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火巫族碰到的還是葉凡這樣靠譜的火神,不會將他們帶到坑裡去,這種盲目的信任反而會讓他們得到葉凡更多的回贈。

將材料準備好,葉凡開始操控火神徽章將所有材料祭煉,用這種方式遠比鍛造輕鬆很多,只要掌握好火候,整個煉製甚至會非常的快。

差不多中午時分,葉凡才完成兩塊堅固的板子,它們看上去就是一塊大盾,可不僅僅是用來封堵潭水的。葉凡要祭煉,自然不會用來堵住潭水就萬事大吉了,今後不用了,他還可以拿來重做裝備,畢竟火焰石是非常高端的材料,僅僅用作兩塊封堵潭水的板子太浪費了。

做完這些,葉凡測試了葉凡,這東西就算是飛劍也難留下痕迹,絕對是魄境神兵了,這個火焰石還真是好東西,將其融進材料中,絕對能夠將祭煉出來的裝備提升一個檔次。

「大人,聖火殿的人求見。」

就在葉凡打算進入幽火潭時,聖女司的人來報,這讓他一愣。葉凡還真沒有想到,聖火殿那位聖子居然會派人來註定求見,看來一定是發現他在幽火潭中有大動作,一個是探明情況,一個就是商談火焰石的情況。

這次上門來的還是秀青跟鐵柱,兩人一如既往,鐵柱冷這個臉,而秀青滿臉堆笑。

「火神大人,最近似乎很忙啊。」

秀青笑容燦爛,一語道破葉凡的身份。

葉凡淡然道:「你們來做什麼?」

秀青笑道:「當然是為了合作的事情,聖子殿下已經進入火焰谷,不知道火神大人什麼時候一見?」

葉凡笑道:「現在就可以,是我們去見你們的聖子,還是你們聖子來見我?」

秀青微微笑道:「火神大人乃是神靈轉世,當然是我們的聖子來見大人了。」

「哼!」

鐵柱不滿的哼了一聲。

秀青瞪了一眼鐵柱,這才道:「火神大人不要在意,這傢伙就是這樣,我們聖子也拿他沒有辦法。」

葉凡當然道:「我當然不會在意,畢竟我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葉凡看都沒有去看鐵柱,一個神武而已,對於如今的他來說真的不夠看。

鐵柱很是惱火,他想要爆發,讓葉凡看一看他的肌肉,但是卻被秀青制止了,很快強行拉出去。聖火殿的聖子來得很快,畢竟一直都在火焰谷。

「久聞火神大名,今日一見真是令人吃驚啊。」

聖子看到葉凡的瞬間吃了已經,臉上表情都沒有來得及掩飾。

葉凡挑眉道:「哪裡讓聖子殿下吃驚了?」

聖子嘆道:「本來以為火神轉世只是一種說法,沒想到火神大人是真的火神轉世,難道這世間真的有神?」

葉凡淡然道:「這世間當然有神,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聖子沉默了一會兒,這才道:「這次過來主要是有件事情想要跟火神大人商量,或許火神大人知道也說不定。」

葉凡聞言心中忍不住一動,他一直感覺這個聖子做的事情肯定跟自己有關,如今一聽,事情或許真的如自己預想的一樣。

「不知聖子所說是何事?」

聖子笑道:「這次我發現了一個遠古遺迹,費了很多心思才知道如何打開之法,不過總覺得有些問題,所以想要請教一番火神大人。」

「遠古遺迹?」

葉凡微微皺眉。

聖子笑道:「遺迹位於三國交界之處,那地方非常隱蔽,一般人還真發現不了,只是要打開遺迹需要打造一件物體,而根據這些年我的研究,這種物品需要使用火焰石打造,同時還要具備一個完美的火靈之體。」

葉凡挑眉道:「如果是古老遺迹之地的話,現打一件兵器怕是不會有用吧。」

聖子嘆道:「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我們手中並沒有那種兵器,只能根據古籍中記載的方式,臨時打造一個,希望能夠成功。」

「兵器你們有辦法解決,那不知道火靈之體的人是否找到了?」

「這個我們倒是找到了,她就來自兵火世家。」

「既然你們斗已經準備齊全,將這事告訴我又是怎麼回事兒?」

「我們的確已經準備好了,不過如果有火神大人從旁協助,我們成功的可能性將會更大。」

「如果真的進去了,聖子殿下又打算如何?」

「如果能夠進去,自然各憑本事了。」

說話間兩人相視一笑,雖然都知道這是一句空話,但是這話還是要說的。兩人又商量了一番細節,主要都是有關如何打造開啟鑰匙的事情,通過一番商談,葉凡算是了解道這個鑰匙乃是一口神刀,只不過樣式有些古怪。

