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給你們一炷香時間恢復。”唐萱淡淡的道,話音中感覺不到任何的感**彩。

“你們人類真是愚蠢,愚不可及,本座的耐心是有限的。”枯木之靈蒼老的聲音又響起了,“唐萱,在老夫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你快出手把他們拿下”

“囉嗦,不勞你費心。”唐萱輕哼了一聲,“一炷香之後,必分勝負!”

“最好如此!”枯木之靈不耐的道:“本座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要是還不分勝負,本座親自了結你們。”嘴上雖這麼說,心中暗喜,鬥吧,鬥個兩敗俱傷纔好,聯手的話,本座還真不太好辦呢。

…………

…………

一炷香後。

“師姐,你接我倆最強一擊吧,你會後悔給了我們這個機會的!哈哈哈哈哈!”李英俊猙獰道,表情和他的年齡實在是不匹配,完全不像是一個孩子。

李英俊雙手聚攏,全身的靈力匯聚在了雙手之上,爆發出璀璨耀眼的綠光,一條百丈樹龍咆哮着衝了出來,單憑這樹龍已經無限接近唐萱了,而後,這樹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枯萎着,凋零着,在枯萎到不能在乾枯,凋謝到沒有任何枝葉可凋謝時。

王德才那邊也爆發出了之前火球術無法比擬的火熱,雙手之上猶如升起了一輪紅日,狂暴之氣不斷地向着四處擴散,彷彿有些不受他的控制一般,小心翼翼的將雙手搭在了李英俊的雙手之上。

“合技,超大火龍術!”兩人齊道。 在這一瞬間,唐萱的身影憑空消失,出現在了他們二人之間,雙手更是靈力大勝,彷彿是經歷了無數次的蓄力而成,但又不只是使用了什麼障眼法,才使得大家都是毫無察覺,就連枯木之靈也是一聲驚歎,暗叫不好。

說時遲,那時快,唐萱那充滿着綠光的左手搭在了李英俊的雙手之上,充滿着紅光的右手搭在了王德才的右手之上,只見那百丈火龍就猶如火上澆油一般,瞬間達到了數百丈,將整個石室照的通明,在這強烈的高溫之下,牆壁和地磚漸漸的褪去了青灰色,變得死氣沉沉。

“開!”唐萱大叫道,數百丈的火龍精準的轟擊在了之前她一直站的那個位置,那裏經過李英俊二人輪番轟擊之下,是這個石室最薄弱的所在,在三人合擊之下,迅速的土崩瓦解,燒開了一個大洞,火勢還在向四處蔓延着,大洞之外,一片翠綠,無數的藤曼交錯的纏繞着。

在火龍之下,僞裝成石室的枯樹洞穴開始顯露了出來,原來唐萱他們正是在這枯木之靈的身體之內,之前一直都是幻術之下的障眼法。

“嗷嗷!本座要殺了你們,陰險毒辣的小賊們。”枯木之靈疼得直叫喚,猛然間將這石室(現在應該說是木室了)向着破洞之處傾斜,同時面積也在急速的縮小。

王德才先是堅持不住,掉進了大洞之中。

李英俊是極力的堅持着,可還是一步步的向着洞口之處靠近着,而看着師姐神色淡然的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心中重新衡量了和師姐之間的差距,在他的極力堅持之下,也只是比王德才多堅持了幾息而已。

其實表面上唐萱看着很淡定,其實她做的並不輕鬆,也是拼盡了全力才做到沒有被破洞所吞噬。

而就在李英俊他們掉入破洞之後,破洞慢慢的開始癒合了,傾斜的木室也趨於平穩,不再是傾斜着的了。

在唐萱的眼前,出現了一個五尺之高的人蔘狀魔獸,和人蔘不同之處是,它長着四隻,還有五官,這個大人蔘開口了,“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了,你是怎麼知道石室的破綻的?”

唐萱撇了撇嘴,沒有回答它的問題,自顧自的道:“快把森碟所說的戰利品交出來,然後放我們出去,我心情好的話有可能會放你一條生路,不爲難你。”

“哎呀我去,本座倒想知道你憑什麼大言不慚,你倒是爲難我一下讓我看看啊。”枯木之靈讓唐萱給氣笑了,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區區一個煉氣七級的人類,居然還敢威脅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唉,本來我是想抓森碟回去做塔靈的,既然你不聽我好言相勸,那我只好對你出手了,你會後悔沒有聽我的話的,你等着後悔去吧,到時候可不只是給我點戰利品那麼簡單了。”唐萱冷漠的說道。

枯木之靈沒有再搭理唐萱了,直接散出了它九級魔獸的修爲,心道看我不嚇死你,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它這修爲散出之後還真把唐萱給嚇了一跳,她想過枯木之靈不是個省油的燈,可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能被八級魔獸森碟所召喚的存在,居然是九級,實在是超出她的預想之外了。

