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石的事情,他隱約感覺有些貓膩,有人故意阻止他們相遇,所以當日在紅鸞客棧中,他至始至終也沒有看見她。

這才導致他們的命運,變得如此坎坷。

羽驚空冷冽地看著她的美麗睡顏,原本他還想讓念心魂受盡翼風斬的折磨,讓念心魂永生永世不得超脫。

但現在隨著念心魂的出現,對她造成嚴重影響,便不能再讓對方苟活於世!

羽驚空狹長的黑眸迸射著濃濃的殺意,右手稍稍凝聚金色靈力。

紫鸞閣內殿中的念心魂,便傳來撕心裂肺的痛楚,腐爛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膿化。

宮玄紫正在詢問玄清凌受傷的具體原因,沒想到念心魂的羽毒會發作的如此劇烈,見念心魂疼得齜牙咧嘴。

她急忙拿出宮清影給的紫色龍息倒入念心魂口中,不料紫色龍息仿若砒霜入腹,瞬間荼毒念心魂的五臟六腑。

「啊!!!」念心魂痛苦地大聲咆哮起來。

凄厲的慘叫驚天動地,就連睡夢中的宮清影也被驚醒,她詫異地看著宮蕾道:「怎麼回事?」

宮蕾匆忙跑到宮清影身邊:「主人,念心魂出事了!」

「快去看看!」宮清影面色驟變,閃身掠過羽驚空透明的身體,瞬移出現在紫鸞閣門口。

誰知剛要踏入門檻,便聽見宮玄紫憤怒的斥責:「不準進來!」

緊跟著,一道紫色結界阻斷了宮清影凌亂的腳步。

宮家的所有影傀全部出現在身邊,就連小白也跑來了。

它疑惑地看著宮清影道:「主人,念心魂怎麼來了?」

「……」宮清影置若罔聞,沉默不語。

影傀們不明所以地看了看她,又緊皺眉頭看著那道紫色的結界。

屋內不斷傳來念心魂肝腸寸斷的慘叫聲,那種聲音就好像被百般虐待的俘虜發出的極致嚎叫。

縱使宮清影見怪不怪,也聽得頭皮發麻,那顆頑石般冰冷的心,漸漸開始融化,變得鈍痛起來。

宮清影說不清楚那種心痛感覺,就好像與生俱來,熟悉又陌生,疼痛越來越加劇,她伸手捂住胸口,額頭浸出一層薄薄的雨霧。

她能明顯感覺到念心魂的生命,如同藍色沙漏正快速逝去,這也使得心痛更勝,這種可怕的痛感,讓她倍感震驚。

竟然遠遠勝過羽驚空給她帶來的痛苦!

難道她內心深處真正愛的人是念心魂?

宮清影疑惑不解!

蒼鷹見宮清影臉色不好,擔憂道:「主人,您怎麼了?」

宮清影心口的痛,讓影傀們感同身受,紛紛圍著她問長問短。

「無礙!」宮清影緊蹙眉尖,搖了搖頭,回眸看向雪影殿,眼神好像在確定,心底愛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就在宮清影看不見的樹影婆娑處,羽驚空神色冷峻,昂首佇立,目光炯炯地看著她。

明知她很痛苦,他卻怎麼也感覺不到,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他也非常疑惑,伸手輕撫額心的師徒印記,便看見她額頭的師徒印記閃過一絲淡淡的金色光芒,金色羽翼漸漸浮現,又稍縱即逝。

師徒印記並沒問題!

宮清影看著雪影殿的方向,眼前浮現羽驚空丰神俊朗的模樣,但漸漸地隨著心痛加劇,他的身影被月白色的念心魂所覆蓋。

她輕輕搖頭,想要避開,卻發現恍然間已記不清那熟悉的面孔。

鈍痛的心臟瞬間停止,心口散發出一抹微弱的紅色光芒。

宮清影面無表情地低頭。

那抹只有她看得見的紅色光芒,從衣襟上投射而出,穿過宮玄紫的紫色結界,與念心魂起伏不定的胸口,產生藕斷絲連般的聯繫。

宮清影看不見念心魂猙獰的病容,只見宮玄紫和兩名黑衣男子正在他床邊忙碌著,他痛苦得不斷嚎叫。

但隨著紅色光芒產生的聯繫,念心魂起伏不定的心口同樣散發出耀眼的紅色光芒,身上的極致痛楚漸漸減輕。

聲嘶力竭的他不再慘叫,而是詫異地轉頭看向宮清影。

那雙憂鬱泛著痛楚的藍眸,就好像塵封萬年的密匙,倏地打開宮清影塑封多年的心扉,她好像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念心魂。

清隱居花園中的夢迴草,隨著夜風輕輕搖曳著。

宮清影眼中對念心魂的愛戀越來越濃,她避開眾影傀靠近大門。

宮玄紫的紫色結界立刻產生不小的波動。

她回眸看向宮清影,怒火熊熊道:「蒼鷹,把你家主人帶到九重寶塔去,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準放她出來!」

