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還沒有離開,楚暮就決定,暫時在雪族中住下,等待雪銀靈出現。

之前的離開,是為了磨礪自身,鑄造完美的根基,而後突破到主宰境,如今突破到主宰境,修為鞏固下來,楚暮自身還沒有達到瓶頸,不需要磨礪便能夠緩步的提升。

不過前往雪族之前,楚暮打算先去楚門一趟。

很快抵達楚門,見到楚門的諸位師兄弟,他們已經知道楚暮晉陞為主宰境強者,一個個欣喜不已,自此之後,楚門也擁有自己的主宰境強者了。

「沒想到,你竟然會比我更早一步晉陞為主宰境。」楚皇極有種說不出的感慨,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態,旋即,他渾身氣息彷彿受到了莫名的牽引似的,開始節節攀升。

「要晉陞了。」楚暮一眼就看出,楚皇極要突破了。

楚皇極達到三步大帝極限已經有上百年之久,他花費漫長的時間去鞏固去提升,鑄造一個完美的根基,始終只差一線,但今日看到楚暮,卻受到了一絲莫名的牽引,根基圓滿,自然而然的突破。

楚皇極乃是絕世天驕,又有上百年的準備,突破到主宰境的成功率極高。

沒多久,楚皇極如願以償的突破,此後,楚門又多出了一尊小主宰境強者,讓每一個楚門人都高興不已振奮不已。

一個勢力,有沒有主宰境強者,便是一個分水嶺,待到楚皇極成功突破之後,楚暮也離開了楚門,真正前往雪族。

小主宰境的速度自然要比大帝境時更快上許多,但雪族路途遙遠,還是要通過時空之門才能夠儘快抵達。

幾個月之後,楚暮再次來到了雪族之中,首先面見雪族之主。

「楚暮,你的氣息……」雪主驚疑不定,她雖然也是小主宰境強者,但晉陞為小主宰境,已經有上萬年之久,楚暮則是剛晉陞不久,因此她便看出楚暮的氣息變化。

「前不久突破了。」楚暮微微笑道。

「突破了……」雪主有一點恍惚,算一算,這楚暮才不足百歲吧,竟然已經突破成為小主宰境強者,讓她感覺不僅僅是震撼,難以置信。

「難道,他也得到了一位半神至尊的傳承?」雪主暗暗猜想,旋即推翻這個猜想,因為十一年前,楚暮曾來過這裡,如今才過去十一年的時間,假如楚暮得到一位半神至尊傳承的話,現在應該還在接受傳承煉化,不可能那麼快。

那麼如果不是接受半神至尊的傳承,依靠自己的努力,無疑太嚇人了。

「銀靈還沒有出來嗎?」楚暮轉移話題,那是他最關心的。

「還沒有,不過我想應該快了。」雪主清醒過來笑道:「其他的幾位競爭者都被淘汰了,如今只剩下銀靈一人,應該已經在接受最後的傳承了。」

「既然如此,我便留下等她出來。」楚暮說道。

楚暮等待的地方,還是之前他曾經待過的雪山巔峰,就在這雪山之巔,他的問道劍術突破,創造出第十九式思念,而他的劍法境界也由此提升起來,達到了天境中階極限。

站在雪山之巔,看著雪族無數的雪堡,楚暮的心神慢慢的寧靜下來,諸天雪劍在手,劍隨身動、身隨意走,一招一式清晰分明的練起基礎劍法,一遍又一遍,忘乎所以。(~^~) 入眼,是白色。

伸手,是雪花落下。

劍在動,人卻如同古松屹立,手臂和身軀彷彿不屬於一體,卻又無比和諧。

劍驀然停頓,無數的雪花彷彿受到牽引,紛紛落下,眨眼,便在劍身上堆積了厚厚一層,一層又一層的疊加,一種思念的情緒瀰漫開去,隨著積雪越來越重而,劍身卻一上一下的輕輕擺動,彷彿勁松的枝椏要承受不住積雪的重量又與之抗衡一般。

練劍,練入骨髓里,練入靈魂中,將自身融入大自然。

雪族裡的雪,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天境高階劍法境界:萬物化劍,也叫做萬物可為劍,也就是天地之間的萬物,都可以被激發,從而釋放出劍氣來,這是一個極其高明的劍法境界。

那片片墜落的雪花,彷彿都帶上了一絲劍的鋒芒。

楚暮的整個人,彷彿都沉入了天地之中,沉入了無數的雪花之內,他的精神,無限延伸,覆蓋了雪族大地。

一息……兩息……三息……

一天……兩天……三天……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一年……兩年……三年……

時間飛逝,楚暮又變成了一尊雪人,一動不動,他的精氣神,彷彿都徹底融入了雪之中,再不分彼此。

第五年,一道身影憑空的出現,彷彿從虛無之中而至,站在雪族的大地上,那是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婀娜嬌俏,卻散發出陣陣的冰寒,彷彿萬年寒冰可凍結一切。