“哼,現在害怕了吧?晚了。”枯木之靈看出了唐萱的驚訝和恐懼之色,甚是得意,“要不是剛纔本座在毫無防備之下讓你個小賊給陰了一下,又分出了兩道一成之力的分身去對付那兩個小毛賊,本座全盛時期是十級魔獸,不用出手,光嚇都嚇死你了。”

“是嗎?我好害怕啊,在嚇死我之前,能讓我看看戰利品嗎?”唐萱裝作好害怕的樣子,渾身顫抖着,兩個水汪汪的大眼睛,乞求的望着枯木之靈。

看到唐萱害怕的樣子,枯木之靈甚是得意,對它來說很是受用,很爽快的答道:“戰利品?你被森碟騙了,它說的這些本是屬於我之物,你們的戰利品還在它身上。”

“好吧,就給你看看這所謂的戰利品,讓你也漲漲見識吧,這可是本座多年積累。”

枯木之靈雙手虛空連點,一排排的上等枯枝出現在了唐萱的面前,足有上千之數,在那枯枝之中,有一道綠芒,甚是耀眼,彷彿衆星捧月一般出現在那裏。

唐萱神識掃過,感受到了無盡的草木之意,嚥了口塗抹,“能告訴我那個卷軸是什麼術法嗎?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哼,告訴你也無妨,此乃‘木神經’,不是術法,乃是木屬性功法,修習後可以讓木屬性術法威力更上一層樓,而且還是很罕見的成長性功法。”枯木之靈甚是得意的答道,這個可是它守護了多年的至寶,自己也是靠着此功法攀升到了十級的高度,在很久很久以前,它是和森碟不分伯仲的,也正是那時,被森碟設計,欠了個人情,它雖是魔獸,但也是言而有信的。

突然,唐萱在那些個枯木之中,發現了一個淡黃色光暈的卷軸,散發着很古老,很隱晦的氣息,只是一看之下,就讓她感到氣血沸騰,直覺告訴她,這是個好東西。

“枯木大人,您能再告訴我一下那個黃色的卷軸是什麼嗎?”唐萱嗲聲嗲氣的問道。

這一聲大人喊得枯木之靈十分受用,它擺了擺手說道:“本座參靈,叫我參靈大人就好了。”

唐萱暗暗的呸了一下,說你胖你還喘上了,當然這只是心裏說的,表面上還是裝作很恭敬,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參靈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暗付這唐萱真是孺子可教,說話動聽,又對它甚是尊敬,真讓她在這裏陪我一甲子也未嘗不可,雖然之前是想着借刀殺人,這會兒還真有點動心了。

“這黃色的卷軸,可是大有來歷,乃是上古帝王神農氏所創的‘本草經’,上面記載着草木功效,以及煉製各種丹藥之法,甚是精妙,說來你也不懂,這也是本座所珍藏的寶貝之一。”參靈得意的說道。

“哦?是嗎?”唐萱忽然收起恭敬之色,頭髮無風自動,右手衣袖一揮之下,將眼前所有全部捲了過來,據爲己有。

“你敢?”參靈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心中暗驚,虛空之中的這些物件可是在它的禁錮之下,眼下竟然被這一直對它恭敬有嘉的螻蟻揮袖之間給得到了,這不可能。

它又一探測之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你。。。” 此刻唐萱的修爲已經完全的壓制它了,它知道,這是築基修士纔有的靈力波動,在這次規則改變之前,它就擁有這種實力,它是知道這種實力是有多麼的可怕,它們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層次了,它哪裏還管得了什麼自己的珍藏啊,現在想到的就是怎麼能夠遠離這個瘟神,它可不想真的被抓到那個什麼鬼鎮魔塔去做塔靈。

“喵!”唐萱張口剛要說話,下意識的說出了個喵來,暴汗啊。

剛纔一直在拖延時間是爲了發動丸子給她的那一個時辰之內提升一個層次修爲的祕法,沒想到首次發動起來還真是耗時間呢。

“喵?”參靈聽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鼻血流了出來,映入它眼簾的是一個充滿着野性的貓女,除了私密部位,衣衫已然不見,上面是雙峯突起,像是要把那一點沒有撐開的遮羞布也要破開的樣子,有着兩個可愛的貓耳朵,還是折耳的,四個毛肉肉的小爪子,有着鋒利的爪尖,它知道,這只是看起來很可愛,怕是隨便一劃之下,自己都是難以承受的。

“喵你妹啊,你剛纔說……你敢?”唐萱完全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對着參靈說道:“是不是要我把你那些小玩意兒還給你呢?”

