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她們互相鬆開嘴來,倆人嘴角都是對方的口水,周佳敏一泓秋水直直地瞄住劉煜,拉著他的手一轉身躲到他的身後,為他拉下襯衫,然後用胸前柔軟貼著他的後背,雙手環到前面解開他的皮帶,拉下褲拉鏈,讓他的長褲自動地滑掉下去,然後伸進劉煜的內褲里劉煜從心眼裡美得發毛,閉眼仰頭享受著周佳敏的服務

「舒不舒服?」周佳敏小聲的問他

「啊……很舒服……」劉煜享受著答道

「你想要……我進一步嗎?」周佳敏又小聲的說

「想……」劉煜點頭的道

「可我不想和別的女人共用啊……」周佳敏挑釁的問道:「該怎麼辦呢?」

劉煜充滿**的眼神瞬間恢復清明,在周佳敏吃驚的神色中睜開她的懷抱,淡淡的看著她,輕柔卻又堅定的說道:「周佳敏同學請你自重,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不會為了一場露水姻緣就要捨棄我的女人……」

周佳敏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無恥又善變的男人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應對愣了一會兒,她才又擺出誘惑的姿勢,滿帶媚意的嬌聲道:「劉同學,你真的不想要我嗎?」

劉煜無視自己現在不堪的形象,像一個最正直的法官一般,表情嚴肅,義正詞嚴的說道:「周佳敏同學,你不要白費心機了,我是不會受你誘惑的我是一個顧家的好男人,不會因為外面的野花就放棄家裡的鮮花……」

「你……」周佳敏差一點被氣的倒仰,她連喘了兩大口氣,才按捺住自己破口大罵的不淑女動作,勉強的保持笑容,媚力大減的說道:「劉同學,我並不是讓你放棄你的那些女朋友,我只是不想你再和那些有家室的女人保持關係而已我也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覺得,那些女人有丈夫,我不想她們和丈夫做了之後,又和你做,而你又再和我做,我會覺得臟……」

劉煜的麵皮抽了抽,想了想,還是決定直言:「你不必擔心,我的女人和我做了之後,就不會再和其他男人發生關係,就算是她們有丈夫也不可能……」

劉煜倒不是胡吹大氣,這樣的神奇能力還是他在晉級幻神級后才察覺的其原因不是劉煜本身的魅力,也不是那些女人們對劉煜的忠誠,而是劉煜體內那前所未有的「存在之力」的緣故

這完全就是一個「被動技能」,全然不受劉煜的控制,只要和劉煜愛愛后,劉煜體內的「存在之力」就會在一定程度上「改造」女方的身體除了為鍾小滿她們所熟知的「恢復青春」「增加功力」「祛除病痛」等等能力之外,還有「保持貞操」這麼一個隱性的能力

這種神奇的能力,就像是一個無形的「貞操帶」,不但可以束縛住女人的心,讓她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對別的男人動心動情,還可以束縛住女人的身體,讓她們即使在被除了劉煜之外的男人強迫的時候,也能緊閉門戶

當時,在劉煜知曉「存在之力」有這麼一個功能時,還在感嘆說,這完全就是為種馬男準備的金手指,是那些渣屬性強悍的種馬男必備的東西,要是沒有這玩意兒在身,任你何等強大的種馬男都會後院失火,變成明暗不定的綠帽男……

雖然劉煜自認自己也具備渣屬性,但卻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種馬男,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女人和自己都是有感情基礎的,自己從來不會和別的女人逢場作戲……

這一刻,劉煜似乎選擇性的遺忘了香江港的「雀后」雲雀和尚海本地的殷茵,也選擇性的忘記了剛才和周佳敏差一點就發生的「露水姻緣」……

劉煜的理所當然當周佳敏氣壞了,她的聲音拔高磁性和媚力不再,反而充斥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急躁和怒意:「難道幾個青春女孩兒還不能滿足你嗎?你就一定要去破壞別人的家庭?你怎麼能這樣的無恥,這樣的坦然?」

