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忙著找神液,因為罪域張濤和北方進化者聯合,打來打去,身受重創,你一人跑這來,搞的屍山血海,你這又是在玩什麼?

「你是在修鍊本座的幽冥黃泉?」邪子眉頭一皺,隨即恍然出聲。

「對,我就是在修鍊幽冥黃泉。」何凡點頭,很好,你給我找了個好理由,我還擔心你們追問。

「讓本座一起修鍊,本座指點你。」邪子思索著道。

「休想,這是我弄出來的,你在旁邊吸口氣就行了。」何凡果斷拒絕,我是要下去拿神液的,讓你們留在這裡已經很照顧了,還想下去?

「交給你們了,我去閉關。」何凡說道。

「道友,若是修鍊幽冥黃泉,這屍山血海也夠了,空間裂縫不必維持了吧。」道子開口道。

「道子啊,我修鍊只是其一,第二,我是為了整個秘境,你也看見了,有改造凶獸到來,被他們所掌控,而我這裡,任何凶獸來了都抗拒不了。」

何凡目光充滿深邃,面上一臉無私:「獵殺凶獸就不說了,龍王給我們留下這麼一個好的秘境,我怎麼能讓凶獸來破壞?所以,我要讓所有的凶獸,集體跳海自殺,還秘境一個朗朗乾坤。」

說的很不錯,但是,為什麼我感覺不是這樣?道子等人陷入沉思,何凡絕對還隱藏了什麼,但又想不出來。

「那引來凶獸就行,為何還要支撐空間裂縫?」道子疑惑道。

「為人類做貢獻,獵殺凶獸啊,硬是要我說出來?」何凡鄙視地看了眼道子。

龐塵閉嘴不語,他不敢再說龍王傳承被何凡得到的話了,他怕何凡剁了他。

「我去閉關了,出關時間待定,你們負責將秘境其餘凶獸引來,北方聯盟,別全弄死,只要能維持空間裂縫就行。」何凡交代道。

「可以,只是你若不在,我們壓不住他們,沒有你的操控,邪毒也無法爆發。」邪子出聲道。

「沒事,我削弱他們一下,讓部分邪毒爆發,只留下他們維持空間裂縫的力量。」何凡說道,頓了頓,又道:「順便,你們也關注下風裡希的消息,將北方進化者們也問清楚。」

「這是自然。」道子點頭。

何凡不再多說,進化之力包裹,直接跳入血海之中。

再入血海,何凡看著一頭頭凶獸向下沉去,速度極快,這些凶獸都不懂如何收斂自己力量,而越往下去,煉化和拉扯力量越強,最後都會化成一滴滴神液。

何凡如之前一樣,再次來到金色空間,此刻金色空間中漂浮著一滴滴金色神液,化龍池被拿走了,還有個小坑,裡面也有不少神液。

將所有神液收起來,何凡將化龍池放回原位,這樣方便一點。

接下來,何凡就是繼續等待神液的凝聚了,當然,他也不會閑著,而是觀看煉化大陣運轉,被煉化的凶獸,有部分力量直接被大陣吸收,用來運轉大陣,支撐秘境。

「我還就不信了,天天看著大陣運轉,還無法完善我的太極貢丹?」

何凡雙目瞪大,死死地盯著大陣,記錄著煉化大陣的運轉細節,最後在腦海中參悟,想著如何改動。 金色空間,一滴神液凝聚,何凡直接收了,他要保證,任何一滴神液也不冒出去,這些都是他的!

