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欣暗嘆:運氣真是背,不就是躲一下清凈嘛!還能遇上這樣的場景。

如畫蹲在哪裡,心裡怕的要命,自己就是想走動一下,看看能不能遇上大皇子,可是現在一個不好說不定命都沒有了,暗瞪了如欣一眼:都是如欣這個掃把星,自己只要和她在一起,就一定會倒霉的。

如畫著個時候,好像忘了是她自己,要來後院的,如果不是如欣拉她一把的話,還不一定發生什麼事情呢!真是自私的可以。如欣現在,可沒空管如畫的心思,看著眼前的局勢,讓自己迅速的冷靜下來,現在如果自己喊救命的話,好像行不通,一來:前院正在唱戲,鑼鼓聲太大不一定有人能聽到,二來:就是聽到了,也不一定能趕來救自己,可這樣就一定會驚動眼前的人,小命一個不好,可就保不住了。看來求救是不行了,那就只有自救了。如欣看了一眼如畫發白的小臉,心道:活該,看你以後還犯花痴不。可也知道不是慪氣的時候,拉了一下如畫悄悄道:「小心點,不要弄出聲音,小心的往後退。」說完自己就開始屏住呼吸,小心的看著後面,不要踩到任何會發出聲音的東西。

如畫學著如欣的舉動,也開始往後退,也許是過於害怕了,當看到有一線的生機,就開開始快速的後退,如欣剛想提醒就聽到「咔嚓」完了如畫踩到樹枝了。

「什麼人。」

如欣看著他們探尋的目光,暗想,果然還是功虧一簣了,不行不能放棄,靈機一動叫了一聲:「喵喵……」

「好像是一隻貓,應該不會有人來後院才是。」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中間的一棵樹上,翼王還有翼二看到了所有的經過。

軒轅燁看著如欣,覺得十分的好奇,明明就只是一個小丫頭,可是自己一聽到聲音,就馬上想到,自己前幾天進宮的路上,憑自己的武功,在馬車外偶然入耳的聲音,就是這個小丫頭,威脅說要用自己的指甲,抓花自己姐姐的臉,自己當時還好奇,是什麼樣的小丫頭,膽子這樣的大,自己還真的想見一見。就看了一下馬車標誌,夏家。夏家有四個女兒,從對話里可以聽的出來,應該是最小的那個女兒。

沒想到在宮裡,還真的就見到了,自己不想那早去見皇兄,就在樹上休息了一下,沒想到就又聽到了,這丫頭的聲音了,就看了一下,長得還蠻可愛的,個頭小小的。可是當聽到他的父親說她「膽怯害羞」的時候,自己就忍不住笑了,不由的又多看了一眼,那個裝腔作勢的小丫頭,可是沒想到,小丫頭如此的敏感,馬上就感覺到了。想到她躲在他父親的身後,用眼神警惕的,看著自己這邊,可是卻沒有什麼發現時,疑『惑』的眼神,自己就覺得有趣,明明都已經走了,可又多疑的,猛回頭確認,看到確實沒什麼,才放心的走了。

想到自己看那個丫頭走了,剛想從樹上下來,就看到她回頭,確認的目光,嚇得自己,趕緊把腳給收了回去,心裡對自己的舉動,感到啼笑皆非,可又不得不感嘆:真是一個狡詐的丫頭。就像現在,明明處在危險的境地,卻能分析利弊,不盲目的求救,選擇了最得當的自救方法,冷靜的不像一個小孩子,倒像是一個老江湖。女孩子看到這樣的情景,不都是應該和她的那個花痴姐姐一樣嗎?真是一個奇怪的孩子。明明都已經快要被發現了,可卻隨即學起了貓叫,而自己沒腦子的還真差點就信了。這樣的有趣的事,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話,豈不是說不過去,想著就拿起了一個樹枝。

本書由本站首發,請勿轉載! 百度搜索【】

如欣還沒鬆口氣,就又聽到一聲「咔嚓」,恨恨的看向如畫,如畫惶恐的搖頭小聲道:「不是我,我沒動。本書及時更新,請登錄【】書包網shubaowang.yaochi/」

