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之後要去見他們的話,那工作方面,自然是早點結束更好了。

「放假的事情按照劇組人員的安排來就好,而且投資方之前不是也說儘早拍完就行嗎。」

其實南覓並不知道投資方是誰,除了知道是幻零和銀曜合作的,其他的一無所知。

原本南覓以為投資方也是要看著兩邊公司的,其實並不然。

崔懿軒說,並不是公司裡面的人。

南覓正好借著這個理由和於書易說了一遍,於書易想到投資方那邊的意思,也沒有再和南覓細說放假的事情。

兩個人正在這裡聊著,然後肖筠卉就十分不容易的從休息室里走出來了。

看到兩個人在這有說有笑的,便出了聲:「於導演跟演員聊的還挺歡的。」 聽不出來肖筠卉話里的意思,不過感覺上面好像沒有什麼陰陽怪氣,反而是……有點羨慕。

「肖老師休息好了啊?這一條還需要拍嗎?」於書易故意和肖筠卉這樣說著,只是想叫肖筠卉停了繼續拍攝的心思。

原本以為肖筠卉真的不會再拍這一條了,畢竟再怎麼拍估計也就是個爛的,還不如不浪費各自的時間。

結果於書易這話剛一說完,就看到肖筠卉點著頭,十分堅定的說著:「拍,我們再試一次。」

於書易整個人看著肖筠卉,就恨不得把她給掐死。

說實話,在於書易看來,肖筠卉這個人啊,就適合讓她家裡單獨給她量身定製一部戲,名字就叫——我的大小姐生活,內容就是日常播放她這些每天作死的大小姐是如何生活的。

於書易沒有辦法,但現在也只能先聽肖筠卉的。

「那就……再來一條。」於書易的脾氣可以說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沒辦法,她也就是個打工的,跟肖筠卉這種人相比,還是比不了。

本來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了,包括南覓也很配合的和肖筠卉搭戲,反正她只要不讓肖筠卉打到她就好了。

可是好久,肖筠卉就像是沒有進入到狀態一樣,反而是皺著眉,哪哪看著都覺得不順心。

「肖老師您是還有什麼事情嗎?」看肖筠卉動都不動一下,於書易的勁又上來了,這個女的是不是有病。

全劇組可都只等著她一個人了。

肖筠卉搖搖頭,然後仔仔細細打量著南覓,隨即向於書易開口,「於導演,你們都說南老師經驗豐富,我充其量也就是個新人演員,這場戲我覺得我自身還是有問題,要不讓南老師教教我。」肖筠卉和於書易這麼說著,看著南覓的眼光還帶了幾分懇求。

南覓:……

她怎麼覺得肖筠卉這樣還是有問題呢,肖筠卉剛剛都恨不得打死她了,現在還來找她教演戲,別是打算坑她吧。

「表演指導老師他們都在的,論經驗我肯定是沒他們豐富的。」南覓直接拒絕掉肖筠卉說的話。

她就怕這樣一搞,要是被哪個有心人錄了下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故意打肖筠卉呢。

肖筠卉聽到這就有些不願意了,「南老師,你這是看不起我是個新人演員嗎?」

說著,倒是覺得特別委屈了。

說實話,南覓看見肖筠卉這個模樣,並沒有覺得肖筠卉是真的傷心,倒是覺得,如果肖筠卉在演戲的時候能有這個演技的話,估計之後拿個獎都有可能。

於書易也是聽不下去了,怎麼現在肖筠卉就這麼虛心求教了?

「肖老師,南老師今天還有其他的戲份,要不讓表演老師來說一下,或者直接用替身吧。」於書易看見肖筠卉這個樣子都慎得慌。

肖筠卉愣了一下,沒想到南覓就是再怎麼樣也不願意教她。

不過肖筠卉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些委屈,然後才點著頭,「那南老師,你就給我選一個表演老師吧,我也不知道哪一個好還是不好。」

肖筠卉依舊不放過南覓,反正該找南覓的,她就一定要找。

南覓被肖筠卉磨得真的要暴走了,這個千金大小姐到底是要幹什麼?

之前作就作吧,作著作著也就習慣了,如今肖筠卉這麼溫柔的模樣,倒是讓她有些作嘔了。

南覓受不了肖筠卉這種態度,於是隨意喊了一個知道老師過來,「許老師挺好的,肖小姐你加油。」

說完,南覓也就沒理肖筠卉。

肖筠卉不是要讓人教她怎麼去表演嗎?

