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時沒有察覺,就道了個是字。

楊志旋即不再提出其他的問題。

她思前想後,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當她被關在拘留室裡面24小時后,她明白了。

楊志等人顛倒黑白,咬著華新打殘陳豪,把樊易打成重傷這一點,想要把華新置於死地。

「我……我怎麼會這麼笨? 入侵被虐日常 居然會連累華新,甚至把華新推上了懸崖,我……」

蔣莉懊悔的責備著自己。

她感覺自己肩膀上承擔的責任太重太重,已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了。

這麼多年,她一直是一個人獨自支撐著自己,很累很累。

蔣欣遭遇車禍,陷入昏迷,幾乎成為了植物人,沒了蔣欣的支持,她感覺整個世界都是黑暗的,幾乎崩潰。

華新的出現,給蔣莉帶來了希望。

蔣莉感到世界再次充滿了陽光。

只是。

自己剛剛才把華新推到了懸崖上,想到華新年紀輕輕就要遭受牢獄之災,整個人隱隱抽泣了起來:「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

她把一切責任都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臨著崩潰的局面。

黃強的到來,她沒有絲毫的察覺,沉侵在自己的懊悔中,輕輕抽泣著。

黃強看著蔣莉輕聲抽泣,感覺心都脆了。

如此誘人的水蜜桃,就應該含在口中,輕輕吸允安撫,承歡於自己的胯下,享受G點帶來的高潮,做一個享受的女人。

「別哭,別哭,再哭就不漂亮了。」黃強輕聲打斷了蔣莉的抽泣,她突然抬頭豁然看見了黃強,一張臉煞白,好似想到了什麼極其可怕的事情一樣,連黃強都能夠大搖大擺的進入拘留室裡面,華新一定是警匪勾結的犧牲者。

「你……你們把華新怎麼樣了?」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蔣莉沒有等到黃強回答,就把責任攔在了自己的身上。

「別哭啊。」

黃強眼珠子一轉,眨了眨眼道:「再哭就不漂亮了,你是不是想要救華新?」

「你說什麼?」

蔣莉聞言,驚醒道。

「呵呵。」

黃強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道:「你不是想要搭救華新嗎?其實只要我一句話,就能幫你,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蔣莉不假思索的道。

黃強傲然道:「做我的女人,只要我一句話,華新屁事沒有。」

蔣莉渾然不知,黃強還不是指點江山的主,不過是扯大旗謀虎皮罷了。

蔣莉聞言,當機怔住了,秀眉微蹙,成了個『川』字。

這麼多年,覬覦她美色之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都被她斷然婉拒了。

她還不是一個為了錢,就出賣自己的女子。

只是。

這時,她猶豫了。

這麼多年,她承受了太大的壓力。

這一個月多來,連續多次遭受巨變,身心俱疲,神經蹦得直直的,到了奔潰的邊緣。

她感覺自己堅持不下去了:「怎麼辦,怎麼辦?」

黃強看出了蔣莉的猶豫,心裡樂開了花,看來自己有希望找准蔣莉的G點,然後把她送上高潮。

想到蔣莉胸前晶瑩的葡萄,黃強就忍不住留口水。

打鐵要趁熱。

「蔣小姐,你是個明白人。樊易他媽是衛生局實權幹部,副廳級幹部,陳豪更是我的手下,如果想要整死華新,不費吹飛之力。」

「樊易他媽雖然是衛生局幹部,副廳級。但是,人脈卻不及我爸一絲一毫。我爸是整個蓉城道上的三號人物,想要保住華新不過屁大點事,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女人,讓我舒服了,保證你的情郎弟弟安然無恙。」

「怎麼樣?」

黃強繼續誘惑道:「一旦我對你沒了興趣,你還可以與你的情郎弟弟共赴巫山,豈不快哉。」

蔣莉聞言,肩膀顫抖著,傳來陣陣抽泣聲。

這麼多年,她承受了太大的壓力,幾乎崩潰,尤其是這兩個月以來,巨變不斷。

拘留室24小時讓她徹底崩潰。

「我……我……」

蔣莉雖然想要拒絕,但是一想到華新,一想到沒了華新,就沒了蔣欣,自己豈不是成了孤家寡人。

不知不覺間,華新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漸漸的上升,她感覺自己已經把華新當成了自己最親的人。

隱隱間,還有那麼一絲託付的意味。

「我……我……」

蔣莉我了半天,終於崩潰。

眼神嘩啦嘩啦的涌了出來:「只要你答應放了華新,我……」

「真的?」

黃強驚喜莫名:「你放心,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女人,放了華新不是問題。」

黃強一想到自己立刻就能吸允極品美婦胸前晶瑩剔透的葡萄,退掉她的黑絲高跟,撥弄她的G點,鳥槍頓時變成了大炮,興奮不已。

「蔣姐,這裡沒人可以要挾你。」

突然間,拘留室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蔣莉渾身一震,只覺得耳中傳來一陣天籟:「是華新,是華新。」

