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景色,一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這種景色,就如同天空墜落,銀河倒灌一般,奇特的有些駭人。

這些能量與祭壇的血肉凝聚在一起,一股股紅色旋風颳起,血肉的腥氣逐漸消散,整個血肉祭壇居然散發出如同晶體般澄凈的氣息。

同時屬於血液的那種芬芳逐漸的從中凝聚而出。

血液不在流淌,碎裂的肢體也逐漸融化開來,整個屍山血骨堆砌起的紅色祭壇,居然瞬間轉化成了晶瑩剔透的紅色晶體。

「偉大的萬蛇之君,吾等再次用血肉祭壇召喚您的存在,跨越時間與空間的距離。降臨!」

轟隆~

一枚浩瀚的魔法陣驟然出現在祭壇的上空,一道衝天而起的血色光輝直衝而上,直接撕裂了天空,與混沌的氣息撞擊在一起~

撕拉~

整個時空完全被撕裂了。

「嗷~」

如同龍吟一般的聲音,從裂縫的背後響了起來,充滿了無盡的威壓,屬於龍族天生上等種族的氣質一絲絲的蔓延了出來。

砰砰砰~

無數地面上的石子,在巨吼中蹦飛而起,最終緩緩的在空中化為了虛無。

阿爾法諾聖城中,所有的人類盡皆失色。一臉駭然的看著天際~

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要出來了?

「該死。這是什麼?如此強大的威壓,簡直堪比聖殿中的王者們,是那三位魔神?」虎紋男子死死的咬著牙關,在這種威壓下。他感覺自己的心似乎都被掏空了。

不~

應該是被那種無盡的威懾。徹底的奪去了心神。

「嗷!」

又是一聲龍吟般的怒吼。隨後,巨大的裂縫之中伸出了一個恐怖的頭顱。

這個頭顱近乎數十米大小,一隻眼睛幾乎就有數個車**。整個頭顱伸出來時,一瞬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天啊,這只是一個頭顱,就這麼大?」

「怎麼可能,這到底是什麼怪獸!」

滴答~滴答~

一滴滴足有臉盆大小的蛇烻從巨蛇的空中滴落而出,滴落在地上,把地面都融化的洞穿開來。

漸漸的,在頭顱的下方,居然凝聚出了一小片蛇烻湖泊。

這是何等的恐怖景色!

它那冰冷無情的眼中,透露出了一種看到了食物一般的目光,讓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雞皮疙瘩冒了起來,就連天魔和魔人們,一個個也哆哆嗦嗦的躲到了一邊,似乎十分怕這個傢伙注視到一般。

嗤~

巨大的蛇頭奮力的向外鑽著,然而它太大了,空間裂縫似乎根本容納不下它的身體一般。

每個天魔和魔人都汗顏的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內心吐槽無比。

話說萬蛇大人,你先變小在爬出來,不可以么?

非要這樣,這是在表達自己的不滿?

「嗷~」

小蛇這個傢伙確實在表達它的不滿,只見這傢伙腦袋扭動著,一隻巨大的爪子驟然從中伸出,撕拉一聲,整個時空裂縫頃刻間就被撕碎了開來。

緩緩的,這個傢伙此刻的身形徹底的展現在阿爾法諾眾人的面前。

嘶~

所有的人,盡數深深的心了口冷氣,冷汗也隨之冒了出來。

轟隆隆~

小蛇在天空舞動著步伐,他的前半個身體都已經釋放了出來,這就足足有四五百米大小,然而這還沒完,他的身後似乎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導致身體不能完全出來。

「嗷~」

這傢伙根本不管不顧,奮身向前一躍,微微一頓之後,轟隆一下子,身後的空間開始大面積破碎開來,一對微微蜷縮的翅膀轟然撞破了所有的空間隔層!

「好,好暴力!」

奈瑟微微的張著嘴,洛克希亞吃驚的瞪著眼睛,而天魔王則沉默異常。

那些阿爾法諾的土著們更是一個個已經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恐懼漩渦之中。

眾生百態,卻代表著同一種情緒,那就是無盡的恐懼!

