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能想到,這些血氣最後就是要撕破虛空,最後形成一條與魔界連接的通道,好讓魔界的真正強者降臨。

同時大家也想到,血氣匯聚得這麼快,幽雲關那邊的戰況可見是何等激烈,不管戰勢現在如何,但屠魔軍的傷亡肯定是很嚇人的數據,不然的話這匯聚的血氣不會如此大量。

蘇青璇道:「我們沒得選擇了。」

「是的,下去。」

姜遠等人也是眼神毅然。

「下去!」

方昊天八人從祭壇之頂的唯一圓形口跳了下去。

「不好。」

只是八人一進去,便發出裡面魔氣森森,他們一下來這些魔氣就突然激蕩震動,形成了一股股可怕的氣流衝擊,祭壇中的陣法啟動了,竟然一下子將他們衝散。

砰砰……

方昊天奮力防守,等他腳踏實地時發現身邊就只有他一個人,蘇青璇等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大意了。」

方昊天頓時焦急萬分。

早知道這樣的話他應該讓大家再度回到珠子中,等他下來后再讓大家出來,這樣就有可能不用分開了。

「你們一定要萬分小心啊!」

方昊天擔心。

他知道此時其他的人情況估計跟他差不多,都在擔心中其他的人。

「呼呼!」

方昊天連著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勉強的讓自已冷靜下來。

此時此刻,只能大局為重,以破壞祭壇為重,反正現在的情況他再是擔心蘇青璇等人也是無能為力。

方昊天手腕一翻,一把魂劍握在手中。

他緊握著劍,緩緩前行。

地面是平坦的,只是魔氣滾滾難以見物。

「魔氣……」

方昊天突然想到他能煉化魔氣的這一點,突然有點好奇以自已現在的能力煉化魔氣的速度有多快。

心念一起,他就已經第一時間將魔氣吸進體內然後煉化。

「爽!」

方昊天感覺魔氣一入體就馬上被他煉化了。

「我要是能將這裡的魔氣全部煉化,哪怕是讓魔氣淡些許都對青璇等人有幫助,讓大家的視力都亮一點。」

方昊天繼續前行,同時貪婪的如同巨鯨吞水一般的狂吸魔氣。

五分鐘左右,方昊天的臉上都忍不住浮現笑容了。

這裡的魔氣比當年在蠻獸荒境魔軍總部的魔氣濃烈多了,其中暗含的能量與意念更不是當年可比,以他現在的修為短短時間內居然都開始出現修為精進的清晰感。

不但是魂武修為,玄武修為也是如此。

「給我吸!」

方昊天索性放開,瘋狂吸納魔氣,同時不斷前行尋找破壞祭壇的關鍵以及希望能遇到蘇青璇等人。

暗中,那九個黑袍人都密切關注著方昊天等人。

「那個傢伙……」

方昊天的異象終於引起了那九人的特別關注,然後震驚。

他們都能看到此時的方昊天不管走到哪裡,哪裡的魔氣都瘋狂的向方昊天匯聚然後全部鑽進方昊天的體內。

魔氣對人族是有害的,別的人是想盡一切辦法驅趕魔氣,抵擋魔氣,不讓魔氣入體,這一點蘇青璇等人都是如此。

但方昊天卻是例外。

他是人族,可是魔氣對他來說卻是補品,越多越濃烈的魔氣對他的幫助就越大。

轟!

前行中的方昊天突然腳步一停就盤膝坐下,很快,身周的魔氣更加瘋狂的湧進他的體內,而他給人的感覺則是突然強大了許多。

「他突破了,他能夠吸我們的神聖之氣修鍊。」

那九個黑袍人徹底明白了,個個震驚,覺得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匪夷所思的事情。

人族,竟然能夠吸收魔氣修鍊?

「殺了他。」

一名黑袍人當則下令。

嗖嗖嗖……

距離方昊天最近的一個黑袍人當則飛射而出。 要是東方玉卿能牽著她的手該有多好?

