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內的上空,始終都籠罩著一層血色的月光,並無晝夜之分。

帝靈兒自從進了北陌的房間,就再也沒有出來過,若不是妖界的人都知道北陌身負重傷,恐怕立刻會有人衝進去一探究竟,就生怕帝靈兒與她發生什麼。

可帝靈兒也僅是拿著一塊浸濕的洗臉帕,小心翼翼的為他擦拭著身上的鮮血。

「北陌,你以後……別再做這種傻事了。」

帝靈兒緊緊的咬著嘴唇,尤其是當望見男人的傷口之深之後,她心裡的痛更為劇烈,目光中亦是帶著滿滿的心疼。

望見少女一副又快要哭泣的表情,北陌抬手,修長的手指輕撫上她嬌美的臉蛋,邪邪的一笑:「丫頭,你怎麼又哭了?別哭了,這些傷對我而言,真不算什麼。」

「那對你來說,什麼樣的傷,才算痛?」

帝靈兒揚起頭,水汪汪的大眼睛凝望著男人,她的聲音都帶著沙啞,已無往日的清脆。

北陌沉默了。

重回八五之團寵是個技術活 什麼樣的才算痛?

「我曾經,弱小過。」

男人的聲音讓少女一怔,卻並沒有出聲打斷他的話。

「萬年前的那種時代,你沒有經歷過,卻也應該聽說過,那是個強者輩出,適者生存的時代,我們族一向弱小,受人欺壓,我不但經歷過斷骨之痛,我還被烈火焚燒,下過油鍋,更甚至……有個獵人捕獵的時候射了我一箭,那根箭穿過了我的後腦勺,而我,頂著這根箭,生活了整整半年時間。」

「小丫頭,你看,我經歷過這麼多年的痛,我都沒有死,這一點傷……對我來說算什麼呢?」

帝靈兒愣愣的看著面前這笑容邪氣的男子,她難以想象,一個人經歷過了如此多的傷,為何還能活下來?

「丫頭,你一定在好奇,為何我被火燒過,入過油鍋,還被箭穿透了腦袋,卻還沒有死?」男人淺笑著道,「因為我們族內的長老無意間得到了一個秘法,全族人獻祭出所有的生命,但那些獻祭出的生命,都在我的身上,這才讓我當年擁有了不死之身。」

「我們族向來弱小,天賦並不如虎豹之類,所以,他們才選擇了族內天賦最強的我,把所有的生命都給我,我就等同於有了無數條命。」

聽著男人這些雲清風淡的話,帝靈兒的心臟驀地一抽。

縱然他的話很輕鬆,可帝靈兒還是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確實,擁有了如此多的命,可以讓他不死,但是有的時候,不死比死亡更痛苦。

而他卻只能扛著那些痛走下來,因為他背負的是族人的使命……

「北陌,」帝靈兒緊緊的握著北陌的手,目光一片堅定,「以後我會保護你的。」

我會保護你,不再讓你受到這般的傷害…… 北陌笑意漸深:「那都是我弱小之時所經歷的事情,後來……再也沒有發生過,就連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的人,我也……一個都沒有留下!」

一道陰寒的光芒從北陌的眼中閃過,他許是想到了萬年之前的那些事情,讓他的氣勢沉了幾分,周圍的空氣都變得陰森森的。

「北陌,我現在好奇……你到底是哪個種族的妖獸?」

帝靈兒抽回了自己緊握著帝蒼的手,雙手托著腮幫子,雙眼忽閃忽閃的,明亮猶如星辰。

而在少女清脆的聲音之下,男人陰寒的氣息也收了回來,桃花眼中含著戲虐的笑。

「想要知道?」

少女眨巴著眼睛,拚命的點了點頭。

她好想知道北陌的本體到底是什麼……

北陌抬手,將少女拉到了懷中,紅唇湊向了她的粉唇,笑得妖孽動人:「等你嫁給我的當日,我自然告訴你。」

他當然不是不願意告訴帝靈兒本體。

而是……

如若讓這丫頭知道他就是小北,按照這丫頭當日的話來說,她會廢了他的小北陌。

若是連這丫頭的滋味都沒嘗過就被廢了,豈不是太遺憾了?更何況,萬一他被廢了之後,這丫頭嫌棄他呢?還是等成親之後再被廢為好。

那時候,他即便被廢了命-根-子,小丫頭也不可能再離開他……

他就是要綁著她一輩子,讓她這一輩子都無法前去別人的身邊。

「公主。」

就在這時,一名宮女的聲音在門外傳來。

帝靈兒轉頭問道:「有什麼事嗎?」

「公主,一個叫做傅清塵的公子想要見公主,他已經在妖界外跪了一天一夜了。」

「傅清塵?」

總裁奶爸:緝捕記者小妻 帝靈兒不滿的蹙眉,語氣也帶著一絲的不耐煩:「他來找我幹什麼?不見。」

「公主,他說,他還有幾句話要和公主說,若是公主不願意見他,他就不會離開。」

聽到宮女的話之後,帝靈兒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你帶他進來妖界,我想要知道他現在還來找我幹什麼。」