微微皺眉,劉煜看著雙目帶淚的周佳敏直白的說道:「破壞?不能這樣說,你媽媽和你爸爸的關係你應該是知道的,你覺得他們那樣的家庭需要別人去破壞嗎?你應該感謝我的,我讓你媽媽得到了幸福」

劉煜的無恥程度讓周佳敏感覺匪夷所思,她終於忍耐不住,儀態全無、媚力盡消的高聲尖叫道:「你……你混蛋,你怎麼能說出這樣噁心的話?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像你這樣的小白臉,之所以會接近我媽媽她們不是為了什麼『讓她們得到幸福』,你的目的就是為了吃軟飯,想讓我媽媽她們給你提供豐厚的物資金錢,讓你可以瀟洒的生活……你不要想否認難道你敢說你用的不是女人給你的錢嗎?」

劉煜摸了摸下巴,突然感覺周佳敏說的沒錯,他十六歲之前花的錢,不是媽媽唐和萍給的,就是三姐劉雅麗和小姑劉海倫給的十六歲之後嘛嗯,日常生活什麼的,是小滿拿出來的;衣物服飾什麼的,是陳燃和張鄭琪送的;購置房產什麼的用的是龍紫珊的存款;投資置業什麼的,是辛西婭在全權打理……這樣看起來貌似他從小到大,還真的都是在花女人的錢啊……

不過劉煜的心理是很強大的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傲然的笑道:「這就是我的本事了你應該知道非洲的獅群?一群獅子中,只有一頭雄獅,其她的全部是雌獅而且,打獵養孩子什麼的都是雌獅的事情,雄獅一般就是睡大覺,只需要在爭地盤的時候動一動,其餘的時間就是好好的享受……」

周佳敏一臉鄙夷的嬌叱道:「你已經無恥到了令人震驚的境界……對你這樣的人,我已經無話可說,說,你需要多少錢才會離開我媽媽她們?」

挑挑眉,劉煜欣賞著周佳敏的身姿,嘴角帶笑的反問道:「你能有多少錢? 幺女長樂 居然敢這樣質問我?還是我來,你需要多少錢才會答應你媽媽和我的事?」

周佳敏一口氣堵在心口,差點讓她昏厥過去,她急劇的呼吸著,努力的平復著胸中翻騰的氣血,全然不知道自己那被手臂半掩的微顫著的柔軟再一次讓劉煜矚目

好半天後,周佳敏才顫聲道:「劉煜,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信不信,我能讓你雞飛蛋打,什麼都撈不著?」

「是嗎?」劉煜挑挑眉,視線在周佳敏半遮半掩的嬌軀上巡視,笑道:「你能怎麼做呢?大概你還不知道,你媽媽已經打算將整個周氏集團送給我了真是可憐見的,最後什麼也撈不著的恐怕是你……」

周佳敏雙目圓睜,失聲驚呼:「你騙我……」

不以為意的一笑,劉煜眼神變的冷酷:「不信的話,就拭目以待」

「為什麼會這樣……」大概最終還是相信了,周佳敏軟倒在地,泣聲道:「媽媽……劉煜,我媽媽的事暫且不說,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林媽媽,只要你斷絕了和林媽媽的關係,你想怎麼樣我都可以……」

劉煜微微一愣,眼中的冷酷斂去,疑惑漸漸升起:「你……你說的『林媽媽』是誰?」

「你的飯票已經多到你自己都記不清了嗎?」周佳敏輕輕地諷刺了劉煜一下,才又道:「我希望你放過丹妮的媽媽,林氏珠寶的董事長夫人丹妮一家和我不一樣,他們相親相愛,是很好的一家人,是真正的一家人我相信林媽媽之所以會被你誘惑,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而已,你不要破壞她們的幸福……」

