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強悍的攻擊,竟然在大老遠便能擁有如此的威壓,要是近距離攻擊,曾浩絕對沒有信心能避得過去。

好在火炎飛箭在射出了數丈之後,便停了下來,化作了一團衝炎,消失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一道黑色的遁光已然出現在了離曾浩二人不足十丈之外,停了下來,顯現出了一頭靈獸。

這是一頭曾浩從來沒有見過的靈獸,形態十分的詭異,身體只有一丈左右。

只見,此靈獸擁有着一個比身體幾呼一樣大的腦袋,而身體爲圓形,毛茸茸的腦袋與身體之下長有四足。

然他的四足也是十分的奇特,前雙足好似人手一般,右手抓着一把三叉戟,左手拿着一條綵帶。

而兩隻後足與其的手臂長的幾呼一模一樣,只是稍微大上了一號。

此怪物通體黑色,毛茸茸,並沒有尾巴,更像雪人的身體,只是長了黑色的毛罷了。

同時,曾浩也注意到了,此怪物手中的三叉戟,也是最爲引起曾浩目光的東西了。

此三叉戟同樣黑呼呼,且在三叉頭處時不時的冒着寒炎,與剛纔攻擊他們的火炎屬於同一樣東西。

這不難相像,剛纔的火炎飛箭正是此寶所發射出來的。

而當曾浩的目光從此怪物的手中移開,盯在了怪物的頭部之時,不由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如怪物只有一張嘴巴,沒有耳朵,眼睛等五官。

這讓此怪物更顯的醜陋難看,特別是他那張張牙舞爪的大嘴,更顯其的兇性。

最爲曾浩不解的是,此怪物竟然沒有真氣或靈光的波動,好似一隻普通的動物一般。

曾浩可以肯定,此怪物應該是擁有着某種不爲人知的隱匿修爲的神通,而不是正的是一頭普通的怪物。

“曾兄小心了,此乃天眼怪,對冰系的神通更是出神入何,乃洪荒兇獸中最爲難纏的一種。”冷夜眉頭緊皺,凝重的說道。

曾浩聞言,不由的表情古怪了起來。

他不知道,是否是冷夜有心惡搞自己,還是世人對此怪的嘲諷,竟起名爲天眼怪。

要知道,此怪物根本就沒有眼睛,談何天眼之說。

“曾兄,天眼怪的天眼乃是他的弱點,平時都隱藏在其體內,弱能得到此物的天眼,便可修練成天眼通的神通,將可看破一切幻陣此陣法,對於空間界面也有透視的能力,更能發現一些別人發現不了的東西,十分的罕見難得。”冷夜見曾浩這副表情,自然明白曾浩在想什麼,這纔開口解釋道。

曾浩聽到能修練成天眼通,更是瞭解到天眼通的好處,不由目光變得火熱起來,下一刻,所有的火熱目光內匿,換成了濤天的殺機。 第一百五十四章界引石

倥傯城雖說是一個小城,但這裡有一個巨大的交易場。皓天他們來的時候剛好趕上一場盛大的拍賣會在這裡舉行。

小哥,你不是本地人吧?剛踏入城市裡就有一個相貌諂媚的中年人主動的向皓天搭訕。大有毛遂自薦的架勢。想要將自己推銷出去。

那個兄弟,那傢伙不靠譜要不選我吧!

七八,就你。滾犢子去吧。大哥,我是這裡最好的嚮導,經濟實惠。

於是乎,各路人馬都來了,將皓天夫婦圍的水泄不通!

從這些人的眼裡皓天讀出了一點貪婪,甚至有些人不是為的嚮導這個職業,而是圖謀自己的妻子。

皓天笑了,帶著自己妻子,施展其熟悉的空間瞬移身法,從這樣的包圍圈裡逃出升天。

這裡的人,真是太瘋狂了。從這樣的包圍圈裡逃出升天的皓天夫婦小小的心有餘悸的說道。

漫步在倥傯城的街道上,皓天明白了,這裡的人生活困苦,真正有好日子的是煉器師和煉藥師。以及城防士兵,平明百姓只要保證三餐不愁就是莫大的幸運。

沿街乞討的人和這裡舉行拍賣的氣氛格格不入。總有這樣那樣的彆扭。

想想剛降臨在這裡的時候那些人的表現皓天明白了,原來這些人有的是生計所迫,改變這一情況的就只有成為某個煉器師的嚮導從他們的身上賺取生活保障金。有的則是已經成為煉器師,但是那些人純粹就是窮開心。沒事找抽的料子。

尤其是那些人。往往命案,就是這些人的傑作。

身為煉器師,手上不可避免的帶有空間道具,譬如,皓天手上的靈空戒。在這個世界土生土長的人對空間力量的波動,那是十分敏感的。也許剛剛的風波就是皓天手上的靈空戒的傑作吧!

