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貴重之物,若非對妖龍而言太過重要,他也不會好意思開口懇求的。這可是真正的真龍骨骸啊,若是煉製到軀體之中,甚至能夠超越他原本的肉身力量,有機會窺視十階之秘

此物的於系和恩情之重,妖龍內心明白。

「你什麼時候變得矯情了?」

李雲霄一笑,便不再理會他,開始盤腿立在虛空之上,仔細研究那三個金色蝌蚪文來,妖龍隨即漸漸離開,也獨自修鍊去了。

李雲霄很快就沉靜在那參悟之中,術塔內最為重要的就是測試魂力,加上這三個字中還有一個在大衍神訣內出現過,反推起來倒也不是無跡可尋。

他不斷的苦思冥想,做著各種古怪動作去模擬其中的變化,推演規則。

前夫纏婚:寵妻快上位 也不知過了多久,終於三個金色大字在他掌心浮現,隨著他的每一下動作幻滅不定,在身邊散發出一道道的力量來,奇異無比。

「有意思,這三個文字組成的片語竟然是凝練出規則來,演化出一道蘊含靈魂力的攻擊,即便不是術鍊師也能施展出來。」

李雲霄雖然悟透了,卻微微覺得有些失望起來,靈魂攻擊之法普天之下能夠強過他的並不多。這三個字的意義並沒有想象中的大,不過這招攻擊的好處在於並不需要損耗他的魂力,而是一種凝聚規則,直接轉為魂力攻擊。

這種秘法的確有些駭然,若是出現在大陸上,價值之高還在十階龍骨珠之上,這等於讓普通武者也具備了攻擊對手靈魂的力量,只不過對於李雲霄來說就顯得有些雞肋了。

「至少多掌握了三個金色蝌蚪文,以及相互之間的組合關係,也算是極大的收貨了。」

李雲霄還算是滿足,突然叫道:「啊呀,糟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應該沒有耽誤武決吧」

他整個人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了界神碑里。

出了密室后,已是黑夜星辰,小院中自有下人一直在守護伺候著,詢問之後才知方過一天一夜,今日剛過資格選拔,決出十三強補齊二十名。

那下人恭恭敬敬道:「丁小姐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攪雲少爺閉關,若是時間到了小姐定然會親自來邀請雲少爺的。」

李雲霄微微點了點頭,稍稍詢問了下資格決戰之事,這下人一直在小院內守護,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李雲霄聽得索然無味,揮手讓他退下,突然間他瞳孔微縮,眉頭輕輕一皺,扭轉過頭去。