「打住」劉煜哭笑不得的截話道:「你以為我和林丹妮媽媽的關係和你媽媽一樣?」

周佳敏也是聰明的女孩兒,當即抬頭道:「你什麼意思?」

劉煜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詭異事件,搖頭道:「難道你就沒有聽丹妮說起過我嗎?我是林丹妮的小舅舅,林氏珠寶的董事長夫人是我的三姐……」

周佳敏有些失神的坐在地上,吶吶自語:「難道你就是那個被林媽媽奶大的孩子?可是,丹妮為什麼不說明你的身份呢……」

劉煜對於林丹妮的心思倒是能猜到幾分,他搖搖頭,道:「這種事我也沒必要騙你,而且你也可以輕易的求證,無論是我三姐,還是三姐夫,就算是林丹妮那個欠教訓的死丫頭,只要你明言直問,相信都能得到答案的」

周佳敏怔了怔,突然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以突破極限的度翻身而起,快跑進卧室,砰地一聲,惶急而大力的關上了房門

看著周佳敏的動作,劉煜嘴角帶笑,但心中卻微微嘆息從和周佳敏的這段短暫而詭異的交流中,劉煜已經可以確定,她和華少芸之間的關係真的很淡漠,相比較而言,似乎三姐劉雅麗在周佳敏的心目中,像是「母親」周佳敏為了將劉雅麗拉回「正道」,竟然不惜出賣自己,這樣的感情是何等的強烈,親生女兒也不過如此了……

劉煜不禁為華少芸感到悲哀他是一個負責人的男人,既然華少芸已經成為了他的女人,那麼他就有義務幫她解決問題,幫她化解母女間的這份糾葛

拿起身邊的熱褲,輕輕地嗅著上面的迷人香氣,劉煜心中有了一個決斷……

謝謝訂閱未完待續),. 因為白天在三姐夫林嘉信的生日宴會期間做了壞事,劉煜不得不受鍾小滿的「威脅」,踏著月色去參加《笑傲江湖》劇組增的一個角色的試鏡

因為鍾小滿扮演的東方不敗實在是太過出彩,受追捧的程度甚至已經過了男主角令狐沖,迫於大勢,編劇臨陣修改劇本,添加了不少東方不敗的戲份

為了增強看點,編劇虛構出了好幾個原著中不存在的角色這一次劉煜說要試鏡的,就是其中一個最為重要的,同時也是會和東方不敗發生感情糾葛的強勢角色

根據編劇和導演的構思,劉煜所要試鏡的角色會和東方不敗有一些親密的鏡頭,鍾小滿在威脅劉煜的時候就說過,如果他不用心拿下這個角色的話,他的女人就要被別人佔便宜了

雖然劉煜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拿下了那個角色的話,鍾小滿一定會拒絕拍攝親密鏡頭,但他還是假裝出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發誓一定拿下角色,和鍾小滿在戲中親密接觸

劉煜之所以願意配合鍾小滿裝怪,一來是想要藉此消除一些她對自己和華少芸之間的關係的不滿,二來也是準備藉機試驗一下信仰法則的效果

來到試鏡地點,鍾小滿給趙保崗的助理馬莉說了幾句,然後又叮囑了劉煜一番,這才離開今晚她也有戲份,只不過在另外一個拍攝地點,負責拍攝的也是劇組的副導演如果不是為了給劉煜「保駕護航」她是不會繞道來這裡的

送走了鍾小滿,馬莉又小聲的交代了劉煜幾句,這才開門讓他插隊進去試鏡

推開門進去,首先看到的就是三個坐在台邊的男人其中有兩個是劉煜見過的,一個是《笑傲江湖》的導演趙保崗,另一個則是男主角趙武卓另外一個不認識的,他也得鍾小滿提前提點了,那是《笑傲江湖》投資方明珠電視台的代表

