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康王再次拂袖,向著案幾拂去,但是杯幾已經在剛才盡數碎裂,空空一片。

才想起剛才杯幾已經已被自己摔碎了。

心中怒起,見眼前無數卷宗,伸手便扶下。

「嘩啦啦!」

一地碎裂之聲。

「王上保重啊,為一個蕭家軍如此不值得!」

薛白立馬勸阻。

心中卻冷冷笑了,如果此次再拿不下你的蕭家軍,那還更待何時?

太康王冷笑,淡淡看了眼身前,一地的卷宗,這都是這些日子以來銀麟軍遞上來的情報。

什麼屍兵,什麼難以應付,如今天下太平,還用得著銀麟軍蕭家軍父子來提醒么?

自古以來天下眾人便知道幽州險惡,這些事情還需要你『蕭家軍』來提醒?

如果不是因為危險,朕還要你們做什麼?

原來你們也打算背叛朕了啊?

太康王笑了。

還好自己培養了護國軍!

如果不是自己培養了護國軍,大概還不知道怎麼死的吧?

大概也不知道自己的江山是怎麼沒有的吧?

什麼忠君愛國,原來所有的都是屁話!

蕭戰!

枉費朕當初那麼信任你!

太康王冷冷一笑。

「看來,最衷於朕的,還是你薛家軍,那蕭家實在太過過分,竟然拿著朕的軍隊據為己有,便不怕天打雷劈么?」

薛白大喜,面上卻不動聲色。

暗暗一笑。

「是啊,蕭家太過分了,拿著王上的銀麟軍,居然不聽從王上的旨令,簡直是目中無人!」

薛白冷哼,便看我如何毀了你蕭家軍,任你名譽天下無雙,還不是在我手下無可奈何?

「哼。」

有些發福的太康王,冷哼一聲,冷冷一笑。

「銀麟軍是朕的銀麟軍,何時變成了他蕭家的軍隊了?當真可笑。」

「是啊是啊,蕭家父子太目中無人了!」

薛白冷冷一笑,就不信這一次過後,你蕭家軍還能得了好?

那五萬的銀月狼騎兵,便乖乖交出來吧,所謂一山不容二虎,要怪就怪你蕭家軍太過鋒芒畢露吧,這天下就認你蕭家軍。

火麟軍便是再怎麼努力也沒法跟你們的銀麟軍相比。

既然如此,那就再來分個高下吧,可別怪我用了卑鄙手段。

要怪的話,就怪你太過自以為是,太過鋒芒畢露,九黎不是你蕭家軍就能守護的。

「薛白!」

「屬下在。」

太康王冷冷一笑。

緩緩道:「從今以後,便由你接下銀麟軍,如果銀麟軍拒不從命,殺無赦!」

「臣下遵命!」

薛白暗暗冷笑,終於得到了。

自己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任你蕭家軍如何厲害,蕭戰已經老了,還能翻天覆地?

薛白咬牙,看著太康王,咬牙。

「可是王上,銀麟軍的兵符在蕭家父子身上,末將怕是……」

言下之意,薛白很明白五萬的銀月狼騎兵到底意味著什麼,那強大的戰力可以橫掃自己的火麟軍,屍骨無存。

天下之間,沒人可以忽視蕭家軍的戰力,即便是那些大門派也不行。

沒有一個宗門可以接下五萬銀月狼騎兵的攻勢,接下的代價太大了,沒人付得起。

雖然蕭家父子從來不會那般濫殺無辜,但是,怪就怪,太不知收斂了吧。

薛白也不確定自己能接得起,即便是如果真的接了,可能會付出真的很大的代價的。

薛白冷哼一聲,笑了,我不信你蕭家父子以後還能如何,只要接下了王上的旨令,那麼,你銀麟軍便從此改姓薛吧。

太康王冷冷一笑,半句話不說,緩緩走到案前,展開帛布。

「今天下太平,萬眾歸心,朕念及蕭將軍勞苦功高,特許蕭將軍,入京安享九黎國之富貴,以體朕之愛民,體恤下屬,銀麟軍由薛白將軍暫代,望蕭將軍見此旨意,如朕親臨。」

薛白看得清楚,心中暗笑,卻不作聲。

「以後,薛將軍,你便為朕接下銀麟軍吧,如有不從,殺無赦。」

太康王緩緩圈起了金黃的聖旨,遞給薛白。

「殺無赦?」

薛白渾身顫慄。

「殺無赦。」

太康王冷冷一笑。

薛白伸手接過聖旨,終於得到了。

暗中冷冷一笑,難道只有你蕭家的銀麟軍才是天下第一么?