(本章完) 老子這是在救我自己,你他媽什麼時候不來,在這個時候來,豈不是找死。

「咔嚓。」

楊志眼疾手快,為了不拖累自己,掏出腰間明晃晃的手銬把黃強就給拷了,直接向著拘留室外面拖去。

黃強一看楊志的動作,就感覺有些不對勁。

他楊志可不是白痴,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就把他給拷了,不對勁啊,不對勁。

黃強這時候也看見了隨同楊志一起進入拘留室裡面的華新以及一身戎裝的劉堅。

他腦子有些迷糊,看著兩人眨了眨眼:「這是怎麼回事?這小子怎麼大搖大擺的。」

突然。

他發現華新身邊站在一身戎裝的劉堅,看著他肩膀上那耀眼的星星。

尼瑪,大校軍銜,正師級,正廳級別軍官。

黃強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裡咆哮道:「尼瑪,正師級軍官!」

他明白楊志為什麼見到他就把他給拷了,楊志這是怕了,不僅是在救他自己,更是在救他黃強。

他反應了過來,態度來了180°的大轉變,舔著臉道:「楊……楊隊長,你看你發這麼大火幹什麼,我就是和蔣小姐聊聊天,談談心,我這就走,這就走。」

黃強不用楊志說,邁腿就欲走。

「慢著。」

華新一個閃身,直接攔住了黃強的去路。

有劉堅做強援,他把強勢表現的淋漓盡致。

啪。

他二話不說,龍爪手探出,一把抓住黃強的蛋蛋以及小鋼炮,輕輕的揉捏著:「你剛才說什麼?」

嘶嘶。

胯下傳來微微的疼痛,黃強倒吸了一口涼氣,額頭上冷汗直冒,顫顫巍巍的道:「大哥,別,別抓這麼緊,脆了脆了。」

華新手中的力道再加了一把,直捏的黃強脊梁骨陣陣發涼,眼中儘是驚恐:「大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騷擾蔣小姐和大哥您了。」

為了自己的蛋蛋,為了自己的性福。

黃強跪了,他覺得自己雙腿都在打顫。

「給我滾蛋,以後讓我再看見你,老子踢爆你的卵蛋。」華新死勁捏了一把黃強的蛋蛋。

黃強只覺得自己的蛋蛋都要脆了,雙腿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不停的顫抖著,連連求饒道:「大,大哥,別,我再也不敢了。」

「滾。」

華新大喝一聲,鬆開了黃強的蛋蛋。

一根細小的古物針灸針頭卻被他送進了黃強的小鋼炮內,暗道:「操,老子讓你玩女人,以後你要敢再硬起,老子保證你想自己把他給切了,一了百了。」

嘶嘶。

黃強倒吸著陣陣涼氣,右手捂著自己的胯下蛋蛋,左手手銬與楊志連著,一瘸一拐的走向拘留室大門口,臨走時還不忘怨毒的看了一眼華新。

「哼。」

華新以及劉堅兩人都看到了黃強眼中的怨毒,兩人都只是輕哼了一聲,面露不屑。

楊志見到華新放了黃強,並沒有責備自己,暗暗鬆了口氣。

他把黃強送出拘留室外,長鬆了口氣。

他解開黃強手中的手銬,一陣后怕道:「黃強,近段時間別惹事,最好別招惹華新。」

嘶嘶。

此時,黃強胯下的蛋蛋還傳來陣陣巨疼。

他嘶啞咧嘴的瞪著楊志,道:「他什麼來頭,跟大校間是什麼關係?」

楊志還真不好說劉堅與華新之間的關係。

畢竟,他自己也看不透,只能含糊其辭的道:「具體什麼關係,我知道就不會陪著你們一起玩了,反正劉堅保定華新了,華新也不是一個軟蛋,最好別招惹。」

「操。」

黃強臉上的肌肉抽了抽道:「這口氣我咽不下去,老子遲早會討回這筆賬的。」

嘶嘶。

黃強咬牙切齒的離開了公安局,走路時雙腿不時會碰到蛋蛋,他只覺得蛋蛋傳來一陣一陣的巨疼,疼得他嘶啞咧嘴,不斷吸著涼氣,如同螃蟹一樣踱著個螃蟹步離開了公安局。

楊志這才快速走進拘留室裡面,幫著華新打開了鐵柵欄的鐵鎖,很怕華新把黃強這事怪到他的頭上,恭敬的立在一邊。

女人,天黑不要怕 蔣莉見到華新走進拘留室里,心頭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她不知,自己這一刻看見華新為何會如此的放心。

或許正是華新那一句:蔣姐,這裡沒人能夠要挾你。讓蔣莉有種安全感。

蔣莉見到華新為自己出頭,眼眶裡的淚水控制著不住的流了下來,這麼多年的堅持,自己終於還是崩潰了。

不過。

這一刻,她感覺格外的貼心,心裡暖暖的。

她背負了太多的壓力,這種被人關心在乎的感覺,很幸福。

哐當。

拘留室裡面的鐵柵欄打開。

蔣莉走了出來。

華新見到蔣莉雙眼泛著淚水,心裡莫名一疼,伸手抹去蔣莉眼角的淚水,安慰道:「蔣姐,這次華新連累你了。」

「嗚嗚。」

華新不安慰還好,他這一安慰。

蔣莉心靈的最後一絲防線瞬間崩潰,雙眼淚水奔涌而出,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她一把抱住華新,就這般抽泣了起來。

「蔣姐……」

溫軟如玉的酮體如壞,華新雙手卻不知如何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