一片雪花落下,她伸手輕輕的捧在手中,彷彿蝴蝶飄落,一種思念,從那雪花之中瀰漫開去。

「楚暮……」低呼聲中。這身影彷彿化為一片雪花,穿梭於空間之中,往那雪山之巔而去,瞬息即至。

滿身的積雪在瞬間散開。瀰漫天地,猶如無數雪白色的蝴蝶翩翩飛舞,楚暮收劍張開雙手,將那人兒抱在懷中。

相擁無言,天地沉寂。

時光靜靜流淌。直到半個時辰之後兩人方才分開。

「你也突破了。」雪銀靈欣喜道,一笑百花開,傾城絕世,這雪地彷彿回春。

「嗯,突破了。」楚暮輕聲道,他覺察到雪銀靈的氣息,正是小主宰境的氣息。

如今,兩人都成為了小主宰境的劍道強者。

沒有談修鍊也沒有談什麼,總而言之,沒有談論什麼特定的事情。隨心所欲,兩人慢慢的從雪山上走下來。

以他們的速度要從這數千丈的雪山下來,瞬間即可,但兩人卻慢慢走,足足花費了好幾天的時間才走下來,走向雪堡,面見雪主。

雪主看著楚暮和雪銀靈令人,十分欣慰,這兩個,可都是不足百歲的小主宰境強者啊。

雪銀靈還好說一些。她畢竟是直接得到了雪族半神至尊的傳承,但楚暮似乎不是,儘管也有一些不錯的機緣,但這些機緣還不足以讓他成就小主宰境強者。

當然。一些絕世天驕們,也有可能得到半神至尊留下的傳承,但他們可沒有楚暮和雪銀靈這樣的天資,能夠在不足百歲之內,便已經達到三步大帝極限,並且完成了積累。還鑄造出一個完美的根基,再接受半神至尊的傳承,算一算都要不少時間。

好比如雪銀靈,若非是虛空劍靈的轉世之身,其境界處於小主宰境的層次,若非她擁有絕世的修鍊天資,若非她是雪族的聖女,若非她得到了半神至尊的傳承,也不可能在百年之內成就小主宰境。

任何成就,不是單一就能夠達成的,往往要綜合多個方面的因素。

雪銀靈如此,楚暮也是如此,其他的修鍊者同樣如此。

此後,楚暮便隨著雪銀靈在雪族之中暫時住下,兩人互相切磋,交流修鍊心得,共修虛空陰陽經第三重。

第三重已經涉及到最後一步的接觸,方才可以圓融、陰陽交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不分彼此,心意相通。

一個眼神或者一個細微的動作,他們就知道對方的意思。

虛空陰陽經第三重,需要的是行夫妻之事,完全信任對方,最後心意相通也是必然的。

轉眼又是過去一年。

楚暮是通過自身的努力晉陞,雪銀靈是傳承半神至尊而晉陞,一尊半神至尊的傳承,知識無比磅礴,雪銀靈也只是掌握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將之與楚暮交流,也讓楚暮的積累進一步提升起來。

一年的時間,兩人的修為都有所精進,劍法方面也都有明顯的進展。

主宰境,可分為大主宰境和小主宰境兩個大級別,其中有著天塹之差,而不論是大主宰境還是小主宰境當中,也有高低的劃分。

成就主宰境強者,需要讓大道蛻變為本源,小主宰境就是修鍊本源使得本源壯大到極致,而後,步入大主宰境,大主宰境的修鍊則是掌握本源。

小主宰境強者可以動用本源之力,但其實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罷了,或者說只局限於表面的力量罷了,唯有達到大主宰境的層次,才可以深層次的挖掘本源的潛能,將之發揮到淋漓盡致。

小主宰境和大主宰境強者,根據修鍊的進度,便分為入門、小成、大成和圓滿,圓滿之中,又會被分出一個極限,那就是真正的極限所在,只有少數人才能夠達到的程度。

楚暮和雪銀靈現在,就處於小主宰境入門的層次,然而他們的實力,卻不是尋常的小主宰境入門強者能夠比擬的,要更加的強大許多。

兩人決定,離開雪族領地。

這一次的目的地是蔚藍界域。

是的,楚暮打算再回一趟蔚藍界域,去做兩件事情,做完之後,便要與雪銀靈開始真正的闖蕩混沌宇宙。

理論上,大帝境的層次可以闖蕩混沌宇宙,但還是太弱了,唯有達到小主宰境的層次,才算是真正的強者,才有更好的自保之力,才有真正闖蕩混沌宇宙的資格,否則一旦遭遇一些什麼危險,很快就死亡,還談什麼闖蕩。