「……」蒼鷹迷茫地看著宮玄紫,又看向宮清影道:「主人,您還是不要進去了!」

宮玄紫宏亮的怒吼暫時驚醒宮清影,她一陣恍惚,看著紫色結界中的念心魂眨了眨鳳眸道:「奶奶,我就是想看看念心魂怎麼了?」

「還能怎樣?都是你乾的好事!要不是我及時發現,他就要被你害死了!」宮玄紫大吼大叫地說話。

話音剛落,紫色身影已出現在門口。

她怒瞪著雙眸道:「我看你就是看不慣念心魂阻礙你和羽驚空,就想趁機害他,虧我還這麼相信你! 醫手遮天:小妾太難馴 看來你不止被羽驚空濛蔽感情,連你的心眼都被他蒙住了!」

「奶奶不可能!」宮清影說罷,頓時想到什麼,立刻提高警覺。

胭脂色 她還是太信任羽驚空,沒有意識到這是他的陷阱,他這麼憎恨念心魂,又怎麼可能讓她輕易找到壓制翼風斬的解藥呢?

「不好!」宮清影急忙轉身朝清隱居隱遁而去,宮玄紫和蒼鷹等影傀紛紛追隨前去。

素姨仍舊安安穩穩地躺在床上,宮清影忙不迭已地幫她診脈,發現素姨的病症居然有所好轉。

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怎麼回事?」宮玄紫納悶地看著宮清影,見她不說話,伸手將她推開,接過素姨的手腕開始仔細診脈。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半晌過後,宮玄紫輕輕地將素姨的手放進羽被。

她神色複雜地看著宮清影:「算你還有點良心!沒有對你的奶娘痛下殺手,要是素姨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我決饒不了你!」

「那念心魂,現在如何?」宮清影愧疚地詢問,她始終放不下念心魂的傷勢,畢竟他對她有著重生之恩。

「此事與你無關!」宮玄紫冷漠地說道:「從今日起,你和蒼鷹就去九重寶塔閉關修鍊,將影魅訣修鍊至大圓滿!念心魂和素姨的事情交由我來處理!」

「好!」宮清影默默地點頭,經過念心魂的事情,宮玄紫也不可能再信任她。

她也要好好想想,為何素姨沒事,念心魂卻差點掛了?

宮玄紫見宮清影就好像犯錯的孩子,重重地嘆了口氣。

一開始她以為宮清影是故意的,但見素姨沒事後,就知道這是羽驚空事先挖好的陷阱,就等著宮清影來跳了。

現在羽驚空不在,她總不能去找羽驚空的麻煩,只能暫時拿宮清影出出氣,讓其好好反省反省,對未來解除婚約也算是鋪墊。

宮清影帶著小白和蒼鷹離開后,其餘影傀全部受宮玄紫調遣。

宮玄紫讓宮蕾立刻去縱橫家族請念心寒來宮家一趟,隨後又回到紫鸞閣去照顧念心魂。

念心魂已經睡下,他的兩名暗衛守護在他身邊,寸步不離。

宮玄紫擔心素姨出事,也讓宮一和宮十九等人將素姨送至紫鸞閣客房,由她雙重照顧兩大病號。

宮玄紫心事重重地在紫鸞閣的花園中來回踱步,即便加持影血結界來保護宮家,她還是覺得宮家布防太弱,早晚會被羽驚空滲透。

臨時去買武師奴僕又擔心是羽驚空的人,倒不如去聯絡玄清凌給她的魅族舊部名單。

宮玄紫想到做到,在書房中寫了數張名單后,吩咐宮一和宮二等影傀去聯絡,玄清凌安插在紫邏大陸的魅族舊部。

一切就緒,宮玄紫總算鬆了口氣。

她慵懶地靠在太師椅上,輕輕搖晃著腦袋,突然想起什麼,環顧四周,喃喃自語道:「紫藤仙草呢?」

……

宮清影將小白送回靈獸豢養池,臨別時給了它數瓶金紋獸元丹,足夠它晉陞至七階神獸。

一寵成癮:老婆你好甜 剛好宮清影能夠突破至武宗級別,主僕就能並駕齊驅了。

另外兩條紅砂金莽的修為不高,宮清影給它們四瓶九品銀紋丹,應該能夠幫它們晉陞至六階靈獸。

安排好它們,她又把縱橫家族給的極品晶石全部拿給劍靈地煞。

先前宮清影已經給地煞不少極品晶石和靈石,但奈何地煞劍是聖階靈器,極品晶石和靈石拿給它就像打水漂似的,根本無法滿足。

就像地煞說的,在靈力和煞氣稀薄的紫邏大陸,地煞根本不可能自然修鍊晉陞,必須等她回到靈界魔域的幽都,地煞才能快速進階。

可是,要等到她飛升靈界,就要等她修鍊至巔峰期武尊的級別,整個紫邏大陸除了羽驚空外,還沒聽說誰修鍊至武尊級別呢。

但不管怎樣,宮清影還是想努力修鍊,好久不見玄清凌,聽說他因為送她魂歸紫邏而身受重傷,她真的好想見見他! 安排好地煞的事情,宮清影又走到九幽聖池邊。

錦兒還躺在極品修羅凝魂陣中,紅色陣紋如同蛛網密布全身。

宮清影看著她蒼白的面孔,心裡很不是滋味。

因為她的緣故,羽驚空、玄清凌、錦兒、素姨和念心魂,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尤其是魅族,更是惹來滅頂之災。

