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不糾結!你就是我大哥!看在這半個月照顧我的份上,就不計較這些了。

「對了哥。」余溪抬起頭道:「告訴你個事,自從你上次累倒后,研究院的很多人都被臨時調走了,說是要完成什麼大工程。」

累倒,這是余溪對眾人關於周雲天情況的解釋。

頓了一下,她攤了攤手,無奈道:「現在這棟大樓里可就只剩我們兩個咯……」

周雲天眼神一凝,我就說怎麼沒有人,什麼大工程,難道是指的那個項目?

搖搖頭,似乎想要擺脫這一切,周雲天自顧自的走入了該層樓的辦公大廳,向窗戶外面看去。

「怎麼啦?」余溪緊跟其後,不解的出聲問到。

「溪兒,你過來看看這個。」只見周雲天指了指大廈下方的某處,眼神複雜。

余溪聞言,輕步走到了周雲天身旁,大廈建得很高,窗戶裝的是全景式玻璃牆,下方的視野只需一望便能悉數知曉。

就當余溪順著周雲天的手指看去時,她不禁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兩人都被眼前的場景深深的震撼了,那是什麼?

大廈下方不遠處的科技廣場上,透過廣場地面上微微開啟的閘門,裡面一個巨大的飛船船頭暴露在了朝陽下,熠熠生輝。

果然是它!

在這個后科技文明時代,人類的飛船技術已經相當成熟,但是,兩人現在看到的這個飛船光是船頭都比好多中型飛船還要大得多,怎能不震撼?

「雲哥哥,這到底是……」余溪疑惑道。

「這是方舟山號,它不是我們定義中的那種在天河系中載客的星際飛船,而是真正可以穿梭於宇宙中的飛船,它是我們人類科技的結晶。」

周雲天似乎回神了一些,扭頭看向了余溪,他道:「這個飛船已經建造了數十年了,可是就如你所見,到目前為止它都還只是一個船頭,但是現在卻突然開始趕工期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余溪沒有回答,從周雲天的語氣中她聽出了些許無奈。

「那是因為,我們的前線很可能無法再繼續堅持下去了,進化者的實力,已經讓聯合政府退卻了………」

自從周雲天從前線回來,進化者的暴動也越發激烈。

從最新的消息看來,除了先前周雲天所在隊伍的南域邊境外,其餘的三方界域全都失守,聯合政府已經無計可施了。

「也就是說我們要去太空生活嘍?」余溪睜著一雙水靈大眼睛,撲閃撲閃的,但卻看不出一絲恐懼。

「嗯,不過那是最壞的結果,現在還算是未雨綢繆」哈哈一笑,周雲天摸了摸余溪的小腦袋,「不過你就放心吧,有我在,沒人能傷害你!」

周雲天已經想好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那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爭取到最安全的位置,以此來保護自己的家人。

「這艘飛船的存在是最高機密之一,不過既然要趕工期,人手自然就成了一個問題。」

周雲天語氣很隨意,就像在談周圍一些無關緊要的家常事一樣,很難想象,這是未來世界上最後的希望。

比起方舟山號的建設,他更在意的是經過這次基因進化后帶給自己的實質性提升。

無論如何,一定要找機會去試驗一下,他有一種預感,這份實力絕對會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對了溪兒,要不要一會兒一起去飛船上逛逛,那上面的東西可不少,我都沒去過呢!」

周雲天笑笑,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可以呀,你這半年來基本都沒出過門,多出去走一下也好。」

兩人就這樣在微妙的氣氛中度過了十分鐘,周雲天伸一個懶腰,只見一旁余溪向他所在的方向靠了靠,陣陣體香不斷襲向他。

余溪的臉上充滿了期待的神色,引得周雲天不得不將注意力轉回了她身上。

「哥,我問你個事情唄!……」

周雲天無奈搖搖頭,每次這樣都不會有什麼好事情,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溪兒,又是有什麼事要指點你哥了?今年可是第三次了啊!」

周雲天還清晰記得,就在上個月,這個小丫頭非要纏著自己給她一個高分度反物質顯微鏡來玩,要知道,一台那玩意的價格可是比很多家庭一個月的收入還要多啊!

