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新酒坊的鑰匙交給了孫氏:「孫大嬸,錢大娘,明天我得去趟鎮子,你們明天忙完那邊的活,有時間就來這邊接著打掃,等新酒坊開工了,我再招幾個人來,這兩天就辛苦你們了。」

孫氏接了鑰匙趕緊說道:「沒事,你的酒坊做大了,我們打工的也跟著高興。」

孫氏和錢氏笑著離開了,沈月容回家吃飯,吃完了就去了里正家。

在門口就看到坐在院中納涼的顧景淮和黃管家,黃管家看見沈月容趕緊上前迎接。

沈月容給顧景淮作揖:「顧縣令,我明天要去鎮上買東西,可否跟你們同行?」

一個人走一個時辰,現在天這麼熱怕是要累死,跟著顧縣令進鎮子,好歹路上有人說說話,還是這麼養眼的對象,何樂而不為。

顧景淮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微笑,平靜的說道:「可以。」

沈月容和黃管家都因為明天路上多了伴而開心,兩人愉快的交談起來。

沈月容問管家:「管家大叔,明天你們幾點出發?」

黃管家笑眯眯的說道:「明日一早就出發,里正給準備了馬車。」

沈月容聽到有馬車更加開心了,終於不用走一個時辰這麼遠的路了,現在天氣炎熱,坐馬車去鎮子,簡直不要太舒服。

「那我明天吃完早飯來里正家找你們。」沈月容說完這話就揮手回家去了。

坐在椅上的顧景淮嘴角輕扯,眼神溫柔的盯著這個離去的背影。

轉天一大早,沈月容收拾好錢袋子,吃過早飯就去了里正家。

大老遠就看到里正家門口有輛馬車,不少路人駐足在邊上指指點點的議論著。

沒多會兒里正和顧景淮主僕都出來了,里正恭敬的送他們二人上了車,沈月容也上了車,一行人就此離開。

「顧縣令慢走。」目送他們離去的里正鬆了一口氣,同時又開始頭疼如何處理沈家的事。

三人坐在馬車裡,黃管家問沈月容:「沈姑娘,你今天是去鎮子上買什麼?」

沈月容只當閑談,說了起來:「我今天打算去給家人買些夏衣,再買些首飾之類的。以後酒坊大了,我的形象也要注意,不然就是得酒坊丟人了。」

黃管家微笑點頭,這姑娘樣貌姣好,心思縝密,無非出身低了一些。

顧景淮緩緩開口:「我也需要買夏裳,與你一同前去。」 沈月容有些吃驚,但也沒多想直接說:「好,一起去。」

顧景淮又一臉嫌棄的開了口:「到了集市就不要喊我顧縣令,省的給我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沈月容愣了愣。

剛才明明是顧縣令自己主動要一起去的,這怎麼說得好像自己非要跟縣令去逛街似的。

但是帶著縣令逛街確實有些招搖,容易引來麻煩事,可是要喊什麼合適?

怎麼就這樣不開竅,顧景淮只好又說道:「以後人前喊顧大哥便好。」

沈月容小雞啄米般點點頭,沖著顧景淮甜甜的喊一聲:「顧大哥。」

顧景淮這會兒才心下滿意,嘴角露出一個微笑。

三人坐著馬車,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鎮子上。

他們直接先去了沈月容上次買布的裁縫鋪。

沈月容本來打算再買點布回去,但是又不想老是麻煩劉氏,於是看起了鋪里的成衣。

裁縫鋪的掌柜看著顧景淮一身上好的蜀錦就知道是來了大客戶了,這蜀錦自己店裡可是沒有在賣的,只怕去縣裡也未必買得到如此上好的蜀錦,上面繡的可是雙面綉,這綉工不是一般綉娘能綉出來的,絕對的大主顧。