葉凡了解了具體的遺迹入口之後,將火焰石交給了聖子,而聖子並未在火焰谷久留,說是要回去打造鑰匙,如果動身之後,會派人來通知他。

葉凡皺著眉頭,聖子的話他感覺有很多水分,他不認為隨便打造一件兵器就能夠打開遺迹的大門,所以他感覺這傢伙手中肯定有鑰匙,只不過因為某種不可抗拒的外來,讓這枚鑰匙受損,所以只能想辦法修復。

這種猜測,蕭戰感覺可能性非常大,只不過他有覺得聖子將事情告訴他目的肯定沒有那麼簡單,他不認為僅僅提供火焰石,就會給他一個進入遺迹的機會。

這其中肯定有原因,需要他這樣的火神才能進入,只不過葉凡並不知道到底是什麼願意,所以也無可奈何。

葉凡很快就不去想聖子的事情,不管這傢伙打算做什麼,到時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他相信以自己魂巫的實力,就算聖子將整個聖火殿拉上,他也有絕對的信心成為最後的勝者。

將這些暫時不用操心的事情放下,葉凡拉著新打造的兩塊盾牌來到幽火潭邊上,火妃一臉好奇的迎上來,看著葉凡手中笨重的盾牌忍不住好奇道:「大人,您要這盾牌做什麼?」

葉凡笑道:「我在幽火潭下發現了一座地宮,打算堵上洞口進去看一看?」

「幽火潭下有地宮?」

火妃瞪大眼睛,這個消息讓她很是驚訝。

「你作為火巫族一員,不知道可有聽說過火焰谷下邊到底埋藏了什麼沒有?」

「這個還是問一問火月部落的人比較好,他們才是一直生活在這裡,對於這裡的什麼傳說只有他們最為清楚。」

要問火月部落的人倒也簡單,在這裡修鍊的人中就有曾近的聖女。

「幽火潭下有地宮?」

火月聖女愣了一下,沉思道:「的確有這樣的傳說,不過很久了,差不多已經失真,在上古時期這裡有一座火神殿,不過因為發生某種可怕的事情,火神殿沉淪,形成了現在的火焰谷。」

葉凡挑眉道:「知道火神殿發生了什麼變故嗎?」

火月聖女搖頭道:「時間太久了,現如今誰還知道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當時火神殿非常強大,據說有魄境跟仙境的強者,甚至就連更高一級別的也有,能夠讓如此強大的火神殿沉入地下,想來一定是非常可怕的東西。」

葉凡聞言眼睛不由眯起來,他感覺如果進入火神殿或許會碰到什麼危險的東西,不過他同時又想,如果真是有什麼可怕的危機,或許跟當初兵巢遇到的事情有關。火神殿源自於兵巢,而就連兵巢也能夠沉淪,火神殿自然不算什麼。葉凡一直以來都知關心如何找到兵巢,而忽略了兵巢所有到的麻煩。當然了,葉凡理所當然的認為兵巢應當遇到了跟生命母巢以及光明母巢一樣的事情,因為能量耗盡,而陷入沉睡中。

不過不管怎樣,能夠讓兵巢將能量耗盡,葉凡感覺這個麻煩肯定非常大,他只希望麻煩不要存在於兵巢內。

去還是不去火神殿了?

當然要去!

既然發現了火神殿,葉凡沒理由就這樣錯過,不管這裡曾近發生了什麼事情,他認為自己都要去一探,說不定能夠知道兵巢當年到底遇到了什麼。

「大人!」

葉凡打算進入幽火潭,而火妃卻是一臉憂慮的看著他。

「讓妃兒陪著您一道進去吧。」

「你最多也就是一個神巫,如果真遇到事情根本不頂用,還是由我獨自進去吧。」

葉凡拒絕了火妃的請求,如果她是魂巫的話,他倒是不介意讓她跟著。葉凡拉著兩塊大盾很快來到靠近火神殿的地方,現實在距離差不多有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放下第一塊大盾,當固定好之後才在靠近火神殿入口的地方放下第二塊。

兩塊大盾先後充作支撐,這只是葉凡一種保險的做法,當然了,如果將來出去時,那就必須有第二塊了,要不然幽火潭中的誰都會傾瀉下來。

做完這些準備工作,葉凡這才將最後的岩石挖空。

「轟隆!」

最後的岩石塌了,潭水立時傾瀉而下,葉凡也跟著跌落下去,不過他早有準備,飛劍瞬間將他拖住,飛進地宮中。

火神殿並不像葉凡想象中一樣黑暗,整座宮殿閃爍著火光,讓這片原本應該昏暗的環境擁有亮光。這裡是一座地宮,葉凡發現到底都充斥著腐朽的氣息,一般人進入這裡,怕是很快就會被這種氣味毒死,而身為魂巫跟劍破鏡劍客的他到還好。

火神殿內安靜的有些過分,葉凡完全感覺不到一絲生氣,這裡或許有上萬年都沒有來過人。深吸口氣,葉凡落在火神殿前,巨大的石門布滿裂紋,不到殘破的石柱布滿青苔。有青苔那就會有生命,只是葉凡發現這些青苔有些不一樣,散發出濃重的死氣,完全就是死物。

難道當年攻擊火神殿的乃是死亡神系?

