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翊說的倒不是九嬌救人的事,而是九嬌將那條七階魔蛇丟給了那幾個凝丹修士,他知道,九嬌救了那幾個凝丹修士也不過是順手罷了,她真正的目的是解決了那條七階魔蛇。

九嬌一看夜翊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想起那條七階魔蛇,她眼裡不由閃過抹嫌惡:「那條蛇也不知道從哪爬過來,都快臭死了!」

九嬌斜睨著夜翊:「怎麼,你想要?那咱們回去拿過來?」

夜翊白她一眼:「你這是胡說什麼呢!」

送出去的東西再拿回來?也不嫌丟人!

九嬌攤了攤手:「也就是嘛,那蛇那麼臭,要它幹嘛?」

銀杉在一邊搖頭:「你既然嫌那蛇臭,你還跑上去幹什麼?」

九嬌不理他,對著容華撒嬌:「飼主~你看,我今天可是因為那條該死的臭蛇心靈受傷了!」

容華微微挑眉:「所以?」

九嬌眼巴巴看著容華:「我需要安慰,需要飼主做的好吃的才能安慰。」

十幾年都沒有吃過飼主做的東西,真的是好想啊,都怪尊上!

九嬌眼睛里極快的閃過一抹哀怨,這些年,他們也不是沒有找過容華。

只是,剛剛找到沒多久,就被尊上的眼神嚇跑了,要不是人修與魔獸將在流色小鎮決出勝負,而容華又要往流色小鎮跑的話,他們之前找到容華的時候,保准待不了多久,又要被尊上趕走。

雖然對君臨獨佔容華的行為很不滿,但是九嬌卻根本不敢對著君臨表現出來——沒辦法,只要一看著君臨,她的心裡不自覺的就只剩下敬畏臣服,血脈的力量根本無法抗拒,比被洗腦了還可怕。

容華轉頭看了看夜翊和銀杉,見他們也是一副期待的模樣,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點了點頭:「好。」

君臨眼神淡淡的掃過九嬌,九嬌小身子一顫,根本不看君臨,或者說不敢看君臨。

心裡不斷腹誹:醋罈子醋罈子大醋罈子!不就是想吃一頓飼主做的好吃的嘛,幹嘛那麼小氣!

公孫灝則好奇地看著容華,廚藝一般都是那些修為低微,且不能進步的低階修士或者無法修鍊的凡人才會去學習的。

畢竟,修士偶爾也是要滿足一下口腹之慾,更何況靈獸身上,煉丹通常用的都是獸丹或者獸血,而靈獸肉中也蘊含著靈氣。

做成菜的靈獸肉效果雖然不如丹藥,但卻要比丹藥溫和易吸收,哪怕是高階靈獸的肉,經過烹飪,也能被低階修士食用。

而不像提升修為的高階丹藥,通常只能被高階服用,低階修士吃了,很容易被龐大的靈力撐的爆體而亡。

但就是如此,高階修士有煉丹師,煉器師,符師或者陣法師,但卻沒有當廚師的。

自家小姐居然還會廚藝,這就讓公孫灝驚訝了。

……

吃撐了的九嬌摸著肚子,大大的貓眼微眯著滿是滿足。

銀杉鄙視她:「吃貨!」

九嬌鄙視回去:「說的你好像沒吃撐一樣。」

銀杉頓時就噎住了,他當然……也吃撐了。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好久沒吃,他姐的手藝一如既往的好,怎麼可能不吃撐了?

夜翊才沒興趣摻合到銀杉和九嬌的嘴仗里,他也摸了摸有些撐的肚子,懶散的躺在地上看天空。

公孫灝其實也是吃撐了的,他沒想到容華的廚藝這麼好,好的出乎意料之外,所以不知不覺的,就吃撐了。

十幾年過去,公孫灝自然也是有進步的,辟穀初期。

雖然距離容華他們的修為還有些遠,但公孫灝無疑是努力的。

容華微微笑了笑,自己做出來的吃食能被喜歡,也是一種幸福。

君臨捏了捏她的手,容華回頭看他,就看見他眼裡一閃而過的不悅。

心裡知道他是因為自己給別人做吃的不開心了……真是醋性越來越大了,不過,這也說明他在意她,不是嗎。

看著容華眼中的笑意,君臨心中那點因為容華對別人好的醋意瞬間就散了,只餘下無奈。

君臨不想夜翊他們聽見自己的話,於是就和容華傳音:「真想把你鎖起來,只有我一個人能看見。」

容華就笑了,唇角微微勾起,弧度柔和:「你捨不得。」語氣相當篤定。

君臨心下微微嘆氣,是啊,到底是捨不得的。

……

流色小鎮。

剛一進入容華他們就碰上了外出的阮琳和天雲。

阮琳看著容華,微微挑眉:「你可真是,過個二人世界都不安分,白煙柳那張臉都被你氣青了,大庭廣眾之下就變了臉色!」

容華以凝丹大圓滿修為斬殺六階大圓滿的魔獸的消息傳來時,他們正好和白煙柳碰在一起。

當時,白煙柳的臉色就沒控制好扭曲了一下,泛著青色,嘖嘖,當真是精彩啊。

其實要真只是個消息,白煙柳還真不至於當眾變臉,畢竟,她還能騙自己,這事,誰也不知道真假,只是傳言不是?