掌柜的也就沒有輕視穿著不好的沈月容,殷勤的上前介紹起自己店裡的成衣。

「姑娘你看,這套綠羅裙可是上好的府綢做的,輕薄透氣,夏天穿在身上清涼無比,又顯得飄逸,就適合您這樣的美人,穿上一定跟個小仙女似的。」

沈月容上手一摸,確實手感很好,而且顏色也很好看,但是她沒有打算買。

府綢貴不說,還容易劃破,自己是要忙活的,又不是富家女兒吃飽了就坐著玩,不適合。

沈月容眼睛掃視著,看到一套淡綠色的羅裙不錯,走上前觀察起來。

掌柜的又趕緊上來推銷:「姑娘好眼光,這套羅裙上衣是縐紗所做,質地輕薄,彈性也好,摸著可柔軟了。」

沈月容上手一摸,確實不錯,彈性大一些也適合工作。

掌柜的看沈月容滿意又接著說道:「你再看這裙擺,表面是紗羅,裡面是平布,也透氣的很,夏天穿再好不過,不如你去后屋試試?」

沈月容很滿意,又挑了一套鵝黃色的普通羅裙,拿著兩套羅裙就跟著掌柜的去了后屋試衣服。

兩套試完沈月容都挺滿意,尤其是那套淡綠色的羅裙。

就是價格稍微貴一些,兩套加起來要三吊錢多錢。

沈月容想著還要給爹爹和弟弟買衣裳,就決定先買一套。

掌柜的趕緊上前說道:「姑娘,你看你真會挑,這兩套衣服都頂頂的適合你,把你的皮膚襯的跟白雪一樣,我看你很有眼緣,要是兩套都要了我就不賺你工錢了,就收你三吊布料錢。」

沈月容想了想說道:「掌柜的,我一會兒還要給我爹和弟弟買些,你可得再給我優惠些,不然連這兩件我也不要了。」

雖然沒買最貴的府綢,但是買了這兩套,還要買些別的,這一次性買這麼多,在這個鎮子上也算是大客戶了。

掌柜的沒有多猶豫,趕緊一臉真誠的說道:「你放心吧姑娘,就憑你這美貌,把我的店鋪都照的熠熠生輝,打點折扣又算什麼,我一定會給你個好價錢。」

沈月容談妥了價錢,穿著那套淡綠色的羅裙,興奮的跑出來,想給顧景淮看一眼。

「顧大哥,這衣裳好看嗎?」

沈月容笑著說完,還就地轉了一個圈。

店鋪里的其他人也都聽到了聲音,紛紛看向沈月容這邊。

如何能不好看?顧景淮已經看呆了眼。

雖是一點脂粉也沒有,但是一張精緻的小臉,在淡綠色羅裙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雪白。

烏黑的眼眸,像一汪幽靜的泉水,在眨眼間便讓顧景淮的心裡泛起一陣陣漣漪。

一張俊俏粉嫰的臉,沖著自己燦笑,烏黑順滑的髮絲只是隨意綁在後面,卻有一種獨特的隨性美。

沈月容看顧景淮沒有說話,只當他沒聽見,就微微提著裙子走上前:「顧大哥,好看嗎?」

顧景淮這才回過神來,看到周邊不少人眼睛一直往沈月容身上瞄,其中不乏男子,他心中不悅。

他淡淡的朝沈月容說:「難看死了。」

顧景淮的目光轉而投向鋪子里那些還盯著沈月容看的男子,眼底寒意乍現。

那些男子觸到他的目光不禁打了個冷顫,都別過眼去不敢再看沈月容。

沈月容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特意穿出來是為了求表揚的,而不是來找嫌棄。

以後再也不穿給顧大哥看了。

沈月容回后屋換完衣裳。又給沈年華挑了兩套夏天的麻紗成衣,這麻紗不僅質地輕薄,又耐磨,倒是十分適合沈年華現在調皮的年紀。

沈大山的是一套麻紗,一套絨布,絨布吸水性強,適合沈大山勞作的時候穿,又吸汗又舒適。

沈月容細思了一會兒,又買了兩床被套,扯了一塊好一些的平棉布帶回去。

掌柜的滿臉笑容的打著算盤,抬頭諂媚的看著沈月容:「姑娘,這些打完折扣一共一兩五十文錢,我就收你一兩了,你下次可要記得再來關顧我。」

掌柜的屬實給了個好價錢,零頭也給摸了,沈月容很滿意的付了錢。

黃管家主動拿下所有的物品,跟在沈月容和顧景淮身後。

三人又去了飾品鋪。

飾品鋪老闆都不用看人,光是看到黃管家大包小包的提著買來的東西跟在後面,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招待沈月容。

