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天猶豫了一會兒,終於是沖著夢步塵微微一笑。

「父親……」

「天兒……」

夢天激動的渾身都是微微顫抖了起來,一滴老淚,便是留了下來,但是被其迅速的擦拭樂趣。

「夢天,你這小子,這幾天可真是把本王累死了,沒人陪我喝酒,可真是寂寞啊……」

「哈哈……這一次,我就陪你好好的喝一頓……」

凌星的身形,緩緩對著夢天走了過來。

「哥……」

突然,一聲雀躍,夢心晴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迅速撲到了夢天的身上,便是吧唧親了一口。

這一個舉動,直接便是令得薇兒撅起了小嘴,一臉醋意的看著夢心晴。

「哈哈……」

夢天哈哈一笑,心中卻是幸福無比。這一次,夢天感到,人生幸事,莫過於此!

「兄弟們,我終於又見到你們了……哈哈,這一次,我再也不會離開你們了。就讓我們,弒天一劍傲天下,不問風雲不始休!讓這十世輪迴,在我們的腳下顫抖!」

「好,少爺!我們就陪你一切,弒天一劍傲天下,不問風雲不始休!」

「好!」

夢天再次哈哈一笑。

「終有一天,我會帶著你們,踏碎這天道,一起鑄就那無上業道!」

小斯等人的臉上,一陣激動。

「不過,不是現在……」

「嗯?怎麼了……」

小斯、凌星、夢戰,以及自己懷中的夢心情和薇兒都是一愣。

「薇兒、心晴、小斯、老祖、父親、凌星,還有吳東等諸位兄弟,很高興能夠再次見你們一面。但是,很遺憾,這一切,要是真是的,那該多好……」

夢天一語到處,直接是令得這些人的面色一變。

「見到你們之後,我的心中,已經是滿足了。我心中最後的心魔,也是已經驅除了。很開心,能有你們再一次的陪伴。」

夢天微微一笑,緩緩掙脫了微兒的懷抱,將夢心晴退了開去,然後身體緩緩後退。

「再見了……」

夢天緩緩閉上了眼睛,然後弒天劍緩緩浮現在了手中。

「一劍天涯四海寒……不問蒼天不問仙……斬斷凡塵多愁事……凌雲九霄傲蒼天……誰言亘古空悠悠……劍下屍骨血滔滔……劍碎蒼穹無迴路……只此一生殺伐道……紅塵本是無情道……何處遺落化塵埃……逍遙不在問情路……坐化枯骨滅人間……六道唯有此時凈……踏碎天道我為天……百轉輪迴人魔變……此生不再……看生玄……」

夢天即便是知道這是幻境,但是對於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父親、老祖、妹妹,以及微兒,也是尊重無比。所以,他用了劍客最高敬意,將自己的弒天劍劍法所習會的前四式,全部發了出來。韋德,便是心底的那一絲溫暖。

「轟……」

幻境在凌厲的劍氣之下,盡數崩塌,而夢天的身形,再次回到了靈海之內。

緩緩睜開雙眼,而此刻的夢天,雙眼之中一片清明。見到了自己久違的兄弟和自己所牽挂的人,夢天心中的最後一道心魔,也是已經徹底清除了。

「無忌……不得不對你說一聲,謝了……」

「哼……」

夢無忌冷哼一聲,便是沒有了聲音。

而夢天的心中,此刻一陣輕鬆。所牽挂的東西,也是已經見到了,現在的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變強,然後撕裂輪迴,回到二世輪迴,自己所牽挂的人之中去。

只不過,不是現在。現在夢天雖然已經成為了生死玄境,但是,這些實力,還遠遠不夠。

而玄皇的皇祗,在這一刻,再次一聲嗡鳴,旋即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便是直接疾射而出,而夢天的腦海之中,卻是多了一份感悟。這,是對於人之一字的感悟,只有一個字:情!

正因為有情,人,才能稱之為人。若是無情,那麼,頂多只能算作動物,不能算作人,強也只不過是一隻傀儡罷了。正因為人世間有了情,所以,才會擁有人類現在的繁華和地位。

所以,人,便是情!這,就是人之一字的含義。

而玄皇的真正傳承,在這一刻,便是徹底的融入到了夢天的體內。

「呼……」

緩緩吐出了胸口壓抑的一口濁氣,夢天便是緩緩睜開了雙眼。

在這一刻,夢天的雙眼之中,布滿了滄桑。這是對於人世間所有的一切都是看透了的滄桑,對於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再留戀的滄桑。

現在的夢天,只覺得渾身舒爽無比,一股前所未有的輕盈之感,令得夢天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是無比的舒適。

而在細一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夢天卻是不由得咧了咧嘴,而其眼中的滄桑,也是緩緩消退了去。

生死玄境巔峰!