如欣疑『惑』,不是如畫那是誰,聲音聽得這麼清楚,想必就在附近,可是左右無人,想著猛地看向旁邊的樹上,心裡一稟上面有人。

可是,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給如欣思考了,那邊的人也應該起疑了,果然。

「我看還是去確定一下的好,如果放走的,不是貓的話,那主子知道了,會如何……」

剛說完就看到,黑衣人抖了抖,趕緊道:「你說的對,我去看一下。」

軒轅燁看著如欣的動作,無聲的笑了一下,果然聰明,就不知道接下來,準備如何應對。

看著愈來愈近的黑衣人,如畫嚇得腿都軟了,如欣的臉『色』,也是愈來愈凝重,怎麽辦,不知道樹上的,是那一路的人,在黑衣人站上風的情況下,還敢出手,他就不怕自己,把他給供出來,如此的有恃無恐,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們是一夥的,想到這裡拉過如畫。

如畫掙扎著驚慌道:「你要做什麼,你是不是想要,把我給交出去,我可告訴你……」

「閉嘴,如果不想死的話,就給我閉嘴。」如欣冷酷道

如畫看著如欣的眼神,忽然覺得,自己從不放在眼裡的丫頭,在此刻竟覺得,十分的威嚴冷酷。

一時之間也沒了動作。

如欣看如畫老實了,把她拉到樹下的草叢中藏好,對著樹上道:「我不想知道你是誰,可是如果你敢傷害她的話,我就大叫,我想你也不想,那兩個家丁發現你吧!」

樹上的翼二聽了,心裡驚了一下,被發現了,這個丫頭沒有一點的功夫,那她是如何發現,樹上是有人的,對了,是主子剛折樹枝的聲音,這個丫頭,在如此緊張的時刻,心思還轉的如此的快,而且,她……她剛剛是在威脅主子。主子被人威脅了,而且還是一個小丫頭。

想完就去偷看自己主子的臉『色』,可是卻看到,自己的主子,不但沒有生氣,還笑了起來。翼二覺得,今天真的是看不透主子,也是自己從來,也沒有看透過。可是自己的主子,沒有什麼指示,自己也不敢輕舉妄動。如畫現在是,一點也搞不懂,如欣在幹什麼,不過聽如欣的意思,是還有人在自己的身邊,嚇的更是一動都不敢動了「你一會無論,看到什麼事,都不要出聲,明白嗎?」如欣慎重的吩咐道

如畫聽了點了點頭。

只要如畫不在自己的身邊,自己的勝算,應該大一些,畢竟如畫沒經歷過什麼事,到時一看到黑衣人,經不得一問,肯定就把所有看到的都說了,到時保不準,他們會殺人滅口。如欣看著愈來愈近的黑衣人,吸了一口氣,安慰自己,現在只有拼一把了。

看著黑衣人離樹下,還有三四步的時候,如欣換上一副童真的表情,嘴裡叫著:「咪咪,咪咪」主動的走向黑衣人。

黑衣人走近了,看到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不由奇怪:這個小女孩怎麼會到後院來,會不會是誰派來的人,可是會有誰,會派一個小孩來,不由的好奇道:「小姑娘,你在這裡幹什麼呀!」

如欣聽到聲音,不由抬頭道:「大哥哥,你是府里的侍衛嗎?我的小貓咪不見了,你有沒有看到。」

黑衣人不由暗道:貓咪,難道剛才的貓叫聲,是這個小女孩的貓發出的。

「小妹妹,你的貓咪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呀!」

「好一會了,那是我好不容易,養大的小貓咪,在家裡就只有它給我作伴,大哥哥你看到了嗎?」

黑衣人看著如欣,不由嘆看來自己是多心了,誰會派一個,如此小的孩子,來出這麼危險的任務,不由問道:「那你怎麼沒派人幫你找,自己來了。」

如欣傷心道:「她們都不幫我找,還不准我出來找,我是自己偷偷跑出來找的。」

黑衣人不由想,肯定也是一個不受寵的,也不知道是誰家的姑娘,不由憐惜道:「要不要我幫你找。」

「真的嗎?大哥哥要幫我找,那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這裡的草叢?」

「好,我幫你看看。」

樹上的軒轅燁,看著如欣做戲的樣子,眉『毛』挑的是,越來越高,臉上的笑容燦爛,可是眼神卻,崇拜的看著翼二,輕輕道:「你的屬下真有愛心,看的本王都感動了。」

翼二看著下面,像傻瓜一樣,被耍的團團轉的屬下,臉『色』發青,聽完自己王爺話后,更覺得自己,體內的真氣『亂』竄,差點吐血而死,該死的翼十五。自己這次,真的會被主子笑一輩子。