「等我存夠了神液,我再出去。」

何凡喃喃低語,自己金剛不壞,已經修鍊到釋靈六級頂峰了,再弄一些,衝上釋靈七級,與進化等級同等,就可以離開了。

當然,他也知道,金剛不壞無論怎麼修鍊,都比不上自己的進化之力,畢竟金剛不壞只有九級,但打別的進化者可以,以後再改就好了。

收了進化液,何凡繼續觀看陣法運轉。

外界,空間裂縫依舊在維持,但北方聯盟的人面色卻陰沉下來,這樣下去,別說凶獸充滿秘境,最後能有一頭活著的凶獸,都是奇迹。

「那些凶獸都去了哪裡?」一位北方進化者面色陰沉,心頭沉重。

「何凡說他有召喚進化法,可以訓化。」另一位進化者說道。

「放屁,就算是最頂級的召喚者來了,也不可能訓化這麼多凶獸,而且還是在這血海之中。」釋靈五級冷聲道。

紅塵盡陌 「我們必須想辦法,將這裡情況傳出去,讓張濤做好準備。」北方首領說道。

摸骨神醫 「大人,現在傳不出去啊,佛道邪將我們搜乾淨了,而我們身中邪毒,能動用的進化之力不多,跑不掉。」進化者們苦笑道。

「大人,等張濤吧,聯盟既然讓我們配合張濤行動,想必張濤對何凡了解很清楚,他現在,應該已經布置好祭壇,我們久無回應,他也會有所察覺。」

「只能等張濤了。」首領嘆息,早知道就不追過來了,誰能想到,何凡會在這裡弄下屍山血海,實力還特么那麼強?