不過,余溪的好學精神周雲天還是很欣賞的,所以平時他對於余溪基本上也都是有求必應。

半晌,周雲天想象中的要求並沒有到來,這不禁使他訝然抬起了頭,這丫頭,難道轉性了?

「哥,你說要是我們到時候真的要去太空,你一定會帶上我的,對嗎?」,余溪微微頷首,雙眸微閃,輕柔的聲音中似乎懷有一些其他的感情。

「那時當然啊!」,周雲天一愣,不禁失笑道,「你可是我自己認的妹妹,你不會以為我捨得把你讓給別人吧……」,他還以為又是要買什麼東西呢,還真是白擔心一場!

「不過要是真看上什麼東西,看在這半個月的照顧下,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一下。」

余溪看著周雲天一臉壞笑的模樣,頓時氣結,賭氣似的道:「誰知道呢,到時候你可別反悔!」

周雲天仔細的將對方從頭到尾端詳了一遍,噗嗤一下笑出了聲,「你生氣的樣子還挺可愛的嘛!不過什麼時候學會對你哥發脾氣了…」

話音一轉,周雲天皺眉又道:「老實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我從一開始就已經想好了,不管你的身份是什麼,我都不會在意!」

「真的嗎?」余溪聞言眼中似乎閃過一絲掙扎,「那,那就算我是那些進化者你也不會在意嗎?」

余溪會是進化者?

只見周雲天哈哈一笑,「別開玩笑了,要是你是進化者的,那你哥我不就是聖人了?」

「那些進化者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是我們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必須打到的存在!」

雖然周雲天的表情掩飾得極好,但還是被余溪敏銳的撲捉到了其中的那一絲慌亂。

沒有深究,余溪率先走出了房門。

「我知道了,你剛才不是說要帶我去逛一下大飛船嗎?走唄!」

「好呀,走吧!那裡可有很多好玩的東西呢……」

沒人看到,余溪的眼神中剛剛燃起的一絲希望之火又緩緩的熄滅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失望的神情。

十五分鐘后,兩人渾然站在了科技廣場的側方,面前是一扇巨大的半圓形鐵門,裡面就是科技廣場的中心地帶。

半圓鐵門高約二十米,門厚足有五米,周雲天和余溪在這個龐然大物的前方就如同螞蟻一般渺小。

「周大人前來,有失遠迎啊!」

就在這時,兩名身著工作服的科研員工從大門一側突然冒出,滿面笑意的向兩人走來,他們是這座科技廣場中的研究人員,都是周雲天的忠實粉絲。

周雲天笑著點了點頭,以至回禮,「今天剛好看到方舟山號的部分工程,於是就帶著溪兒過來逛一下,應該不會打擾到你們吧……」

「哈哈哈,當然不會,平時您都在做研究,想見你一面可都是難如登天啊……」

只見一其中名工作人員手拎一袋水果,硬是塞給了周雲天,他笑道:「您可不知道,您現在在大家心中都是英雄一般的存在呢!現在突然到來,真是讓我們受寵若驚!」

大門早已打開了,露出了裡面的景色,兩名科研人員充當導遊,不斷的向周雲天兩人介紹著關於這裡的各種高科技產品。

「這是血金剛石壓縮而成的倉庫,專門用於儲存飛船的燃料,別看這裡不大,為了建造這裡可是花了我們半個月的時間呢,堅固程度大人可以親自嘗試!」

周雲天好奇的看向了面前的這個不過五十多平米的房間,他知道這裡的半個月代表著什麼概念,那幾乎是可以造出五艘二級戰艦的時間了。

居然那麼誇張的嗎?血金剛石,他們還真的是捨得啊!就算是當初的我在啟動那一個項目時都沒捨得用……

「哥,在發什麼呆呢,這邊還有好多東西沒看呢……」

「來啦來啦,溪兒你先去看著,我還要仔細試試這個玩意!」,周雲天曾經為了從一隊進化者手中奪回一塊巴掌大的血金剛石,險些喪命。

不過要不是因為那次任務,他也不會在返回的路上剛好救下余溪,看著這個由純血金剛石打造的倉庫,周雲天一時間百感交集。

「小王,我試一下這個房間的強度你們沒有意見吧?」周雲天道,小王是其中的一名帶路科研人員,他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血金剛石被稱為超越自然的高強度物質不是沒有依據的。

「那我可就上了!放心吧,不會給你們打爛的!」

微微一笑,只見周雲天抬起一隻手,一陣流光劃過,戰甲緩緩浮現兩千出來,他也很期待,自己引以為傲的流光戰甲對上血金剛石會發生什麼。

「轟隆隆!」

沒有任何保留,周雲天一拳打在了倉庫的鐵壁上,但是結果卻是在那鐵壁劇烈的振動了整整兩分鐘后,除了一個肉眼難辨的小坑,沒有任何其他損傷!