除了領悟之外,這,便是玄皇的皇祗傳承帶給夢天的好處。但是這些好處,對於現在的夢天來說,可有可無。

「也沒啥感覺啊……」

夢天突然握了握手掌,成為玄皇之後,它的身體,似乎真的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然而,夢天沒有發覺的是,現在他渾身的氣質,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若說夢天以前只是鑽石的原石的話,那麼現在的夢天,卻是真真正正的鑽石!

【終於是寫到了這裡了,不容易啊……現在回想一下,總覺得忘記了什麼,所以我又從惡魔之島那裡看了一遍,終於發現,竟然將玄皇的皇祗給忘了,現在立刻補上,倒也是無傷大雅。而很可能很多的書友會有疑問,既然說了其餘的四位皇者,那是不是也有其他四位的傳承呢?我只能說,其餘四位是有的,但卻絕不是夢天,而是另有其人,所以,各位敬請期待吧。】 李元化腰間的儲物袋裂開一道縫隙,只見靈光一閃,一副長約半米的天藍色卷軸凌空飛出,被李元化一把握在掌心。他冷笑一聲,握住卷軸的一端,猛的朝着半空中拋去,只見卷軸在虛空之中平鋪開來,如一條銀色的綵帶,其上散發着銀色的光芒,極爲的耀眼。

曦晨負劍而立,望着那閃爍着銀光的卷軸,眉頭緊蹙,面容之上露出一絲凝重之色。那副畫卷上靈力肆意,帶給他一種心悸的感覺,不知道究竟是何法寶。

“十年前被你僥倖逃脫,算你好運,今天老夫就將多年前的恩怨一併了結於此。”李元化露出森白的牙齒,陰冷的一笑,他雙手飛速地結印,只見畫卷之上的銀色光芒漸漸地淡去,水墨勾勒而成的山水畫漸漸浮現,重山疊翠,江河翻滾,霧氣氤氳着籠罩其上,一派秀麗脫俗的景緻。

“自從老夫得到此‘山水乾坤圖’,尚還從未用其對敵,今日可以死在此寶之下,倒也算是你的榮幸。”

李元化寬大的袖袍一揮,那“山水乾坤圖”上的畫面似乎活了起來,江水如一道銀帶一樣潑灑而出,蔓延曲折着化作萬馬奔騰,朝曦晨涌來,曦晨心中一凌,雙手飛速結印,旋風迴轉包裹着赤紅色的火焰迎面而上,化作一道長約千丈的火牆,攔在那些駿馬之前。

只見駿馬嘶鳴陣陣,頭上獨角若隱若現,低頭猛衝,身軀重重地撞在那堵包裹着旋風的火焰牆壁之上,二者相持難分高下,最終砰地一聲,化作漫天的水霧,流火,墜落下方的九幽山脈。旋風也是化作道道利刃,將那些懸崖峭壁之上的千年古鬆撕裂的粉碎。

“哼!”李元化陰沉地望着曦晨,冷喝一聲,單手朝着“山水乾坤圖”一揮,那上方的水墨氤氳開來,如同霧氣一樣飄散,將這片九幽山脈緩緩籠罩其下,俊朗男子和南宮芸熙也難以逃脫。

九轉傳奇 “師兄。”南宮芸熙顫顫巍巍地抓住俊朗男子的衣襟,聲音略微有些沙啞,顯然是被嚇怕了,雖然近在咫尺,可是任憑她想盡一切辦法,也是難以看到丈夫的身形,只得抓住他的衣襟,這纔可以切實感到他的存在。

俊朗男子也是因爲這突然起來的霧氣一驚,他比南宮芸熙倒是顯得鎮定許多,他伸出手去,輕輕地拍了拍妻子的肩膀,以示安慰。如今能否安然逃生,全部系在了那個青衣男子的身上,若是他都不敵李元化而落敗,失去了鴛鴦鉞的他們,怎麼可能逃脫李元化的毒手。