劉煜就這麼站在那裡,有一瞬間不知道該幹什麼,雖然鍾小滿說是只需要表演幾個表情,但是劉煜根本不知道怎麼表演倒是那三個人盯著他的目光有種要把他灼熱的錯覺

「咳」趙保崗看看旁邊兩人都在觀察劉煜,不得不咳嗽提醒一聲,裝模作樣地抽出早已經放在一邊的簡歷,「劉煜是嗎?」

趙保崗並非不認識劉煜而且他還很清楚劉煜的真實身份,只是有趙武卓這個趙宋世家大長老嫡孫的「前車之鑒」,所以他並沒有多大的驚訝,只想著好好的考究一番,看看這位劉氏家族的少主有沒有拿下角色的資格

其實在這幾天試鏡的工作中各大學校的校草,以及很多一線的出名男演員也進入了最終試鏡,只是他楞是沒在這群俊男中挑出一個合適的現代的人氣質多是浮誇,要麼根本撐不起他所需要的角色的神韻要麼就是太缺乏表演經驗

《笑傲江湖》這部戲前所未有的人氣和收視率已經讓趙保崗有了莫大的野心,他暗中發誓要把這一部電視劇拍攝成不可越的經典所以他才會這麼的精益求精,對各方面都提出了堪稱苛刻的要求

編劇增加的劇情讓趙保崗很是滿意但他沒有想到,在選角上卻困難重重幾天過去了,戲份中最為重要的一個角色卻還沒有合適的人選,眼看著就快要到相關劇情了,趙保崗真是急的口舌起瘡

這一次,劉煜的出現是鍾小滿早就跟他打好招呼的雖然趙保崗對鍾小滿很有好感,甚至因此而對劉煜有些不爽,但為了能找到合適的角色製造出經典,他還是按捺下心中的嫉妒,同意讓劉煜前來試鏡

面對趙保崗明知故問的話題,劉煜挑挑眉,點頭道:「是的」

趙保崗天自己走到攝像機面前,從取景框內看了看,劉煜似乎感覺到有偷窺的視線隨著他望去,「馬莉,帶他去換戲服,試鏡」

原先守在門口的趙保崗的女助理隨聲進門,來到了劉煜面前,點頭道:「你跟我來」

劉煜跟著馬莉離開后,趙武卓沉聲道:「安琪兒小姐推薦的人選是他?可是他的身份……趙導,你覺得讓他來演,合適嗎?」

趙保崗知道趙武卓的意思,不以為意的揮揮手,道:「他既然敢來試鏡,想來已經解決了家裡的責難……他的外形很不錯,就看他能不能撐起那種韻味」

趙保崗沒有說定,讓工作人員繼續將試鏡人帶進來不過趙武卓知道,事情到現在已經差不多決定就是劉煜了,要不然也不會讓他去換戲服,要知道別人試鏡都只是表演幾個表情和一段即興表演,換戲服化妝一般都是定妝了

馬莉將劉煜帶到化妝室,敲了敲門,「吉吉,趙導讓他來換戲服,你給化個妝」化妝室內只有一個女人翹著兩郎腿,翻著雜誌

「哦,長的不錯啊小弟弟,來,讓姐姐摸兩把」那個叫吉吉的抬頭看著劉煜,驚艷了都以為藝人真長得那麼好看?那是化妝畫出來的,多少藝人平時恨不得蓋上滿滿幾層白粉就怕別人看她膚色,一卸妝,那臉喲,坑坑哇哇的……

所以,像劉煜這樣優質的「原生態」長相,立刻就煞到了見慣各色變裝人物的化妝師吉吉心動之下,伸手就想過去摸幾把劉煜的臉,哪知道手在伸到他面前一尺處怎麼也挪不了

「女人,一般都是我調戲別人,太主動的女人我沒興趣」劉煜捏著吉吉的手腕,完全無視她變了得臉色

「好啦好啦,先定妝正事要緊吉吉化『帝皇』妝」馬莉趕緊打圓場,對於劉煜的作態她有謹慎,也有不屑:這還沒進娛樂圈呢就那麼大脾氣,要麼是有大背景,不怕得罪人;要麼就是一粒小水滴日後再也掀不起什麼大浪