「老實點幹活,讓你們說話了么?」龐塵怒聲喝道,就差一劍紮上去了,要不是何凡不讓殺,他絕對將這些全宰了。

「狗仗人勢。」北方首領冷哼一聲,繼續灌注進化之力,融入空間裂縫。

龐塵沒和他計較,打不過,畢竟他才釋靈一級,哪怕對方只能動用部分進化之力,也能虐他。

空間裂縫時刻維持,血腥之氣越來越濃,天空都凝聚出一片血雲,在秘境其餘地方都能看見,海中凶獸被血氣吸引,一頭接一頭的沖了進來,奉獻自己生命,化為神液。

時間一點點流逝,眨眼又是幾日時間過去。

「來秘境二十五天了,再有五天就結束了,毫無所獲。」邪子嘆息:「附近怎麼就找不到神液?」

「以前還能找到一滴兩滴,最近是一滴也找不到。」佛子無奈搖頭:「何凡占的地方,也太背了。」

「風裡希她們還沒有消息,藺無雲也沒有。」道子揉著眉心道:「若是他們兩人出事,罪過就大了。」

「應該沒事,這麼久了,風裡希應該恢復了,藺無雲身份特殊,她帶的進化武器,足夠她們躲到秘境結束了。」邪子說道。

「最擔心的是,不會躲啊。」道子苦笑道:「風裡希為了眾人安危,可以藏身,但眾人又豈會就這麼躲藏一個月?」

「繼續聯繫吧,早日找到風裡希,讓她們都過來。」邪子思索道:「何凡的實力,在這秘境中,應該能無敵了,再加上我們和風裡希,不懼任何人。」

「嗯?風裡希有回應了?」道子手中玉佩亮起,面色一喜,連忙接通:「風裡希,你們怎麼樣了?藺無雲沒事吧?」

「我們都沒事,剛從藏身地出來,你們在何處?我們現在要趕緊匯合。」風裡希的聲音傳來。

「我們在何凡這邊,這裡血氣衝天,已經凝聚成血雲了,你們往血雲的方向來。」道子說道。

「好,我們立刻前來。」

掐斷聯繫,秘境某地,風裡希遙望天穹,看見天際血雲,連忙道:「我們前往血雲所在,與道子等人匯合。」

「風裡希等人馬上來,我們耐心等等。」道子說道。

「道子閣下,我聯繫上了聖子殿下,聖子殿下正在趕來。」普恩說道。

「我們南方的人,也在趕來。」煉陽炎說道。

「好,這次我們東西南三大聯盟聯合,北方已經身中邪毒,只剩下罪域六人,和西方那幾位叛徒了。」邪子冷笑道:「這次出去后,本座定會讓罪域付出代價!」

「罪域之人,不可饒恕!」道子冷哼一聲,道:「我們前去去接應他們。」

「好。」普恩連忙點頭,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見耶和華了。

道子讓其餘人在此看守,他們四人前去接應便可。

御空而去,沒多久,道子玉佩亮起,卻是風裡希怒吼聲音:「道子,你們究竟在哪?為何騙我?」

「風裡希,貧道何曾騙你了?」道子獃滯,心中湧起不祥的預感,急聲問道:「你們在哪?貧道沒看見你們。」

「我們在血雲處,遭遇了罪域之人。」

「血雲……那邊還有一片血雲,什麼時候出現的?」邪子面色一寒,一指左方:「快過去,風裡希他們有危險。」

兩片血雲,在空中凝聚,相隔有千米之遙,道子等人也沒想到,會有第二片血雲出現。

風裡希帶人前往,本來想著,能與道子等人匯合,卻是遭遇了罪域等人,再次交手,卻是再度受創。

「東方這一代的風裡希,不過如此。」一名中年男子,面帶冷意,一劍斬出,威勢浩蕩,金光破滅:「東方將你藏了這麼久,終於還是讓我們找到機會了。」

「該死,你根本就不是張濤,你們罪域真卑鄙!」風裡希人身蛇尾,媧祖形象展露,卻不敵對方威勢:「你是釋靈七級!」

「我當然是張濤,不過若論年齡,我確實大了點,為了拿下你,付出任何代價都值得的!」張濤冷笑一聲,劍光再起,無盡狂風席捲:「風之哀嚎!」



金龍長嘯,三條金龍破空,孫元化身猿猴,其餘進化者也相繼出手,不敢有絲毫保留:「風裡希,你帶無雲先走。」

「你們擋不住他。」風裡希面色一變,體內進化之力涌動,凝聚巨大媧祖法相,五行之力匯聚:「大地媧皇!」

一聲長喝,地面震動,土黃色光芒衝天,匯聚五行之力,融入法相之中,沖向張濤。



劍芒斬過,媧祖法相破滅,劍芒也隨之消散,風裡希面色一白,卻是再起媧皇武技:「我擋住他,你們快離開,媧祖篇,人神怒!」

「你能擋下我幾招?」一聲嗤笑,風之力匯聚,萬千劍芒襲來,張濤化身入風,狂暴而來。 轟

劍芒落下,狂暴風力衝擊,一抹劍芒斬滅絕學,穿透風裡希右肩,帶起一捧血水。

「僅憑你這剛踏入六級的實力,縱使是媧祖絕學,一樣救不了你!」張濤冷然道:「拿出那東西,讓我看看,媧祖神器威能。」

「風裡希。」孫元等人神色大急,想要支援,卻被罪域之人死死纏住。

「你們罪域,真是不想存在了!」風裡希目光冰冷,掌心浮現一顆五彩神石,散發著一股玄妙造化之力:「媧祖篇,補天七脈!」

「很好。」張濤看著五彩石,雙眸爆發炙熱光芒,手中同樣出現一塊血石,散發著濃郁的血氣:「東方之血,破你神器!」

風裡希驚怒,補天七脈,七股玄妙力量匯聚,強行催動五彩石內的玄妙造化力,綻放無量神威,一時面色慘白,消耗甚大。

濃郁的血氣匯聚,凝聚成一條血龍,張濤腳踏血龍,匯聚風力,釋靈七級毫無保留,盡赴一劍。

血龍衝殺,無盡血氣瀰漫,血龍中,竟是浮現一道道細小身影,每一滴血,都有一道身影,有龍,有鳳,有人,也有媧祖。

血氣之下,五彩神石造化之力竟是遭受壓制,威能驟減,劍芒緊隨而至,劈斬在五彩神石之上。



血光炸裂,神石顫動,竟是出現一道道裂紋,玄妙造化之力轟然崩潰,風裡希當初受創,轟然墜落。

「怎麼會?」一劍重創風裡希,張濤身子一怔,看著那碎裂的五彩神石,神色難看到了極致:「假的?你竟帶著假的女媧石!」

大地震動,塵煙漫天,風裡希身受重創,強撐著身子不倒,慘白的神情多了一抹怒容:「你的目的是女媧石?」

「既然是假的,那就抓了你,換真的!」張濤神色陰寒,再次出手,風力匯聚,形成龍捲風暴,席捲而去。

「媧祖一脈,還未斷絕,就算是我身隕,一樣會有下一位風裡希,想要拿我換女媧石,太過天真!」風裡希冷哼一聲,雙手結印,大地震動,媧祖法相再起,卻是仰天長嘯:「媧祖仙影!」

