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有一個想法:「我知道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你們若是去那個地方生活,絕對不會被欺凌,你們可願意?」

兩人自然是願意的。

夜千羽用龍血結界石布置起隔絕結界,從精神海里召喚出山海圖,在北流殤的幫忙下,將花家兄弟和九重高塔第一層那些人轉移到了山海圖裡。

距離上一次進山海圖,已經兩個多月了。

本來光禿禿的山嶺,出現了一片綠色,陳老帶著人將她帶進來的樹苗草籽全種上了。

山腳下,也已經建起來好幾排房屋,像個小村落了。

因為有了一條玄脈的關係,空氣中能感覺到玄氣的存在了。

所有的人看到夜千羽,都很高興。

夜千羽好久沒來,他們生怕夜千羽再也不來了。

小德子笑得無比燦爛:「狐仙姐姐是不是又帶了原石來?」

夜千羽搖搖頭,指著一個方向:「我帶了一批人過來,你們去把人弄醒帶過來。」



小舞說的等推薦,是指等網站的推薦,不過還是謝謝寶寶們的推薦票和月票,大戰結束,有些內容還是要交代一下的,明天肯定能開始東大陸的劇情了,emmm…… 一堆人呼啦一下全去了。

對於「狐仙姐姐」這個稱呼,北流殤沒多大的反應。

大約是那些人見過白沉,把小羽兒也當成了九尾天狐。

他比較在意的是空氣里的變化。

本來,山海圖裡絲毫玄氣也無,這會兒卻能感覺到一絲玄氣的氣息了。

也就是說……

「小羽兒弄到玄脈了?」

夜千羽點點頭。

北流殤再問:「大荒里弄來的?」

四境的玄脈,都有主了,只有大荒里可能有無主的玄脈。

夜千羽再點頭。

北流殤輕彈了下她的腦門:「大荒深處的魔獸,都是三級以上的,小羽兒居然瞞著我去冒險。」

三級的魔獸,玄尊境界才能對付。

小羽兒大玄師境界,對付一頭兩頭可能沒問題,但對上一大群,那多危險。

夜千羽揉揉腦門:「其實一點也不危險。」

洛老頭給她的粉末,很有效,可以在魔獸群里穿行,而不被攻擊。

說起來,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她因為結識了洛老頭,順利弄到了玄脈,卻也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那夜,她若不是有殺手鐧出其不意地秒殺掉雲姬,還不知道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事實上,還存在另外一個隱憂,洛老頭經常去大荒深處,遲早會發現玄脈沒了,到時候說不定要懷疑到她身上。

見她目光有些閃爍,北流殤一瞬不瞬地盯著她:「小羽兒是不是還有別的事瞞著我?」

夜千羽轉移話題:「沒有,我就是在想,這裡面地方這麼大,光一條玄脈根本不頂事。」

如果是在外面,玄脈所在之處,玄氣都很充沛,因為別的地方,也有玄脈,玄氣不會飄散到很遠的地方。

但這裡面,因為別的地方沒有玄脈,玄氣就一直往遠處逸散,導致玄脈所在之處,玄氣都很稀薄。

這確實是個大問題,北流殤想了想,道:「一會兒我幫你建設幾個聚玄陣吧。」

陳老等人很快將那些暈著的傢伙弄醒,帶過來。

除了花家兄弟,有所心理準備,其他人都很懵逼。

這是什麼鬼地方啊,玄氣怎麼這麼稀薄啊?怎麼到處光禿禿的啊,就一丁點綠色?

他們該不會被拐賣到了某個山溝溝里?總覺得剛出了狼窩又入了虎口……

看到夜千羽,他們才稍微安心了一點。

「姑娘,這是什麼地方?你怎麼把我們帶到了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夜千羽略一思索:「這裡是山海界,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

既然是山海圖裡的世界,就叫山海界吧。

他們還是很懵逼,山海界……沒聽說過這地方啊……

「還請姑娘帶我們回去。」

夜千羽挑眉:「你們確定要回去雲姬身邊?」

那些人頓時遲疑了。

一部分人是雲姬的男寵,他們會成為雲姬的男寵,都是迫不得已,這會兒稀里糊塗的離開了皇宮,如果可以不回去就好了。

另外一部分人是雜役侍從,他們的境況要更遭一些,稍微做錯點事,小命都有可能丟,這一次被擄出來算是擅離職守了,如果回去,絕對會被處死。 夜千羽也不跟他們廢話:「還記得你們被打暈之前發生的事吧,有人入侵了皇宮,事實上,雲姬已經死了,南聖帝國也覆滅了,你們本該死在那一夜,是我救了你們,你們以後就在這裡生活。」

那些人當然記得,又是起火,又是白龍的,原來聖后已經死了,南聖帝國也覆滅了?

