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在一旁問道;「七妹,你這是想開創先河嗎?你府內可都是女弟子哦。」

七長老笑道;「無妨,為才而用,當年不也是一名師哥見傳我步法的嗎?」

胡星古怪的看著七長老,要不是她老態龍鍾,還真不敢確定是不是另有它圖,這可是滿府女弟子啊,說出去多丟人,跟女人一起修鍊,還有唐如雪,怎跟她交代,自從見到唐如雪后,他就跟著魔似的,做什麼事老想到她。

七長老見他猶豫,似已看穿他心思笑道;「你放心,你只是在我府內修鍊本府絕技,並不需要住在府內,我自會安排一個獨自修鍊場所給你。」

胡星這才釋然,呵呵笑道;「那就好,要出去說跟一群丫頭片子修鍊,非得讓俺鑽地縫不可,呵呵呵。」

七長老笑盈盈的看著這小子,這四個小怪物都不一般,只是他們自己沒察覺而已,如今自己好歹抓到一個,估計不會比府內天才女弟子差,稍加培養定能大放異彩。

「跟我走吧。」七長老笑道

「等等,我想看著我老大選好再走。」胡星堅持道,他看著兩個兄弟都走了,可不想看老大一個人留在這裡,所以想堅持留下看看。

七長老也沒在意,反正已經選好弟子,順便看看這大家心中的第一天才會選擇哪個府也好。

羅刀看到三個兄弟都以選好,心裡也是奇怪,這幾個長老無不知道自己幾人的天賦,看來已經暗中觀察多日,否則不會如此了解。

其實他不知道,自從開放日那天開始,他們的第一場混戰就在所有長老的監視中了,為了本府的發揚光大,幾名長老可謂不遺餘力,各自早已暗中圈定好適合的弟子。

看著沖他微笑的各位長老,羅刀也不知該如何取捨,劍府,號稱殺戮驚人他很喜歡,但覺得劍並不適合他,刀他也不想用,所以排除。

刑府,好像權力不小,但缺乏特殊伎倆,況且讓他沒事抓人鎖人,可不是他願意的,就剩下兩個可挑,一是大長老的鬼府,二是六長老玄機府,他不明白這兩個府到的有什麼絕技。

羅刀抱拳對著六長老問道;「六長老弟子斗膽問一句,玄機府到底有何玄機?」

六長老解釋道;「本府府規甚嚴,主修追蹤、陷阱、機關、布疑、刺探、等絕技,弟子皆為本府搜羅大陸秘聞、奇事、消息、敵情、等各種機密,所以稱謂玄機府。」

羅刀抱拳謝過,心想,這玄機府到是奇妙,都是些奇聞怪術,聽得羅刀心痒痒。

胡星在七長老哪裡說道「老大,你是想去玄機府嗎,以後想打聽唐姑娘的事我可要找你了。」胡星見到羅刀表情,猜到他很感興趣,正替他高興。

六長老也露出期待的笑容,看著羅刀。

其實他們幾名長老都看中這幾名弟子,為了免傷和氣,商定只能以府內適合的絕技相誘,讓他們自己選擇,不可發生爭執。 夏知若嘟噥一聲,扭頭到旁邊道,「你會洗嗎?」

「當然會,」季庭深手下的動作很輕,像是怕把她的臉給擦痛了,然後把毛巾重新晾到架子上,「當初我在國外留學的時候,每天除了上學,還要去打工,這麼基本的當然都會,」末了,他還補充一句,「說不定我會的你還不會呢!」

夏知若眼皮耷拉下來,佯裝發怒地瞪了他一眼。她很難想象季庭深這種人還會為了學費和生活費去打工,不過他說得也在理,就像是做飯這種事情,她還真比不過!