“啊……”參靈這個汗啊,開什麼玩笑呢這是,對方可是築基修士啊,想弄死自己不跟玩兒似的,但是又搞不懂她剛纔爲什麼不展現真實實力,是在耍自己嗎,趕忙賠笑道:“不敢不敢,一些小玩意兒,不成敬意,請笑納。”

“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這裏還有一些枯枝,一併給您”參靈又是雙手連續虛點,又送出了壓箱底兒的數百個上等枯木,這個心疼啊,一口氣做完後低頭恭敬道:“您慢走!”

唐萱滿意的收下了面前的數百個枯木,轉身走了。

參靈看到唐萱轉身,心中暗喜,這麼就把她打發走了,太走運了,還可以繼續過自己逍遙自在的日子,心想那個討厭的森碟就要被抓去做塔靈了,以後這一片就是自己的天下了,正盤算着呢,突然看到唐萱又轉了過來,心裏咯噔一下。

唐萱狠狠地瞪着參靈道:“我爲什麼要走?還有,你這流鼻血是怎麼回事兒?吃自己吃的補過頭了嗎?”

參靈在唐萱的目光下,委屈的低下了頭,扭捏的用手指了指唐萱的大胸器,這一看之下,鼻血又流了出來,趕忙用另一隻手擦了擦。

唐萱在參靈的比劃之下,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哎呀我去,鼻血順着嘴邊向下直流,不行了……淡定,淡定,靠,剛纔沒有注意,這貓爪是怎麼回事兒,還有這衣服,也太暴露了吧?

在參靈的注視下,強壯鎮定的從包裹中取出一件衣服套在了身上,這一套之下,凸起之處更是醒目了。

“你……你流什麼鼻血?”參靈覺得很奇怪,好奇的問道。

WWW⊙ тtkan⊙ ¢O

“要你管,我說過,你會後悔的,你非逼我出手是不是?”

“你不是說我交出戰利品就放我一條生路嗎?”

“你是主動交出戰利品的嗎?”

“這……”參靈這個悔啊,早知道這小姑娘是這麼個硬茬子,它剛纔哪會如此裝蛋啊,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但就這麼屈服又有些不甘,這不是便宜了森碟那傢伙了嘛,眼珠骨碌骨碌轉了幾圈,有了,“本座……啊不,小的想和您做一個交易,但求別把我抓去鎮魔塔做塔靈,可否?”

“交易?你覺得你有資格和我做交易嗎?”唐萱很不屑的看了一眼參靈,別看對方是九級魔獸,剛纔在那耀武揚威的,但是她能感覺到自己體內那充盈的靈力波動,現在自己的實力可是比煉氣修士跨了整整一個層次的築基修士,實力可不只是單純的高了兩級那麼簡單。

“您先聽聽我的條件好不好?也許我開出的條件令你無法拒絕呢?”參靈還在努力爭取着,它實在是不想被關在鎮魔塔裏做塔靈。

“哦?那你倒是說來聽聽。”唐萱心神一動,莫非這參靈除了那木神經和本草經還有什麼高級玩意兒?

參靈甚是得意的從懷中拿出一個物件,但見此物巴掌大小,寬邊窄低,正四方形,上面印有饕餮紋路,四角之上有着圓環,呈墨綠色,上面刻有‘煉妖壺’三個字。

“此物乃上古神器,可以容納各種魔獸,可以短時間的作爲攜帶之用,或者啓動開關,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煉化,可以煉出魔晶,對於修煉大有好處。”參靈右手託着這煉妖壺,得意洋洋的講解着,它有自信此物一定能夠吸引唐萱,作爲交換它自由的籌碼。

“你是在逗我呢嗎?這巴掌大的東西也能裝魔獸。”唐萱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你那儲物袋很小,不也能裝很多東西嗎?”

“那此物要怎麼使用啊?”

“這個很簡單,打開壺口,催動靈力對着要收的魔物,說,收!就可以了。”

“靠,你逗我呢是不是,照你這麼一說,有了這個豈不是無敵了?還能無限越級虐魔獸!”

“嘿嘿,當然有限制了……”

“你竟然敢隱瞞,想騙我?”

“沒,沒,使用這個的前提是必須要比目標靈力充沛,也就是說在同等實力或者實力不如對方的時候,不能夠使用的,如果強行使用,非但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還會被此物反噬。”

唐萱單手一招,也可以說是單爪一招,煉妖壺凌空就從參靈手中飛了過來,穩穩的抓在了手中,把玩着。

“你,你這明搶是不是?”參靈沒想到唐萱竟然直接就把它的寶貝給搶了過去,連忙抱着僥倖心理嘗試着問道:“你看我這寶貝還能入你的眼不?我們的交易……”

“哈哈哈哈,交易?什麼交易啊?”唐萱打着哈哈,打開了壺蓋,對着參靈,笑盈盈的道:“這個怎麼使來着?”