能夠跟火神殿為敵的,肯定同為一種神系,而這個神系應當就是造成兵巢能量耗盡的罪魁禍首。葉凡聽母娘說過,兵巢擅長製造戰爭工具,還能將它能量耗盡,他感覺對手必須擁有超乎想象的力量來消耗兵巢的能量,這個死亡系能夠召喚鋪天蓋地的死亡生物作戰,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死亡系的生命不一定懼怕火系力量,看到青苔的瞬間,葉凡將母娘叫出來,讓他聯繫光明神母,他需要剋制死亡系力量的神咒。

正常情況下,光明神母是不會來見葉凡的,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所以妖嬈動人的神鸞將母娘從他的識海中踢了出去。

「大人,別來無恙?」

神鸞的笑聲在葉凡的識海回蕩,她也沒有時間跟這位光明神母敘舊。

「將對付死亡系生物的神咒給我,有急用。」

神鸞笑嘻嘻道:「大人,這段時間就由鸞兒輔助您,那傢伙暫時退休了。嘻嘻!大人,您是需要回到試煉夢境嘛,畢竟光明系神咒要實戰還是需要進行洗禮。」

葉凡皺眉:「難道這樣子不行?」

「這裡環境不適合,主人還是進入試煉夢境吧,至於安危的問題有鸞兒在,沒有生靈可以傷到大人。」

神鸞很是熱情,有了她的保障之後,葉凡倒也沒有拒絕,他很快就盤膝坐下,還沒有等他將狀態調整好,就被神鸞拉近了試煉夢境。

葉凡有些無語,都說女人心細,怎麼神鸞這麼急,直接就將他拉近試煉夢境。就在葉凡胡思亂想之際,他發現自己的嘴巴被堵住,屬於光明神母那讓他欲罷不能的吻出現,只讓他差點被吻得窒息掉。

「跟大人熱吻的感覺真好,鸞兒好生回味了。」

神鸞放開葉凡,這一刻的她笑靨如花。 神母的吻還是那般讓人慾罷不能,彷彿能將葉凡所有的氣力都掏空,不過當疑問結束時又會發現自己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飽滿,這一刻你擁有無限潛能去做任何事情。

神鸞的指點還是很精闢的,她不像母娘這傢伙有時候非常惡趣味,純粹想要看葉凡笑話,所以他非常享受得到神母的指點。要施展光明系神術倒沒有太大的問題,不過為了不影響葉凡對其他神術的掌控,神鸞將光明之主的徽章給他了,這樣他可以隨意使用光明系神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光明母巢培育出來的神靈似乎沒有這玩意兒吧?」

「以前沒有,但是現在有啊,我們可是光明之母,要這個小意思而已。」

能給自己開先例,葉凡沒理由不高興,而且聽美麗神母所說這個光明之主專門就是執掌神術的神之主,這樣就不會有各種體系的衝突了。能幫自己考慮如此周全,葉凡自然要好好感謝神鸞,所以在離開試煉夢境中獻上了自己的熱吻,美麗神母欣然盡承,遠比先前見面那個熱吻還要熱情,當他從試煉夢境中回來時腦子還在發懵,以至於撞在石柱上才醒過來。

「噗嗤!」

葉凡聽到了腦中來自神鸞的笑聲,顯然對他的窘態感覺很搞笑。

看不住神母的熱吻沒什麼好抱怨的,能夠享受光明神母的吻也就他這個傳承之塔傳承者才有資格,畢竟這些神母可是真正的神靈,一般人哪裡有機會去褻瀆。

讓自己清醒一點,葉凡才開始探索火神殿,這裡不少建築都坍塌了,這表明當年這裡肯定發生了驚天大戰。或許被埋葬地下這麼久,不可能還有活著的東西,可凡事還是小心為妙,小心駛得萬年船總不會有錯。

火神殿內有天然的火光,這些都是火神殿本身所蘊含的一種火之力,雖然歷經萬年之久,這種火之力仍然沒有削減的趨勢。火神殿被徹底掩埋,這裡理應是沒有空氣的,但是現在火焰竟然能夠燃燒上萬年,這足以表明這裡跟外界是相同的。

不過有些可惜,葉凡暫時是無法找到那個跟外界相同的地方了,在這樣一個充滿未知的世界中,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找什麼,只是純粹的想要在這裡探秘,所以也沒有動用什麼真武之眼,而是將每一個角落探查一番。

「嗤!」

忽然,一聲怪異的聲響在昏暗的神殿內傳來,在這樣的環境下,葉凡很難判斷真正的方向,不過他這一刻卻感到刺骨寒意。

「嘰!」

怪異的叫聲突然傳來,那一瞬間一隻巨大的蜘蛛型生物出現,濃重的死氣撲面而來,一股刺鼻的腥臭讓葉凡差點被熏倒。

不好!

