人都明白。他倆狠著呢,這一次面對危機,他倆殺了多少人?去低級地圖殺人時就提前布局小章,不對。小章不是那時才離開的,而是他倆到沼澤地區幫助夜色的時候,小章就走了。

就是說。他倆的算計從那時開始,一直算到幹掉五十萬人,時間卡得就是這麼准。

還有什麼比兩個人的算計更可怕的事情?為什麼?為什麼他倆是勾碧占路絲神國的人?聽說是從別的地方跑去的,怎麼不跑到自己的神國?

唯一能感覺到安慰的是,不是從自己神國跑出去的,否則就得有人退位了。

在別的神國聯繫勾碧占路絲神國和感嘆時,羽芒出聲,宣布任務沒有完成,將繼續針對兩個人進行。

羽芒是沒辦法,不敢玩賴。

然後那九十八部就快哭了,他們是一個區域的,兩個人要是殺來怎麼辦?躲進本地人的城裡?本地人對自己可沒什麼好感,有的地方驅逐,有的地方使勁要錢。

他們祈禱著,希望兩個人在二級地圖沒玩的了,趕快去三級地圖吧,新地區有新發現,新地圖有新樂趣,去吧,那裡的戰鬥值藥劑還便宜。

******

接下來的日子裡,兩個人並沒有像別人擔心的那樣四處殺人。

他倆帶著小章跑到沙漠外面,先去的偏北向東近壁城,當初答應好的,幫忙種樹修林子。

一棵棵培育好的小樹苗被小章帶著來到需要種的地方,然後它挖坑,自己挖自己種,填土、澆水。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則負責給它做飯吃,食物由城池提供,一排排的樹種下去,小章還幫忙在附近挖出河,以方便澆灌,同時把挖出來的泥土堆在樹林前面,防禦風沙。

接著換另一個有需要的城池,重複步驟。

別處的人都不知道他倆是什麼意思,勾碧占路絲神國的高層卻非常清楚。

因為兩個正在給神國的戰士們提升戰鬥值,被提升的人就會去獵殺提供製作戰鬥值藥劑材料的野獸,一邊獲得材料,一邊讓身體適應。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確實是準備離開,因為他們知道了那個神秘勢力是誰,是一個以前跟著娜拉莎母親在一起的長老派的手下組建的隊伍。

從行為上看,神秘勢力是想一直保持著訓練之地的混亂,正如在外面一樣,讓各個神國或敵對,或相互算計。

而自己兩個人的行為是通過訓練之地,讓不少神國、勢力聯合起來了,羽芒和無疆自由聯盟還收拾不了自己兩個。

因此神秘勢力出手。

自己二人殺了一通,還是不夠,要繼續殺,殺完再去三級地圖殺,殺差不多了,回一級地圖繼續殺。

那麼自己神國的實力要跟上,別殺著殺著,把自己的神國給殺弱了。

在等待自己神國獲得更多戰鬥值藥劑時,同樣在等一級地圖和二級地圖的本地人快快發展。

只要本地人富裕了,自然會在各個方面提高要求,比如外來者買賣東西的價格,還有的地方冒險者以野獸攻城和野外屠殺威脅。

一旦本地人有足夠的積分,就可以針對那些威脅人的外來者實施反擊計劃,由自己兩個人的神國幫忙制訂計劃。

於是日子又恢復到了以前的『寧靜』,可是看著兩個人那優哉游哉的樣子,時間一長了,又有人擔心起來。

d九部的部長關佛韌就是其中的一個,為了讓自己安心,他可以向兩個人發消息詢問。

娜拉莎看他表現不錯,找到他們的人,回了個話:「再過一段時間,送你一個功勞,有了好處,記得好好幫沙漠城池發展呦!」(未完待續。。) 關佛韌不知道是什麼好處,但他估計絕對不是兩個人讓自己殺一回。

他依舊採取穩步發展的辦法,反正比另外九十八部舒服,不但有人手,還有足夠的積分。

接著又過去半個月,公孫慕容和娜拉莎開始行動。

讓外面把影象一關,有跟小章交流了一整天,兩個人開始傳送。

這次專門針對那個長老的手下,那個手下及手下的人也很可憐,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是為誰做事情,命令是發布在靈魂中的。

但公孫慕容二人不管,必須在二級地圖削弱他們,讓他們盡量都去低級地圖,然後低級地圖的城池配合著限制他們發展。

就是增加低級地圖外來者戰士數量,積聚消耗戰鬥值藥劑,那樣上面就缺少人手,自己二人能夠盡量規避危險,同時獲得更多的好東西。

之前得到的戰艦的核心部件就送回去了,還有水晶機甲的,其他的小玩意沒專門去找,因為地圖等級越高,出現好東西的幾率也就越多。

就是個遊戲,只不過製作遊戲的人太厲害。

一個高原黃土覆蓋的地區,超過四萬人在這裡挖洞生活,順便獵殺黃土高原上的野獸,甚至還有人像挖掘古董一樣在流經高原的兩條大河中淘寶貝。

天知道為什麼那裡能淘出來水晶機甲核心。

這裡的人別處相對近的地方都知道,戰鬥力很強,但從不主動去攻打別人。

就在今天,大家忙了一天,晚上休息的時候,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出現了,別人不知道這四萬多人的身份,他倆知道。