轟~

當小蛇的身體完全展露在空間中時,那長達近乎千米的身體,已經讓人不可言語了。

然而這個時候,只見那蜷縮的翅翼,緩緩的擴展開來。

一百米,兩百米,三百米……

當太陽從烏雲中露出頭來的時候,它的陽光卻再次被一個龐然大物遮擋住了。

小蛇的翅翼遮天蓋地,張開的長度東西橫跨數千米。

一到巨大的陰影瞬間透射在了阿爾法諾聖城的上空!

「嗷~」

巨大的頭顱微微的低下,小蛇在盎然中,處理於整片天空之中!

這一刻~王者降臨!

屬於萬蛇的傳說,開始了!

…….。) 呂強看起來挺年輕的,但工作能力沒得說,要不然,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季庭深身邊做他的助理。

不大一會兒,秘書室的另外兩個人都走了,夏知若撐著腦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資料。

季氏這幾年發展地很快,尤其是在季庭深接管公司之後。但這位老總很低調,幾乎從來不曾在報紙或雜誌上露面,以至於夏知若現在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但潛意識裡,夏知若覺得他應該是個經驗老道,年齡起碼也應該是五十多歲,還有點禿頂的老頭子吧。

正在晃神間,忽然有人敲門,「季總讓把安氏的另一份資料拿過去。」

夏知若抬頭,來人正看著自己,她起身,剛想說自己沒有接洽這次的合作,卻瞥到對面桌上正擺著一份文件,封面上開頭兩個字便是「安氏」。

拿起來之後,抬頭想遞給對方,人卻早已不在了,夏知若只好拿著資料自己走過去。

站在會議室門口,她卻有些猶豫到底進不進去。不進去吧,萬一這份資料急需呢?進去吧,又怕打擾了他們……

想了一想,剛準備推門,身後突然傳來了腳步聲。

兩人從總裁辦公室的方向走了過來。

呂強跟在一個人後面,皮鞋在地板上發出塔塔的聲響,夏知若抬眼看向來人,杏眼頓時瞪大——

嗯?這個人不是……昨天坐在後座上的那個冰山嗎?

視線在呂強和季庭深身上飄來飄去,整個人有些僵硬,不是一個老頭子嗎?

「額……」

季庭深看到她,顯然也是驚訝的,步子卻沒停,徑直走過去,眼神恢復了平時的清冷,微微側頭詢問呂強。

「這是新招的秘書,夏知若。」

夏知若立即反應過來,揚起禮貌的笑臉,「季總。」

「嗯。」季庭深點頭,瞥了一眼她手中的文件,繞過她,「一起進來吧。」

他對待工作是極其認真的,鑒於夏知若昨天看錯車牌號的事情,他想看看夏知若是否能擔得起這個職位。

夏知若算不上一個職場女強人,但職場中該有的機敏和氣質不會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跟在呂強後面進了會議室。

安氏的人已經來了,為首的正好是安楚楚。

見季庭深進來,安楚楚略微起身,嘴角的弧度控制得剛剛好。可是視線轉到他身後的夏知若臉上時,明顯有些失態。

她當場愣住,臉上血色盡退,死死得瞪著夏知若。

「這是資料,」身旁的助理一看她臉色不對勁,立馬趁著給她遞資料的時候拍了拍她的後背,小聲問道,「怎麼了?」

安楚楚機械地搖搖頭,放在桌下的手指緊緊拳住,指甲泛白。

夏知若?!