被霧氣包籠在內的曦晨眼神微微眯起,他心中一凌,神識如潮水般的瘋狂涌出,可是神識在這霧氣之中,卻彷彿深陷沼澤地一樣,寸步難行,僅僅可以感知到身旁數米的狀況。

曦晨心神一動,體內的龍皇血脈流淌着貫穿全身,金色的龍鱗甲片緩緩地從其細膩的皮膚之下浮現,包括其臉頰在內,全部籠罩其中。他雙手持着無鋒重劍,全神戒備地感受着李元化的位置。

原本平靜如水的霧氣,突然間翻滾個不停,像是平靜的水面,兀的投下一塊兒巨石一般,掀起滔天巨浪。曦晨心中大駭,破空聲不絕於耳,卻不知來自何處。

突然,面前朦朧的霧氣緩緩地消散,從中間分隔開來,形成一條寬廣的通道,曦晨還未來的及適應這來之不易的清晰,卻是瞬間感到面前一黑,頭頂上空那明亮的日頭瞬間被不明物體完全的遮掩住,如同轉眼間進入了黑夜一般。

曦晨感到體內的氣血一陣翻騰,望着急速壓下,彷彿無邊無際的黑暗,雙臂猛的用力,握緊手中劍柄,劍刃之上騰地燃起黑色的烈焰,元力蔓延覆蓋其上,吞吐着劍芒,朝着那片黑暗刺去。

“叮”,尖銳的碰撞聲如同撕破虛空一樣刺耳,傳遍了整個九幽山脈,在崇山峻嶺間迴盪開來,而那氤氳的霧氣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旋風吹拂散開,凝聚成一團,飛回到了“山水乾坤圖”之中,再度化爲水墨。

俊朗男子雙臂緊緊地將南宮芸熙摟入懷中,微微張開略微有些刺痛的雙眼,頭腦昏昏沉沉地望着上方黑壓壓的一片,他突然感到心中一寒,眼睛瞬間驚恐地睜大。

只見虛空之中,一座高逾萬丈的翠屏山凌空懸浮,遮擋住了那耀眼的陽光,彷彿要將這九幽山脈全部壓成粉塵,而那寬廣無垠的翠屏山之下,曦晨正手持無鋒重劍,直插入翠屏山底部,劍刃已經全部沒入在翠屏山之中,翠屏山的重量全部壓在了他的肩頭,他挺拔的身軀都彷彿被壓彎了一般,深深地俯下身去。

李元化臉色陰晴不定地望着那懸浮在半空的山脈,似是沒想到這萬丈的翠屏山,都是難以將曦晨徹底制服,他輕咦了一聲,身形一閃來到翠屏山之上。

“重力術!”李元化雙手飛速結印,腳面之上元力閃爍,重重地踏在山頂之上,而山脈彷彿又沉重了幾分,猛地下墜,朝着九幽山脈砸去,李元化心道,若是被這山脈結結實實地砸在下面,就算你肉體就是在怎麼強悍,也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曦晨憑一己之力,將巍峨的高山平託在半空之中,已然極爲的吃力,在李元化施展重力術之後,更爲的痛苦,他的骨骼被壓的咯咯直響,劇痛傳遍了全身,彷彿片片碎裂開來,他的臉色漲得通紅,血脈止不住的上涌。

曦晨厲喝一聲,眼神之中閃過一道血芒,他雙手之上金色龍鱗閃爍着耀眼的光芒,手的形狀也漸漸變得扭曲,接着膨脹變大,拇指和食指融合在了一起。

“啊!”曦晨仰天大吼,環繞在雙臂之上的金光散去,顯現出龍爪的形狀,足以斷金裂石的龍爪一隻握住無鋒重劍的劍柄,另一隻刺入上方的山脈,他雙臂之上的肌肉高高的隆起,其中蘊含着萬鈞之力。

曦晨的腰板一挺,雙臂猛的用力,那緩緩下移的翠屏山頓時止住了下墜的趨勢,在距離地面不足百尺之處凝空而立。 九霄悶雷,凌空乍起。

雷光瀰漫,到處都是一片雷霆的天地。雷暴,也是每時每刻的在進行著,在這裡周圍的天際、空間之內,都是充滿了雷霆。就連海水,都是由雷漿凝聚而成,狂暴而奔騰。

一絲絲毀滅般的雷霆之氣,在海面之上涌盪開來。依靠海綿之上的颶風,飄散千萬里,將風雷海方圓萬里之內的空間、大地都是包裹在了一片門類之中,方圓三萬里之內,沒有一絲人煙。