這個念頭像是那些水下變幻的魚群一般快速閃過了秦菲的腦袋。然後秦菲確實被這種貪念給驚愕到了,繼而又有些莫名的傷感。

在這個神秘而奇妙的海底,在這份難得的愜意麵前,秦菲第一個想到的是東方玉卿,可見她是真的愛上了這個霸道而又專情的男人。

愛上一個人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著他,而這種感情讓人喪失了該有的認知。這一刻,秦菲確實想跟東方玉卿在一起,她想更多地擁有兩個人共同的回憶。

倘若不是看到拍攝組工作人員的手勢,秦菲應該還會沉浸在她的臆想狀態中不能自拔。

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很快就進入了拍攝狀態。

有專業的潛水員朝著秦菲游過來,拿走了她賴以生存的氧氣面罩,這下秦菲才算真切地感到與海水的近距離接觸。

她本能地屏息睜開了眼睛,清晰地感受著眼睛的酸澀,且伴有持續的疼痛。

強迫自己適應了一會兒,秦菲就開始了屏息的同時還嘗試著做一些曼妙的肢體動作。

也許在外人看來她穿著奢華的服裝,與背景中原始的海底生物相伴顯得夢幻而空靈,然而這樣惟妙惟肖的畫面即便秦菲在鏡頭裡看起來十分愜意,但事實上並非一件簡單的事情。

原本看起來美妙的海底世界,此刻對秦菲來說卻是致命的考驗。其實她並不能閉氣太久,而人的潛意識裡求生的本能也讓她想要往海面上游去,然而腳上綁著的絲線卻限制了她的自由。

大概是攝影組的工作人員看出了秦菲略微的掙扎,於是示意潛水員給她送上了氧氣罩。

可秦菲還沒徹底緩過神之前,氧氣罩就被拿走了,畢竟要趕時間拍攝。

很顯然,這一次秦菲比剛開始鎮定了許多,她開始在攝影師的手勢指導下擺出了各種姿勢。

漸漸地,秦菲在水中找到了感覺,攝影師也對秦菲的狀態也特別滿意。

然而,正當一切漸入佳境之時,攝影師卻對秦菲做出了一個緊急遊走的指示。與此同時還有個潛水員向秦菲的方向游來,可惜被他身旁的同事及時拽住了。

大概是在海水中侵泡的太久,也沒有這方面的危機意識,所以當秦菲終於意識到那個手勢是在提醒她躲避水中游過的危險生物時,她的小腿上已經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繼而感到有些麻痹。

秦菲懵然地回頭,這才看清游過的是一對在海水中結伴而行的獅子魚。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生怕這對水中的「神仙眷侶」會給她來個回馬槍,使得她有些慌亂,以至於忘記了自己還在水中。於是嗆了一大口海水,還差點溺水了。

幸好已經有幾個潛水員游到了秦菲身邊,他們利索地解開了纏繞在秦菲腳上的絲線,同時給她戴上了氧氣罩。

等秦菲緩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拉著游出了海面。

秦海原本是躺在搖椅上看財經雜誌,看到秦菲上岸后,便走了過來。

「怎麼,這麼快就拍完了嗎?」

然後走近一看,才發現秦菲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她那原本飄逸的長發正亂糟糟地貼在臉頰上,臉色慘白不說,就連呼吸也顯得紊亂不堪。

這些似乎都是其次的,關鍵秦菲是被兩個潛水員攙扶著的。

這個認知讓秦海詫異極了:「怎麼搞成這樣?」

他毫不避諱地伸手撥開了貼在秦菲臉頰上的濕頭髮,臉色也跟著沉了下來。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我不是跟你們強調過,在拍攝過程中一定要確保秦菲的安全。我交給你們的是一位光鮮靚麗的美女,現在怎麼搞成這樣?」

挨罵的兩個潛水員也不敢吭聲,只能由攝影師戰戰兢兢地解釋。

「對不起,秦總,我們也沒有預料到這片海域里突然出現了兩隻獅子魚。剛才拍攝的時候,秦小姐的腿部不小心被其中一隻碰到了。」

秦海低頭查看后才發現,秦菲的右腿上有一片紅痕,而周邊的皮膚也開始泛紅。

伴隨著秦海的觸碰,秦菲發出了痛呼,還出於本能地抓住了秦海的手臂:「啊,好痛!」

有那麼一瞬間,秦海覺得他被抓疼的手臂,還不及他心痛的萬分之一。

大概是看到了秦海憤怒的黑臉,秦菲趕緊開口辯解,「攝影師傅給我做了緊急逃離的手勢,可是我反應慢了,不能怪他們的。」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那個獅子魚可能有毒。」