「你是去端盤子還是煮咖啡啊?」夏知若笑問道。

「吃飯去,」季庭深眯著狐狸眼,笑著摸摸她的頭,直接把這個問題給忽略了。

「哼!」夏知若也不刨根問底,卻一邊走,一邊腦補季庭深穿著咖啡色的圍裙,站在水槽旁邊洗盤子的場景。

夏知若覺得可以自己動手,但是季庭深怕她手因為用力而再度出血,堅持要喂她。

她也不扭捏,視線落在什麼東西上面,下一秒就已經到嘴邊了。一頓飯,吃得開心饜足,飯後,夏知若像只慵懶的小貓咪開始打盹,季庭深則起身去收拾殘局。

「一會兒你想去哪兒?」

「你現在去公司嗎?」

兩人不約而同地問話,然後互相看著對方,愣了一秒,季庭深率先開口道,「要不我今天陪你,就不去公司了。」

「那怎麼行呢?」夏知若搖搖頭,「今天可是周一,你作為總裁怎麼可以不去?瀟瀟今天應該會來找我,然後陪我去買手機。」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她沒有說,她不想因為自己讓季庭深把工作耽誤了,季禮青那邊……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擔心,季庭深心裡頓時升出了很多憐惜。夏知若雖然表現地很瀟洒,但事實上,她心裡還是很敏感的,面對自己父親的刁難,她可以很漂亮、不動聲色地化解,但到底來說,還是希望得到認可的。

夏知若不想把氣氛搞得太嚴肅,於是搶在他說話之前開口,「對了,你不是說撿到我手機了嗎?我看看還能不能用,裡面還有好多東西呢!」

季庭深順著她的話題說下去,「手機還在我包里,已經沒辦法開機了。一會兒我讓人幫你檢測一下,看看數據能不能恢復。你想買什麼手機,要不跟我同款的?」

「情侶款?」夏知若脫口而出,「瀟瀟還說讓我跟她買同款的呢!」

季庭深當即眉毛,頓時檸檬精就上線了,「兩個女孩子用什麼同款啊?」知若當然得和他用情侶款的!

「我偏不!」夏知若傲嬌地將頭扭到一邊,彎了彎嘴角,卻還能感受到季庭深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起身,伸手推他進卧室,「快去換衣服啦!再不出門去公司就遲到了!」

季庭深出門的時候,摟著她的脖子然後親了親她的額頭,最重要的是,還囑咐了她一句買手機的事。

夏知若對此只回了一個高深莫測的表情。 前面三人大家都以確定他們各自天賦,所以很快就讓二、七、八長老選走,剩下這名天才級弟子,大家都很犯難,沒見他使劍,也沒見他使刀,本該適合神力府,但神力府已選定一名,所以各位長老自己也不知道他該適合哪個府,但又好像都適合。

羅刀正思慮間,突然一個傳音傳入耳中「去鬼府。」他聽出來,這是蔣武在對他傳音。

轉頭看著面帶微笑的大長老,從始至終他都以主持人的身份,沒有過多干涉所有長老選弟子,也沒對自己鬼府有何解說,其實大長老要想選擇誰,相信所有長老都不會有異議,但他沒這樣做,不知為何。

看著羅刀的眼神,大長老笑道;「怎麼?小子,鬼府可沒什麼特殊絕技哦,老夫這麼多年就收到三個弟子,你可要想清楚。」

羅刀甚是驚奇,聽說內門個個府內都不下幾百名弟子,身為大長老主掌的鬼府竟然才收到三名弟子,他還笑得如此燦爛,這裡透著些許詭異。

讓他百思不得其解,問道;「敢問大長老,弟子實在不明白,鬼府為什麼叫鬼府,難不成還能召喚鬼魂?」

三長老在一旁說道;「大哥在大陸的綽號就叫『鬼才』點子最多,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的三名弟子皆是歷練時喪命,你可要想清楚。」

什麼??大長老唯一的三名弟子都被練死??這得多恐怖的歷練,剩餘幾名弟子聞言皆是大驚失色。

胡星在一旁擔心道;「老大你可想清楚,別讓我再給你準備一次草席。」

『去』羅刀白了他一眼,看來這大長老的鬼府真不是一般人能呆的,但是蔣武卻叫自己選擇他,蔣武不可能害自己。

他知道,跟蔣武接觸這段時間,感覺如同老爺子般,時時關心著自己的成長,斷然不可能將自己往火坑裡送,但聽三長老這樣說,的確讓人生畏。

想著入『龍雲府』這段時間的經歷,自己修鍊逐漸提高,元氣吸收越來越多,特別是從『獸山』歸來,自我感覺元氣比以前翻了好幾倍,戰鬥經驗也提升不少,也許平緩的修鍊是能將修為較快提升,但身處身死邊緣不停戰鬥,這種感覺讓他心血澎湃。

自己的奇異心臟和『噬血棍』在每次大戰之時,都顯得格外耀眼,似乎天生適合戰鬥般,雖不知以後的道路該如何,但一想到選擇艱難的磨練之路,他的心臟登時『轟轟』跳動起來,這已不是第一次了。