在小院之內,他隱隱感知到了什麼,似乎有人在呼喚他一般。

他此刻的魂力已達八階,並且比普通八階術鍊師還要來的強大得多,一念掃過,立即鎖定了一方空間,冷冷道:「是何人?既然想要見我,就直接出來吧。」

那方虛空之上,一陣輕微扭曲,空間如同鏡面湖水一樣破開,一股寒氣從其內散發出來,整個四周的溫度驟然下降。

一道白色的身影從裡面幻化出來,全身如透明的玻璃人一般,仿若一碰即碎。臉上沒有絲毫血色,流露出濃濃的悲涼。

李雲霄身軀一震,失聲叫道:「宇文博」 那淡淡的白色人影,正是宇文博的模樣,顯得凄慘無比,他臉上的樣子十分迫切,急道:「古飛揚,救我」

冰魄之身直飛而下,一臉的焦急。

李雲霄渾身一震,自己的身份果然早有人看破,而宇文博竟然成了這副模樣,定然有重大之事發生。

突然一道冰冷不屑的哼聲響起,道:「堂堂的萬寶樓三長老,如此東躲西藏,這般狼狽可好?」

宇文博臉色慘變,身上的光芒晃動的厲害,正顯示出他內心的極為不平,雙眸中滿滿的驚懼之色。

天空突然被拉出一條裂縫,二道身影轉瞬落下,動作異常對稱標準,目標正是宇文博。

李雲霄同時大驚,那二道身影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全是九天武帝

他來不及細想,身體在原地一閃,就瞬移了上去,擋在宇文博身前,兩柄北天寒星驟然出手,在身前化出一片劍海,往兩人身上推去。

這全力一劍,為的只是替他抵擋一些時間,畢竟對方都是武帝強者,想要攔截下來是不可能的。

李雲霄一招出手后,眉心中天目一開,界神碑驟然射出,在黑夜中如同一枚星子劃過長空,要將宇文博收入進去。

無論發生了何事,只要進到界神碑內就一切都安全了。

就在此刻,宇文博身前的空間突然破碎掉,直接露出一個白衣人影,就好像他一直都隱藏在那,只不過偽裝突然消失了一般。

白衣人影沉穩的臉孔上浮現出輕蔑之色來,嘴角更是掛著一絲冷笑,輕輕一掌拍出,整個空間為之一陣,似乎四周的規則之力在他的掌力之下全都匯聚而來,轟向界神碑。

「轟」

巨大的震顫之聲,界神碑在此人的一掌之下震飛了回來。而同一時刻,那兩名武帝也破開了他的劍海,紛紛出手,兩股力量相互交織在一起盤旋而下,穿梭在李雲霄四周,要將他震得粉碎。

而且兩人似乎有備而來,一早就知道他會瞬移一般,拳風之下將所有的空間通路盡數封死,無法動用魂力瞬移。

「住手,不要殺他」

白衣男子輕輕冷喝一聲,眸子中閃動著冰寒的寒氣,居高臨下的望著李雲霄,臉上盡數都是輕蔑之色。

李雲霄臉色凝重無比,剛才那兩名武帝聯手一擊若非被這白衣人喊停,他怕是直接重傷倒下了。那兩名武帝似乎專門修鍊的聯手秘法,能夠晉陞武帝已經是天縱之才了,很少有人會進行團戰,這兩人對付他一名武皇都要聯手,完全不給人活路

「哼」

兩名武帝同時重重哼了一聲,急忙撤手,各自施展出不同的印訣來,在空中結合在一起,那兩股交織在一起的攻擊立時散開,化作兩股不同的力量分射開來,消失在天際。

宇文博在白衣男子出現的瞬間,就臉色大變,急忙朝遠處逃遁而去,他知道李雲霄此刻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救他。

可就在他衝出才十多米,就受到一股無形之力的阻擋,無法突破半分,頓時臉色灰白一片,滿是驚恐和絕望。

白衣男子雙手結印,直接囚禁了一方天地,任何力量都無法突破,他輕笑道:「宇文博,既然我們出手了,你就別指望有人可以救你了。」

「是嗎?」

莫小川冰冷的聲音響起,一道劍氣在黑夜如閃電破空,瞬間襲至,化作一道劍海,轟隆隆而下,照的四周一片明亮。

李雲霄也倏然動了,他知道莫小川的一劍之威,足以破開那囚籠,身化雷霆飛襲而上,穿梭在黑夜裡不過瞬間,等待劍氣破籠的一刻下去救人。

「沒用的」

冰冷不屑的聲音響起,白衣人隨意抬起右手來,握拳往莫小川的劍氣上轟去,眾人只覺得四周空間在這刻倏然收緊,彷彿瞬間被凝固了一般,受到極大擠壓。

李雲霄瞳孔驟縮,他明白這是空間內的所有能量都被此人抽取一空,即便他身化雷霆,也在這帝氣之威下被死死鎮壓住,無法動彈了。

而白衣男子一招抽取了天地之力后,便化作無窮掌力,轟向莫小川的驚天一劍

拳風還未抵達,劍芒就受到那擠壓的空間之力影響,開始變形了,隨後掌風攻至,直接將那劍氣壓制住,竟然被硬生生的困在空中,無法觸及囚牢

「什麼?」

莫小川和李雲霄都是心神大震,如此強大的一劍竟然被此人隨意一拳就壓制住

白衣男子的實力甚至還在須丹荷之上

他到底是誰?