一切的源頭,皆因她認識羽驚空!

倘若他們不曾相遇,那麼所有人都不會受到傷害。

羽驚空可以在羽翼神朝過著眾星捧月般的神皇日子,而她和念心魂或許還能過著雙宿雙飛的美好生活。

玄清凌和素姨不用為她的重生操碎心,錦兒也不會被縱橫棋陣鎮壓至魂飛魄散。

她漸漸明白曙傲雪臨死前說他們天生相剋的事情,這段感情不僅克著他們,還克著他們周圍的親人。

只是她到現在,才頓悟而已!

不過也不算太晚,他們之間早就該結束了!

羽驚空佇立在師徒印記中,聽著她的心聲,心口又開始痛了。

就算她要放手,他也不可能同意!

娶她,此生他勢在必得!

……

宮清影神情黯然地離開隨身空間,回到九重寶塔的頂層,並拿出羽驚空給的寵妻醫典來研究,看完上面的丹方后。

又將先前配製冰焰龍息和金紋羽毒清心丸,拿出來仔細比對。

所有藥材逐一親自試藥,皆沒有任何能夠劇毒之物,可為何偏偏念心魂喝了有問題,素姨喝了卻會好轉呢?

難道羽驚空的翼風斬和羽驚鴻的翼風斬相生相剋,這才導致她在用藥時有所偏差?

想到此,宮清影又對冰焰龍息和金紋羽毒清心丸的部分藥材成分進行調整,並將羽驚空的青絲改成他的金色血液。

那是之前為了破壞縱橫副陣,她親吻他時故意偷走的金色血液,她就不信羽驚空的神血,會解不了他自己煉製的羽毒!

配製完一切后,宮清影叫來蒼鷹,讓他轉手給宮一,讓他想辦法給素姨和念心魂服下。

羽驚空見狀,發現自己對小女人了解的太少。

沒想到她除了他的青絲,居然連他的神血都敢私藏,她到底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

他藏匿在師徒印記中,彈指在白玉瓷瓶中,又加了一劑猛料。

沒多時,便傳來素姨和念心魂羽毒再度發作的噩耗。

宮玄紫察覺是宮清影的傑作后,又將她禁足的時間延長一月。

羽驚空暗暗竊喜!

宮清影則怒不可遏,瞬間明白自己被羽驚空給耍了,拿起寵妻醫典直接扔進火爐中,重重地拂袖而去。

羽驚空心疼地將寵妻醫典換做另外一本玄階秘籍,並寶貝地將其放在掌心,用力吹滅上面的火星,又施法將其全部恢復。

這可是他花了好幾百年精心編寫的神階醫典,要是放在羽翼神朝又會成為群雄逐鹿的絕世寶貝。

可惜他家寶貝影兒不知道!

不過也無妨,以後她自會知道這本醫典的厲害!

羽驚空跟隨宮清影直至九重寶塔的練功房中,只見悶悶不樂地坐在裝潢奢華的屋子中央,氣呼呼地各種謾罵他。

那些語言亂七八糟的,好多他都聽不懂,應該是她前世的語言。

羽驚空緋薄嘴角的笑意,越發邪肆起來…… 宮清影破口謾罵羽驚空,整整罵了一個晚上。

英語、法語、德語,將她前世學過的所有語言都找來罵羽驚空,她發現她的語言組織能力還是不錯,就是沒有發揮的地方。

罵完之後,心情舒暢了許多。

宮清影這才進入玉鐲空間古城的聚影殿中,羽驚空在這裡種植萬畝超級聚影草,足夠她將影魅訣修鍊至大圓滿。

在修鍊大圓滿之前,宮清影要將影魅訣提升至蒼鷹的級別。

同時,蒼鷹也必須將武修修為提升至巔峰期武師,主僕同級才能雙修共同衝擊影魅九重。

在異能世界。

宮清影和錦兒可是花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才好不容易修鍊至影魅大圓滿,但那樣的大圓滿在玄清凌眼裡,根本不值一提。

當時他便告訴宮清影,那並不是大圓滿,真正的大圓滿要將影力變成透明顏色,就像素姨那種級別。

前世宮清影完全不信,但當她看見素姨的透明影力時,便知道九重天上還有一個大圓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