老闆趕緊把店裡好的飾品都擺了出來:「公子你看這個銀簪子,做工精細,樣子也好看,陽光一照,更顯得婀娜。還有這個金耳環,小巧精緻。」

顧景淮用餘光淡淡瞥一眼櫃檯上的物品,沒有言語。

老闆以為是顧景淮不滿意,又慌不失的從櫃檯里,拿了更貴更好的飾品出來。

「您再看著幾個簪子和項鏈,這可都是我們店裡上好的飾品。」

老闆哪裡知道就是這店裡最貴最好的白玉簪子,都入不了顧景淮的眼。

跟顧景淮的冷淡相比,沈月容顯得興奮多了。

這個鐲子好精緻,這個簪子也好看,低調又大方,還有這對珠花…… 不一會兒沈月容就拿著幾樣挑好的物品放在櫃檯上,詢問掌柜的價格。

你的婚姻,我的愛情 掌柜的看沈月容挑的東西都不貴,還是細細說道:「這銀鐲子八吊,木簪子二十文,珠花簪子三十文,銅鏡十五文。」

沈月容最後決定不買銀鐲子,主要考慮帶著鐲子幹活不方便。

「掌柜的,我要這個木簪子,珠花簪子,還有銅鏡,幫我包起來。」

顧景淮看了沈月容挑的物品,一臉嫌棄的開了口:「你買的這珠花簪,只怕八十歲的老嫗都嫌老氣。」

沈月容現在已經有些習慣顧景淮的冷言冷語,飛了個白眼說道:「我這是買來送給劉奶奶的,就是隔壁王秀才的老婆。」

那這丫頭挑半天就只買了一個木簪子?

顧景淮粗粗掃了一眼掌柜的剛才擺出來的飾品,指著其中一個簪子,命令般的語氣:「買這個簪子。」

一旁的飾品鋪老闆聽了十分的開心,這可是店裡最貴的飾品了,上好的白玉簪子。

進貨有些日子了,一直沒能賣出去,看上的人不少,就是沒人願意花這個錢。

很多有點小錢的人家寧願花幾兩銀子買銀簪子,也不願意花十兩買這上好白玉簪子。

只因這偏僻小鎮識貨的人不多,她們覺得戴了不能顯擺,還不如銀簪子能顯擺於人前。

沈月容趕緊按住老闆準備打包的手,問道:「等一下,這簪子多少錢?」

掌柜的說道:「這簪子十兩銀子,但是絕對物有所值。這可是上好的白玉簪子,你看這質地,潔白度高,略帶油脂,觸手溫潤,細看這白里還微微透著紅,絕對是上好的品質。」

沈月容忙把挑好的木簪子和珠花簪和銅鏡遞過去說:「不要了,我就要這三個就行了。」

掌柜的心有不甘,看著沈月容說道:「這白玉簪子可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你們要買了這白玉簪子,這個木簪子和珠花簪外加那個鏡子,我就全送給你們了。」

畢竟這玉簪子不好賣,少賺點能賣出去也是好的。

顧景淮直接從盒子里把白玉簪子取了下來,不容沈月容反對,直接就插在沈月容的頭髮里。

他細長的手指觸碰到柔滑的髮絲,心中竟有些許的慌亂,轉過身匆忙往外大步走去。

看著顧景淮慌亂的背影,沈月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顧大哥,這是在害羞?

黃管家連忙付錢,帶著東西和沈月容跟上。

沈月容看事已至此也無可奈何,要把十兩銀子還給黃管家,黃管家也不敢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