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玄苦笑一聲,為了可以徹底的擊殺這個地獄領主,自己可以說煞費苦心,這個時候,卻是看著這個地獄領主要廝殺出來。

「該死,真是該死,如果在最後我沒有留著什麼手段的話,必然會讓你擊殺。」

聽到姬玄還有什麼手段,地獄領主冷笑了一聲。

「小子,你真的以為我怎麼的容易被你擊殺嗎,有了這幾次的經歷,你下次在用這樣的方法困死我,接下來,我必然會防備,所以,你只有被我擊殺的命運。」

姬玄臉色一沉,嘴角一扯,流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

「領主大人,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我接下來的手段,是我第一次施展,他的威力,驚人,連我自己都是沒有辦法控制。」

「笑話,小子,你是不是,總喜歡用這樣的事來激怒我。」

「激怒你,嘿嘿」

姬玄冷哼了一聲。

「我只會把怒直接的擊殺。」

隨即,姬玄長劍一抖,在空中,爆掠出無盡的寒芒。看的那個見多識廣的地獄領主都是震撼。

「該死的這個小子,有在耍什麼手段,他前幾次,就是這樣的施展陣法,把起困住,這次,絕對不能在上當。」

想到此處,地獄領主直接退下。退到距離姬玄十米的距離才是,穩住身形。

「小子,你這次在有什麼詭計,也是使不出來來了吧。」

姬玄眉頭一揚,有些苦笑不得的看向那個地獄領主。

「領主大人,看來你也有害怕的時候。」 地獄領主有了前幾次,姬玄的詭計,這個時候,雖然是惱怒,可是卻不敢衝上前來。

姬玄看到這樣的情形,詭異的一笑,然後,慢吞吞的走向地獄領主的方向。

「領主大人,既然你不來的話,我就去請你吧。」

姬玄緩緩的走進,地獄領主忍無可忍。

「該死的,你這個傢伙,真是該死。 寵婚一星期 我必須要殺死你,你這樣的走進就是要讓我把你擊殺。」

姬玄手中緊握著長劍劍尖朝下。

「領主大人,你今天必然會被我打的重傷而死,因為,你將我的傳承者,洪荒大聖擊傷,我的身上,都是他對你的仇恨,所以,就算我拚死,也要把你擊傷。」

「好小子,有志氣。」

隨即,地獄領主突然出手,手中的戰刀,一揮,轉瞬間的功法,就是到了姬玄的眼前。

姬玄一臉的寒意。

「想先出手,嘿嘿,這是最愚蠢的舉動。」

說完,姬玄腳下一踏,也是陡然間,爆衝到高空只上。

地獄領主在快要到姬玄的面前的時候,突然,被一面牆,硬生生的擋住,重重的撞擊只上,地獄領主,立刻感覺到一種危險的味道。

於是,就想趕緊的離開這個地方。

身形一動,如同離弦之劍,迅速的逃走。

姬玄此時,已經是在高空之中,心神一動,看到那個要逃走的地獄領主。

「嘿嘿,你怎麼想要逃走,有種就留下來呀。」

姬玄爆喝聲,在整個空間激蕩,浩浩蕩蕩,讓人震撼。

「該死的,這個小子又是要激怒我,可是這次我怎麼可以上他的當,現在他在暗處,可以偷襲,我必須要隱藏起來。」

姬玄俯視那道黑色的身影,依然在飛快的一動,淡淡一笑。

「看來我們的領主大人,真的是嚇破了膽,」

隨即,身子在衝上雲霄,接近無盡的虛空,然後爆殺而下。

地獄領主也是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著一股強烈的戰鬥餘波,在震蕩力量,在迫進,可是他根本不敢回頭,只能是以更訊疾的速度爆掠。

不過,那屁股後面的殺意,也是夠他受的。

「該死,你這個傢伙,這是要逼我和你決鬥嗎。」

現在,地獄領主可以說是已經失去里理智。

隨即,扭動身形,徑直轉身,直接和姬玄戰成一團面對這樣的戰鬥,姬玄嘴角一扯,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