羅刀每次即將戰鬥之前,心臟都會有規則的『轟轟』跳動,血液奔騰,做好隨時迎戰般,讓他精神振奮,渾身上下力量充沛。

玄機府的奇異讓他很感興趣,但比起熱血戰鬥來說,後者更讓他心血沸騰,不知道大長老都有什麼鬼招,就讓我來領教吧。

想到這裡,羅刀臉露興奮,看著大長老說道;「大長老,弟子願加入鬼府,做鬼府唯一弟子。」

「哈哈哈,看到沒,我可沒拉人,是他自己選擇。」大長老長笑道,其它幾名長老聳聳肩膀,表示無奈,沒想到大家看好的天才,竟然選擇了鬼府,只能心中暗嘆,希望他別像他那三個師兄,早早夭折。

胡星看著他,張大嘴說的道;「老大你真選好了,到時候可別哭鼻子啊。」

堅定的眼神看著胡星,羅刀笑道;「選定了,就去鬼府,記得來串門。」

隨即,剩下四名三區弟子也接連被選入剩下幾府,蔣武遠遠看著羅刀,雙眼滿是欣慰和期待,羅刀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既然已經選擇,無論刀山火海也得闖,這才是他的性格。

十幾個老師皆未離開,因為還有很多弟子尚在歷練,目送著幾名長老帶著各自選中的弟子離開,再次守在光幕前,等待下一批弟子出現。

每隔五年培養外門新弟子,然後優秀的都讓這幾個老家他挑走,各自心裡也很不是滋味,特別是蔣武,看著羅刀背影暗道,希望替他選擇的這條路是對的。

大長老走的不快,羅刀一路跟在他身後向內府方向而行,忍不住疑慮,羅刀問道;「敢問大長老,為何鬼府沒打算廣收弟子呢?」

大長老說道;「老夫收弟子只求隨緣,不刻意挖掘天才,你來鬼府,你就是目前老夫唯一的弟子,可別丟臉,我大長老收的弟子豈能弱。」

羅刀繼續問道;「不知道大長老都有些什麼特殊歷練,不至於都給你練死了吧。」

這是他心中最大疑慮,會有什麼恐怖的歷練等著他呢,自小他便天不怕地不怕,跟鐵牛一般德性,雖然自己實力有限,想想大長老再練也不可能直接讓自己送命吧,好歹差不多才行。

大長老神秘的看了他一眼,沒說話,那表情看得羅刀心理滲的慌,怎麼感覺上了賊船般。

『龍雲府』內門,地處山腰之處,一個巨大石頭鑲嵌而成的拱門,拱門上端,兩個大字『內門』,普普通通兩個字卻透露著一股兇悍殺氣,想必當初篆刻這兩個字之人,必是身經百戰,殺戮無數的高手,帶著一身殺戮,刻下這兩個字,過了這麼多年仍讓人不由敬畏。

進入大門,中間一個巨大圓形廣場,皆由堅硬的金剛石所鋪墊,堅硬無比,即使九重天高手也難以破壞。

廣場四周八個建築群布局八個方向,每個建築群皆有高牆圍繞,前方是三四丈高大門,門上各有牌匾,醒目的府名,書寫上面,讓人一目了然。

各個府門前,弟子時有進出,看到其它府弟子皆是眼神犀利,絲毫不讓,大有一言不合隨時戰鬥之勢。

看來內門也很不和平啊,比起外門有過之,羅刀看著從各自府中出來的內門弟子,大部分都是四重天以上,三重天幾乎很難見到,比起內門,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在地,不可同日而語。

此時的他正獨自站在廣場中央一個十丈方圓的圓圈內,大長老就將他帶到這裡,讓他在此等候,還吩咐,他沒回來之前,不得離開圓圈,隨即進入『鬼府』不見蹤影。

站在圓圈內,周圍元氣鋪面而來,比起外門區域的元氣不知到多了多少倍,難怪讓所有弟子嚮往內門,這樣充足的元氣,小孩都能輕鬆達到三重天,這才隨意吸收幾下,就讓他趕到渾身舒暢。

「這傻子站那裡幹嘛?是那個府的傻帽?嗎的才二重天呢,敢站在『挑戰中心』找死啊??」

羅刀隨聲看去,四名身著『龍雲府』標誌服裝的弟子走了過來,正打量著他,嘴裡不停議論著,三名四重天,一名五重天,很快他便做出了判斷,但不明白他們說的『挑戰中心』是什麼意思。

