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琰珪卻也不急,不時用兩根手指夾起一粒花生米高高拋起,而後仰頭張嘴去接,十次里倒是有六七次接不中,接不中時姜琰珪便會有些懊惱的皺一下眉頭,若是接中了,便露出開心的笑容,將花生米細細嚼碎,待濃郁的香甜盡數化開后,便賞賜自己飲一口菊花酒。

自得其樂、逍遙自在,不外如是哉!

踏踏踏踏。

故意放重的腳步聲在身後響起,姜琰珪釣魚時是不許旁人打擾的,敢在這時靠近的整個京都不超過兩人。

現時其中一人不在京都,額…也許已經進了京都也說不定。

一名年約四旬的太監來到姜琰珪的身旁,探頭瞧了一眼空蕩蕩的魚簍,忍不住輕笑道。

「殿下何不試試老奴調製的魚餌,保管不出半個時辰,今晚便有全魚宴可以吃了。」

「你個老貨懂什麼,憑自己本事釣來的魚,吃起來才有味道。假人之手,食之無味,無趣!無趣!」

姜琰珪目不轉睛的盯着水面,頭也不回的說道。

太監名叫柳寄,乃是姜琰珪的大伴,聞言笑着搖了搖頭,而後從袖中取出一張紙條遞到姜琰珪面前。

「宮外剛剛傳進來的。」

姜琰珪接過紙條看了看,而後揉成一團塞進嘴裏,取過酒杯喝了一口,藉著酒液將紙團吞咽了下去。

而後繼續盯着水面,好似下一刻便會有魚上鈎。

柳寄靜靜在站在後面,似在等待。

片刻后,懸在水面的空心葦管突的向下一沉,姜琰珪手臂猛地揚起,青竹魚竿弓成半圓,越揚越高。

下一刻水面乍破,銀花四濺,一尾青鯉被魚線拖拽著,搖頭擺尾的飛上半空。

柳寄伸手一招,那青鯉便好似被一股無形之力吸引一般,陡然轉折筆直的飛到柳寄手中。

姜琰珪羨慕的看着大伴露出的這一手靈力牽引,隨後便有些黯然。

一個無法修行的凡人坐在太子的位子上,就好似坐在一座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發的火山口一般。

整日裏提心弔膽、如履薄冰,活的戰戰兢兢、風聲鶴唳。

這種日子何時是個頭啊!

從大伴手裏接過猶自掙扎的青鯉,姜琰珪將穿破魚唇的金鈎摘下來,而後將它又放回池塘中去。

「儘快聯繫赤鱗,告訴她不管用什麼手段,保證沈平常活着入京。」

……

「那個廢物這是要拉攏國師啊,呵呵,怎能讓他如意…」

皇城中一處深宅里,面色俊美的青年冷冷一笑,手中的紙條憑空飛起,而後驟然化成一團火焰。

火焰一閃即逝,僅余片片灰燼緩緩飄落。 就在眾人無比歡呼,紛紛和西遠問候的時候。

王天獨自一人來到了一處角落。

他得再進一次暗世界!

他可沒有忘記,現實中的問題是解決了。

還有暗世界中的一個麻煩沒解決……

但是在之前,得先把會堂中的咒怨解決了。

「你拯救了一個迷失的靈魂,你真的很了不起,王!」

朱莉突然來到了王天的身邊,對其誇讚道。

王天微微點了點頭,像是想起了什麼,從兜里取出了那副塔羅牌。

「朱莉,謝謝你的塔羅牌,它很有用!」

朱莉沒有接過王天手裡的塔羅牌,而是問了一個不相關的問題。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來參加這個比賽嗎?」

王天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她神秘的一笑,不知道從哪裡又掏出來了一組塔羅牌。

這是一幅白色的塔羅牌,同樣十分的厚重。

朝王天揮了揮,笑道:

「我是混沌靈魂,擁有混沌之靈,是混沌之靈指引我來到此處,一切都是混沌之靈的安排……」

隨後直接離開。

王天目送著對方的離去,又看了看手裡的塔羅牌。

一時間想不明白朱莉什麼意思。

所以,這應該是送給他了吧?

……

他想了許久,都沒有什麼解決會堂咒怨的好辦法。

炎魔倒是可以解決,但是太暴力了。

它的方法就是,直接拆了這座會堂!

依託於此的咒怨,自然是一鬨而散。

王天看了眼周圍的眾人,默默的否定了這個辦法。

偷偷的,倒也不是不可以,問題是這裡人有點多……

要不然直接獻祭,再召喚一個靈出來?

只是,咒怨也能獻祭?

王天想了想,決定先試試再說。

「生於無盡世界的眾生萬物之靈……」

他開始默默的念誦喚靈咒語。

漸漸地,會堂中的咒怨開始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消失。

眾人忽然的感到身子輕鬆了許多。

王天微微感受了一下,會堂中的咒怨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

這代表著,他的喚靈成功了!

只是,靈呢?怎麼看不到對方在哪?

這就奇了怪了,他自己喚來的靈,居然找不到對方了……

要不是冥冥中有個感應,對方佔據了他目前的一個名額,他還以為自己失敗了。

算了,先進入暗世界再說吧。

……

暗世界。

由於「翻轉」的力量,他並不需要藉助媒介就能進入(扭曲正反特性的時候,才需要)。

這一次進入暗世界,他明顯更加有底氣了!

雖然暫時沒找到新召喚的靈在哪,但是他現在能動用炎魔了!

按照之前的路線,王天快速的往會橋路方向趕。

路上遇到什麼咒怨怪物,炎魔直接橫掃!

這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之前實在是太憋屈了!

很快,他就再一次來到了會橋路13號。

惡祟新娘說到底還是一個威脅,必須要根除後患才行。

而且,他嚴重懷疑。

惡祟新娘就是那個「梅姨」!

別墅內,

他都沒有細找,對方就直接冒了出來。

就像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惡祟新娘一見到他,就直接紅了眼。

拼了命似的衝上來,想要和王天同歸於盡!

王天招了招手。

一旁緊跟其後的炎魔,直接一把手握住了對方的腦袋,將其高高的抬起。

惡祟新娘任何的反抗都沒有作用。

炎魔任憑對方抓撓扣掐,巋然不動!

淡紅色的眼睛里一片的漠然,宛若在看一個螻蟻一般!

隨時都能終結對方!

王天想要問問對方一些事情,但可惜對方完全不理他,就是一副「我要和你拼了的樣子!」

他只好無奈的揮了揮手。

讓炎魔直接幹掉對方!

炎魔巨大猙獰的手臂微微用力,惡祟新娘的整個軀體逐漸崩壞。

就在這時,一團黑影突然冒了出來,瞬間擄走了惡祟新娘!

王天一驚,立刻察看黑影跑哪去了。

結果……

他居然看到黑影正匍匐在他的腳邊,不斷的蠕動著。

還伴隨著無比輕微的慘叫聲,似乎是在咀嚼著什麼。

「這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