教人還要時間呢,她還不如趁這個時間去休息。

南覓優哉游哉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然後再也沒搭理肖筠卉,倒是樂得自在。

這一幕幕事情都在無意間被一旁的攝像機錄了下來,本來片場的攝像機都開著,所以也沒有多少人覺得奇怪。

幾乎是十分鐘都沒有的時間,南覓還在想著等她去旅遊的時候要帶點什麼東西給他們,然後就聽到了肖筠卉的聲音,聽著十分不善,「算了算了,我不學了,導演,就按照之前拍的那幾條吧,這場戲我不拍了,難死了。」

是肖筠卉罵罵咧咧的吐槽。

南覓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聽到了這麼幾句話。

估計是大小姐體會到了人生的艱苦,提前放棄了吧。

「姐,剛剛溪蕊姐打電話來說,你要請假的事情已經批下來了,可以有三個月的休息時間。」塗玲在不遠處皺著眉看著肖筠卉剛剛的一幕,然後才換了一副羸弱的表情和走向南覓說著。

南覓聽到假期的時長,整個人都從椅子上蹦了起來。

「三個月?這麼長的時間啊。」那她有時間去玩個夠了。

「什麼時候開始啊。」南覓又問了一句,她只是和藍溪蕊說了她要請假出國的事情,並沒有時候要做什麼或者什麼時候去。

塗玲看了一眼手機,然後才說道:「溪蕊姐說,如果這部戲在這個月底之前拍完的話,就從下個月放假,如果拍不完的話,就從你殺青的時候開始放。」

塗玲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也沉了沉。

南覓要放這麼久的假,如果在放假之前還沒有讓她身敗名裂的話,等到三個月後,之前做的一切事情就都白費了。

南覓聽完倒是有些不爽了,原本還打算如果放假時間早的話,她還能去和權族的人一起過生日呢。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等我放假了,你也要放假啦。」南覓和塗玲這樣說著,只是語氣里再也沒有最開始的那種熟稔。

也不知道權一是不是有事情耽擱了,關於塗玲的東西到現在南覓也沒有收到。

南覓也不著急這一時半會的,所以也沒有去催促權一。

只是她知道了,再怎麼樣塗玲也不是她認識的人,也不是她以前的那個朋友。

塗玲的這張臉只是和她記憶里的圖靈很像而已,說不定圖靈長大之後的模樣就變了呢。

她熟悉的人是圖靈,而不是眼前的塗玲。 晚上的時候,肖筠卉在客廳里踱來踱去,像是在想著什麼。

她手機還拿著一樣東西,那是一個銀色的u盤,但此時那個u盤像是燙手一樣,肖筠卉想放下,可還是繼續攥在了手裡。

今天塗玲在她耳邊說的那幾句話她到現在都還記得。

讓南覓教你演戲,讓她打你一巴掌,只要:打你的視頻被拍了下來,我們就可以說南覓在劇組裡恃強凌弱。

腦子裡還在不斷重複著肖筠卉的話,可一想到今天在劇組裡發生的事情,肖筠卉心裡就覺得氣憤。

她想讓南覓去教她,可是南覓就是不肯,就算是她妥協了,但是南覓那裡卻又出了差錯。

思來想去,肖筠卉最終還是拿起了手機,然後撥通了南茵茵的電話。

「今天塗玲跟我說了,我把那之後的視頻也都拿回來了,所以呢?南覓根本就沒有同意教我,更不用說打我了。」肖筠卉像是找到了一個發泄口一樣,對著南茵茵就是一頓亂轟。

南茵茵那邊倒是挺安靜的。

「怎麼了?誰打過來的?」慕凡聽見南茵茵手機里的聲音有些大,忍不住問了一句。

就好像是誰吃了火藥一樣。

南茵茵今天是和慕凡來了他們準備的婚房,都已經是未婚夫妻了,所以今天還不是來行魚水之歡。

正好今天慕凡也有空,南茵茵自然也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聽到慕凡這樣問,南茵茵很平常的撒了一個謊,「沒什麼,就是跟同事打個電話,你先去洗澡吧。」

肖筠卉可不管南茵茵那邊怎樣,她想生氣就生氣,南茵茵她管得著嗎?

南茵茵聽到肖筠卉這麼大的聲音也是有些無語,她還以為肖筠卉是一個沉得住氣的人,不過就是事情沒有按照他們發展而已,怎麼就生這麼大的氣了。

果然是個不靠譜的合作夥伴。

「塗玲今天都跟我說了,你把視頻發給我就好,剩下的你不用操心。該讓南覓受的,我就覺得不會讓她就這麼算了。」南茵茵現在說話倒是有些趾高氣昂了。

為什麼?