吉吉抿抿嘴,轉身拿了套戲服丟給劉煜,「換去」那神態怎麼看都帶著股幸災樂禍

劉煜沒理她,朝著馬莉指點的地方走去,在換衣間換了衣服,劉煜手指摸摸這衣料,粗糙不堪,如果正式拍攝的時候也是這種料子的衣服劉煜一定會嫌棄的

外間吉吉想象著等會劉煜出來請教她怎麼穿戲服的樣子笑眯了眼,要知道很多古代衣服層層疊疊的沒有人幫助,你根本就穿不來,只是她哪知道劉煜剛剛才從虛幻世界中出來不久雖然那裡大多是東瀛服飾,但劉煜卻是穿不慣,特意讓人定做了好些明國服飾,故而對於穿戴古裝完全沒困難

劉煜換了戲服慢慢地踱步出來,他似乎又回到了虛幻世界他還是那個擁有半個天下的釣魚城主劉煜,不自覺地散出一直刻意收斂起來的氣勢,吉吉和馬莉看直了眼,這一刻她們甚至被他的氣勢逼得想匍匐在地

直到劉煜咳嗽了一聲打破寂靜,吉吉先回過神來哼了一聲別過頭去,不就是會穿古裝嘛有什麼了不起,這時候她已經忘記了其實是她想整他

吉吉隱忍著怒氣,指了指椅子,「坐著」也不再說話,拿出化妝箱,仔細端詳了他半晌,用手捏了捏劉煜的臉調笑著,「還不是要被我捏?」

「放肆」劉煜一瞬間爆發出一股怒氣,小小的教訓了這個大膽的女人

吉吉蒼白著臉沒敢再說話,她剛才真的被他嚇到了,想了想這樣的人光憑氣勢就能壓得人如此,此人必然有著來頭,不敢再去得罪他,匆匆給他化了妝戴上發套不再調笑

直到畫完妝看著馬莉領著劉煜離開,吉吉都沒回過神來,思維還停留在劉煜身上,她突然覺得很委屈,她可是化妝界大佬范姐的親傳弟子,別人哪個對她不是千討好萬討好的,就算是大牌明星,那也是和顏悅色的,就只有他,這麼氣她,不過一想到他的摸樣,又覺得不愧是……是……叫什麼名字來著?真是糟糕,她忘記問了

馬莉推開門,開門聲驚醒了正在面試的幾個人,趙保崗抬頭就想發火,沒看見這還有人面試著嗎?怎麼做事的?

一抬頭首先看到的卻不是馬莉,而是那個背光站著的男人,那個男人似乎是沉寂了上千年,穿越時空而來,帶著某種空茫和刻骨寂寞,卻又身負無邊的氣勢,還有那種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驕傲……

「這才是我想要的帝皇」趙保崗喃喃自語

劉煜就站在那裡,似乎是高高在上俯瞰世人,又似乎是嚮往平凡人生,眼裡似有情似無情,風吹起他的衣袖帶著他瑟瑟起舞,猶如聽到了趙保崗的低語,他轉頭斜睨趙保崗一眼,那一眼令趙保崗皺緊了眉頭,他好像都能聽到自己血液流動的聲音,流動至心臟,「撲通撲通」跳躍著,心慌意亂,就像他目光所及之處瞬間時間空寂,眾生臣服

趙武卓看著趙保崗的樣子就知道估計已經可以定了,不過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的,「這裡有一些與角色有關的題目,你抽一個,根據上面的內容來表演一下」

趙保崗這才反應過來,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小盒子,示意劉煜過來抽一張

劉煜記得鍾小滿出去的時候說過有這麼個環節,於是也不露怯,上去拿了張,翻開,上面就兩個字,「帝薨」

這劉煜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他抽到的就是他這個角色最重要的一場表演,也是最難的一場,基本上前面幾個面試這個角色的都倒在了這張紙條上