雪兒,走了這樣的久,你是不是有點餓了?握著妻子的柔荑漫步在街道上皓天溫情的問道。

邊走,皓天的小動作開始了。皓天的金屬髮帶隱隱約約的閃耀著光芒,那樣的光芒釋放者空間的波動。一路上。那些乞討的人莫名其妙的看著自己乞討容器里的東西。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容器里的東西。

靈晶!上品靈晶!幾乎所有的叫花子都沸騰了。就好像是在熱水裡放入一塊金屬鈉一樣。瞬間點燃這些人對於財富的渴望。也許是這樣的渴望大於這財富來源的門路。他們只顧著自己的狂歡。沒有注意皓天夫婦的行蹤。

皓天哥哥,剛剛這是?好奇怪啊。

哎,怪事天天有,今天尤其多。鬼才知道這裡的叫花子吃了什麼葯。皓天裝著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在一個小酒館的攤位前坐下。店家小二急匆匆的跑來詢問著二人需要什麼餐食。

點好餐食。皓天直接以一塊中品的靈晶遞給小二,土豪一般的說道:小二不用找了。

見到皓天手上的靈空戒,店家小二就明白了這個來吃飯的就是一個煉器師。也不再說一句話了。

用膳時,也許二人都餓壞了,雖說是神族的族人,好幾天不吃飯,只靠靈氣來補充精力是個正常的事情。而對於皓天這樣的煉器師來說進食,就是一個滿足靈魂的方式。

雖說是吃的速度很快,但是沒有在二人的衣物面容上留下污穢。

到達城市的中央,皓天見到那裡的人簡直就是一個字——多!

甚至有不少的人在天空上,懸浮著看著被圍繞起來的一樣東西。

已經擁有時空脈絡的皓天能夠通過自己神識識海里映照的景象,結合自己多年的煉器經驗,他明白了,中間的那樣東西,是一件空間靈道力量的重寶!

界引石,沉寂了一年的雲宮老祖神識從皓天神魂里傳出這樣的三個字。

隨即,界引石的信息就在皓天識海里浮現。

界引石,可以和靈空戒共同淬鍊在一起,如此祭煉,逃生時可在地上刻畫空間節點,達到瞬移。免於災厄。可與傳送陣結合,如法祭煉,原來的傳送陣則可升級,成為祭台。可以直接成為空間傳送祭台。跨界域傳送!無需界海。但,此界引石品質過低。只能作為練手之用,無需太過在意,但,到手之後可以在時空脈絡上體悟更多。不失為一件體察脈絡之重寶。

皓天見到如此文縐縐的貼士,神魂忍俊不禁。這樣的提示是皓天頭一次見到。

皓天為了目睹這樣的一件重寶也和那些人一樣懸浮在天空上。

只見一塊流光溢彩,扭曲空間的石頭被安置在中央的高台上,四周都被結界圍堵住,因為這樣能影響空間的石頭其內在的力量一旦釋放出來,那麼裡面的力量是一種讓人粉身碎骨的恐怖災厄。因為在這樣的石頭的周圍已經是慘屍遍地,一看都是想要爭奪這一重寶的貪婪者,

已經擁有時空脈絡的皓天,他倒是覺得自己對這樣的重寶所帶來的災厄是能夠免疫的。所以他的目標很明顯,就是更好的體悟這一脈絡,這是一個契機!

慶幸的是,皓天的命運倒是和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有這樣的保證,皓天就有了一個可能。

嗷!一聲狼嚎從皓天的戒指里傳來。

小雷,你也需要這樣的東西?皓天以自己神識溝通道。

嗷!(是的)一聲狼嚎帶著肯定的意願傳達到皓天神魂里。

明白了,交給我好了。你跟我說說,這樣的東西對你有何用途?

