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這時才微微抬頭,看向江若東的眼睛,他的眼神真摯,目光溫柔。

「我叫周小韻。」

「你好,周小韻,很高興認識你。再次自我介紹下,我叫江若東。」

「你好。」

周小韻說完再次離開。

江若東死皮賴臉跟在後面。 雲家子弟紛紛拿著鐵鉤子開蓋,蓋子被打開。

「歘!!!」

一股耀眼的紫色光芒噴薄而出,紫色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整個房間,所有人都是被紫色的光芒刺的睜不卡眼睛。

「怎麼回事?怎麼是紫色的?紫光哪裡來的?」

「我草,這光,我的眼睛看不見了!」

「媽的!」

紫色的光芒一下子照耀了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人能夠看清楚丹爐內的是什麼,他們紛紛恐慌的說著。

待到紫光消散,所有人睜開眼睛,頓時他們都是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一個個都傻了眼,雲石更是一臉懵逼的呆在原地,雲清吞了一口口水看著丹爐之內,他內心驚顫的都忘記臉上的傷痛。

此時,那丹爐口,懸浮著一百多顆紫色的丹藥,那些丹藥散發著紫色的光芒,圓溜溜的旋轉著,呈色無暇,還一顆丹藥可以透過去可以看到另外一顆丹藥,晶瑩剔透。

「是紫色,紫色丹藥,我草!」

「是真的嗎?麻類隔壁的,我草,我看到了什麼?我在做夢嗎?」

「紫色丹藥,我的天啊!九品丹藥之上的紫色丹藥,紫色代表極品丹藥!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

「我的天啊,九陽丹,極品紫色九陽丹,我是做夢了嗎?」

無數人都是嗷嗷怪叫,看著那紫色的九陽丹,不少人的心都在顫抖,紫色的丹藥,意味著丹藥之中的至尊,無人可匹敵,丹藥分九品,一品最差,九品最高,顏色分別是黑白赤橙黃綠青藍紅紫,黑色是一品丹藥,而九品丹藥是紅色,最頂級的丹藥是紫色,那是極品丹藥。

有些人一輩子都沒見過極品紫色丹藥,能夠練出紫色丹藥的,絕對是牛逼杠杠的至尊丹藥師,在這裡的人,都是驚愕在原地看著那紫色丹藥,他們如遭雷擊,徹底懵逼。

「至尊丹藥師!」

「紫色!是紫色!」

雲石睜大眼睛,口水流下來,眼睛看著那紫色的九陽丹,一臉的不可思議。

「各位,醒醒,都醒醒,紫色丹藥而已,小菜一碟,不必震驚。」

葉飛站起來,輕描淡寫的對著他們說著,雲家人都是吞了一口口水,驚詫的看著葉飛,此時他們才明白,葉飛有足夠的資本吹牛逼,葉飛有足夠的資本狂傲,憑著一手丹師,可傲視整個天城,但是葉飛卻不知道他這一手意味著什麼。

葉飛此時來到了雲石的面前,面色淡淡。

「咋地,你還有什麼話可說?還不跪下叫爺爺。」

葉飛冷厲的對著雲石說著,雲石雙腿一軟,一下子就跪在葉飛的面前,他臉色蒼白,一臉的難以置信。

「至尊丹藥師,恕我有眼無珠,對不起,爺爺,祖宗,求你原諒我。」

雲石卑微的給葉飛跪下,叫著葉飛爺爺。

「撲通!」

「撲通!」

緊接著,嘩啦啦的一片跪倒聲,在場的雲家子弟都是跪在地上,不敢抬頭跟葉飛對視,那些剛才叫囂的最狠的人也是一言不發,他們此時才知道自己和葉飛的距離,葉飛這不是裝逼,而是真的有實力。

「行了,少扯沒用的,一百滴瓊漿玉液拿來。」

葉飛直接朝著雲石剛才承諾的瓊漿玉液,他對瓊漿玉液還是很感興趣的,這玩意不是丹藥,自己也不會煉製,有了這玩意,以後就可以保命了。

「好好好,大師,這是三百滴瓊漿玉液,您收好。」

雲石拿著一個瓷白色的瓶子遞給葉飛,葉飛直接拿在手中,然後打開看了一眼,發現那些液體都是一滴一滴的,竟然融合不到一塊去,也是神奇啊,宛如一個個水寶寶一般,安靜的躺在裡邊。

「大師,您能不能收我為徒?我想要跟您學習丹藥。」

雲石對著葉飛說著,他一臉尊敬的問著葉飛,此時的他,完全沒有剛才的囂張和跋扈。

「以後在說,我還有事。」

葉飛對著雲石說著,便是在丹爐內拿了十顆九陽丹放在口袋裡。

「走了,雲清,看看我的天使之劍去。」

葉飛還是心繫天使之劍,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哦!」

雲清也是在丹爐內拿了幾顆九陽丹,準備離開這裡。

「哎呀,都拿走,全部。」

葉飛看雲清不敢多拿,便是脫下雲清的外套,直接把九陽丹用外套全部包起來,雲清害怕的看了一眼雲石,不知道他讓不讓拿。

「別看他,他不讓你拿我抽他。」

「拿著,走了。」

葉飛把包裹著一百多顆的九陽丹遞給雲清,然後葉飛便是朝著外邊走去,雲清連忙跟上。

此時屋內一片安靜,雲石從地上站起來,臉上帶著無限的驚駭。

「英雄出少年啊,至尊煉丹師!」

雲石一臉驚駭的說著,剛才他拜師葉飛沒同意,但是好像也沒有拒絕,這樣的至尊丹藥師,竟然喜歡那些瓊漿玉液,簡直是不可思議,要知道,葉飛隨便把一顆九陽丹賣出去,就可以換取一千滴瓊漿玉液,而葉飛顯然是不知道的。