還沒想完,就看到了一個,恨不得現在就去死的場面。

如欣看著彎著腰在那裡,仔細找貓咪的男子。暗道:機會來了,就是現在,對不住你了,想完就拿起手裡的棒子,對著男子的脖子,使勁的打了下去,男子沒有一絲的防備,又被如欣打在,如此脆弱的部位,當時就倒下了,倒下前唯一的念頭就是,自己被一個小女算計了。

如畫躲在那裡,偷偷的看著如欣的舉動,還沒等她弄明白,如欣的打算,就看到如欣舉起棍子,把一個壯漢打暈了,驚倒:她……她膽子好大。

翼二覺得,今天真是見鬼了,他精心培育的屬下,排名前百名的高手,就這樣被一個小丫頭打倒了。

軒轅燁忽然覺得,原來世上還有,如此有意思的事,收斂了笑意,他到看看,她能做到什麼地步。

如欣可沒有心思,考慮觀眾的心情,自己的力氣不大,男子暈倒的時間,不會太長,自己必須抓緊時間,想著從頭上取下一根發簪,對著男子的大動脈,對著樹上道:「我們的時間都不是很多,我也就廢話少說,你放我們走,我放了手裡的人,而且你也可以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們一個字也不會說,畢竟此事傳出去,我們受到的影響,會比你們要大,最要的是,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

如欣看著樹上,一絲動靜都沒有,不由的心急,男子長時間不回去的話,難免他的同伴會著急,回來尋他,如果再來一個,自己可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就在如欣快要失望的時候,樹上終於傳來了天籟之音:你們走吧!

如欣鬆了一口氣,可是卻也迅速的,從袖袋裡拿出了一個東西,快速的塞進男子的嘴裡后說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為了以防萬一,萬一你後悔了,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為了給自己一點保障,我不得不這樣做。等一會,你們可以有一個人跟我去走,只要出了後院的門,我馬上把解『葯』給你們。」軒轅燁現在,真的是對這個小丫頭,刮目相看了,聰明,狡詐,大膽,周全,老謀深算,可卻也懂得隱匿鋒芒,畢竟像她這樣的身份,如果鋒芒太『露』的話,只會死的快一點。她真是讓他驚艷。

本書由本站首發,請勿轉載! 百度搜索【】

如欣扶著如畫走在前面,翼二跟著兩人的後面。本書及時更新,請登錄【】

翼二看著眼前的丫頭,稚嫩的面孔,瘦弱的身體,可是又有誰想的到,在這樣的外表下,居然有一個狐狸般的心,比自己的心眼還要多,也難怪翼十五那個笨蛋,會栽在這個小狐狸手裡。

如欣身邊的如畫,心裡也很是複雜,可能家裡的人都不知道,家裡最不起眼的丫頭,或許才是最厲害的一個。

走到了後院的出口,如欣就看到,春草正在焦急的張望,看到如欣,趕緊走了過來,緊張道:「小姐,你沒事吧!」

如欣搖搖頭道:「我沒事。」說著把如畫交給了她的丫頭。對著櫻桃道:「你家小姐的腳扭了,扶好她,三姐姐,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和這位叔叔說幾句話,我們再走。」如欣說完就愉快發現,跟著自己來的男子嘴角抽了一下,本來就黑的臉,好像更黑了。如欣暗道:他們欺負了自己,現在安全了不管怎樣,自己也要先討一些利息回來。

翼二跟如欣走到另一處,黑著臉對如欣道:「把解『葯』給我。」

如欣無辜道:「我沒有解『葯』,我只是看哥哥幫我找貓咪辛苦,請他吃了一顆糖而已。」

翼二聽了咬牙道:「丫頭,你可不要玩過了。」

如欣笑眯眯道:「叔叔的心裡真是陰暗,我一個小孩子家的,怎麼會有隨時帶有毒『葯』,你想的太多了,你看,我的身上只有糖。」說完從袖帶里拿出了一顆,放在手裡舉到了翼二的面前。

