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們互相喜歡,哪有她什麼事情啊!還不如趁早出局!

可是有時候,越想忘記的事情和人就越忘不掉!

郭如雲和燕飛飛幾乎沒有什麼交集,除去她給他輔導的那幾天,之前他們只說過一次話。

那天燕飛飛從過道走過,他腳下掉著一本語文書,就順手撿起來放在了過道旁的桌子上,他都沒有聽見郭如雲給他說的那聲「謝謝!」便走過去了。

那次,郭如雲望著他的背影發了很久的呆。

他的身影,他的一切,就那樣毫無徵兆地闖進了郭如雲的內心。

郭如雲自知自己長相平凡,普通地不能再普通。而他,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她只能仰望,絕不敢去想能讓他喜歡她。

輔導學習那幾天,她只要坐在他身邊就會不由自主的緊張,說話都不能正常表達了。但這些,他卻不知道。

誰知沒幾天,方微雨就成了他的小老師!

燕飛飛打開了自行車的鎖,「你坐後面,抓著點我的衣服。」 燕飛飛看見她微紅的臉,自己也跟著尷尬起來。

月光灑在柏油路上,樹影斑駁。兩個身影一會兒拉長,一會兒又縮短,似乎在和月亮玩捉迷藏似的。

「燕飛飛,今天那人是誰啊!你們以前認識?」方微雨試探地問道。

燕飛飛給她講了三中輟學的事,說到父親為了給自己轉學,四處奔波勞累,又想起他那憂愁的眼神,燕飛飛的心裡如針扎一樣。

以前,他很不理解父親,為何非要他讀書!現在他懂了,他就是父親的希望!

想到這些,他的眼裡又爬滿了憂鬱……

燕飛飛沒有告訴她的是,王曉斌罵他是沒媽的野孩子,他便動手教訓了他。

這個隱情他無法張口告訴她。他一直這麼隱藏慣了,說出來反而難受。只有那次喝酒後,和劉亮說了幾句。

在這個學校,沒幾個人知道他的真實情況,他覺得這樣很安全。

方微雨聽他講話時,側臉看著他。

月光照在他的臉上,有一種淡淡的靜美,可是那雙眼神,一直帶著憂傷。

方微雨不知道他心裡究竟藏著什麼樣悲傷的事,讓他一個少年看起來如此憂鬱。

「以後你可以不用送我了,我和李曼她們一起回家習慣了。」

「好吧……」

燕飛飛嘴上答應了,心裡還是不放心。

王曉斌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人,想起他今天看著方微雨的那雙眼睛,燕飛飛恨不得揍死他!

「好了,你回去吧,過了這個路口我就到家了!」方微雨說著轉身走開。

一輛小轎車飛奔出路口。

「小心!」燕飛飛一把將方微雨拽進懷裡,車從她身後飛奔過去。

十字路口燈火通明,路上行人來往,有人不時回頭看看他們。

「現在的小孩兒膽子太大了,大馬路上摟摟抱抱的,成何體統!」

「就是就是,哎,現在的社會……」

「……」

時間就好像靜止了一樣,燕飛飛一隻手緊緊地抓著方微雨的胳膊,她的額頭剛好對著他的嘴。

「你……拽疼我了!」方微雨低聲說道。

「哦……」燕飛飛一下鬆開了她的胳膊。

「以後小心點,走路看車!」

「嗯,謝謝!那我回家了……」

「嗯……」

方微雨箭一般地穿過了馬路,拐進了怡和小區的大門。

「她是緊張了嗎? 婚債,總裁請節制 跑這麼快!」燕飛飛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自言自語。

其實他也緊張了,只是掩藏得很深。

聞君入夢來 剛剛離她好近啊,嘴巴差點兒碰到了她的額頭,怪不得心跳那麼快!

方微雨單手壓著胸口,「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不斷傳來,她都不明白自己瞎緊張什麼!

「媽,我回來了!」她在門口換鞋。

楊慧緩緩走到女兒身邊,「臉怎麼這麼紅啊!發燒了嗎?」她伸手去摸女兒的臉。

方微雨迅速向後退了一步,「沒事兒!今天走得急了!」

「以後慢點兒!」楊慧心疼的說。

「嗯,知道了!」

方微雨一溜煙鑽進了自己的房子,那是一個絕對安全的私人空間。平時爸媽進去都需經過她的允許。

晚風吹起了少年的頭髮,也吹走了少年的憂愁。忽然之間,他的心裡暖暖的,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和愉悅。他的嘴角掛著笑,偶爾還會聽到一兩聲被風吹落的口哨。

初戀的滋味開始在他心裡蔓延,他找到了快樂!