二人從地下河過來的。再出現時就到了外面大河的河面上,對方外面觀看的人看到了,然後嘆口氣,把事情向上面彙報。

四萬多人全部被毒煙毒死。

接著隔上半天,又一處基地被兩個人放煙毒死,似乎兩個人不會使用別的方法了。

但這個勢力沒工夫去罵人,他們派人進來,向所有二級地圖的自己人發布命令,要求他們散開,不要距離太近。不管白天還是晚上,盡量把範圍擴大到幾公里,以避免兩個使用毒煙一熏全死。

同時要求戰鬥力高的人盡量全天候穿防護服,難受就難受,總比死了強。

之所以不是全部人員穿防護服,是因為沒有那麼多的材料。

緊著的命令是要求自己一方的人繼續攻擊勾碧占路絲神國,像之前一樣。

不能只等著兩個人找上門來,既然要戰鬥,那就雙方互相損失。裡面的人還需要叫上羽芒和無疆自由聯盟協助。

情況似乎又回到了三個勢力聯合起來讓兩個人去送死的時候。

可是等著真正交手后,他們才發現,情況不像他們想象中的那樣,攻擊勾碧占路絲神國的隊伍。偷襲被識破,然後交戰。

以前一千人殺掉勾碧占路絲神國的四五百人,損失不過幾十人。

但這次一戰鬥,一千人全倒下了。勾碧占路絲神國那邊還剩下二百多人,那一個個戰鬥值高到讓人心驚的地步。

一處處伏擊地點埋伏的人被發現,一處處被勾碧占路絲神國的戰士反殺。而要想打勾碧占路絲神國的基地,對方卻沒有基地,全跑到城裡去了,寧肯損失很多外面的利益。

而自己一方,羽芒是躲到城裡了,無疆自由聯盟還有一部分沒進去,自己呢,更多的分部沒進去,本以為兩個人找不到了,沒想到他們依舊能準確定位。

於是經過半個月的戰鬥與調整,無疆自由聯盟、羽芒、神秘勢力,加上勾碧占路絲神國,二級地圖中,他們全跑到城裡了。

這一進城,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優勢又顯現出來,他們可以隨時得到任何一個城池中誰出去了,然後跑過去伏擊。

同時四個勢力在城中的生活也不同,勾碧占路絲神國不需要交錢,買東西全是跟本地人一樣。

他們三個勢力租房子房價高,想要出城還得交保證金,日常消耗方面就更不用說了。

外面勾碧占路絲神國的高層看到這個情況,有種特殊的驕傲。

「呵呵,我神國居然有一天可以在一個地圖上拖住包括羽芒在內的三個大勢力,並且還是讓他們陷入困境。」一個政方的人笑著說道。

「估計系統又要干涉了,到時候不知道兩個人會怎麼辦。」另一個人跟著說道。

他們能想到,三個被困的勢力也能想到,他們跟之前在低級地圖一樣,向系統舉報。

只不過這回系統沒有像上回那樣處理,舉報和抗議,未給出任何回復。

眼看著被兩個人給限制住,三個勢力經過商談,距離沙漠近的從城中出來,拉著長長的隊伍往沙漠去。

距離沙漠遠的城池的戰士們就一人五億積分拿出來,朝著沙漠周圍的城池傳送。

短短五天時間,三個勢力集結出了一千一百萬戰士,分成十一支隊伍,從沙漠的各個方向朝著沙漠城池前進。

所有看著的人都被嚇到了,這才是底蘊,有錢,還會玩命,那一個個人身上皆穿著全套的防護服。

不知道進行這一次計劃,三個勢力多久才能恢復過來,光是傳送費就叫人心顫,而且戰士們的戰鬥值全是四百五十以上的。

路上只要遇到生物,不管是哪一級地圖的,一群人過去,使用各種武器,很快就給解決掉。

更主要的是別人看到了三支隊伍使用的武器,居然可以一下子破開三級地圖生物的防禦,顯然是技術積累出來的。

無論什麼人,都知道三個勢力在拚命,這一次要是不能把兩個人給收拾了,而且徹底打怕,以後他們就沒有好日子過。

幾天過去,十一支隊伍一路突進,雖說前進的路上也有傷亡,但隊伍速度不減,整體的數量還是超過千萬,看那一架架攻城弩,還有地面上被驅趕著向前的二三級地圖的生物,顯然他們是打算逼迫怪物攻城。