兩人通過時空之門不斷的傳送不斷的趕路。

「蔚藍界域,就是我從深藍世界過來降臨的界域。」楚暮說道,這一點雪銀靈早已經知道了:「在蔚藍界域之中,我還有一個弟弟。」

「弟弟。」雪銀靈似乎覺得新奇,這一點之前楚暮倒是沒有說過。

「對,這一次帶你來蔚藍界域的目的之一,就是認識一下我弟弟,也是為了我們進入混沌宇宙闖蕩做一個告別。」楚暮說道。

此番再離開的話,他自己也不知道會多少年,混沌宇宙的闖蕩,無疑很耗費時間,百年千年根本就不算什麼,做一個告別是應該的。

花費了相當一些時間,兩人終於接近了蔚藍界域。

之後,雪銀靈取出了一艘飛舟,那是一艘跨域飛舟,是她得到半神至尊傳承之後的寶物之一。

跨域飛舟的速度可要比無雙號快上許多倍,比大主宰境的速度都要快上一些,飛速往蔚藍界域而去,沒有花費多少時間,跨域飛舟便進入蔚藍界域之內。

為了避免引起恐慌,雪銀靈收起跨域飛舟,兩人飛入蔚藍界域之中,前往蔚藍聖宮,見蔚藍聖主。

蔚藍聖主依然是三步大帝極限的修為,他的潛力大體如此,想要突破到主宰境,太難太難。

當蔚藍聖主得知,楚暮已經達到主宰境時,那種震驚,無法形容,而後,楚暮又見了蔚藍老祖。

當年蔚藍老祖曾出手幫過楚暮,楚暮一直感激在心,上次歸來時,蔚藍老祖閉關之中,楚暮沒有當面感謝,這一次蔚藍老祖並沒有閉關修鍊。

「沒想到啊,一百年都不到,當年的萬古境卻已經成就主宰。」蔚藍老祖感慨不已。

百年不到從萬古境到主宰境,這是何等驚人,完全無法想象。

要知道,蔚藍老祖自己,修鍊到主宰境,前後足足花費了十幾萬年的時間,還是因為得到傳承的關係,否則一輩子都無法成就小主宰。

成就小主宰境至今已經過去數萬年之久,修為卻沒有多大的提升,一直還處於小主宰境入門的層次,充其量算是入門的巔峰,與小成相差一線,但是那一線卻宛如天塹,讓他努力數萬年也無法突破。

蔚藍老祖也知道,自己的潛力已經達到極限了,除非有更大的機緣,否則,終生只能是這樣子。

感謝過蔚藍老祖,楚暮與雪銀靈告辭離開,雖然有心想要幫忙,但目前,楚暮沒有這個能力,只能先記著,待到他闖蕩混沌宇宙歸來之後,或許就有辦法了。

離開蔚藍聖宮后,楚暮和雪銀靈展開速度,飛速往南辰地界的劍城而去。

兩人都是小主宰境強者,並且他們的速度,比尋常的小主宰境入門強者還要快上許多,沒多久便進入了南辰地界,逼近劍城。

趕到劍城,縱然幾十年過去,劍城還是原來的樣子,沒有絲毫的變化。

相對凡人來說,幾十年幾乎是大半輩子,但對於一座城市,尤其還是修鍊者的城市,幾十年微不足道。(~^~) 百年滄桑,對凡人而言,是一個生老病死的輪迴。

百年流逝,對修鍊者來說,卻也不算什麼。

劍城,屹立百萬年之久,是南辰地界中最為古老的一座城邑,也是一個獨特的勢力。

要說劍城之內,有什麼比較有名的存在,除了一座座劍塔之外,那就是一家劍館,此劍館名為楚門劍館,是劍城之內最早的劍館,慢慢的發展起來,做大做強,讓不少人跟風效仿,以至於如今的劍城之內,是劍館林立。

但不管有多少家劍館,楚門劍館龍頭的地位,始終不可動搖,因為楚門劍館與劍城劍塔之間有著緊密的聯繫,另外則是因為楚門劍館的館主楚王道,乃是一尊大聖尊級的強者。

蔚藍界域,最厲害的不過是蔚藍老祖,小主宰境入門的層次,此外那些大勢力之主都是三步大帝的層次,並且每一個大勢力當中的大帝境也不多,往往以絕世境為主,而在絕世境當中,大聖尊就算是相當厲害的存在,被稱之為強者也不足為奇。

短短几十年的時間,楚王道的修為便達到大聖尊層次,並且擁有高超的劍法,尋常的大聖尊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在許多人看來,那就是大大的天才,但楚王道自己最清楚,自己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與兄長的教導和留下來的大量資源分不開。