方微雨坐在書桌前,翻開了日記本:

「他的手緊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的眼睛看到了他的喉結,『咕』動了一下,我的心差點了跳出了胸膛……」

「那一瞬間,我的意識混亂了,我不知道我該怎麼推開他……」

「他那個人也就是看上去冷酷,心地還是很善良的。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我和他不止一次離得這麼近,可每次都會緊張的要命!」

「……」

方微雨初二開始寫日記,日記里她能寫下她的煩惱和快樂,那些都是關於她的記憶。

她隨手翻看了幾頁日記,「天哪,我完了,最近幾乎每天都會寫到燕飛飛!」

城市的夜總是那麼躁動,進入深夜了,馬路上的車輛仍舊川流不息。

方微雨失眠了,夜裡一點,她還在床上翻來覆去,索性起身去做習題了。直到兩點後有了困意,才倒頭睡下的。

翌日。

方微雨背著書包剛出小區門口,就看見馬路對面站著的燕飛飛。

「他怎麼在這裡,不會專程來等我吧!」她扯了扯背包帶子,向他走過去。

「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等你!以後我們一起去學校!」

方微雨愣在了原地,「這樣不好吧!」她的舌頭硬邦邦的,說話開始不自然。

「沒什麼不好啊!」

燕飛飛把手裡提著的煎包遞給了她,「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他的手提著袋子,舉在空中,過了半晌,她才接過了袋子。

「謝謝啊!」方微雨瞅了眼袋子上印著「小胖煎包」的字樣,她伸手拿出一個,放在嘴裡咬了一口,「哇,真香!」隨後剩下的煎包全部塞進了她的嘴巴。

燕飛飛看見她的這副吃相,微微笑了笑,「這家小胖煎包就在我們學校附近,新開的,生意特火!要排隊才能買到!」

「咳咳——」方微雨被他剛剛說的話嗆到了。

「學校附近!你不會大清早先去學校買這個,然後又來接我……」

「想什麼了!當然不是了!我家離學校近,我買了以後才來接你的!」燕飛飛嘴裡說著,眼睛卻看向了別處。

「你以後可別來了,這樣我會有心理負擔的!」

「方微雨,我……」

「趕緊走吧,要遲到了!」

她故意打斷了他的話,雖然不知道接下來他會說什麼,可她又開始緊張了。

燕飛飛只是想說買早點他以後也承包了,算是對她的報酬……

「早啊,郭如雲!」方微雨在校門口遇見了郭如雲。 「你們一起來的嗎?」郭如雲小聲問方微雨。

「他呀,大清早就在路口等我!我看見他的時候比你這表情誇張!」

「你們……」

「我們什麼事都沒有!別瞎猜!」

「哦……」

郭如雲用眼角偷偷瞄了一眼他,又正眼看著方微雨,他倆看上去渾身散發著神秘,她知道他們之間已經不是那麼單純的學生關係了!

校門口的柳樹泛黃了,柳條拂過了郭如雲的肩頭,一片柳葉掛在了她的發梢。

「同學,頭髮上有葉子!」燕飛飛看著她說。

郭如雲轉頭看他時,正巧迎上他的目光,她就像一隻受驚的小鹿一樣,眼神迅速地逃開了他的目光。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跟她說話,第一次走在她身邊,離她不遠不近。

早自習上,王老師說:「學校秋季運動會馬上要舉辦了,體委劉亮趕緊組織起來!」

王老師前腳剛出教室,一幫同學已經把劉亮團團圍住,都在爭搶著報自己喜歡的體育項目。

方微雨看見那麼多人圍著劉亮,怕自己喜歡的八百米賽跑沒有名額了,她直接站在凳子上,對著劉亮隔空喊話。

「劉亮,給我報上八百米長跑!」

諸天第一大帝 「好!」

燕飛飛看著眼前激動地難以自制的方微雨,真懷疑她那身板能跑完八百米?

「就報八百米,有啥好激動的!」

「你不是都沒報嗎?還說我!」

燕飛飛也學著方微雨的樣子,對劉亮喊到:「劉亮,給我報男子接力!」

劉亮轉頭看了一眼,「你不是開玩笑吧!」

「你看我像嗎?」燕飛飛的眼神里暗藏堅定!

「好!還怕你不報了!」

「燕飛飛,你那大長腿跑接力肯定沒問題!」方微雨笑著調侃到。

下午放學,所有參加比賽的人要集中訓練。

「嗨,方微雨,你報了什麼項目?」

方微雨順著說話的聲音扭頭看見了楊雲,「我報了八百米長跑,你呢?」

「我們都是長跑啊,我參加的是一千五百米的!」

「那你厲害啊!一千五我就跑不下來!」

「你一個女生能跑八百就不錯了,加油哦!」

「你也加油!」

站在他們不遠處的燕飛飛,偶有聽到他們的談話。他便跑去找劉亮了。

「亮仔,給我再報一個一千五的長跑!」

「靠!你想當運動達人啊!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

「好吧,剛好我要報我們班的參賽選手的名單,把你直接加上去就行了!」

校園裡開始變得熱鬧起來:有跑步的,有打乒乓球的,有扔鉛球的……大家似乎已經開始摩拳擦掌!

學校本不願意九年級的學生參加比賽,可王老師一再申請,學校才准許。

生命在於運動!緊張的學習更需要運動來調節,九年級學生都在積极參加。

長跑訓練道上。

燕飛飛和楊雲打了個照面,兩人誰都沒有說話!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似乎都暗藏著不服輸的傲氣!

晚自習上,老師不在,學生自由複習。

方微雨轉頭看著燕飛飛,「你的英語單詞記得怎麼樣了,這兩天你都忘了吧!」

「要聽寫嗎?」

「檢測一下吧!」

燕飛飛把那個英語單詞速記手冊遞了過去。

「a部分我都記住了,你直接從b部分開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