劉煜的這個角色是「皇帝朱厚照」,他不願意高居廟堂之上,願意廝混江湖在化名闖蕩江湖時,結識了東方不敗,誤以為她是女子,於是狂熱追求後來雖然知道事實真相,但感情已深,難以斬情,經過一番事端后,他毅然決定假死,放棄江山皇位只為陪伴美人

「帝薨?」劉煜閉上眼睛,努力的將自己代入到「朱厚照」這個角色的內心世界中

兩分鐘后,劉煜猛然睜開眼睛,眼神中是一種寂寞終於還是解脫了的笑意他似嘲諷般得對著虛空一笑,卻還是沒有說一句話,說什麼呢?我根本就不在乎什麼皇位,孤家寡人什麼的我已經當夠了,只要有愛人陪伴,天下哪兒不是歸宿,最後坦然的轉身離去……

趙保崗以及其餘幾人一臉驚訝的看著劉煜的表演,他的表演沒有一句台詞全是眼神以及臉部在演示本來正在試鏡的幾個演員,被劉煜打斷,還是很嫉恨的,但是現在看他的表演簡直是一種享受

趙保崗輕呼一口氣平復心跳之後,笑著對劉煜說,「恭喜你,你被錄取了」說著抽出幾張紙,遞給劉煜「這是合同,你看看,沒有異議就簽了它你也知道,我們是即拍即播所以時間很緊張,今天月色正好很適合一場戲,我希望立刻就能開拍」

「嗯」劉煜接過合同略微翻看,確定沒有不妥后,順手拿起桌上的筆,將合同簽定

「好了,你先去化妝間,讓人重給你按照將要拍攝的劇情再次定妝,我讓馬莉跟你去」趙保崗說著話眼卻還停在他身上,不過劉煜沒理他,轉身往換衣間走去

等到劉煜走了以後,趙保崗坐到鏡頭前,完整的看了一遍劉煜的表演外形上就不用說了,整個娛樂圈都難再找出個這樣的,前幾個表演這段的其實都是在演,而劉煜,卻是讓趙保崗和趙武卓都感覺不到有表演的痕迹在裡面,在他看來就像是本色演出

「呵呵,怎麼樣?」趙武卓似笑非笑地看著趙保崗打趣道,「找到你的皇帝了?」

聽到趙武卓這樣說,趙保崗點點頭認同道,「我不知道皇帝是什麼樣的,但是看見了他,我覺得他就是我要找的那個皇帝」

這邊,馬莉帶著劉煜又回到了化妝間,低聲對訝異的吉吉交代了需要的妝容

「喲」吉吉拿著化妝箱走來,看見是劉煜,彷彿忘記了剛才見面的不愉快,笑著對他打了招呼,「沒想到你的本事挺大的,這麼快就讓趙導定下你了」

「嗯」劉煜點點頭,閉上眼睛,學著以前見過的明星化妝的樣子,放鬆心情,準備任由化妝師在他臉上塗塗畫畫

吉吉見劉煜愛答不理的樣子,不禁憤憤的吐了吐舌頭,轉念一想,又狡黠的一笑,哼,在業界,就沖著她的手藝不知道有多少明星想挖角,自己好歹也是個人物,她就不相信了,自己魅力全開,這人會一點都不動心,等他動心了還不是全憑自己拿捏

吉吉拿出刷子,時而這裡摸摸,那裡碰碰,調笑般地又說些讚美的話:「你這皮膚可真好,怎麼保養的,身材也好好,經常運動嗎?有沒有女朋友,你看我怎麼樣?」

劉煜閉目養神,就當旁邊是鳥在叫可誰知,他的閉目不語卻讓吉吉誤以為是默認,暗自欣喜不已,手悄悄劃上了他的脖子,一點一點往下蔓延

「你再動手動腳,當心我告你性騷擾」等那女人再一次摸上他胸口,劉煜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