隨即問道;「在下剛入內門的外門弟子,大長老讓我在此等候,不明白你們說的『挑戰中心』是什麼意思。」

感覺上自己似乎站在了不該站的地方,讓他渾身不自在。

那名五重天弟子見他說的認真,不由說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在內門所有弟子中有條規矩,誰站在中央圓圈處,代表是向所有弟子挑戰,好心提醒你,趕快出來,否則死在上面都不一定。」

看著地上的圓圈,羅刀登時目瞪口呆,『挑戰中心』怎麼會這樣,大長老難道不知道嗎?讓自己站在這裡等他,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裡推嗎?瘋了吧,大長老,挑戰內府所有弟子,幸好就他們五人看見,要是全部看見,自己還不片刻就被幹掉。

給讀者的話:

讀者朋友大家好,喜歡蟑螂的小說可以多收藏多打賞,蟑螂將會努力回報大家 羅刀連忙跳出,站在圈外,看向四周,幸好沒人發現,這該不會是大長老故意的吧,還沒進鬼府大門呢?就往死里整啊。

那五名弟子見他跳出,皆有趣的看著他,那名五重天弟子忍不住笑道;「小子,你剛從內門來的,是那個長老帶你進來的啊?怎麼這麼不小心,什麼都不告訴你?」

羅刀甚是感謝這位仁兄,要不是他的提醒,自己還傻傻站在這裡等著戰鬥呢?見他問話於是答道;「是大長老,在下剛入他的鬼府。」

那五重天弟子忍不住笑道;「大長老十幾年沒收弟子了,難得收一個,他不會這麼粗心吧,你知道你現在站在那裡嗎?」

羅刀看了看地面,確定自己已經出了圓圈,說道;「已經出了『挑戰中心』。」

那幾名弟子登時哄然大笑,大有幸災樂禍的笑容。

羅刀被笑的很不是滋味,心裡暗罵,你幾個耍我嗎??

那名五重天弟子見他惱怒,邊笑邊指著他身後道;「你雖然跳出了『挑戰中心』但是你跳入了劍府的地盤,你等著他們找你算賬吧??。」

羅刀看向身後果然是『劍府』,這時他再打量整個廣場地面,除開剛才站那個圓圈外,另外還有八條直線,從圓圈處向外延伸,直達每個府的邊緣地帶,將廣場劃分出八塊,每個府門前一塊,自己正站在『劍府』延伸出來的這一塊上。

什麼意思,難道這八塊地盤象徵著每個府的地盤,自己不小心踏入就會被挑戰,正思慮間。

突然一聲厲喝傳來;「什麼人,膽肥了,敢闖我『劍府』地盤。」

只見數條人影,從『劍府』內飛身而出,瞬間站在羅刀眼前,將他包圍,一個個臉帶憤怒,雙眼凌厲,看著這名不知所謂的弟子。

羅刀登時傻眼,嗎的,活見鬼,大長老存心的是吧,連忙解釋道;「各位『劍府』師兄,在先剛入內門,很多規矩不太明了,這就馬上離開。」

說罷趕忙向外走去,他到不是怕事,畢竟自己初來乍到,很多規矩不明白,自己理虧,讓一步到也無妨。

「想走,留下一根指頭再走也不遲。」一名四重天弟子指著羅刀喝叫。

羅刀看了看他,不由眉頭一皺,說道;「我剛從外門進來,不知者無罪,無心之過,這就離去,都是同門弟子,何必如此相逼呢?」

這時一名身材瘦高,手指修長的少年說道;「正因為你無知之過,才免你一死,留下手指,滾回自己府去。」

竟是六重天修為,羅刀分辨出來,心中無名火登時燃燒,嗎的,莫名其妙被大長老整了不說,還被幾名內門弟子嘲笑半天。

『劍府』這幾人更霸道,一出來就想留下手指,真當我好欺負嗎?好,既然大長老想看看我的實力,就讓他看個清楚,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

羅刀冷眼看著這幾名弟子,說道;「感情今日我不留下手指,就得交待在這裡咯,是嗎?」

「算你聰明,識相的自斷手指,別讓我們動手,否則…。」一名弟子惡狠狠說道。

要開打了,羅刀慢慢舒緩自己表情,興奮之情表露無疑,心臟似乎感受到戰鬥的召喚,開始有節奏的跳動,醞釀著,元力提至拳頭,握緊,吱吱作響。

掩飾不住的興奮,落入幾名『劍府』弟子眼中,猶如受到挑釁,一名弟子怒喝道;「你他嗎是傻子啊,老子看你是活不耐煩了。」

羅刀出手了,既然註定要戰,還跟他們廢什麼p話,直接開仗,這就是羅刀的性格,乞丐出身的他,對於打鬥,有自己的心得,能說清楚的事,他會盡量避免一戰,既然無法說清,就不用客氣,只管往死里揍。