葉凡臉色猛地一變,這股惡臭不僅僅臭,居然蘊含劇毒,如果他沒有判斷錯誤的話,這應當是一種歹毒的死亡系毒物。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中毒的瞬間,葉凡感覺自己的神經反應有些遲鈍,頓時明白,這或許是麻痹神經的毒物。

怎麼辦?

幾乎瞬間,葉凡嘴中急速念誦光明神咒,他的語速非常的快,雖然中了麻痹神經的毒素,但是體內的火之力還是非常霸道的,能夠將大部分毒素燒死。

「嘰嘰嘰……」

很快巨型蜘蛛動了,速度非常快,眨眼的功夫就移動到葉凡面前,它的腿就彷彿是那鋼刀一樣,有一半朝他斬來。

光明神術——聖炎!

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神術,雖然葉凡吟誦神咒,但是並不是說會神咒就一定能夠施展,這東西需要有光明神格,或者說獲得光明神囑咐的人才可以施展。葉凡擁有光明之主的徽章,他就是極度弱化版的光明神,所以聖炎對於他來說很簡單,之所以要念誦巫咒,主要是他不想干擾體內的火之力。

一團潔白而神聖的火焰將葉凡包裹,這東西看上去一點溫度都沒有,對於他來說只是溫暖的感覺,可當聖炎沾上體內的毒素時立時燃燒起來,他可以聽到有尖厲的叫聲從體內傳來,讓他一陣毛骨悚然。

那些毒素竟是一種生物!

葉凡自己都嚇了一跳,只要想到那噁心的生物鑽進自己體內,他就一陣后怕,幸好他有先見之明學了光明系的神術,要不然這回或許就要倒大霉了。

聖炎的出現不僅讓那些在葉凡體內的毒物凄厲尖叫,原本閃電間攻向的蜘蛛也下了一跳,它本能的害怕,攻擊剛剛祭出,它竟然第一時間就拉開跟葉凡的距離。一雙慘綠色的眼睛死死盯著葉凡,不過它看上去雖然兇悍,但是眼中的光芒卻充滿忌憚。死亡系生物天生都會對光明系力量感到害怕,尤其當它遇到的光明系力量太純正了,其中還有一種神聖屬性,這隻有神靈才會擁有。

聖炎在燃燒著,碰到死亡系生物立時不在溫和,變得非常兇悍跟霸道,勢要將之徹底焚燒才會罷休,很快葉凡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不過出奇的就是他身上的衣物毫無一絲破損,那感覺這燃燒的不是火焰,而只是一種普通的力量。

終於將體內的毒物清掃一空,葉凡的目光這才落在不遠處的蜘蛛身上,這東西很很難判斷出實力來,不過從剛剛那一瞬間的攻擊來判斷,應當只是神級巔峰的程度。

聖炎將體內的毒物燒死並未就此散去,隨著葉凡心念一動,火焰聚於他的掌間,化作一枚小劍。

「嗤!」

小劍激射而出,目標直指不遠處的巨型蜘蛛。

「嘰!」

蜘蛛叫了一生,不敢去接小劍,它對聖炎非常忌憚,直接多開來,不過小劍就像葉凡的飛劍一樣,閃電間拐彎,繼續朝它追殺過去。

飛劍速度明顯要比巨型蜘蛛移動速度要快,最終撞在它的一隻腿上,這東西跟一般的兵器不同,撞上的瞬間就燃燒起來。

「嘰!」

巨型蜘蛛發出一聲痛苦的尖叫,它是死亡系生物,聖炎的傷害可是非常的霸道,要命的就是死亡之力燃燒之後會助燃,結果火越燒越大。 葉凡再度祭出聖炎,這回他將光明徽章放出來,聖炎完全就是瞬發,聖炎根本就不用念咒語。由光明徽章釋放的聖炎遠比葉凡放的恐怖太多了,他沒有直接放出去,讓聖炎追殺巨型蜘蛛,而是閃電間衝上去,讓飛劍變為巨劍,聖炎將之包裹。

「噗!」

葉凡的速度非常快,閃電一劍,看下巨型蜘蛛兩條腿,聖炎非常霸道,直接就從傷口開始熾燃,相比先前的聖炎,這會兒的更為恐怖,幾個呼吸間就將巨型蜘蛛點燃。凄厲的慘叫聲在神殿內回蕩,周遭本來是非常安靜的,隨著它這一叫,讓人毛骨悚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