「他是至尊煉丹師的事情,誰也不許說出去,知道了嗎?」

「還有,調查一下這位大師的身份,改天我去拜訪他。」

「是!師父。」

雲石對著眾人說著,雲家子弟紛紛散去,他們內心驚駭無比,此時房間內只剩下雲石一人了。

「看來以後要和雲清搞好關係了,竟然有這麼牛逼的人做朋友,雲家實力要強大了。」

雲石內心竊喜,要是把葉飛招攬過來,那一定會讓雲家實力強橫起來,要知道,能夠練出紫色的丹藥,整個天城都沒有幾個大師,一隻手就能數的出來,還有那燕家,更是一個都沒有至尊煉丹師。

「你竟然是至尊煉丹師?」

走出門外,雲清詫異的問著葉飛,葉飛撓撓頭,他還不知道丹藥的定義,也不喜歡煉丹。

「什麼至尊不至尊的,垃圾丹藥,快走,帶我去看看我的劍。」

葉飛可不關心什麼至尊不至尊,他現在只擔心愛麗絲彤。

「好好好,馬上走。」

雲清喝下一滴瓊漿玉液,治好臉上的傷痕,然後就帶著葉飛朝著兩個長老的房間而去。

「叮叮叮。」

就在此時,雲清的手機響起,他連忙接下。

「喂,長老。」

「雲清,讓葉飛過來一下,劍靈馬上就要逼出來了,他可以見到自己的女朋友了。」

「真的嗎?我馬上過去。」

電話那頭的長老剛說完,葉飛就啪的一下把手機從雲清的手中搶來,迫不及待的說著,愛麗絲彤,馬上能夠見到愛麗絲彤了,葉飛內心激動無比。 書房裏。

「爺,二姨娘在普法寺被人擄走了,這是護衛收到的紙條。」

書房裏,無影從懷裏拿出一張疊好的紙張,一臉嚴肅的遞給元浩軒說道。

「什麼?我娘被人擄走了?」

元浩軒剛接過無影遞過來的紙張,還沒有來得及看,林梓陌便一臉慌張的從外面推開書房門,大步的走進來說道。

「陌兒你先別急,我一定會安全無恙的把二姨娘接回來的。」

元浩軒看到林梓陌慌張的推門走進來,連忙上前伸手擁抱着她安撫著說道。冷眼看向守在書房門外的丫鬟小書,一臉的責怪,嚇得丫鬟小書和身邊站着的王媽白芍,一動不動的低着頭不敢說話。

「夫君,你快看看究竟是誰把我娘擄走了?」

林梓陌掙開元浩軒的懷抱,看着元浩軒手裏拿着的紙條,催促着說道。

元浩軒見此,把手上的紙條打開低頭一看,眼中一抹寒光閃過。

只見紙條上寫着:

若想見到二姨娘,必須讓林梓陌孤身一個人到普法寺來。兩日內不到,就等著給二姨娘收屍吧。

「從這裏坐馬車到普法寺剛好要兩天時間,擄走我娘的人究竟是誰?我一定讓他後悔招惹我。」林梓陌湊過去一看,立馬一臉炸毛的說道。

「陌兒別急,交給為夫就好。無影,安排暗衛在普法寺四周地毯式搜查。」元浩軒看到林梓陌情緒有些激動,連忙安撫著說道。

「是,爺。」

無影聽了元浩軒的吩咐,對着兩人行了個禮,接着轉身便往書房外面走去。

「夫君,讓我去普法寺吧。」

林梓陌看到無影走出書房后,伸手抓着元浩軒的袖口,抬眼看着他,嘟著嘴巴說道。

「不可,陌兒你現在正是需要靜養的時候,萬不可奔波勞累,相信為夫好嗎?」

元浩軒低頭看着眼前一臉嬌容的小女人,很是寵溺的說道。

「擄走我娘的人竟然敢這樣要求,肯定已經做好準備的,我不能冒險,讓我娘有一點的閃失,普法寺我非去不可。」

林梓陌心裏明白元浩軒心裏緊張她的身體,但她不想冒這個險,現世中的母親已經離開她了。這一世,她一定要守護好這個身體的親生母親。

「陌兒你…」

元浩軒見林梓陌執意要到普法寺,氣得沉下臉,卻又捨不得開口責備她,只能自己沉下臉生悶氣。

「我怎麼我了,我看你心裏根本就不是緊張我,而是緊張我肚子裏的孩子吧!如果我不去的話,萬一我娘真出了點什麼意外,你讓我這輩子心裏怎麼能安心快樂?我說這些你懂嗎?」

林梓陌見元浩軒始終不同意她普法寺,想到二姨娘被擄走,還不知怎麼樣呢?心裏一急,忍不住有些心傷激動的說道。

「娘子不準生氣,不準難過,我送你去就是了。以後不准你有這樣的想法,難道到現在你還要質疑我對你的真心?」

元浩軒低頭看着林梓陌心傷難過的樣子,早繳械投降了。不由暗自嘆了口氣,然後長臂一伸,把林梓陌擁在懷裏,接着沙啞著聲音說道。

「好吧,我以後不說就是了。我讓王媽給我簡單收拾包袱,現在馬上就趕去普法寺。」

林梓陌聽到元浩軒終於答應她去普法寺,抬頭對着元浩軒說完,就要往書房外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