該說的,她在傅家都已經說了。

如今傅清塵再來,也無任何用處。

……

妖界王宮。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後花園之內,少年立於走道之上,他或許是因為緊張,手也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頭。

少年原先俊美的臉龐,如今卻異常的消瘦,眼窩深陷,唇色發白,毫無曾經的意氣風發。

遠遠的,傅清塵便看到了從花叢中走來的少女。

少女美得就如同花中精靈,俏皮可愛,一襲粉色的衣裙,襯的她的臉蛋更為粉嫩白皙,漂亮的就像是畫中的仙女。

走到他的面前之時,少女停下了腳步。

她那本來會說話的眼睛,僅是淡漠的凝望著他,聲音清脆而疏離:「傅公子,你來找我有事嗎?」

少年垂下眼眸,遮蓋住眼中的失落,他沉默了半響,方才將目光再次注視著面前的人兒:「靈兒,你能不能……再喊我一聲傅大哥?」

帝靈兒笑了。

她的笑,還是那樣的美,那樣的讓人心動。

「傅公子,你是有家室的人,即便你的妻子不再你的身邊,我再這樣稱呼你,也有些不太合適,再者,我也快嫁人了,所以我們之間還是需要保持一些距離。」 手機閱讀

傅清塵的心中帶著酸澀,不知何時,他與她之間竟然是到了這種地步,竟然再也回不去初見時的美好。

「那你對你的虞叔叔,還有你的師兄南宮隼,也是這樣?」

帝靈兒的眼中閃過一道怒意:「傅清塵,我給你一次機會來見我,我不是想聽你說這些話,你不用搬出虞叔叔和我師兄,他們和你不一樣,他們是我的親人,一輩子的親人,而我和你之間……我那日就說過,我們連朋友都不是,你有何資格來質問我這句話?」

她自從決定和傅清塵劃清界限之後,她就再也不會給他絲毫的希望。

娘親說過,不愛就不能給對方任何的希望,所以,她必須對傅清塵更狠,才能讓他徹底的忘記她。

就算傅清塵實在不願意忘了她,那她也不可能再給他任何的好臉色,因為他們之間,永遠都是不可能的!

傅清塵一愣,他苦笑一聲:「若是,我不是傅家的人,你會不會……選擇我?」

帝靈兒一愣。

她垂下了腦袋。

那一刻,她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張妖孽邪氣的容顏,她的唇角微微上揚:「我以前說過,我對你是有好感,但是那好感並不是喜歡,因此,我不會接受你,我有其他喜歡的人,所以,傅清塵,我不喜歡你。」

傅清塵緊緊的握著拳頭,他一開始就明白,帝靈兒不會再接納他,可他還是不甘心,他始終認為是傅家公子這個身份,成了他的絆腳石。

如果他沒有投胎為傅家的公子,也許,靈兒會接受他也不一定。

可現在,靈兒卻堅定的告訴了他,她不喜歡他!

「你喜歡的人是……當日的那個傢伙嗎?」

帝靈兒眉頭輕皺:「他有名字,他叫北陌,我希望你對他放尊重一點,不然的話,我會對你不客氣!」

傅清塵的心臟莫名的一抽,或許是少女對北陌的維護,讓他的心情更為酸澀。

「你當日,不是在表演給我看,他和你真的是……」

「傅清塵,」帝靈兒的臉色沉了下來,「你說的沒錯,那天,我確實是為了讓你死心,才讓北陌配合我,可後來我才知道,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擔憂,是心疼,是憤怒……那日你受傷,我確實很擔心,卻沒有和面對北陌時一樣的心痛。」

傅清塵緊緊掐著掌心,已經溢出了鮮血,他卻毫無知覺,心痛的目光凝望著帝靈兒。

哪怕他早知道靈兒日後會遇見其他喜歡的男人,但如今這些話親口聽靈兒說出來,他疼的有些撕心裂肺。

「他……很好嗎?」

能夠讓靈兒喜歡上的男子,一定很優秀,也必然……對她很好。

靈兒這小丫頭太過於機靈聰明,自護能力也極強,若非是對她極好的男人,她是絕不可能動心……

「他很好。」

帝靈兒的小臉上揚起一片燦爛的笑容,天真無邪:「其實我和他十年前就見過我,他那時候差點無意的傷害了我,我爹娘一直想把他找出來打死,而他明明知道這一點,為了留在我的身邊,他自己跑出來承認了,就在昨天,要不是清歌姐姐通知了我,他肯定被打死了。」