翼二面無表情,看著如欣手裡,一顆紅紅的小東西,暗道:鬼才知道它是糖還是毒『葯』。

如欣看著翼二的樣子,他好像並不相信自己,不由抱怨道:「叔叔你怎麼可以不相信小孩子,毒『葯』那麼嚇人的東西我可不敢拿。」

看著如欣的表情翼二暗道:這麼小的孩子,不但心眼多,而且臉變得也快,算計人的時候,是一臉的冷酷狡詐,現在無事了,又一副無辜委屈的表情,真是騙死人不償命,說的話也沒有一點的可信度,剛才這丫頭,還把兇器放在了翼十五的大動脈上,膽子大的嚇人,區區毒『葯』她有什麼不敢的。

如欣見男子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道:「叔叔,真是欺負小孩子。」說著把糖放到了嘴巴里。

翼二現在可以肯定自己被耍了,今天真是減壽日,瞪了如欣一眼咬牙道:「丫頭,今天的事情你最好不要說出去,還有把自己的嘴巴給管嚴一點。」

「叔叔……」

「不要叫我叔叔。」翼二每次聽到如欣喊叔叔,就覺得心裡要抖一抖。

如欣為難道:「你是想我叫你哥哥嗎?可是我覺得你的年齡,好像有點不合適呀!我想一下要叫什麼合適呢!」

翼二決定自己,不再聽這個丫頭說話,免得氣死自己,可是剛走就聽到清脆的聲音傳來

「啊!知道叫你什麼,伯伯慢走。」說完如願的看到,男子的腳步凌『亂』了一下。

聽著後面傳來的笑聲,翼二暗道:後面的丫頭和主子是一樣的人,不用練什麼功夫,只要一張嘴就能把人給氣死。怪不得主子這次如次的好說話,不但放了她,還下命令不讓傷害她。

如欣看著男子走遠了,才往回走去,剛走進就聽到,如畫的丫頭委屈道:「小姐,你可不要可不要生奴婢的氣,剛才都是這個死丫頭攔著,不讓奴婢去找你。」

櫻桃看如畫一言不發的樣子,心裡怕怕的,如果二姨娘看到,三小姐這個樣子,一定會怪自己侍候的不好,到時候一定會責罰自己的。看如欣走了過來暗道:都是四小姐害的,想著就走到如欣的面前,氣沖沖道:「四小姐,你是怎麼教丫頭的,一點規矩也沒有,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丫頭,像四小姐才這麼大,就敢個男子獨處,還能教出什麼樣的丫頭,而且因為你還害得我家……」

「閉嘴。」如畫剛從驚嚇中緩過來一點,就聽到自己的丫頭,對這如欣沒大沒小的一通『亂』說,又嚇了一身的汗,雖然還沒有看透,如欣是什麼樣的人,可有一點可是肯定,那就是覺對不能惹。瞪了櫻桃一眼心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扭頭如欣道:「四妹妹,你不要生氣,丫頭不懂事回去我會好好教訓她的。」

如欣不在意道:「三姐姐自己的丫頭,自己做主就好,三姐姐我有幾句話要給你說,你過來一下。」

櫻桃看到如欣指示如畫有不忿道:「四小姐,我們家小姐也是你可以……」還沒有說完就看到自己家的小姐狠狠的看著自己,這次心裡是真的委屈了,小姐是怎麼了,自己又沒有做錯什麼,以前如果這樣擠兌四小姐的話,小姐一定會高興的,小姐今天怪怪的,好像很怕四小姐。一定是四小姐用什麼威脅自家小姐了。

如欣不在意櫻桃的目光走到一邊對如畫道:「三姐姐,今天的事情你最好是忘記,對誰都不要提起,就是你的姨娘也不要提起,就當沒發生過。」

「為什麼,如果不說,回頭他們找我們的麻煩怎麼辦。」如畫不解道

「三姐姐,他們既然現在放了我們,那麼再找我們麻煩可能『性』很小,所以我們自己就不能再給自己找麻煩,三姐姐你仔細的想一下,如果我們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了父親的話,那麼母親也會知道的,到時可就是她拿捏你的一個把柄,還有,第一次出門就惹到了麻煩,你以後再想出門可就難了。」