「你」吉吉被他的突然睜眼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又被他的話氣的臉色忽紅忽白,她都上杆子倒貼了,怎麼他就一點表示都沒有,「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是不是男人也不用對著你表現啊……」劉煜看也沒看她一眼,他的那些女人,哪個不比她美,哪個不比她善解人意?是女人他就上那也太沒節操了

「你……」吉吉又氣又羞,眼看著有人不斷的往這邊看,便破口大罵,「你這王八蛋你還有沒有一點紳士風度啊?」

「你自己不似個女人,還要求別人講究什麼風度?」劉煜倒是張開了眼,斜睨她,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奇怪啊,明明是她不知廉恥來撩撥自己,自己不受挑逗,她反而怪罪自己沒有風度?我可是很有定力的,你起碼得像周佳敏那個小妮子,才有撩撥我的資格啊……

劉煜挑挑眉,一臉的大義凜然:「不是什麼男人都是見到女人就挪不開眼的」

吉吉被氣的臉色通紅,眼淚一點一點掉了下來,劉煜沒理她,看看妝化的差不多了,自己轉身就走,別說他太過分了,要知道他從不小看女人,女人的眼淚就是武器,心軟的話死的會是自己,這可是他在「歷史」上被追殺時的切身體會

「嗨,劉煜來了」趙武卓看著低頭擺弄道具的趙保崗提醒了一句,下一場戲就是劉煜的,他也是很期待這個獲取了安琪兒小姐芳心的傢伙能給自己什麼驚喜

老遠就看見劉煜穿著戲服款款走來,整個片場的人眼睛都統一一般有意無意的瞟一眼,趙保崗一動不動,痴迷地看著他,趙武卓也目不轉睛,暗自讚歎

劉煜現在穿得與面試時候不同,這次的戲服加精緻細膩,上次一身最簡單的常服,這次他穿一身華麗的黃袍,頭髮以金冠束起,玄紋雲袖,腰系玉帶,衣服修長而貼身,襯托出少年高挑秀雅的身材

黃袍少年的臉如桃杏,姿態閑雅,尚余孤瘦雪霜姿,他的頭髮墨黑,襯托出他髮髻下珍珠白色脖頸的詩意光澤,少年輕佻下顎斜睨眾人一眼,狹長上挑的眼睛明明沒有笑,卻給人一種似笑非笑的錯覺

謝謝訂閱未完待續),. ———..

女主角徐琴也在一旁圍觀看到劉煜的扮相忍不住喃喃自語:「原以為這世只有安琪兒這個一個絕世級別的妖孽可沒想到這又出現了一個……如果由他來扮演東方不敗相信一定也會很吧?說不定網那些叫囂著因為東方不敗而準備百合的姑娘們從此就都被他拯救了那是多大的功德啊……」

「劉煜你會不會吹簫?」旁邊的助理馬莉吞了吞口水掐了一下自己這才回過神。*

煜點點頭要知道鍾小滿那張已經通過美國唱片協會七白金認證的專輯可是他一手的裡面的洞簫更是他親自陣伴奏怎麼可能不會?!

「那正好這次可能你要吹一段了本來你要是不會導演還準備後期的時候配樂你會那就更好了!」趙保崗接過話題大聲道:「各單位注意準備開拍第一百四十七場!」

另一邊趙武卓也換了衣服走了出來這次他與劉煜演對手戲一開場就是他們兩人打架。

劉煜飾演的是微服出遊的皇帝朱厚照他路遇女裝的東方不敗一見傾心又發現悄悄尾行的令狐衝心急之下就出手攔截令狐沖。此時的令狐沖還沒有學會吸星大~法雖然有獨孤九劍在手但功力實在太弱遠不是被皇宮中無數天材地寶滋養著的朱厚照的對手最後趙武卓飾演的令狐沖被劉煜飾演的朱厚照重傷。不得不棄劍而逃……

「準備……開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