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臉一熱,有些惱羞地喃喃:「師父既然覺得我小,以後還請不要……」師父大人真是太過分了,一邊嫌她小,一邊還吃得那麼起勁……

北流殤在她耳畔低笑:「為師那是在幫小羽兒變大。」 血玉鐲子里,白沉對夜千羽要把白洛影讓給北流殤有些哭笑不得。

這丫頭怎麼和初雪一樣,有好東西先問師父要不要。

只不過這丫頭的命比初雪好,初雪對那男人的思慕,直到死都沒有得到過回應。

「羽兒,去把那頭幽影玄狼契約了吧。」

聽到腦海里白沉的聲音,夜千羽扯唇:「又結契?」

「嗯,千幻的能力不在戰鬥方面,白洛影的封印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解除,虎妞也還需要成長的時間,那頭幽影玄狼,別看被你師父打得很慘,實力其實還不錯的。」

夜千羽一想也是,她雖然已經收了三個獸寵,但是一個能打的也沒有,那就收一個能打的吧。

幽影玄狼的實力不弱她是知道的,是師父大人太變態,才襯得幽影玄狼很弱雞。

夜千羽直接和北流殤說了,北流殤什麼也沒說,只點了點頭。

連嘴欠的白洛影他都容忍了,一頭沒有靈智的畜生,他怎會計較。

見夜千羽朝幽影玄狼走去,白洛影邁動四條小短腿,往夜千羽面前一攔,毛絨絨的狗臉滿是憤怒:「你已經收了我了,為什麼還要收它?」

夜千羽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已經收了你,這和收它沒衝突吧?」

「可是你剛才明明說,在我恢復實力前會保護我,等我恢復了實力,換我保護你!」

一品暖婚 夜千羽還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我收它就是為了更好的保護你。」

「你有我就夠了!我可是龍,足以保護你!」

他勉強才接受了他成為夜千羽獸寵這個事實,夜千羽要是收了那頭黑狼,豈不是說,他和那頭黑狼一個檔次的?

夜千羽微微一愣,腫么感覺這一幕好熟悉。

之前她拜師父大人為師后,又想拜張靈玉為師,結果就被師父大人懟了。

北流殤實在看不下去了,拎起白洛影:「在封印沒解除前,你就是只狗。」

白洛影被噎得不輕,這還不算,下一刻他又聽到夜千羽開口了。

「小白,其實我已經收過兩個獸寵了,你是第三個,我可以叫你小白吧?」

第三個,三個,個……

說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夜千羽繼續朝幽影玄狼走去,幽影玄狼看到夜千羽,立刻回想起定顏果被偷的屈辱和憤怒,狠命地齜著牙,口中發出嗚嗚聲,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然而因為脊椎斷裂,爬了好幾下都沒爬得起來。

夜千羽將血滴在幽影玄狼的額頭,念完契約咒文,除了從幽影玄狼的額頭迸發出一道耀眼炫目的金光,還從她身上爆發出來一股玄氣波動,激得周圍空氣里的玄氣一陣紊亂。

夜千羽有點傻眼,她這是晉陞了?好端端的,她怎麼會晉陞?

她不解地問北流殤:「師父,我怎麼晉陞了?」

北流殤輕彈了一下她的腦門:「契約獸寵的時候,會根據獸寵的實力,修為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小羽兒難道不知道嗎?」

夜千羽捂住腦門:「有這種好事?那我多契約幾隻實力強大的獸寵,修為豈不是可以飈升?」

北流殤俯身,在她耳邊道:「獸寵多了養起來麻煩,小羽兒想提修為的話,和為師雙修就可以了,為師來算算,大概做個三天,小羽兒就可以到十階的修為了。」 夜千羽羞得滿臉通紅,師父大人,你正經一點會死嗎?

如果北流殤可以聽到她的心聲,大概會回一句「會死」,對於北流殤來說,調戲自家小徒弟,看她臉紅害羞的樣子,可以說是滿足感十足。

結完契后,幽影玄狼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體內融入了夜千羽的血,它本能地對夜千羽產生了好感。

獸寵契約給主人帶來的效果,除了修為提升,還有傷勢的復原和體力的恢復,就和晉陞時的效果一樣。

夜千羽又是結了獸寵契約,又是晉陞,體力完全恢復自不用說,本來發軟的腿不軟了,那裡也不疼了。

獸寵契約給獸寵帶來的效果,則是只有傷勢的復原和體力的恢復。

幽影玄狼斷掉的骨頭和脊椎長回去一點,不過行動起來,還是很勉強。

它掙扎著要爬起來,夜千羽趕緊按住它,從儲物戒里拿了一顆龍涎果塞到它嘴裡:「吃下去。」

幽影玄狼靈智未開,還聽不懂人言,不過因為獸寵和主人有心靈感應的關係,還是明白了夜千羽的意思。

將口中的果子吞咽下去后,它發現,它半斷不斷的骨頭和脊椎,竟然在不斷癒合,直至完全癒合!

原地滿血復活的幽影玄狼從地上彈起來,精力充沛得好想干一架!