如欣說完看著如畫發白的小臉,繼續道:「如果父親問你是如何脫身的,你要如何回答。」

如畫道:「不是你……」

如欣打斷道:「你覺得父親會相信你。」如畫明白過來,父親是不會相信的,就是如畫自己也不能相信,如欣這麼小的年齡,就有這樣的膽識,這樣的心計,更何況,如欣一貫給人的印象是膽小,自卑的。如果到時候父親真的不信,那自己又如何解釋:別人行兇被你看到了,不但沒有傷害你,還放了你。到時候大夫人,一定會趁機抹黑自己的,那自己的一輩子可就真的完了。如畫想完覺得,自己是一陣的后怕。看著如欣感激道:「四妹妹多謝你的提醒,你說的對,放心回去我誰的不會說的。」

如欣看她想明白了嬌笑道:「三姐姐你能想明白就好,我們走吧!出來這麼長的時間,母親該起疑了,三姐姐想好如何過母親那一關了嗎?」

如畫道:「就說我不小心歪了腳。」

如欣疑『惑』道:「無緣無故的會歪了腳,並且憑你我的關係,你崴了腳我會管你嗎?」

如畫仔細的想了一下,不確定道:「要不我就說我和四妹妹起了爭執,拉扯中我不小心歪了腳,而四妹妹怕母親責罰,就只好陪我一起回來了,你看這樣說行嗎?」

如欣拍手道:「三姐姐好聰明,我覺得這個好,那你等一下對我,可不要這麼客氣。」

如畫看著如欣的樣子,現在很不適應,如果不知道如欣真面目,她這樣自己一定會覺得她傻,可現在看她這樣,只覺的像一個披著羊皮的狐狸,看的心裡抖了抖。,

本書由本站首發,請勿轉載! 百度搜索【】

如欣和如畫回前院,戲還在唱可氣氛還是不熱鬧,她們走到大夫人的身邊,就看到大夫人正用眼瞪著她倆,剛坐下就聽到大夫人低聲道:「你們兩個幹什麼去了,那麼長的時間才回來。本書及時更新,請登錄【】/」

如畫看著如欣深吸了一口氣道:「母親,你可要給我做主,剛我好心陪四妹妹去如廁,可是她卻說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我氣不過就教訓了她幾句,可是她卻推了我一把,害的我腳都扭了。」

大夫人看著如欣道:「如欣是你推的嗎?」

如欣看了大夫人一眼趕緊低頭小聲道:「母親,三姐姐對著里的路,根本就不熟悉,明明有近的可是,她卻領著女兒去了個遠的,我怕母親擔心就說了她幾句,三姐姐就教訓我,我急了就…。就推了她一下。」

大夫人剛就看到,如畫的腳好走路好像有點怪,還讓櫻桃扶著,原來是崴了腳!不過這樣也好,如畫崴了腳,就不用擔心她做怪了,也能少搶自己女兒的風頭,說起來還要謝謝如欣,可面上卻嚴厲道:「如欣,怎麼能推你三姐姐,現在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教訓完如欣,又對如畫道:「你也是的自己都不知道路,還『亂』走萬一出了事怎麼辦。」「母親,我們錯了」

大夫人看著她們的樣子,暗道:好好鬥吧!她們這樣斗,自己可省了不少的事。兩個蠢得。

如婷看著她們兩個,灰頭土臉的樣子就覺得痛快,就是難聽的戲,也感覺悅耳了不少,看來如欣畫也不是完全無用,有的時候還是可以愉悅自己的心情的。

太妃坐在主位上,心裡有些著急,孫嬤嬤去見兒子的人,去了這麼久怎麼還沒有回來,可是出了什麼事。就在太妃暗暗著急的時候,就看到一個婢女匆匆的走到老夫人身邊,小聲說了幾句話,老夫人的神『色』就變了。