嗷!(這樣的石頭能讓我的四個利爪變得更加的鋒利,還有裡面蘊藏的時間力量可以完善我的主魂。加上時間的力量奧義我就可以操控周圍的時間,甚至我的狼嚎聲阻止時間的流逝。)

呵呵,原來如此。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嗷!(記得)

那好,這個我也有用途,咱們先討論一下先後順序。

嗷!(這個東西還是主人先用吧,我感覺到,主人在時空之道上體悟的要比我體悟的更加深刻。在主人的身上我看到了主人的未來的潛力。我就用這樣的重寶淬鍊一下自己的肉身,因為我們的肉身就是實現以上力量的工具所以,還是主人先使用吧。)

那~這則么能行啊?

嗷!(主人你就聽我的吧!主人強大我也跟著沾光,再者說來主母大人也對我有大恩,所以您就別矯情了。)

額~皓天語塞。

嗷!(主人,答應我)

皓天這才點點頭,同意了這樣的要求。

好吧!

隨後,這裡的一個拍賣場的工作人員微笑著說道。

明日還是這樣的時間,還是這快石頭,大夥都看到了,這樣的重寶要想收入囊中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們回去加強這裡的封印,以免造成更多的傷亡,大夥,該散了哈!

走走走!回家咯!

明天再來!

兄弟,你不應該如此的貪啊!

這樣的生硬此起彼伏。但隨著這樣的聲音,人也是越來越少了。隨後就是一些不願意走一直在這裡尋找下手機會的人。

典型的機會主義者!

雪兒,我們也走吧!

嗯!(未完待續。。) 在冷夜的講解下,曾浩這才知道,原來頭醜陋的怪物不止擁有着嚇人的外表,同時也擁有着震撼人心的來歷。

此怪物名爲天眼怪,乃洪荒時期的兇獸之一,而他的來歷更是顯赫。

相傳,天眼怪原先乃正義的使者,擁有着能看破一切幻境邪魔妖道,爲正義之眼。

然後來也不知道什麼拉,或許是老天發怒,或者是人心已然走進入邪惡的一面,這種被稱爲正義的使者大發雷霆,四處殘殺生物。

從上,天眼怪便可了洪荒兇獸的一處,不再讓世人當成了正義使者,以普通的兇獸對待。

直至今日,天眼怪幾呼到了滅種的地步,在人界幾呼不復存在。

也只有上界,或許才存在着這麼幾隻,而然這此空間中的天眼怪,也應該是來自上界。

然不管什麼樣,曾浩在聽到冷夜的介紹之後,反而平靜了許多。

只要眼前此怪物由幻陣所生,曾浩便不太擔心。

幻陣所幻的怪物,在幻陣之中,幾呼是不死的存在,加上幻陣內的怪物修爲都很高,而且還不會消耗體力與真氣,幾呼就是打不死,不知累的存在。

然上界的兇獸,也只有十階或以下的兇獸才能隨着空間降臨下界,而不被強行留在上界。

如此想來,眼前的天眼怪修爲絕對不會超過十階靈獸。

當然,也正是因爲曾浩無法看透對方的修爲,這纔會倍感凝重。

而在大至猜測出對方的修爲後,曾浩反而鬆了口氣,注視着天眼怪,也不動手。

與此同時,冷夜已然退到了數百丈之外,等待着曾浩的勝利。

他只是一縷殘魂,根本無法參加戰鬥,衆使他生前神通修爲再逆天,如今也只能任人宰割,談何參與戰鬥。

讓曾浩其怪的是,天眼怪也並沒有緊着動手,而是好似球體一般的飄浮在了半空之中,毫無半點動作。

天眼怪不動,這不代表着曾浩也不會動,天眼怪的天眼曾浩勢在必得,自然不會讓天眼怪活着離開。

只見,曾浩一擡手,瞬間無數的花瓣憑空顯現,飄散而落,將曾浩罩在了其中。

下一刻,曾浩腳下青光一閃,一團足有一米左右巨大的光團浮現在他的腳下。

青光一凝,瞬間變成了一朵盛開的巨大蓮花,的溜溜的在曾浩腳下旋轉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