夜千羽有些意外,她本以為龍涎果頂多將重傷的幽影玄狼復原到不那麼重傷,沒想到竟然完全復原了。

北流殤也意外了一下,就算是治癒術,只能治療皮肉傷,骨頭斷了是治不了的,小羽兒這個果子的效果還真是逆天。

「小羽兒,你剛才不該拿這個果子給為師吃的,有點太浪費了。」

他剛才只是受了皮肉傷,即使不用治癒術治療,高階丹藥外敷內服的話,幾天就能好了。

夜千羽喃喃了聲:「怎麼會浪費呢……」她可見不得師父大人受傷,她寧願受傷的是她。

最近一共攢下來三顆龍涎果,她拿出還剩下的一顆,塞到北流殤手裡:「這個果子叫龍涎果,是長在血玉鐲子里的,三天就能成熟一顆,現在就剩下這一顆了,等以後我再多拿幾顆給師父,師父在外面做任務的時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小羽兒真乖,我們回家!」北流殤一顆心幾乎融化,吻了吻夜千羽的臉頰,然後猛的將夜千羽打橫抱起朝外走去。

也許是因為渴望一直沒得到過疏解的緣故,夜千羽光是乖乖巧巧地和他說話,都能讓他感覺到yu火焚~身。

幽影玄狼見自家主人被打了它的壞蛋給強行抱走了,瞬間怒了,衝過去攔住,齜起牙發出嗚嗚聲。

夜千羽連忙用心聲安撫它,這是你家主人的師父大人,不是什麼壞人,還拿了一顆內丹扔給它吃。

感覺到夜千羽的心意,再加上有好東西吃,它立刻安靜了下來,跟在兩人身後,甚至搖起了尾巴。

真沒出息,給點吃的就搖起了尾巴!

鄙視了一番幽影玄狼,白洛影邁起四條小短腿,想追上去,卻發現他即使跑起來,也跟不上北流殤和幽影玄狼的步伐,秒變冷漠臉,無良主人,再不回頭,你將失去本寶寶。 夜千羽自然不會忘記白洛影,她知道白洛影是狗身人靈魂,所以抱他是不可能的,收進獸寵空間也不太合適,就讓幽影玄狼去載他。

看到幽影玄狼朝他走來,白洛影其實膽戰心驚得不行,這可是狼啊,活生生的狼,體型還這麼巨大,強忍著內心的顫抖,才沒有撒腿飛奔的。

血玉鐲子里,白沉看見這一幕有些好笑,他就從來沒有見過害怕妖獸的龍族。

龍族對妖獸天生具有血脈威壓,這個白洛影雖然被封印,但是身上還是殘存著一絲龍族氣息,足以震懾住靈智未開的妖獸。

幽影玄狼在白洛影身上聞到了三種味道,第一種,它叼回來的那塊黑色石頭的味道,第二種,主人的味道,第三種,一股很尊貴讓它忍不住想要拜服的味道。

它主動趴了下來,還討好地搖了搖尾巴。

白洛影有些受寵若驚,愣了一會兒,才四條小短腿齊動作,爬到幽影玄狼背上。

幽影玄狼將頭低了低,示意白洛影可以繼續爬到它頭上。

白洛影完全沒意識到幽影玄狼這麼伏低做小是因為他身上的龍族氣息,只當它在履行夜千羽的命令,咋舌不已。

夜千羽也有些咋舌,還是白沉告訴她,她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乎,一個懷抱著一個,一個頭頂著一個,兩人一狼一狗就這麼踏上了歸途。

路上,白沉告訴了夜千羽另外一件事。

「你和幽影玄狼結契的時候,修為提升得有點少了。」

夜千羽扯唇:「從三階巔峰提升到四階中期,提升了整整半階,不少了吧?」

白沉道:「以我的估計,你應該能提升差不多一階的。」

「一階?那我只提升了半階,剩下的半階呢?」被狗吃了?

結果還真是被狗吃了。

「我懷疑是被白洛影身上的封印吸收了,你看他額間的印記,輪廓是不是變深了一點,等他額間的印記完全變黑,他身上的封印應該就可以解除了。」

夜千羽回頭看了看,好像是變深了一點點,但也僅僅是一點點。

如果白沉的推斷是真的,豈不是說,白洛影身上的封印會一直吸收她的修為?

都市無上仙尊 這一吸收就是一半,而且,感覺是個無底洞的樣子,吸收了整整半階的修為,只是輪廓變深一點點,完全變黑,還不知道要吸收多少修為呢。

「白沉,我感覺虧大了。」

「是我大意了,不過,龍族有尋寶能力,以一半的修為換一個寶物探測器,從長遠來看,還是划得來的。」只是,他見到初雪的日子,要推后了。

夜千羽聽出來白沉聲音里隱約的黯然,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說出來,好讓他安心。

「我已經決定和師父雙修了,會把被吸收掉的修為補回來的。」

「那你在修為追上他之前,就不要自己修鍊了,你和他雙修,修為提升的速度,比你自己修鍊快多了,把精力放在其他方面,比較合算。」

夜千羽也是這麼認為的,修為不等於實力,光修為高是沒用的,她必須多做訓練提升身體素質,七個系的二十一個初階技能,她也要全部掌握,以後她的修為全靠師父大人了。 路上,遇到了傅錦城,北流殤不好就這樣出現在傅錦城面前,否則他楚王的身份就曝光了,在和傅錦城相遇之前,他將夜千羽放在幽影玄狼背上:「玉龍山只有天龍學院的人能進來,為師就不和傅院長碰面了。」