當年的楚暮歸來,已然是一尊大帝境的強者,並且磨礪之中斬殺了無數強敵,積累了數不清的資源,雖然大部分對他無用,但對楚王道卻是珍寶。

正因為有楚暮的指點和留下的大量資源以及他的一些修鍊心得,楚王道才能夠修鍊到大聖尊的程度,不然以他的天賦,單憑自己努力,估計還要幾百年才能走到這一步。

「大哥。後天,我就要成婚了,真希望你能在這裡啊。」楚王道看著天空,自言自語說道。儘管他現在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還是堂堂楚門劍館的館主,在這個南辰地界之內,也算是有些地位,但他依然很想念自己的兄長。

時隔幾十年上百年之久。當年的他年紀尚小,對於父母的記憶也沒有那麼清晰了,唯獨對兄長的記憶無比深刻。

結婚,這是大事,正常情況是父母媒妁,但父母不在,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兄長在,至不濟也能夠知道。

「要和誰成婚?」一道聲音響起,那熟悉的語氣,頓時讓楚王道怔住了。

說話的人。自然是帶著雪銀靈來到劍城的楚暮。

「大哥!」楚王道無比激動,又有一種做夢的感覺,眼眶都發紅了。

「不錯,修為都達到大聖尊了。」 腹黑老公太危險 楚暮笑道,內心也有一種暖暖的感覺,旋即,介紹雪銀靈:「她叫雪銀靈,不過你得叫她大嫂。」

「嫂子好。」楚王道先是一怔,繼續大喜,連忙高呼。又有點不敢直視雪銀靈,沒辦法,雪銀靈的外形無比精緻,又是主宰境的強者。儘管收斂了一身氣勢,但那種氣質無以倫比,他是前所未見也從未聽過這樣的人。

「不過也只有這樣的人才配得上大哥。」楚王道暗暗想道,在他心目中,大哥楚王庭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最厲害的。

「你好。」雪銀靈輕聲說道,手中出現了一塊雪白的玉。遞給楚王道,白玉上有許多紋路,看起來十分精美又十分玄妙,又散發出陣陣精純的寒氣波動:「這是寒雪寶玉,你將它滴血認主收入體內,以元力煉化后便可自動淬鍊元力,讓元力變得更精純,遇到危險時還可以自主激發防護罩,以你目前的修為,防護罩能夠抵禦一步大帝的攻擊,你的修為越高,激發出的防護罩越強。」

楚王道一聽頓時大驚,這是何等寶物,竟然可以讓大聖尊的他抵禦一步大帝的攻擊,太驚人了。

「收下吧。」楚暮笑道,這樣的寶物,他是拿不出來,雪銀靈因為得到了半神至尊的傳承,才能夠拿出一些罕見的寶物。

楚王道收下之後,便滴血認主,收入體內,運轉元力煉化起來。

「這一次,我回來的正是時候。」楚暮彈出一縷力量,幫助楚王道在瞬間將那寒雪寶玉煉化,不然以楚王道自身的能力,估計得花費好幾年的時間:「女方哪裡人氏?」

「她叫楊秋月,是鐵戟門門主的女兒,絕世境三煉的修為。」楚王道說道,還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只要你們合得來,什麼身份,無關緊要。」楚暮說道,他有說這句話的資格,因為他可是小主宰境強者,還是絕世天驕級的小主宰境強者,潛力無限的那種,哪怕是蔚藍界域內老牌的小主宰境強者蔚藍老祖,也不是他的對手。

論修為論地位論潛力,整個蔚藍界域之內,誰能夠與楚暮相比,別說是蔚藍界域這個低等界域了,就算是中等界域高等界域之中,能夠與楚暮相比者,又可以找出幾個?

「迎親隊伍可準備好了?」楚暮又問道,這可是弟弟的婚姻大事,父母不在,長兄如父,他自然要十分關注。

「準備好了,尚大哥等人會隨我一同前往鐵戟門。」楚王道說道,他口中的尚大哥就是尚志真,從楚暮建立楚門劍館時,便一直在劍館之內任教,一開始是友情支助,慢慢的就變成了一份正式的工作,而他也同樣得到過楚暮的指點,如今也是大聖尊的修為,劍法高超。

「劍館這邊,從明天開始也會進行布置。」楚王道繼續說道。

「劍館這邊的布置,交給我就行了。」楚暮說道,楚暮決定好好的布置一番,給弟弟長足面子。

「好。」楚王道也十分高興,大哥要親自出手,不管最後布置成什麼樣子,他都會很高興,當然,他也覺得大哥出手,必定會布置出一個完美的婚宴現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