「不用掙扎了,我的實力,遠非一般釋靈七級可比!」張濤冷笑,風暴席捲而去。



驟然,天際金光散發,佛光,道光,邪芒同時而至,佛道邪三子終於趕來,三大絕學同時轟殺而去。

轟然震動,風暴為之一頓,媧祖法相直接沖入風暴之中,瞬間,風暴平息,旋即炸裂,風裡希卻也因此,再度受創,身形搖搖欲墜。

「佛道邪?」張濤面色一冷,不屑地道:「憑你們,也想救下風裡希?」

「無量天尊。」道子一揮手,取出一瓶丹藥:「風裡希,還剩下一顆療傷丹,你服下吧。」

「小心,此人乃是釋靈七級。」風裡希提醒一聲,接過丹藥,連忙吞服下去。

「那就一起死吧!」劍芒再起,同樣的風暴席捲而來。

「神說,要有光!」

一聲長吟響徹,金光閃耀,朦朧讚歌傳盪,乳白色光芒席捲天際,天使虛影繚繞,殺向風暴。

轟然一震,風暴再次消散,張濤卻是不驚反喜:「耶和華,你終於帶著聖經出現了。」

虛空中,無數天使虛影環繞,耶和華手捧經文,一步一虔誠,唱著讚歌,從遠方踏來:「神愛世人!」

乳白色光芒湧出,沒入風裡希體內,幫她快速療傷。

「來的正是時候,一起……」

「何凡!」道子陡然尖叫一聲,激動叫了出來。

「何凡?」張濤面色一變,身形暴退,警惕地看著四周:「在哪?」

道子:「……」

何凡這麼可怕?你釋靈七級都嚇成這樣?

「阿彌陀佛,何凡施主來的正是時候。」佛子面上笑容,指了指地面,又指了指虛空:「你看,就在這附近。」

張濤目光一掃,虛空中,地面,懸浮著一個個拳頭大小的肉丸子,散發著誘人香氣。

道子毫不客氣,直接抓住一個肉丸子,直接吃了下去,體內進化之力浩蕩:「風裡希,你身邊有一個,趕快吃了,這東西充滿很強的力量。」

風裡希身邊確實有一個,連忙抓了吃了,體內進化之力快速恢復,配合療傷葯和耶和華的治療,片刻便恢復大半,媧祖法相再次凝聚。

張濤神色一凝,掃了眼另一方戰場,三條金龍有兩條搖搖欲墜,一揮手,直接捲走兩條金龍:「走。」

「放下他們!」風裡希怒喝一聲,就要追趕而去。

「給貧道留下!」

道子冷喝一聲,後天太極圖直接籠罩孫元等人,轉身便走:「跑。」

風裡希:「……」

跑?不是應該追上去救人么?

「走吧,何凡根本就沒來。」佛子苦笑一聲,快速帶人離開:「貧僧也沒想到,何凡之名,居然能嚇退釋靈七級。」

道子搖頭道:「只是何凡,還嚇不走他,主要是風裡希恢復的差不多,耶和華也來了,再加上何凡,他勝算不大。」

「那你剛才為何提何凡?」佛子錯愕。

「因為貧道看見這東西,就想到道門煉丹術。」道子看著肉丸子,有種捂臉的衝動:「道門煉丹術,也就他會這麼糟蹋。」

邪子也拿了一個肉丸子,奇怪地道:「這秘境,怎麼突然出現肉丸子?而且恰巧是出現在我們身邊?」

「先回去再說。」道子說道。

「該死,被騙了?」張濤帶人返回,終於回過神來:「這該死的道子,何凡根本就沒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