「我要殺了。」

地獄領主面目猙獰,手中漆黑的重劍,直接和姬玄硬悍在一起。

接手,那一刻。

地獄領主頓時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巨力,從自己的全身上下蔓延而過。

轟隆隆,身子倒飛而去,重重的咂在地上。

「該死的傢伙,你有將我擊傷了。」

姬玄此時也是從空中落定,不過他的身形,可是要比那個地獄領主,穩定多了。

「領主大人,怎麼樣。」

手中長劍一旋,鋒利的劍身就是懸浮在姬玄的脖頸。

「小子,你是什麼境界你知道嗎。」

「嘿嘿,我身上的秘密不是你可以理解的,這已經不單單是境界的問題。」

「我不服,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怎麼可能將我擊傷。」

姬玄面對這個執迷不悟的領主,有些不耐煩。

眉頭一皺,便是一劍爆殺而去。

不過,姬玄當然是知道,這個領主,厲害,一旦出手擊殺必須要催動驚天動地的實力

隨即,口中爆喝。

「驚天一劍」

轟隆隆,浩浩蕩蕩的殺意,激蕩著鎮殺而來,面對著席捲而來的殺意和神意的融合,地獄領主還想反抗。

可是,自己身上那種黑暗的氣息,在神意麵前,直接被惡狠狠的壓制住,根本沒有辦法可以反抗。

「該死,該死。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怎麼可能在不斷的融化,我要死了嗎。」

姬玄見到在無盡神意光照之下,不斷融化的地獄領主。

那掙扎的樣子,如果現在不徹底說擊殺他,讓他逃走的話,後患無窮。

「劍皇三式。」

破殺,一劍爆刺而去,傾刻間,一股狂猛的玄勁,震蕩而去。

劍鋒遊走,直接爆轟在那個地獄領主的胸膛上,立刻血肉四濺。

「啊,你……」

地獄領主震怒,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越是這樣的垂死掙扎,越是要受更多的苦。

疾刺,

姬玄手中的長劍一抖,腳步一跨,直接朝著地獄領主的方向鎮殺而來。

「啊」

又是一陣凄厲的慘叫,此時的地獄領主已經是沒用了原來那種猙獰的面貌,而是血肉模糊,人不想人,鬼不像鬼。

「該死,我要衝殺出去,和你決鬥,」

說到這裡,地獄領主已經是震怒,於是,直接的朝著姬玄功殺而來,算是做最後的掙扎。

姬玄見狀,也是知道,這個地獄領主,只是困獸之鬥,不過,這個地獄領主最後說不定有什麼狠招,所以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想到這裡,姬玄面色一冷,手中長劍護在自己的身前。

地獄領主kn看到姬玄被震的,有些慌亂,雖然是最好一拼,但是,還是無盡的興奮。

「小子,你今天必然是要死在這個地方,讓我徹底的擊殺你,和我一起去陪葬吧」

隨即地獄領主爆殺而來,姬玄眉頭一揚,手中的長劍也是一震沒有絲毫的退意。

地獄領主見狀,嘴角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

「你這個傢伙,在我的手下,也不過是這樣的弱小,讓你見識一下我最後的殺招。」

「地獄覆滅。」

轟隆隆,滾滾的陰煞氣息,席捲而來,也正是在這種氣息蕩漾的時候,那個地獄領主身上的那在似乎在不斷的燃燒。

看到這一幕,姬玄的心中也是忍不住駭然,

「果然是魔功,既然是用這樣的功法在和我戰鬥,這樣的魔頭只有被殺死,才能讓整個世界安寧。」

隨即,姬玄面對那陰煞的氣息翻湧,不退反進,直接的衝殺上來。

「想殺我,小子,看來你的膽子,可真是不小,這個時候,都敢衝上來,但是,我告訴你的是,這些都沒有有,我這次即使死去,也要帶著你。」 姬玄冷哼了一聲,嘴角一扯,直接的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暴喝道,「兄弟們,現在,趕緊的衝殺出來,按照我們的計劃行事,這個魔頭已經是喪心病狂了。」