可偏偏的,也不知怎麼回事,容華和那隻六階大圓滿的魔獸對戰的影像被人用留影石完完全全的記錄下來了!

容華略想了想,就想起來是哪件事,不由笑了:「這也不能怪我啊,魔獸都找上門了,既然能收拾,那我也沒必要落荒而逃吧?不過,我倒是沒想法,白煙柳居然這麼沉不住氣啊。」

阮琳搖了搖頭:「哪是她沉不住氣?是你和那隻魔獸對戰的全過程卻被人用留影石記錄了下來……」

說著,她頓了頓:「怎麼,你不知道?」

容華想了想:「……當時確實有被窺探的感覺,不過沒有惡意,我又跟魔獸正打的激烈,也就沒理了。」

而等她打完了,那股被窺探的感覺已經消失了。

阮琳攤了攤手:「戰鬥影像被流出來其實也沒什麼,頂多就是讓你越階作戰的名頭更加響亮穩固而已……」

說著,阮琳露出一個壞笑:「就是可惜,當時你沒在場,沒見著白煙柳那精彩的表情,不過也沒關係,我可是用留影石記錄下來了,你可以慢慢欣賞……」

容華的嘴角忍不住就抽了抽:「你居然用留影石幹這種事?你也不嫌無聊!」

留影石算是一種特殊礦石,能清楚記錄某一段影像,但也就記錄一段而已,屬於一次性物品。

當記錄在留影石中的影像被放完,這枚留影石也就算是廢了。

留影石在玄天大陸上也不是一般人用的起的,畢竟,一枚留影石就要上千下品靈石。

像是用留影石將別人的表情記錄下來這種無意義的事情,也就阮琳這種不差靈石的才能幹出來了。

被說無聊的阮琳沒好氣:「我不就是想讓你看看白煙柳被氣到的樣子?真是好心沒好報!」

容華默了默,語氣無奈:「好了好了,阮大小姐,我錯了,我向你道歉還不行嗎?」

阮琳眼珠轉了轉:「行!我需要你做一桌拿手好菜來補償我被你傷到的幼小心靈!」

怎麼感覺有點奇怪?容華眯了眯眼:「你該不會就在這裡等我吧?」

阮琳表情相當無辜:「怎麼會呢?」

果然……

容華不由無語,她就說嘛,當初那個她以四階靈器為箭都會被說浪費靈石的那個有點小愛財的姑娘怎麼會幹出用價值一千靈石的留影石記錄別人表情的事?

原來是在這裡等著她啊。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100章100切磋

阮琳看容華無語的表情就知道她看穿自己的小心思了,也不臉紅,嬉笑著拋給她一枚留影石:「那,東西給你,要記得給我補償哦。」

「……」結果留影石的容華簡直想轉頭走人,當做自己不認識這個人。

阮琳沖著容華笑:「你也別惱嘛,我都已經好多年沒有吃過你做的美食了,相信安暖也很想念啊。」

她能感覺到君臨清冷淡漠的目光正不悅的落在她身上,帶給她極大的壓迫感,不過為了吃,沒有什麼是不能抵擋,不能忍受的。

容華沒好氣:「對,我相信安暖不僅想念我做的美食,還想念我手裡的酒!」

阮琳聳聳肩:「是啊是啊,作為朋友,這點小算計相信你不會介意的對不對?也是和你開個玩笑嘛。」

容華簡直不想理她!

「好了好了,反正你現在是不想看見我的,我最後再說句話就走嘛。」阮琳還是笑嘻嘻的,「溫珏師伯和來流色小鎮的青雲派弟子都打過招呼了,說是見著你了,就讓你去找他。」

容華怔了怔:「師尊來這裡了?」

「來了來了,我師尊也來了。」阮琳嘆了口氣,「不僅僅咱們青雲派的化神修士來了大半,就是常年閉關的渡劫修士也有出現,而且,也不只是我們青雲派如此。」

「其他門派家族也差不多,高手不說傾巢出動,但也是出來了大半的,我總覺得,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要發生了。」