那僵硬的臉孔上沒有表情,極度的陌生。

此刻數道人影也從天元商會駐地中衝起,圍攏而來。

「哈哈,被人制住了吧,還是得我來救你」

郝連少皇的身影驟然浮現,那白衣男子拳意壓制之下竟然絲毫不受影響,同樣的一拳轟出,自成世界蕩漾開來。

「嗯?你就是那個專心只修一拳之人?果然拳意通天」

白衣人眼中露出訝異之色來,隨後淡然道:「只是修為太弱,可惜如此拳意世界。」他語氣化作命令,道:「抓住宇文博」

隨後那施展出牢籠的左手收了回來,在身前捏訣,兩指同時點出,沖入郝連少皇的拳意之中,如同一個漩渦之眼旋開,巨大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湧入,開始將那拳意世界壓得不斷收縮。

他左右手分別出招,竟然輕易將兩人全部困住

剩下的兩名身影閃動,一人朝著宇文博而去,一人在空中踏出一步,就來到眾人之前,冷冷的望著天元商會衝來的那幾道人影,身上殺氣澎湃而出

白衣男子感受到那股殺氣,眉頭一皺,道:「攔住他們即可,主上有令,不得在此地殺人。」

那名武帝的臉孔抽搐了一下,眼裡露出不甘之色,右手在身前凝聚力量一揮而出,好似棉花糖一般拉出一條長長的光芒,直接彈射了出去,在不遠處倏然膨脹開來,餘波之力好似海浪推開,雖然兇猛卻不兇殘,立即將那幾道光芒淹沒進去,遠遠震開。

另一名武帝則是瞬間出現在宇文博上空,猙獰的朝他抓了過去,另一隻手上浮現一方小盒,拇指輕輕一挑就倏然打開,裡面露出一個金色小陣,正是用來困住魂魄的。

宇文博的魂影在空中光芒閃爍不定,突然凝指點出,一道攻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點在那名武帝掌心,竟然如絕寒之物入手,整個手臂上瞬間結出冰花,掌勢一凝。

宇文博在一擊之後,身影更加暗淡起來,立即化作一道光芒沖向李雲霄。

「廢物」

白衣男人倏然冷喝一聲,眼中爆出怒氣來。

那名武帝臉上浮現出羞怒之色,手中帝氣一凝,立即震碎冰花,一拳轟出,隨後追了上去。

「惡、允、悅,恨……」

一道道低沉的聲音從莫小川口中念出,天誅盪魔劍上震出道道劍芒,一股恐怖的氣息散發出來。

白衣男子臉色微變,雖然莫小川的實力他並不放在眼裡,但這柄天誅盪魔劍可是九階巔峰存在,而且莫小川一直以身養劍,祭煉在自己體內,用全身精血和魂元去滋潤它,隨時可以解放出最大威力來

「愛、絕、聲、觸……開」

隨著最後幾個字吐出,寶劍上發出恐怖的顫鳴聲,劍靈在一聲聲的嘶吼,對被人壓制感到極其的憤怒發狂,劍意一下子驟然增強,摧枯拉朽般破開白衣男子的拳意鎮壓

「哼,的確有兩下子,難怪主上會讓我親自盯著這邊。」

白衣男子雖然驚訝,卻絲毫沒有慌亂,右手變了個訣印,一道古怪的符文破掌而出,手中一片金光燦爛,一掌拍下。

一個金色的蝌蚪文在他掌心上飛出,化入空中驟然變大,好似無窮規則出現,再次將莫小川的劍意壓了下去。這一次連那劍靈的嘶吼也一道壓制住了,似乎沒了聲音。

「什麼?」

莫小川大驚,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哪怕再如何不敵,劍靈的嗜血戰意就從來沒有消減過,此刻他能夠分明的感受到那劍靈似乎沒了脾氣,內心的震駭是無以復加,「怎麼會這樣」

李雲霄也是瞳孔驟縮,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來,他還是第一次見有人在戰鬥中施展出這種金色蝌蚪文來,證明白衣男子是真正掌握了這一個字

他顧不得震驚,在莫小川破開那拳意鎮壓的時候,他身上的壓制也得到了釋放,直接瞬移過去,伸出手要將宇文博拉入界神碑內。

白衣男子臉色大變,急忙喝道:「若是不能得,便直接毀了」

那名武帝心神一震,猛然間瞳孔內爆發出極大的怨氣來,如此小的任務他都沒能完成,屈辱感在內心蔓延,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在身上爆發出來,臨空將宇文博鎮住,隨後直接張開口來,吐出一道劍氣,飛襲而下。