小德子跳出來說話了:「能活著已經不錯了,狐仙姐姐願意救你們,是你們的造化!」

那些人一聽,什麼?狐仙姐姐?該不會這姑娘也是九尾天狐吧?

他們心裡頓時又開始七上八下了,其中一個壯著膽子問了一句:「仙子養著我們,是為了以後吃掉我們嗎?」

夜千羽唇角抽搐:「我不吃人。」

小德子不高興了:「狐仙姐姐要是想吃人,在哪不能吃,犯得著這麼大費周章,把你們弄到這裡來嗎?我跟你們說,我本來已經一隻腳踏進鬼門關了,是狐仙姐姐救了我,給了我新生!」

那些小孩跟著道:「也是狐仙姐姐救了我們,給了我們新生!」

他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不用乞討就可以吃飽穿暖,甚至還可以修鍊!

哪怕是那些被買來的壯漢和婆子,對現在的生活都是滿意的,做活之餘,有充分的時間休息,還不會被打罵。

陳老也說出夜千羽對他的恩惠:「老朽因為窮困,沒能覺醒出玄魂,羽仙子賜給老朽一顆重塑丹,讓老朽硬化的經脈恢復了活力,老朽現在又能修鍊了,羽仙子甚至還賜給了老朽一顆能增壽八十年的延壽丹!」

那些人頓時眼睛雪亮雪亮的。

那些雜役侍從,很多都沒能覺醒出玄魂,也是因為窮困,能夠讓經脈恢復活力的重塑丹對於他們來說,太具有吸引力了。

至於雲姬的那些男寵,都覺醒出了玄魂,重塑丹雖然逆天,但對他們沒有吸引力,吸引他們的是延壽丹,普通的延壽丹只能增壽五十年,這位羽仙子的延壽丹竟然能增壽八十年?

夜千羽知道,這些人的人心,差不多已經收攏了。

她淡淡說道:「只要你們聽我的話,好好在這裡生活,不管是重塑丹,還是延壽丹,我都可以給你們。」

那些人頓時誰也不想回去了。

這裡雖然鳥不拉屎了點,卻能獲得天大的好處,值了!

見人心已經收攏完了,小德子立刻開始彙報了:「狐仙姐姐,玄石快用光了,現在多了這麼些人,玄石消耗起來更快,你多帶點原石過來?」

陳老也有些想法:「上次帶來的樹苗草籽全部種下了,我看此界地域甚廣,羽仙子不若再多帶點過來?」

夜千羽點點頭:「缺的東西過兩天我會帶過來的,對了,我夫君準備建設幾個聚玄陣,陳老一起來吧,等聚玄陣建設起來,就可以開闢葯田了。」

除了花家兄弟,所有的人都很驚訝,狐仙姐姐(羽仙子)已經有夫君了?