那攻城弩是專門為了攻打人修建起來的城池的,因為系統給的城池被攻擊的話,攻擊者會受到懲罰。

此刻人工建設的城池裡面的各個神國勢力呆不住了,他們紛紛從城池中出來,前往後從地里冒出來的城池,他們不打算幫著守城,哪怕是撕毀聯盟協議也不守。

他們怕了,怕自己參與守城后,三個勢力單獨攻打自己的勢力。

就在這讓人感到窒息的時刻,d九部的戰士出現了,影象轉播,他們正在一個綠洲中圍攻公孫家的兩人,還放了很多毒煙。(未完待續。。) 大家看到這個影像的時候突然覺得很違和。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圍攻兩個人的羽芒只有三百人,並且這三百人的戰鬥值經過分析,才僅僅是二百,就是二級地圖最低的那個。

三百二百戰鬥值的羽芒,可以打得公孫羌祁和公孫妤瑭左支右絀,兩個人那個狼狽呀,每每在敵人的武器之下險之又險地躲開。

看著二人,簡直是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

眾人全傻了,包括三個勢力的人,他們覺得有人在跟他們開玩笑,別說三百人,就是三千戰鬥值四百九十九的過去,你看看能不能幹過他倆?

玩呢?

「假的吧?影象是假的吧?」有觀眾發出了眾人的心聲。

「難道說羽芒練出了什麼神功?比如說催~眠?然後兩個人就中招了。」

「看樣子兩個人是要完了?羽芒的任務結束了?」

「他倆若是死在這三百人的手裡,讓之前死在他倆手上的人怎麼想?」

「哎呀,你們看,他倆沒有防護服,說不定是先中了毒,然後才變成這樣的。」

「不可能,他倆是玩毒的祖宗。」

外面的觀眾亂糟糟地說著。

裡面的公孫慕容和娜拉莎依舊是狼狽不堪,總是要被人給打到的樣子。

三百羽芒則是跟表演似的,一招緊是一招,一招快是一招,招招往要命的地方打。

他們此刻在是真正的英雄一般,他們這時才有點羽芒奪盡天下光的樣子。

別的觀看的人繼續發傻。

然後就見公孫慕容大喊一聲:「我跟你們同歸於盡。」

喊著,他往外扔出一堆東西,那些東西掉到地方后立即冒出熊熊的火焰,把三百人給逼退了。

就在此時,娜拉莎也扔出一堆東西。同樣著火。

兩個人隨即各拿出一支戰鬥值藥劑,咬著牙,滿臉悲憤之色地給自己注射進去。

外面的三百人看著兩個人注射了戰鬥值藥劑,有幾個登時往裡沖,結果一碰到火,渾身便燃燒起來,啊啊叫著退回來,被人用沙子給撲滅。

而後三百人用手挖著沙子和泥土往火上扔,一點點的,火漸漸小了。羽芒可以進去了,但就在這關鍵時刻,兩道白光閃過,失去了兩個人的身影。

「呸!這次算你們走運,下次再遇到我羽芒d九部,就讓你們橫屍當場。」一個羽芒的戰士把手上的刀挽了個花,向後一背,另一手指著兩個人消失的地方說道。

「沒錯,我是羽芒。」另一個人大聲喊。

接著其他人一齊:「奪盡~~`天下光!哈!」

明明應該是一個很雄壯的場景。可是看著他們那動作,還有說出來的話,別人偏偏覺得有種看幼稚電影的感覺,而且台詞還噁心人。

三個勢力外面的指揮人員傻眼了。羽芒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明明是自己的一個部把兩個人給逼得跑到了三級地圖,應該是很厲害的,但不知為何,就那戰鬥場面和最後說的話。實在是太水了,什麼亂七八糟的。

這時d九部的部長關佛韌突然出聲:「經過我們周密的安排與部署,我們找到了兩個人的活動規律。同時我們有在偶然的情況下配製出了一種毒藥。

之前我們對付兩個目標人物一直是失敗的,當我有了新的毒藥,我報著試試看的想法用了,讓我驚喜的是,當這個毒藥的煙放出來后,真的有用啊。

首先是兩個人的行動速度慢了,而且在中了毒煙的時候,我們很明顯看到他們的思維也跟著變慢。

就這樣,在我們使用毒煙限制了兩個人的各項能力時,我們的戰士也趁機發動攻擊,我們終於打敗了目標人物。

遺憾的時候,在那個地方的我方對付成員戰鬥值不是很高,沒能消滅掉目標人物。但是,我們相信,在將來,只要再次遇到目標人物,我們依舊能夠取得勝利。」

他說了一大堆,更廣告詞似的,聽的人卻沒有一個相信,怎麼中了你的毒煙,兩個人連鑽地都不會了?

更主要的是,他倆身上有神器呢,你們那三百人的破武器能破人家神器的防禦?

可是看到的確實兩個人在被圍攻的情況下升上去了,功勞是有了。

於是有個人突然問:「那麼關佛韌部長,您這次就是立了大功啊,您對此有什麼想法嗎?」

「不,我不覺得我立了什麼功勞,一個是兩個人沒死,另一這是我們全體羽芒的功勞,沒有前面復活的那些羽芒戰士,我就找不到兩個人的弱點,在這裡,我要感謝他們,功勞裡面有他們的一份,因為我們是羽芒,奪盡天下光的羽芒,吔!」

關佛韌說到後面還使勁揮舞了下拳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