“你卑鄙,無恥。。。不講信用,啊!不要說!”參靈嚇得開始語無倫次了。

“和你開個玩笑,看把你嚇的。”唐萱蓋上了壺蓋,想着從這參靈之處也得了不少好處了,而且和森碟相比,這參靈還是蠻可愛的,兩個都收了也不太現實,這試煉之森就沒有鎮守之獸了,“放你可以,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參靈聽到唐萱決定不和它計較了,心中一喜,它再蠢也知道唐萱指的是什麼,趕忙解除了幻術,衆師弟們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連王威和尹隱的詛咒都順帶着給解了。

唐萱暗付時間已經過半了,此狀態下已經不可持久,得趕緊去把森碟的事兒給解決了,感應着森碟的氣息,對着參靈說道:“我們也該上去了。” 參靈也不囉嗦,說幹就幹,右手一揮,已經帶着衆人出了洞穴。

這時衆人才回過神來,此時已經出現在了試煉之森的所在,地下的大洞也已經不見了,再看向師姐和參靈時都驚呆了。

對這參靈,大家是沒有印象,都沒有見過,只是感覺到這參靈身上存在着一股恐怖的氣息,比之森碟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看它畢恭畢敬的在師姐身邊,貌似沒有敵意,懸着的心都放了下來,突然,覺得師姐的氣息更勝,這波動是連師傅都沒有的,覺得師姐的背影更是偉岸了。

“師……師姐。”李英俊上前一步,叫了一下唐萱,想問問之前都發生了什麼,師姐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嗯?”唐萱轉過身來面對着衆人,看了看李英俊答道。

“啊?”李英俊看到唐萱之後,被唐萱的變化驚呆了,毛茸茸的折耳,還有那小貓爪,太萌了,再像胸前一看,鼻血竄出好遠去,喃喃自語,“這。。。怎麼這麼像丸子呢?”

其他衆人也沒好的了多少,師姐的胸器簡直太……讓人無法形容了,還有師姐的面容,多了那麼一絲絲的嫵媚,令人不敢直視,也都是鼻血直流。

“你要死啊?”唐萱有些不耐,繼續道:“大家就當什麼都沒有看到,以後也都不準提,如若被我知道了,哼!你們懂吧?”

“懂,懂。。我們什麼都沒看見,我們什麼都不知道。”衆人趕忙一邊擦鼻血,一邊應着。

唐萱沒有再理會他們,對着森林吼道:“森碟,你給我滾出來。”

此時森碟正在裏面做着美夢呢,想着唐萱他們下去已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天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自己對參靈雖然很是不喜,但參靈那實力可真不是蓋的,只要唐萱她們被參靈抹殺,自己私吞戰利品的事情就不會被敗露,這些天來是越想越美,大白天都能睡上一覺,夢裏都能樂出聲音來。

這恍惚間好像聽到有聲音在叫它,但在美夢中並沒有理會。

“火球術!”唐萱低聲道,在此時此刻施展開來,那和之前的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如果說之前使出的是螢火,那麼現在的就是皓月。

數百丈的火球,一連扔出去三個,將這試煉之森一下毀去了十之八九,看的參靈和衆師弟門頭皮發麻,各自心裏都盤算着。

參靈心中暗叫僥倖,如果真要是自己不識相的和唐萱打起來,估計這一下就送它上西天了,頭上的汗滴不停的在滴落,想想還真後怕,這蜀山派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個狠人,還是個小姑娘,這要是長大了還了得。

這對衆人的衝擊也是很大的,尤其是李英俊,他一度以爲自己的實力已經很接近唐萱了,還有過想要超越師姐後賴賬的想法,現在想想,自己實在是太可笑了。

森碟更是難受,它從睡夢中直接被驚醒,看到了自己幻化出的森林差點毀於一旦,怒火沖天,直接破口大罵道:“這是誰啊?讓不讓人睡覺了?”

可一見到唐萱衆人之後,馬上蔫了,看了看唐萱,雖然不知道爲何變成這樣了,但是這靈力波動可不是鬧着玩兒的,就連參靈都畢恭畢敬的站在她的身旁,剛纔的火氣一下子全部熄滅了,趕忙賠笑道:“唉呀,我道是誰呢,原來是您啊,戰利品取回來了吧?我說的沒錯吧?”

“你這演技可以啊,不當演員都瞎了你這材料了。”唐萱很是鄙視它,這欺軟怕硬的傢伙。

“哈……哈哈!”森碟乾笑了兩聲,揉了揉腦門,頭疼,這換誰都得頭疼,這……這。

“你算盤打的好啊,把我們都騙到木之洞穴中,說在那能拿到戰利品,你是算準了我們有去無回是不是?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這……這”森碟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