「那師父你是怎麼進來的?」夜千羽好奇問道。

「從一條隱秘的小路進來的。」北流殤說了個謊。

北流殤走後,夜千羽也連忙將神木枝里儲存的修為全部吐出來。

傅錦城看到夜千羽毫髮無傷地坐在一頭幽影玄狼的背上,總算鬆了口氣。

「千羽啊,我不是跟你說,第一時間回來,你這……」

他已經在山裡找了整整兩天,都快要焦頭爛額了。

「傅院長,讓你擔心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困住了,今天才出來的。」夜千羽真心實意地道了個歉。

「你是怎麼降服這頭幽影玄狼的?」傅錦城的目光已經完全被夜千羽騎著的幽影玄狼吸引住了。

幽影玄狼屬於很少見的珍稀妖獸,想遇到已經很難了,而且速度非常快,就算是風系的,都很難跟得上幽影玄狼的速度。

他真的有些難以想象,夜千羽一個一階修為的,是怎麼降服一頭速度如影的幽影玄狼的——妖獸是不願意做人類的獸寵的,想要和妖獸結契,首先要降服對方,趁著對方行動受制,將血滴在對方額頭,念動契約咒文。

「我遇到它的時候,它剛好受了點傷不能動彈,我就撿了個便宜。」夜千羽說道。

「你這運氣……」傅錦城咋舌,如果說走在路上就可以撿到幽影玄狼,他都想去撿一頭回來了,「好好好,你這趟進山,弄了頭幽影玄狼,盧聰怕是要悔青腸子。」

會讓盧聰悔青腸子的可不止這一點……

夜千羽眨眨眼:「傅院長,你不看看我現在的修為嗎?」

傅錦城反應過來,是要看,和一頭實力這麼不錯的幽影玄狼結契,應該能提升不少修為。

他本以為夜千羽的修為說不定能提升到兩階多,但是這一看,四階?還是中期?怎麼會?

夜千羽主動解釋道:「除了這頭幽影玄狼,我另外還得了點好處。」

「好好好!」傅錦城又一連道了三個好,本來他還有些擔心,夜千羽入了學院后,會因為修為太低,有些難以融入,這下子,不用擔心了。

至於夜千羽到底有什麼奇遇,他沒問,奇遇這種事是看臉的,沒那個臉,就算沒日沒夜地在山裡遊盪,也不會有奇遇。

回到玉龍山入口處,傅錦城放了個煙火訊號,通知他帶進山的那些人,人找到了,可以回來了。

入院考核是否通過由守山人明遠來判定。

夜千羽從儲物戒里拿出來一頭妖獸屍體。

明遠只瞥了一眼,就點了點頭:「通過。」

其實根本沒必要看妖獸屍體,有這麼一頭幽影玄狼,別說只殺一頭妖獸了,就算殺上十頭八頭都不會有問題。

和傅錦城分開后,夜千羽很快就遇到了北流殤,以及貌似北流殤手下的一男一女。 沈含煙本來不肯來的,被端木祁強行拉過來的。

「你要是不去,我就告訴主子,我看光了你的身子,求主子替我們主婚!」

「端木祁,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無恥?」

至於來幹什麼,自然是來請罪的。

「屬下知錯了,還請主子責罰。」沈含煙單膝跪地,低垂著頭。

北流殤沉著一張臉,知錯有什麼用?還好小羽兒沒事,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見夜千羽出來了,直接朝夜千羽走去。

夜千羽是步行過來的,在學院里,若是騎著幽影玄狼,感覺有點太招搖了。

北流殤自然而然地拉住夜千羽的手,幽影玄狼頭頂著白洛影跟在兩人身後。

「小羽兒,你想怎麼處置她?」

夜千羽定睛一看,這地上跪著的……是沈含煙?

「處置就算了,師父幫我把她撤了就行了,我用不上暗衛的,其實我還要謝謝她呢,她要是攔著我不讓我進玉龍山,我也不會契約到一頭幽影玄狼,修為也不會提升這麼多。」

前半句,是她的真心話,後半句,則是存心讓沈含煙膈應的話。

沈含煙恨恨地咬牙,這個夜千羽非但沒死?還弄了這麼多好處?

北流殤卻是直接皺起了眉頭,沈含煙竟然攔都沒攔小野貓?

重生之嫡女皇后 沒攔住,和攔都沒攔,天差地別好嗎?

沒攔住,是失職,攔都沒攔……

沈含煙不知道小野貓有可以保命的血玉鐲子,卻攔都沒攔小野貓,任由小野貓走進危機四伏的玉龍山,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她想小野貓死!她竟然想小野貓死!

他讓她保護小野貓,她卻想小野貓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