太妃暗道;難道真的出事了,就開口道:「太君可是出了什麼事。」

老夫人起身恭敬道:「太妃,翼王爺馬上要來了,臣妾可能要過去見駕。」

「軒轅燁他怎麼來了。」他可是從不喜歡湊熱鬧的,今天老夫人的壽宴他怎麼回來,難道他知道這次自己來的目的,不可能。

老夫人看太妃申請莫測不由道:「可是那裡不適。」

太妃回過神道:「沒事,就是好奇翼王怎麼會突然喜歡湊熱鬧了,既然來了本宮也去見一見吧!」

老夫人起身對眾人道:「翼王爺來了,我看我們大家一起去接駕吧!」

眾人一驚,這位爺怎麼會來,來不及多想就隨著李太妃,老夫人往外走去。

如欣走在後面心道:今天的宴會真的是累死了,一會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覺,腦力,體力都消耗的嚴重,自己現在的小身板可真有點吃不消。不過,聽說這位翼王可是基本不參加宴會的,是老夫人的面子夠大,還是……忽然就想到了後院的事,心裡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韓剛和眾人接到消息說翼王馬上過來后,都起身準備迎接。韓剛心裡很是忐忑,雖說自己是在他的手下做事,可說真的對這位爺,自己可真是一點都不了解,而自己也不以為自己有這麼大的面子,認為他是特意來給母親賀壽的,那這次來可是有什麼事,胡思『亂』想的時候就聽到傅義說:「大哥,娘過來了。」

傅剛走過去扶著老太君小聲道:「母親,你看翼王過來……」

老太君拍了拍兒子的手道:「一會就知道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什麼可擔心的。」

一會就聽到了腳步聲,越來越近,一黑一白兩身影映入人們的眼帘,看來走在前面的應該是翼王,在場的有好多對翼是只聞其聲未見其人,如今有機會見到真人,自然不會錯過。

如欣跟著眾人跪下大聲道:「給王爺請安!」

「起來吧!」

如欣暗道:聲音挺有磁『性』的,剛想完心裡猛一跳,這個聲音在那裡聽過,在哪呢!可自己並沒有見過王爺,難道是聽錯了,想著就馬上看向他後面的黑衣人,果然,是跟著自己的那個人,那麼這個王爺,就是剛才在後院樹上的那個人了,如欣大呼:這運氣真是該死的好。居然會和皇家扯上關係,心裡糾結了一會,也理不出什麼頭緒,不由的心一橫,不管了反正自己,是確實沒見過他本人,如果王爺秋後算賬的話,自己打死也不能承認。不過以後有王爺的地方,還是離得遠一點的好

如欣可能不知道她躲在後面,臉上的表情都沒逃過軒轅燁的眼睛。

軒轅燁過來后,根據自己的判斷,那個丫頭,一定是躲在後面,這樣想著一下就找到了,那個裝腔作勢的丫頭。果然是一臉的無辜,膽怯,裝的還真像,可就在聽到自己開口說第一句話的時候,那丫頭的身體僵了一下,表情也變得疑『惑』,接著就看到如欣把眼光投向翼二確認。

軒轅燁暗道:果然敏感,又聰明。而自己也愉快的發現,那丫頭的表情一下子有疑『惑』變成肯定,又變得懊惱,一下子又是一副打死也不認得表情。一個人這麼多的表情,差點看的自己笑了出來。

大家看到王爺變幻不定的表情,心裡也是忐忑,不由暗想:王爺你來到底是何事,你倒是吱一聲呀!這樣不聲不響的看的人里更是著急呀!

李太妃看到軒轅燁不言不語的樣子暗恨,這小子最會壞自己的事,當初如果不是這個死小子和自己的兒子作對,新皇想要即位恐怕沒這麼容易,不過也能理解,誰讓他們才是同胞兄弟,遂李太妃對他是沒有一點的好感,不由開口道:「燁兒怎麼會,你可是從不喜歡這樣的場合的。」

「怎麼,太妃來的,本王就來不得了,這是哪家的規矩。」軒轅燁不羈道

「軒轅燁,你就是這樣給本太妃說話的,再怎樣本宮也是你的長輩,你這樣太沒規矩的。」

「本王一向都沒有規矩,你老不知道嗎?」軒轅燁的話把太妃氣的要死。

眾人看著太妃和王爺鬥法,把頭都垂的低低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