因為肖筠卉蠢啊。

一個什麼腦子都沒有的人,還想著她來伏低做小,簡直就是做夢。

肖筠卉根本沒有意識到南茵茵的利用,在她看來,南茵茵始終是低她一籌的,現在幻零捧的人是她,南茵茵就只適合給她作陪。

兩個不懷好意的人假意合作,但其實內心卻是對彼此都看不起。

不過最後,肖筠卉還是將視頻發給了南茵茵,既然南茵茵要跟她合作,那就合作了。

只要他們共同的敵人是南覓,那麼跟誰合作這件事情,就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

凌晨12點,南覓早就已經在睡夢當中了,此時,微博里卻是一陣罵戰。

一個營銷號發出來的視頻瞬間佔了熱搜前排,而且還搶佔了好幾個熱搜。

「南覓看不起肖筠卉」

「南覓指使打人」

「南覓是個暴力狂」

「南覓人設崩塌」

前面幾個,無一不是和南覓名字掛鉤的,而營銷號發的那段視頻,剛好就是當時在片場的時候,肖筠卉讓南覓教她演戲的經過。

只不過整個視頻是沒有聲音的。

視頻裡面的肖筠卉十分和善,而且還是那種不恥下問的態度,相比之下,南覓的態度看起來就有些趾高氣昂,甚至於說,對肖筠卉好像是看不起的。

因為肖筠卉最後讓南覓給她找指導老師,所以南覓喊完老師的名字之後,怕肖筠卉不知道,又給肖筠卉指了一遍。

本來南覓是好意,但是視頻裡面卻說南覓的態度十分敷衍,就是看不起肖筠卉。

緊接著,視頻下面的評論很快就破萬了。

沾沾自喜:哇靠,當初我還以為南覓是個什麼pljj呢,沒想到居然對後輩這麼敷衍。

卉卉沖鴨:南覓身為前輩,對後輩這麼不友好真的能當前輩嗎?這樣的人早點滾出娛樂圈吧。

筠卉大小姐:我們卉卉才是真正的千金啊,人家哥哥是肖寧,青梅竹馬是容三爺,可南覓有啥,就有個噱頭是國民弟弟的親弟弟而已,南焱能比得上容三爺?

給三爺生猴子:抱走我家三爺,前面的,沒看見澤曜官博上面發的聲明嗎?兩個人只是認識而已,怎麼就是青梅竹馬了?眼睛瞎了就去治,我們三爺不是你配碰的人。

理想是成為容夫人:我們三爺不約,還有,三火弟弟和南覓跟三爺也認識,別隨便破壞他們的關係好嗎?

三火是我的你別碰:我們女神姐姐怎麼,人家是正經的演員,現場有指導老師的,教後輩演戲可不是我們姐姐的工作哦,別來碰瓷pljj,不然我這個弟媳婦第一個不同意。

…………

因為南覓和肖筠卉的身份,很快戰場分割的就十分明顯。

南焱粉自然是要維護南覓的,而容樾澤的老婆粉也因為肖筠卉一直用兩個人的關係成噱頭而不開心,自然也是替南覓說話的。

容三爺可不是肖筠卉說碰就能碰的,就算肖筠卉是肖寧的妹妹又怎麼樣。

況且再說了,容三爺的性取向……咳咳,怎麼就便宜肖筠卉了。

而南茵茵的粉絲是現在肖筠卉這邊的,為什麼?因為他們女神和南覓不和,所以他們肯定不幫南覓。

剩下的一群都是些吃瓜群眾,看看熱鬧也就行了。

反正看熱鬧又不嫌事大,就看看到底哪個大小姐更厲害了。

南覓是在大半夜被藍溪蕊的電話打來的,醒過來的第一秒南覓就決定了,以後睡覺的時候,她肯定開靜音。

「喂,誰啊。」南覓還是迷迷糊糊的摸到了手機,然後說話也有些不清不楚的。

「姐們,你又上熱搜了你知道嗎?你在現場真的對肖筠卉有意見,包括她讓你教她演戲都拒絕了?」

藍溪蕊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堆,南覓沒有反應過來,只是隱約之間捕捉到了肖筠卉、教她演戲這幾個字眼。

一瞬間,南覓的語氣就有些嫌棄了。

「我對她肯定有意見啊,當然不願意教她演戲。」 藍溪蕊聽到南覓的話可差點沒被她嚇死。

姐妹,飯可以亂吃,但是這話不能亂說啊。

說你討厭肖筠卉也就算了,可是要不要這麼明顯啊。

「你醒了沒?」藍溪蕊先是這麼問了一句,這樣才好讓她這位姐妹聽接下來的事情。

藍溪蕊太了解南覓的為人了,就算是討厭一個人,但也不會那麼明顯的去針對,更何況還是在片場這麼明顯的被人拍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