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郭旺竟是一連錘了數十錘,卻依舊沒能錘開李長風的盾牌。

李長風和他的盾,如一座山般,守住大廳的門,守住門后數百沈家弟子!

「他有異體。」一直看著的郭守哲忽然說道:「你們都去,輪著給我轟,我倒要看看他能堅持多長時間。」

「是。」餘下的人聽得命令,全都圍到了大門前。一行人一替一下,開始輪李長風。

如此,竟是足足過了半刻鐘之久,那面盾牌,卻依舊不倒。

……

盾牌后,孫二娘雙手顫抖,她看著李長風,看著李長風不斷從嘴角湧出的鮮血。孫二娘顫聲說道:「長風,你退下來。沈家沒有人會怪你!」

李長風搖頭,李長風此時已說不出話。他卻堅決不退。

「轟!轟!轟!」那強烈的撞擊聲,每一聲,都似撞擊在人的心上。

又是半刻鐘過去,孫桓的一雙眼睛早已發紅,他已經忍了很久。

現在,他再也忍不住了,因為他看出來了,再這樣下去,他的二弟就得被直接震死。

「你給我退下來!」孫桓忽然厲聲喝道。

李長風還是不動。沒有人能想象得出,是什麼,能讓他堅持到現在。魔尊霸體加上暴熊血脈的組合,也不應該能夠承受住如此猛烈的攻擊的。

「大哥不客氣了。」孫桓見李長風還是緊緊握著他的那面盾牌,也不再猶豫,他伸手,一把就抓住李長風的肩頭,然後徑直把他提到了身後,那盾牌,也被他拿了下來,放到門邊。

李長風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前方,他自然躲不開來自後方的孫桓。

孫桓,也是武師中期的強者。

見盾牌忽然撤到後面,外面的人也停住。

他們停住,孫桓則站了出來。

「大哥!」李長風吃力的說道:「雲飛臨走的時候,我對他說,只要我還在,沈家就在。大哥你讓開,我要繼續站在這裡。」

「你不能再站在這裡了,再站下去,你就死了。」孫桓說道。

「就是死,我也要站。」

「好兒子!」院子里的李不凡,看見自己兒子的胸前已被鮮血染紅,看見兒子的臉色比紙還要蒼白,看見兒子隨時都要倒下去,卻還說要站在那裡守護沈家,只因為他答應過他的兄弟,他在,沈家就在。

聽見兒子的話,李不凡全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你今天在這裡戰死,爹讓你入我李家名人堂,爹親自為你刻墓銘!」

「他不會死。」李長風此時想說話都已說不出來。他一直提著的那口氣,鬆懈下來便散去,倒是孫桓接道:「就是死,也得死在我後面,因為我是大哥!」

孫桓冷冷看向前方的人,他的右手一動,手中已是多了一柄劍。

「來吧!」劍舉起,直指前方!