怎麼可能,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江水流速那麼快,就算沒有因為衝擊力撞死,也應該溺水……

安楚楚不是溫室里的花朵,很快就逼著自己鎮定下來。她的情緒整理很快,再加上助手的迅速反應,在場的人幾乎都沒有發現她的異常。除了兩個人:季庭深和夏知若。 首先為上一張章節名打錯一個字道歉,現在宿舍停電了,只能用手機通知大家。明天把稿件重新上傳一遍,在更改過來。

嗯,最主要的是,似雪在今天的十一點,徹底的離開大學,步入社會了,有感傷,也有一份輕鬆,離開這個城市,離開自己不願意看到的人,總感覺輕鬆很多。

似雪上社會了,雖然不知道會不會被撞的頭破血流,但是仍舊上了,更新什麼的大家放心,肯定每天固定兩張,偶爾可能爆發。

今天喝了不少酒,雖然知道這是作者的大忌,但是仍舊沒有忍住,好在還有幾張存稿,沒有耽誤事情。

最後,似雪正在整理一本曾經寫了一百多萬字的都市文,有可能的話會近期上傳,當然只是有可能,或許也不會上傳,看現實的壓力,不過不管怎麼樣,魔神會一直兩更,大家請放心。

最後,喝了好多酒,頭疼的厲害,似雪去睡覺了,順便求個月票和訂閱。。) 季庭深剛側頭,夏知若便走了過去,微微彎腰,低聲詢問,「您沒事吧?」

輕柔的語氣在安楚楚聽來更像是一把刀,割斷了她腦中的一根弦。

「沒……事。」

安楚楚的臉色還有些僵硬,她根本不敢側頭去看夏知若。人站在她旁邊,她頓時覺得空氣都稀薄了不少,有些透不氣起來。

她的表現讓夏知若多看了兩眼,聽到她說沒事後,夏知若重新退回季庭深後面。

季庭深看了看一臉沉靜的她和假裝鎮定的安楚楚,眼裡閃過一絲探究。他清了清嗓子,「開始吧……」

一場會議在各懷心思中結束了,季氏最終獲得了極大的利益。安氏一行人都用略帶責備的目光看著安楚楚:這個大小姐怎麼回事?雖說這確實沒有越過安氏的底線,但這場合作中,安氏能得到的利益卻很少。

而此時的安楚楚只想快些離開,身後似有似無的視線讓她如坐針氈,低著頭快步出了會議室。

夏知若整理了一下文件和會場,抬頭卻見季庭深還沒走。

「季總您還有什麼吩咐?」

季庭深頎長的身形站在原地沒動,半晌,悠悠開口,「今天的表現還可以,我還以為你在工作中也會是昨天的樣子。」

夏知若一時語塞,她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昨天看錯車牌號的事。斟酌了一下,「季總,昨天的事我非常抱歉,希望沒有打擾到您和朋友……」

沒等她說完,季庭深已經轉身出了會議室,徒留一個挺拔的背影。

夏知若嘆了口氣,再次深刻地反省自己:以後千萬別再干出這種蠢事了!

拿著文件,回秘書室。



安楚楚從見到夏知若起便心神不寧,四肢冰涼。回到公司面對眾人的指責也顯得心不在焉。安遠見她面色不太好,擺擺手讓她回家休息了。

回家,關上房門,她一臉慌亂地坐在床邊,覺得渾身不舒服。

剛才離開會議室的時候,她清楚地聽到季庭深叫了她的名字。

夏知若、夏知若……

她沒有死,還進了季氏,和季庭深的關係還不一般,要不怎麼能進來如此重要的會議?

想給自己接杯水,直到手上傳來燙意才發現水漫了出來,燙得她下意識鬆開了手,隨後是玻璃杯落地的清脆聲。

碎玻璃渣濺開在她腳邊,腳踝上頓時留下幾道淺淺的血印。

傭人聽到樓上的動靜,「大小姐您沒事吧?」

「沒、沒事,」她皺眉看著地上的碎玻璃渣,腳踝的隱隱作痛反而讓她鎮定了些,就算她真的是夏知若又如何,把她推下去又不是自己,給她下藥的也不是自己。她就算找也不該找到自己頭上。

只是……希望明琰不知道她還活著的消息……

想到這兒,她拿起自己的車鑰匙出了門。

「記得把房間打掃一下。」

咖韻。

「安大小姐每天這麼忙,還有時間約我出來喝咖啡,莫不是自己的感情生活出現了危機?」剛坐下,周明月的冷嘲熱諷就落入耳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