然而,在這些雷暴之中,卻是生存著一些在雷霆中所誕生的擁有智慧的生物,人們稱呼他們為「雷獸」。

然而,一襲小小的黑袍,。卻是無聲的飄蕩在這片雷霆的天地之中,身體之上,雖然也是雷光閃爍,但卻是絲毫乃他不得。縱然是集中了他的身體,那襲小小的黑袍,卻也是連衣角,都是沒有吹動二期。

「果然不愧是風雷海啊……光是這方圓三萬里之內的雷霆天地,便是足以證明風雷海的霸道和狂暴,嘖嘖……在這裡,應該會有那東西吧?」

此人,正是蒙恬。

而夢天擁有者雷霆之力,自然不會懼怕這些雷霆,相反,在這裡,他反而還是如魚得水一般,自行飄蕩,哪怕是一絲一毫的雷霆,在他的周身,都是會消散而去。

不過蒙恬來到這裡的目的,卻是要尋找一樣東西。那樣東西,直接關係到了夢天能都進入混沌大陸的前提。

而這樣東西,便是荒蕪之塔!而這裡的荒蕪之塔,被稱之為荒蕪大陸的聖塔!

因為荒蕪之塔所在的位置,正好是整個荒蕪大陸的核心位置,也就是在風雷海的中央。而血魂所說的那個塔,並不是鎮魂塔,而是極為巧合的荒蕪之塔。

只有找到了荒蕪之塔,夢天才能依次施展空間之力和時間之力,讓兩者再次融合,然後依靠荒蕪之塔內的龐大能量,將自己傳送到混沌大陸。

不過,關於荒蕪之塔的確切位置,夢天卻是不知道。因為血魂給自己的那份地圖,只有天道者和地煞者所在位置的地圖,而風雷海所在的位置,確實在賢者的地盤之上。

所以,地圖上並沒有標明風雷海之中荒蕪之塔的所在,僅僅只是表明了風雷海的位置罷了。

然而,風雷海海域極為遼闊,而且雷暴肆虐,根本就不是人類能夠生存的地方。就算是化虛境的強者進入了這裡,那也是絕對討不到半點好處。所以,恐怕就算是賢者的地圖之上,也沒有風雷海的詳細標明。

而夢天所能做的,只是一顆靠自己對於雷霆之力感悟,來尋找荒蕪之塔所在的位置罷了。

而自從夢天成就了玄皇之後,他的身體之上,總是若有若無的散發出一種威壓,以及一種特殊的氣勢。所以一路行來,雖然遇上了不少的天師,有些是天道者,也有些地煞者,但卻是沒有一個人敢於上前來阻攔,這些功勞,可全部要歸結於夢天身上那玄皇獨有的氣勢和威壓。

不過在夢天對於周圍天地間雷霆之力的溝通下,倒也是找到了一條比較可靠的通往荒蕪之塔的道路。但是夢天對於風雷海之中的那些「雷獸」,卻也是有著莫大的興趣。

畢竟,夢天對於這些雷獸,可是一概不知。而既然能夠在雷霆之中誕生的生命,那麼肯定也差不到哪裡去。而蒙恬現在正好也是急需要找個東西來練練手,看看自己的實力,究竟增長到了何等地步。

一路而來,他遇到的強者倒是不少,但是那些人,一個敢上來的也沒有,夢天卻也不會主動去找麻煩,所以他才選擇了風雷海之行。其一,是為了尋找荒蕪之塔,其二呢,便是為了感受一下自己的實力,究竟生死融合的威力,有多大。

畢竟,生死玄境,可是掌控了生死的境界。生死融合一旦用出,那幾乎可以說是毀天滅地的。

生死融合,便是生死玄境巔峰強者獨有的技能。而一旦使出,既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也可以讓一個大活人轉瞬之間化為烏有,更可以超控屍體。但是,夢天自從達到了生死玄境,也沒有感受到什麼特別的地方,只不過是感到了渾身都是說不出來的輕鬆,其他地方,也沒啥感覺。

或許,這是因為玄皇傳承的原因,令得夢天不能在擁有以前那種對於實力境界的興奮了。

但是,雖然沒有了那種興奮,但卻是令得夢天心中對於更強實力的渴望,也是越來越強了。

……………

一路疾行,夢天只用了三天的時間,便是橫跨了風雷海方圓三萬里的雷霆地帶,然後來到了風雷海的海邊。然而,在這一路之上,夢天竟是沒有發現哪怕半隻雷獸,這不由得令夢天有些鬱悶。

而在到達風雷海的海岸之後,夢天著實被震撼了一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