聽到這裡,果然,在沖重重疊疊的山峰中,回蕩著一陣大漢的聲音。

「大哥,我們現在就是要一起出手,殺死那個魔頭。」

瞬間的,功夫,在高空中,就是有著無數道身影,直接的暴殺到高空之上,姬玄眉頭一揚,嘴角的笑容更加的得意了。

不過,那個地獄領主,可以說相當有見識的人物,看到那些武士衝殺上來,反而是冷笑一聲,「一群土雞瓦狗,就算是衝殺上來,也是我想殺,就是可以直接的滅殺的。」

所以,地獄領主,沒有絲毫的遲疑,如同利劍一般,不停的朝著姬玄的方向逼近。

姬玄見狀,也是腳下一踏,這個地獄領主的心裡想的什麼他都是知道,但是,為了徹底的擊殺這個魔頭,姬玄只能是迎上去,

轟轟轟,瞬間的功夫,地獄領主和姬玄便是在高空中硬悍在一起。

姬玄感覺到一股陰煞的氣息,一觸碰到自己的身體,便是在腐蝕著自己的身心。

「該死的,」

姬玄一咬牙,心中一橫,手中的長劍,便是朝著那席捲而來的陰煞氣息,轟殺而去,無上的神意在面對那些陰煞氣息,也可以說是相當的神聖,直接有一種無上的力量,把那些陰煞氣息,震的灰飛煙滅。

「好小子,你真的是有兩下子,既然是可以把我的氣息震的化為虛無,看來我需要利用更加強大的力量波動。」

隨即,地獄領主一手持劍,一手卻是直接的揚起。

「我以自己的肉身,燃燒吧,讓我徹底的殺死這個少年,地獄家族的榮耀,必然會重新的回來,」

話音剛落,在整個空氣中,都是瀰漫著一股強烈的玄勁波動,姬玄眉頭一皺,也是感覺到那股朝著自己攻殺而來的力量波動。

濃重的陰煞氣息,甚至都是讓他感覺到有著呼吸不過氣的感覺。

「嘿嘿,地獄領主大人,看來你真的被我逼的挺急的了,不過,你要殺死我還是有些困難。」

姬玄腳步一踏,然後,橫劍格擋,那呼嘯而來的攻擊。

「嘿嘿,小子,這個時候,還想再躲閃,看來,你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必然要被我擊殺。」

隨即,手掌一揮,更加濃重的陰煞氣息,呼嘯而來,不過這一次的陰煞氣息,比起以前卻是多了一種濃烈的殺伐之意。

滾滾而來,簡直就是要淹死,在這個地方。

「該死的,怎麼毒的氣息,如果我在這個地方待久了的話,恐怕,就會變成一個只會殺人的魔頭。」

姬玄強定心神,這個時候,只能是忍下去,因為,他不能在退一步。

地獄領主看著姬玄竟然是咬著牙,死死的頂住,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在他的眼中,這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因為,就算他逃走的話,也是要比現在比較好。

所以,地獄領主明白,這個小子,必然是有著自己的打算,「小子,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是現在你這樣的舉動,只是讓我更好的將你擊殺。」

隨即,地獄領主直接的轟殺上來,姬玄見狀也是臉色一變,手中的長劍一抖,一陣狂猛的劍芒,也是朝著那個地獄領主的方向轟殺過去。

轟隆隆,瞬間的功夫,兩人便是高空中碰撞。

不過姬玄那暴殺而去的劍芒,在高空中,幾米的距離,就是被直接的轟的灰飛煙滅。根本是沒有一絲抵抗的力量。

「該死的,」

姬玄在心中暗罵了一句,現在他不知道,自己敢怎麼做,不過絕對是不可以後退的,就算是被殺死也是不可以後退。

地獄領主看著沒有絲毫逃跑意思的姬玄,淡淡的一笑,「小子,你怎麼不逃跑也,現在對你而言,似乎逃跑是最後的打算,如果你在這個地方死撐下去的話,只會死的更加的凄慘。」

姬玄手中依然是緊握著長劍,然後,緩步的走上前來。

「來吧,我是不會輕易被你擊殺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