孫桓沒有方陽那樣強橫的血脈,沒有李長風那般逆天的魔尊霸體。

但是,他卻有一顆和他們一樣,重情重義,毫無畏懼的強者之心。

一直以來,兄妹幾人在一起,都顯不出孫桓。

他太平凡。雖然以前在天一城,他也是很傑出的一個少年,不過和方陽,和李長風,和沈雲飛相比,他就變得平凡。

而現在,沈雲飛不在。方陽已經倒下,李長風已經倒下。

孫桓就站了出來。

他立在門前,把自己的弟弟妹妹都擋在身後。

他只認準一件事情,就是死,也得是做大哥的他先死。

他把李長風拉到身後,只是為了要自己死在李長風的前面。

此時,站在孫桓正前方的,是拿著大鎚的郭旺。

郭旺上上下下打量了孫桓一番,隨後眼中現出一絲輕蔑,「就憑你,也想要站在這裡,擋住我們的攻擊?就憑你,也能站得住?」

郭旺冷哼一聲,忽然舉起手中的大鎚,對著孫桓就砸了下去,「你給我倒下去吧!」

「呼!」鎚子帶著凜冽的風聲,直向著孫桓頭上砸去。

這是後期巔峰武師砸下來的一錘,孫桓根本就不可能擋住這一錘。

但孫桓還是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手中的劍。就是倒下去,他也要在戰鬥中倒下去。

而就在這時,在兩個人側方上百米遠的地方,在已經倒塌的院牆的廢墟上,忽然閃起一道耀眼的劍芒。

那劍芒劃破長空,徑直斬下,斬在郭旺那舉起的大鎚上。

劍芒鋒利,悠忽間就切斷了那大鎚,切斷了郭旺的攻擊。

「他永遠都不會倒!」一個聲音從廢墟上傳來。 說話的人是沈雲飛。

沈雲飛終於趕了回來。

此時,他站在院牆的廢墟上,臉色蒼白。

上百里的路程,正常趕路需要半個時辰,而沈雲飛看見那輪血日後,卻只用了一刻鐘多一點,就趕了回來。

這短短的一刻鐘,對沈雲飛來說無疑是一場戰鬥,他的消耗很大。不過他回來的很及時。如果再晚回來片刻,那麼孫桓已經是一個死人。

沈雲飛深深吸了口氣,快步走到大廳前,走到孫桓身邊。

在他的後面,緊緊跟著盧家四口和劉飛付迪。

他們的模樣看起來倒是比沈雲飛要輕鬆許多。

沈雲飛只是一名武士,他們卻都是武師。雖然在戰鬥中,沈雲飛無懼於任何武師,但是在趕路上,他就一點優勢都沒有了。

沈雲飛轉過頭,看向大廳內。

他看見躺在地上的沈紅和方陽,他看見已即將倒下去的李長風,他看見數百沈家弟子眼中的怒火和屈辱,他看見白詩琪蒼白的手發出的微弱的光……

詩琪已經很疲憊了,她才只是一名武徒,可是她卻還在為方陽治療。她的臉色蒼白,她的手蒼白,她沒有戰鬥,她卻也要倒下去。

沈雲飛的眼睛發紅,沈雲飛身上的殺氣變淡,淡的即將要消失不見。

沈虎說,少爺越想殺人的時候,身上的殺氣就越淡。

沈雲飛看著大廳內的每一個人,沈雲飛忽然說道:「我回來了。」

大廳內,所有人的眼睛都發出光來。所有人的手都緊緊攥著他們的兵器,所有人體內的鮮血,都在沸騰。

沈紅掙扎著想要站起,她還想要戰鬥,想要和她的飛叔並肩戰鬥!

「沈紅,你別動。」沈雲飛道:「飛叔回來了,你們誰都不會有事。」

方陽看著沈雲飛,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她只是吃力的點了點頭。

沈雲飛也對著方陽點了點頭。

李長風此時也說不出話,他只是看著沈雲飛,那雙眼中,全是驕傲!

李長風為自己驕傲。

他在這裡擋住了一刻鐘!

就是這一刻鐘,讓沈雲飛趕了回來。

現在李長風就是死,也再沒有遺憾。他完成了他的承諾,他堅持到了沈雲飛回來。

「現在一切都交給我。」沈雲飛道。

李長風點頭,李長風靠著牆緩緩坐下去。

沈雲飛又看向孫二娘,看向沈虎,看向沈青,「你們都留在這裡,誰也不許出去。」

三個人點頭。

沈雲飛最後看向孫桓,還沒等說話,孫桓卻是搶先說道:「大哥先死。」

「你不會死,我們都不會死。」沈雲飛說道:「他們還沒有權利,讓我們死。」

沈雲飛拍了拍孫桓的肩,「接下來,交給我。」

孫桓沉默,片刻后,默默點了點頭,轉身走進了大廳內。

「你要活著。」孫桓大聲喊道。

「會的。」沈雲飛應道。

「飛叔,我幫你對付他們。」劉飛見沈雲飛和眾人都打過招呼了,連忙說道。

「你去大廳。」沈雲飛道:「你們都去大廳。」

「就你一個人?」盧芒一愣,「師父,這個時候,我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對敵?」

「我們都進去。」倒是付迪冷靜的說道:「對方有武王強者,我們在這裡,也幫不上忙。」

付迪很冷靜,她們的實力,要對付武王還遠遠不夠,這已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戰鬥了。

「就是因為有武王,我們才不能退啊!」盧芒忍不住道。

「你師父如此說了,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你不退,也只能成為累贅,會讓他分心。」

盧芒說不出話來了,最後盧芒只能也退進大廳內。

付迪雖然不知道沈雲飛要怎麼樣才能和武王對抗,但是她有一點很清楚,現在這個時候,就只能聽沈雲飛的安排。

付迪對沈雲飛有一種莫名的信心。這一路走來,沈雲飛的智慧,實力,都讓付迪欽佩。所以她在這個時候,選擇無條件的支持沈雲飛。雖然付迪心中也沒底,她一點也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夠對付院子里的那個武王。

見所有人都進入大廳內,沈雲飛這才看向眼前的人。

這些人從沈雲飛走過來,就一直也沒有動,他們都被沈雲飛那一劍給駭住。尤其是郭旺,此時依舊獃獃的看著自己手中握著的一截錘柄,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出,一個武士,怎麼就能夠阻止得了自己那一錘。

沈雲飛看了這群人一眼,便把目光轉向院子里,沈雲飛徑直對著郭守哲說道:「讓他們退下去吧。」

「呵呵,好狂的小武士。」郭守哲竟是笑了笑,對著身邊的湯明月道:「他就是你的仇人沈雲飛?」

「嗯。」湯明月點頭,一雙眼睛緊緊盯住沈雲飛。從沈雲飛出現一直到現在,湯明月的目光,都沒有從沈雲飛身上離開過。

「那我親自給你報仇。」郭守哲大聲道:「你們都回來,這個人我要親自動手!」

九個人聽得吩咐,立時就退了回來。

沈雲飛則邁步上前,徑直走到郭守哲和湯明月面前。

「湯明月,你只和沈家有仇,確切的說,是只和我沈雲飛有仇。你又何必難為李家主和夫人呢?」

「我不難為他們。」湯明月道,「他們現在就可以走了。」

兩個人聽得此語,二話不說,抬腿便向著大廳內走去,他們要去看看自己的兒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