她也是後來才知道,爹爹為了不讓她知道這件事,特意不許任何人通知她北陌前來的消息,還是清歌姐姐放心不下偷偷的來告訴了她。

當然,二哥喜歡清歌姐姐不是秘密,娘親也很喜歡她,所以,即便知道是清歌姐姐告的秘,也不會有人去責怪她……

本書來自 傅清塵沉默了下來,他的目光靜靜的凝望著面前的少女,似乎想要將她的模樣,深深的刻在腦海之中……

「靈兒……」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似乎有著抑制不住的痛苦,目光中寫滿了悲傷。

「傅公子,以後你還是稱呼我帝姑娘為好,」帝靈兒笑得清淺動人,唇角上揚,眉眼彎彎,「畢竟,你喊得太親密,我家小陌陌會不開心的。」

少女的話,就如同一把銳利的刀子,狠狠的扎在了傅清塵的心上,疼的他在那一瞬間皺起了眉頭。

「如果你沒事的話,以後不要來找我了,」帝靈兒狠狠心,轉頭,背對著身後的少年,「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而且看到你,妖界的那些妖獸們也會不開心的。」

傅清塵苦笑一聲。

從一開始他就注意到躲藏在周圍的那些妖獸。

那些妖獸看向他的眼神,都充滿了憤怒與兇狠,若非是礙於帝靈兒在這裡,怕是他們會立刻衝過來將他撕成碎片。

婚色撩人:權少誘妻成癮 畢竟,當初是他害的靈兒流盡了如此多的鮮血,還傷害了她,就連母親為難她的時候,她也沒有很果斷的站出來保護她。

他們不喜歡他亦是應該的。

「靈……」傅清塵剛想稱呼帝靈兒的名字,只是話到了口邊又忍了下去,「帝姑娘,能讓你喜歡上的男人,肯定有他的優秀之處,不管怎樣,我都祝福你,希望你一生幸福。」

他現在的要求很簡單,只要她一生幸福就夠了……

帝靈兒的拳頭緊緊的攥著,她始終背對著身後的少年,從頭到尾,都不曾回頭看他一眼。

說到底,這件事上,傅清塵沒有太多的錯誤,他當初不曾站出來保護她,那也是他的事情,她從來不曾真正的怪過他。

只可惜……她也永遠不會喜歡他,僅此而已。

「保重。」

見少女連一句話都不願意和他多說,傅清塵咽下滿嘴的苦澀,他抱了抱拳頭,最後看了眼少女倩麗的背影,緩緩的轉身,向著妖界宮門外走去。

直至他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暗中那些凌厲的氣勢方才消散,在空氣中化為了虛無。

帝靈兒回頭,瞪向這空蕩蕩的妖界後宮:「他已經走了,你們也沒必要在這裡盯著,再說了,我難道還會吃虧不成?」

話音剛落,隱藏在暗處的那些妖獸皆是從四面八方走了過來,尷尬的望著那氣呼呼的少女。

「公主殿下,是王后早就猜到傅家的那小子還會來找你,所以才讓我們時刻盯著,王后想讓你將此事徹底的解決,因此,並沒有阻礙傅清塵來找你,卻又害怕你心軟……」

如果妖界真的不想讓傅清塵見到帝靈兒,就絕不會有人來通知她,是以,傅清塵之所以能來,也是在白顏的默許之下。

這段情,總算是告一段落,若是不讓這小子徹底的死心,還真怕日後他會繼續糾纏公主……

「我不會心軟,」帝靈兒眼眸中含著一片堅定,「若是我心軟了,對我,或者對傅清塵,都不是一件好事,我必須狠下心來,徹底的絕了他的情,他才能放下過去,我也能夠不再被他糾纏。」 手機閱讀

如此,當真是最好的選擇……

「對了,師兄怎麼處理那對夫婦的?」

帝靈兒似乎想到了什麼,轉頭望向身後的妖獸,問道。

站在少女身後的那隻紅狐狸撓了撓腦袋:「南宮公子把他們關在了妖界地宮,現在還沒有處置他們,公主是想要去看一下嗎?」

帝靈兒撇嘴:「我才不去呢,我只是問一下而已,另外,日後傅清塵再來找我,就把他丟出去,免得妖界的人都不開心。」

紅狐狸的眼中閃著欣喜,她真的能把他丟出去嗎?那個人類一家子都這般欺負公主,他們都實在看不下去了……

「公主,你現在要去哪?」

當看到帝靈兒丟下這句話之後就要離開,紅狐狸向前走了幾步路,問道。

帝靈兒並沒有回頭,她的聲音中卻隱隱帶上了笑意:「我去看看北陌的傷勢怎麼樣了,對了,這段時間你們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他養傷,就算二哥哥來了也不能讓他進來,必須讓二哥哥好好反思一下!」

「好的,公主。」

紅狐狸停下了腳步,沒有再跟上去,她望著帝靈兒遠去的背影,水靈靈的雙眼中閃過一道深思。

「公主剛才她是不是說過一句話……她要嫁人了?嫁給那北陌嗎?」

另一隻白毛狐狸亦是上前兩步:「她確實說了。」

「這樣一來,妖界估計有很多人要傷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