聽了這話,容華倒是點了頭:「確實有大事要發生了,魔域里的魔修可是蠢蠢欲動。」

阮琳一怔:「這個我還真沒聽說。」

容華攤了攤手:「想想就能知道,哪一次魔獸的出現,沒有伴隨著魔修的進攻?」

這幾乎都是慣例了。

阮琳聞言,嘆了口氣:「也是,倒是我忘了。」

她看著容華:「行了,也不和你聊了,你還是趕緊去找溫珏師伯吧。」

容華點了點頭,看了君臨一眼,她總覺得,師尊這次找她,應該和君臨有關。

……

溫珏沉默著看著眼前看起來氣氛融洽和諧,彷彿誰也插不進去的容華和君臨。

良久,才淡淡的說:「你們在一起了?」

不滅龍帝 這事,他也算早有預感,畢竟,容華在對待君臨時,那態度著實不太一樣。

「是。」容華坦然的點了點頭。

溫珏也點了點頭:「聽你哥哥說,你日後的道侶是要經過我們同意的?」

「這個自然,人生大事,總是要有長輩做主的。」容華眼也不眨的就把君臨賣了,畢竟,討好媳婦的娘家人,是每一任做女婿的必要經歷。

蒙大拿牧場主 溫珏勾起淡淡的溫和笑意:「既然這樣,那你就先出去吧,為師和他聊聊。」

容華乾脆的就轉身走了,走的毫不猶豫,看的君臨忍不住為自己小小的心酸了一下。

真是,一點都不擔心啊。

容華不擔心么?怎麼可能,但是她相信君臨。

等到容華出去關上門,溫珏袖子一揮布下結界,確保房間里不論發生什麼都不會被別人知道之後。

溫珏冷下了臉:「堂堂上古神尊,至尊神獸九尾天狐,卻看上了本尊徒兒,究竟意欲何為?」

君臨眼皮微抬,彷彿察覺不到溫珏凌厲逼人的鋒芒:「本尊也挺好奇,身為神尊,你不好好待在神界,卻跑到這低等大陸來收了阿鸞為徒,究竟抱著什麼目的!」

溫珏語氣淡淡:「這個似乎與閣下無關。」

「呵~」君臨聲音里都是冷意,「既如此,本尊如何,也與閣下無關!」

溫珏抬眼打量了他一番,淡淡勾起唇角,卻毫無笑意:「素聞至尊神獸九尾天狐清冷淡漠,寡言少語,卻不想竟也是如此伶牙俐齒。」

說著,他頓了頓:「只是,與本尊無關?你莫非忘了,本尊徒兒方才可是說了,想做她的道侶,需得經過本尊同意……」

君臨一默,心下嘆氣,阿鸞真是會給他找麻煩。

心裡這麼想,君臨卻迅速扯出一抹笑容,眼裡也在一瞬間布滿真誠,恍惚間,讓人不由覺得在他身後看見了百花盛開,繁花似錦的景象:「那麼,師尊想要如何?」

溫珏是容華的師尊,那麼,和容華相戀的君臨叫溫珏一聲師尊也沒錯——雖然,君臨的年齡其實比溫珏大了很多很多……

猝不及防見識了君臨變臉的溫珏怔了怔,隨即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閣下這聲師尊,本尊怕是擔當不起!」

君臨語氣絕對真誠:「怎麼會?本尊將娶阿鸞為妻,她的家人便是本尊的家人,她的師尊,本尊自然也當叫一聲師尊。」

溫珏眼角也忍不住抽了抽:「閣下和本尊徒兒尚未結成道侶,這師尊二字,還是免了吧。」變臉這麼快,你身為上古神尊,至尊神獸的節操呢?碎成一地了有沒有?

君臨瞬間又變回一臉清冷:「既如此,閣下要如何才肯把阿鸞嫁於本尊?」

果然如那些傢伙所言,這些至尊神獸,一個個的都是奇葩,誰能想到,以清冷淡漠,尊貴優雅聞名的九尾天狐,還有這麼一面?溫珏忍不住揉了揉眉心:「……閣下當真想娶本尊徒兒?」

想到容華,君臨眉眼微微柔和:「億萬年歲月,本尊想要的,也就一個她而已。」

哪怕至尊神器,哪怕同樣身為至尊神獸的其他幾位,在君臨眼中,也是無所謂的存在而已。

溫珏有一瞬間的沉默:「……想要本尊徒兒,那你也得有護得住本尊徒兒的實力,與本尊來吧,你我切磋一番。」

說完,溫珏轉身消失在了房間里。

其實溫珏那話都是虛的,堂堂的上古神尊,至尊神獸之一,若是連護住心愛之人的實力都沒有,溫珏就該懷疑他是怎麼闖下那赫赫威名的了。

所以,溫珏的真實想法,就是趁著君臨現在並非全盛時期揍他一頓,讓他拐走了自己唯一的弟子。

沒錯,身為神尊,溫珏自然是看得出君臨的修為出了問題,此刻發揮不出全盛時期的實力。

君臨沒看出來溫珏的目的嗎?他看出來了,但他還是跟著去了。

因為他突然想起來,容華問他,若是他有個閨女跟著別家小子跑了時的心情了。

想揍他,可以啊,只要有溫珏那個實力,不過,君臨可是與那些後晉神尊的修士們不一樣。

君臨,是一出世就是神尊的,所以,哪怕溫珏是神尊,哪怕君臨曾經將本源一分為九,如今體內只有三分之一的本源,但溫珏想揍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