秦海順手接過了工作人員遞過來的毯子,給秦菲裹在了身上,還用毛巾笨拙地幫她擦著頭髮。

秦菲看上去挺難受的,但她咬住了嘴唇,並沒有泄露太多的情緒,只輕描淡寫地嘀咕了兩句:「傷口這裡有點疼,我右邊的腿好像開始麻了。」

秦菲說話的同時,還嘗試著挪動了一下受傷的腿,確實是出現了後遺症。

圍在周圍的工作人員各個都是提心弔膽,像是生怕秦菲會像某些大碗那樣發怒或者撒潑……好在聽到秦菲這樣說,也算是暫時鬆了一口氣。

不遠處待命的醫療隊給秦菲做了檢查,很快便給出了初步的診斷。

「幸好這種獅子魚的毒性不強,我們這兒有秘製藥膏。用海水沖洗乾淨后,在傷口周圍塗一些避免感染就行了。受傷的地方會有些麻,但不會有大礙,最近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

秦菲迫不及待地追問了一句:「醫生,我待會下海去拍攝,應該沒問題吧?」

不等醫生回答,秦海就黑著臉懟了一句:「都傷成這樣了,還拍什麼鬼?我送你回去休息!」

說著,秦海就作勢要抱秦菲回酒店休息,可惜被秦菲及時阻止了。

「啊,不要動我,醫生都說了沒什麼大礙。難得今天的天氣這麼好……」

圍在周圍的工作人員面面相覷,顯然是贊成秦菲的主張。

大概是看出了大家的意圖,秦海含沙射影地下了決定:「閉嘴,這裡我說了算。」

秦菲眼眶微紅,有些委屈地瞪視著正在氣頭上的秦海。 「要不是大局為重,我真想一直在這裡吸納魔氣修鍊。」

方昊天靜坐小會便穩固了突破的修為,待他起身後湧進他體內的魔氣更加瘋狂了。

一邊繼續吸收魔氣修鍊,方昊天步步為營,小心戒備的前行,尋找可以破壞祭壇之地或是方法。

他之前有幾次試過轟擊旁邊的石牆,但祭壇在陣法的加固之下難以撼動。

前行三百米左右,方昊天終於進入了一個石殿,石展中有九根從地下鑽出來的大石柱子支持著這個石殿。

「這石柱……」

方昊天馬上就感覺到石柱之上有強大的波動。

「咻!」

異變驟起,一道細不可聞的寒光在魔氣的掩飾之下悄然的刺向方昊天的背後。

方昊天頓時感覺到渾身毛孔都是一上子張開。

「轟!」

他渾身一震,轉身就一劍揮出。

「叮!」

鐵器相撞,在魔氣中激起幾縷火花。

借著火花剎那的亮光,方昊天看到了一個黑袍人。

「是人是魔?」

方昊天突然大喝。

「嘿嘿……」

黑袍人陰陰一笑,手中的劍刺出,頓時激起了層層凌厲的劍氣呼嘯暴刺,其劍氣縱橫交錯,凌亂無正,但可怕至極。

「見不得人的狗東西。」

方昊天手中的劍揮出,同時間另外的八把魂劍也是瞬間呼嘯暴刺。

那黑袍人眉頭皺了皺,跟著尖叫而起:「你才是方昊天。」

噹噹當……!

黑袍人尖叫中,他的劍與方昊天的劍瘋狂對刺,以一把劍對九把劍居然不落下風。

「不過如此。」

黑袍人的尖叫聲落後就是冷喃的冷笑,其手中的劍輕輕一震,一圈暗血色的劍光形成了一把大劍刺向方昊天的眉心。

方昊天直接鬆開手中的劍,九魂劍頓時應念合一,形成大魂劍。

大魂劍「呼」的一下就與黑袍人的劍再一次撞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