他這一拳很快,如今他已是二重天修為,五百多斤的元力,疊加自身一百斤蠻力,即使六重天他也不懼。

只見這一拳霎拉間便砸在了剛才說話的那名弟子臉上,登時『咔嚓』一聲,那名弟子鼻樑斷裂,臉部嚴重變形,倒飛出去,『嘭』重重摔在地上,滿臉是血,死活不知。

其它幾名『劍府』弟子見狀大驚失色,還敢先動手,這小子不要命了不成,一拳便將一名四重天高手打倒,他才二重天啊,怎麼可能。那名六重天弟子見狀厲聲喝道;「上,給我剁了這小雜碎,敢到我『劍府』門前惹事。」

見他們衝來,羅刀一聲不吭,提拳就砸,這時候說什麼也是白說,只有戰吧,既然大長老想考驗自己,那就讓內門震一震。

躲過刺來的長劍,羅刀一拳再次轟飛一名弟子,他的拳很重,被砸中無一倖免倒地不起,一邊躲閃刺來的長劍,心中不由暗驚。

『劍府』的劍術一絕,不可小覷,每一劍都暗含無數殺招,凌厲無比,雖然自己在外門時也學過各種兵刃,但今天看到『劍府』弟子使出劍招之後,方才明白,自己所學,只算皮毛。

一邊閃躲長劍,一邊留心觀察,雖然這幾名弟子劍法凌厲,但一時半會也拿他不下,那名六重天弟子仍持劍而立,並未一起合擊。

除開兩名被他打暈的,還剩四名,四名弟子,劍招成熟,有攻有守,互相配合,羅刀利用強大的體力,敏捷的身手,不停穿插,好幾次都身處險境,雖然力量比他們大,但技巧上的缺乏,讓他有點被動。

這四名弟子有三名四重天,一名五重天,四人暗自心驚,這明明就是一名二重天小子,他們四人竟許久拿不下,偌大的廣場,有人戰鬥,沒一會便引來其他府的弟子觀望,紛紛議論,『劍府』四名高手圍攻一名二重天,對方似乎仍有餘力,『劍府』都是吃乾飯的嗎。

四名弟子登感顏面無光,只見四人交換眼色,互相配合,突然三名四重天弟子捨去防守,直接朝羅刀上、中、下三路齊攻,那名五重天弟子一人挺劍,封住羅刀退路。

在『劍府』這樣的合擊下,這名二重天弟子必死無疑,其它府弟子紛紛已認定羅刀必輸,那名六重天弟子也露出笑容,這種合擊就是他碰上也很難應付,何況這麼二重天小子。

面對這種合擊之勢,羅刀心中登時一緊,全神貫注,看向刺來的長劍,在這電光火石間,彷彿自己進入一種玄妙狀態,心臟開始有節奏跳動,神海之力突然進入雙眼,四柄長劍,在他眼中開始放大,速度開始減緩。

他自己沒發覺,他的雙眼此時正散發出詭異的白芒,在別人眼中凌厲的劍招卻在他眼中變緩,這種玄妙狀態讓他稍感震驚,自從自己心臟發生變化后,感官和神海一直都比常人高處很多,可從沒進入過這樣的狀態,能讓敵人的攻擊變緩。

他心中暗喜,雙眼如此變化,即便敵人的攻擊再凌厲幾倍,自己也能輕易破解。

收住心神,羅刀雙手化掌,砍在兩柄利劍的平面,劍,兩邊開刃,中間平面。

只見他雙掌擊中兩柄劍的平面,『叮叮』兩聲,兩柄劍應聲二斷,羅刀雙腿緊接著踢出,正踢在另外兩劍的平面處,雖然『劍』的殺傷力是非常驚人,但它平面卻脆弱不堪,即使普通一重天修元者擊中,也能輕易擊斷。

『叮叮』兩柄長劍毫無懸念,應聲而斷,四名『劍府』弟子手中劍斷,驚訝之餘,身體連忙暴退,應變非常之快。 季庭深有些氣悶地把她的頭髮給撥亂了,「出門的時候注意安全,買好手機之後給我個電話知道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