便看我如何毀去去你的一切吧。

「王上,如果蕭家軍不接這聖旨怎麼辦?」

「不接?」

太康王皺眉,半響,冷冷一笑。

「殺無赦。」

「臣遵旨!」

「如果銀麟軍不遵旨,薛將軍便直接殺無赦吧。」

太康王冷冷一笑。

什麼時候,朕的江山,輪到你銀麟軍說了算了?

你們便不知道銀麟軍還是朕的銀麟軍么?

「可是王上。」

薛白皺眉看著太康王。

「怎麼?」

太康王冷冷一笑道。

薛白急忙躬身,恭敬道:「王上,銀麟軍向來只遵從蕭將軍的命令,末將這一去,怕是不合適吧?」

薛白不傻,銀麟軍號稱五萬銀月狼騎兵,即便是這幾個月來,軍餉少了不少。

但是薛白還是知道即便是自己的火麟軍都沒有五萬的銀月狼騎兵的,即便是自己想盡了辦法,也沒有。

時太太軟萌又旺夫 既然如此,那五萬的銀月狼騎兵是從何而來?

即便是銀月山脈銀月狼不少,難倒那銀月狼便如此容易馴服?

還是說,那銀月狼每一頭的價格便低了?

如果是從冒險者的手中買來的話,價格肯定不會低。

薛白知道這幾個月九黎城發給蕭家軍的軍餉多少的。

那些軍餉還不夠自己養一萬的軍隊。

可是即便是蕭家軍賣了那些銀麟軍的銀月狼,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薛白從來不知道,原來一個軍隊還可以如此的多資本,那些銀月狼早就超過了正常的軍餉了。

劍道師祖2 如果不是因為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那些銀月狼,從何而來?

「如果蕭家軍不遵循聖旨,那就殺無赦。」

「微臣遵旨。」 銀麟軍大營。

「要是他們打死打傷打殘廢了,以後的日子還要不要過了?」莫小白瞪眼指著面前不遠的兩人。

「你這攪屎棍去了才會這麼激烈的,你要是不去人家怕是這個時候都打完了。」 酷拽大神VS呆萌助理 解解撇了一眼莫小白。

「啊呸!」

莫小白瞪著解解,怒目圓睜,齜牙咧嘴。

「怎麼,說來說去還是我的錯了?你沒看我被揍得像只哈士奇了?」

(今天笑沒笑?可能我五行就是屬哈士奇的,你要是今天沒開心,我就逗你開心了我!……)

「那是你活該!」

解解看著還在激戰的兩人,拳來腳往,進攻抵擋各種招式做得滴水不漏,不由感嘆。

「高手過招那是真的好看啊!」

莫小白眼睛險些綠了,抬起包子臉瞪著解解。

「人家打架你拿來看開心,你良心何在?」

「這樣很沒良心啊?」

解解看著瞪圓了眼的莫小白,然後又皺眉想了想,好像自己確實不地道哈?

「要不?」

解解徵求地看著莫小白。

指了指遠處一眾不由向這裡張望的士兵,那些士兵滿面皺眉,但是解解就是知道其實他們是想近些看的,畢竟高手比試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看到的。

郎群是號稱武力和蕭二將軍不相上下的將軍。

而雷凌是天涼第一大將,兩人比武定然是很厲害的,先不說看得懂看不懂的問題。

光是看著這一直激戰,這麼久還沒分出勝負,就足夠引起大家的好奇心了。

夢一場,誰爲誰荒唐 反倒是莫將軍。

艾瑪!那個鼻青!那個臉腫!

「你們看什麼看,想看就都給我過來看!」

解解一揮手,遠處的將士愣了愣,擔心地看了身邊的城門,意思不言而喻。

解解看懂了,又大聲道:「這是大白天,那些破玩意兒要是來早就來了,不急於這一時!」

「你要幹嘛?」

莫小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解解。

「難倒你不覺得他們打架很好看么?」

解解一笑,看著莫小白。

當然,解解認為更加好看的是此刻的莫小白。

這幾個月陌軒都沒下這麼重的手,反倒是被郎群雷凌二人打成了這個樣子。

向來知道莫小白皮厚,能被揍成這個樣子的時候還是當真少見的。

難得一見的奇景啊!

「好看個屁,有本事你倒是上去勸架啊你!」

莫小白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蟹包子。

一天屁正事不做,全TM耍嘴皮子了!

「是你們求我勸架還是我主動要來勸架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