好硬!

他沒有愚蠢到徒手去攻擊那堅不可摧的壁壘,雖然他現在也算是一名進化者,但流光戰甲都沒有做到的,恐怕再來十個自己也沒用…

周雲天兩人在科研人員的引導下花了整整三個小時時間才大致的了解了這裡的大概情況,什麼發動機,重力倉,量子平台……應有盡有!

這個情況和周雲天預料的有點不一樣啊!

他原本以為只有最多一個船頭造好了,卻不曾想方舟山號的進度居然接近一半了!

不過有一點他沒有看錯,真正完全建造好的確實只有船頭的那一部分,其餘部分雖然都有一些零碎的部分是造好的,但是大都存在一些需要整改的問題。

「總之,我們現在的進度就是這個情況,方舟山號的強度絕對是人類歷史上最高的,為了建造它政府可是傾盡了所以的科技和材料。」

周雲天微微頷首,他之前也親自試過了,他們所言非虛,不過,多久可以完全竣工還是一個問題。

畢竟現在看來,時間才是最重要的資源! 「為什麼?為什麼不賣?」

田鼠太郎不自覺聲音大了起來,在茶室這方小小的空間中回蕩。

他也不全是惡意,畢竟他不是十足的極道,一定要將無待庵弄到手。

如果能還清欠債,就不用勾心鬥角,用各種違法手段,勸誘一個年輕人墮落,對於他來說反倒是好事。

千臨涯收好了茶碗,端坐著說:「有時候,捨棄是為了擁有,擁有是為了更輕鬆地捨棄。」

「啥、啥玩意?」

石田也在一旁皺著眉,歪頭冥思苦想。

田鼠太郎貸出來的款,利息一兩個點看似不多,利滾利翻起來非常可怕,如果能連本帶息一起還清,無疑越早還清越明智。他們想不通為什麼千臨涯不把茶碗賣掉。

其實話也不用說太死,朝鮮唐津這樣的茶碗,賣掉它才是正確選擇,只是他忽然間悟到了一個道理,所以便不打算急著出手了。

這是他在聽石田講述朝鮮唐津時萌生的想法:實際上,唐津茶碗不過是那個時代,朝鮮勞動人民用來吃飯的碗罷了。

千利休為了尋找心中「完美的茶碗」四處尋訪,最後找到唐津陶器,驚喜地發現這種樸拙風格的茶器,就是心中最貼近「和、敬、清、寂」真諦的茶器。

唐津燒量大從優,又有明星級別茶人的「認證」,從朝鮮通過茶人集團輸送到日本國內,價格成倍上翻,但架不住全國性的飲茶熱情,樸素的異國民家物品,幾乎成了國民性的吃茶道具,一舉奠定了唐津燒的地位。

從這件事千臨涯意識到的,便是這位遙遠的和國先祖,不僅是一位不凡的茶人,還是一位高明的商人。

他通過包裝自己的理念,經營自己的身價,同時取得豐臣秀吉這位「天下人」的信任,掌握了話語權,因此才有了帶動全國風潮、把平凡老百姓家用物打造成名品的能力。

千利休能夠做到這一點,肯定不是憑一朝一夕。

從現在開始,千臨涯決定,向千利休學習,成為有口皆碑的茶人。

作為一個茶人,肯定不能為了貪錢,將心愛的茶具賣掉,就算是要賣,也要用體面的方式,不能賣掉還債。

相反,即使債主上門,也不肯放棄茶具,這樣的事迹傳揚出去,反而對他的名聲有好處。

他很快就想好了說辭:

「這些茶具,是先父以前贈送給友人們的,聽聞宗千家有難,他們自發將茶具送了過來。如這樣的茶具,連續還有很多會匯聚而來,並不止你們看到的這三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