李雲霄大驚,在對方帝氣的鎮壓下,自己的力量完全無法滲透進去。

宇文博臉上露出一絲決然,無奈的苦笑道:「生死有命,想不到還是沒能逃脫。老友,一見之下竟成永訣。」 李雲霄渾身大震,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突破那武帝的全力鎮壓,他臉色一片冰冷,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宇文博苦笑一聲,搖頭道:「被人暗算了,只是想不到你竟然還活著,怎麼我就沒有這麼大的命。」

李雲霄臉色鐵青,雙目中怒火焚燒,低吼道:「是誰?是誰做的?」

宇文博嘆道:「以你現在的實力我無法告訴你,等你有實力知道真相的時候,自己可以查的出來。不過……」他略微猶豫,還是叮囑道:「不過我提醒你,千萬要提防丁玲兒」

「什麼?」

李雲霄的身軀大震,眼裡滿是難以相信,這個名字灌入耳中,幾乎炸裂他的耳膜,震入心房,心神受到的衝擊甚至比重傷他肉身還要來的強烈

那武帝的一招終於落下,他的瞳孔倏然發大,想要去抓住宇文博,卻顯得那樣無力,巨大的光芒在眼前綻放,他用手撈了幾下,卻什麼也抓不住。

「去年紫陌青門,今宵冰魄雲魂,斷一生零落,千秋萬古,來年狂歌痛飲處,留待何人?」

宇文博的身影在光芒中越來越淡,只留下輕輕的詩吟在黑夜長空中響起,帶著對生的眷戀和嘆息,最終消散。

李雲霄的瞳孔變得一片空洞無神,揮手一抓,全落了空。

白衣男子見宇文博灰飛煙滅,這才鬆了口氣,臉上浮現出冷色來,哼道:「還是沒能抓捕回去,不過死了也總比逃掉的好,走」

他輕喝一聲,右手五指一抓,那個金色蝌蚪文在空中瞬間消失,左右也是掌力一推,便震開了郝連少皇,身體在空中連連閃動之下,就高高臨空而立,那兩名武帝也倏然回到他身後,三人都是冷冷俯視下方。

白衣男子淡然道:「寂寂長夜,打攪諸位了,抱歉。繼續休息吧,明日還有武決呢。」

身後的兩名武帝臉上浮現出不屑的冷笑,三人在空中一閃,身影就緩緩的淡化,最終消失在長空中。

整個黑夜變得一片寂靜下來。

「雲少」

莫小川兩人急忙沖了過來,郝連少皇看著李雲霄冰冷的臉色和空洞無神的目光,驚道:「雲少,你沒事吧?」

李雲霄整個人獃滯在那,如同失了魂一般,顯然是剛才之事對他的衝擊太大了,無法回過神來。

莫小川和郝連少皇互相望了一眼,都難掩心中的震驚之情,能夠讓李雲霄受到如此巨震之事,絕不簡單。

莫小川小心的問道:「剛才那道魂影是何人?」

李雲霄那空洞無神的雙眼漸漸恢復了過來,擴張的眸子開始急劇縮小,光芒卻是極度的凝練起來,越發冰冷,讓兩人都是感到絲絲寒意,忍不住心顫。

「噼里啪啦」

李雲霄的雙拳猛然間握的鐵緊,一連串的骨爆之聲響起,空氣也在被壓縮的層層暴開來,他用低沉的聲音一字字嘶聲道:「宇-文-博」

「啊是他」

兩人都是軀體一震,駭然相望,他們終於明白李雲霄內心的憤怒何來了。

剛才在他眼前被殺的,竟然是昔年好友

兩人心中都太多疑惑,既然是宇文博,為何會在此地出現?又如此輕易的被人截殺?

「雲少」

外面湧入大量的武者,都是天元商會之人,剛才的打鬥他們直接被那武帝強者一招震了出去,雖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卻無一人斃命。

特別是丁玲兒和洛雲裳,搶在最前面,上前來一左一右的扶著李雲霄的手臂,同時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股煞氣,皆是渾身一震,目光詢問似得望向莫小川和郝連少皇。

莫小川和郝連少皇都是皺著眉頭,此刻人多混雜,不便明說,都是默然不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