北流殤一直站在夜千羽身側不出聲,他們還以為北流殤是夜千羽的朋友或者手下護衛之類的。 陳老跟著夜千羽和北流殤離開。

陳老恭敬地問道:「不知該如何稱呼羽仙子的夫君?」

羽仙子這個稱呼……實在是有點……

不過夜千羽並不打算糾正,對她懷有敬畏之心,山海界才能保持秩序。

她懶懶說道:「他姓北,你看著稱呼吧。」

陳老畢恭畢敬地向北流殤鞠了一躬:「老朽見過北大人。」

北流殤唇角抽了抽,同樣不打算糾正這個稱呼。

山海界的人會越來越多,他肯定要幫小羽兒鎮著點。

來到那條玄脈附近,玄氣依然很稀薄。

北流殤估算了一下身上的材料,差不多能建設十個聚玄陣。

想了想,他將十個聚玄陣,均分在了兩處。

一處用來修鍊。

一處用來開闢葯田。

聚玄陣能覆蓋的範圍並不大,一個聚玄陣只能覆蓋十個平方左右。

五個聚玄陣,連起來覆蓋的範圍也就五十個平方左右。

夜千羽扯扯唇:「這根本種不了多少藥草……」

除了自己種植藥草,她還想自己種植蘊含玄氣的食材來著,五十個平方用來種植藥草都不夠的。

北流殤道:「這其實是小聚玄陣,大聚玄陣……因為基本用不到,帝瀾夜就沒學。」

因為陳老就在一旁,後半句他是用傳音告訴夜千羽的。

夜千羽想了想,確實如此。

在外面,玄脈附近根本不需要搞什麼聚玄陣,就可以直接種植藥草以及蘊含玄氣的食材。

聚玄陣唯一的用途就是,輔助修鍊。

天龍學院的修鍊室和技能室,差不多就是十個平方大,想來都建設了小聚玄陣。

先這麼湊合著吧,看以後能不能繼續搞到玄脈,或者搞到大聚玄陣的建設方法。

其實最讓夜千羽痛心的是,玄氣需要濃郁到一定程度,才能形成玄礦。

有了玄礦,等於有了源源不斷的玄石。

山海界太大了,只一條玄脈,玄氣遠遠逸散開,是絕無可能形成玄礦的。

山海界的建設,可以說是路漫漫而修遠兮,只能慢慢來了。

東大陸收人在五日後。

夜千羽準備用兩日的時間處理完一切雜務,然後用三日的時間趕到大荒的旅店,來自東大陸的接引使者,會帶著所有想去東大陸的人穿過大荒,進行天賦測試,合格的人,獲得進入東大陸的資格,不合格的人,再送回大荒的旅店。

司徒元策和霍憐兒因為離家太久,已經回東大陸了。

墨小弟其實參加了那一夜城裡的戰鬥,戰鬥結束后,知道了自家師父要去東大陸,他肯定要跟去,就是回秀衣閣交待事情了。

北流殤讓端木祁跟著墨小弟。

至於秦沐風,因為逸兒和小慕兒的原因,這一次就不去東大陸,等三年後再去,已經回火神宗了。

張靈玉倒是要去東大陸,留了下來。

楚青濯和千幻沒來參加這一次的大戰,秦沐風的意思是,楚青濯和千幻暫時也不去東大陸,等三年後一起去。

夜千羽算了算,她現在能用上的人,除了她自己和殤,只有左影和張靈玉了。 為了配製易水寒,夜千羽身上的玄石已經花光了。

不過雲姬的儲物戒里有很多玄票,加起來足有一千多萬中品玄石之多。

這些玄票,只能在西大陸花,到了東大陸就要變成廢紙了。

必須全花掉。

她拿了四百萬玄票給左影,讓左影先去買幾個儲物戒,然後在聖都以及相鄰的城市,購買樹苗和草籽。

除了普通的樹苗和草籽,一些比較珍貴的樹苗和草籽,只要有貨,全部買下。

又拿了四百萬玄票給張靈玉,同樣是先去買幾個儲物戒,然後在聖都以及相鄰的城市,購買藥草和藥草種子。

藥草的話,只要珍稀藥草,藥草種子的話,普通的和珍稀的都要。

兩天內必須回來。

怕兩人的體力吃不消,她各給了兩人兩顆龍涎果。

等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就吃下一顆恢復體力,另外一顆就當作幫她跑腿的獎勵了。

至於她自己,身體還沒恢復過來,就和殤一起行動,將還剩下兩百多萬玄票,想辦法花光光。

她這麼安排,北流殤是沒有意見的。

小羽兒連續失血,身子還虛弱著,不能受累,跟他一起行動,他才能放心。

夜千羽先是進了一趟山海圖。

不管是那些僕役侍從,還是雲姬那些男寵,包括花臨風,身上應該都有玄票。

「你們把身上的玄票拿給我,我幫你們去換成玄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