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長的黑色大斧,看似沒有過多的元力波動,但是,它所帶來的壓迫力,竟然比引雷十重的強者全力一擊還強。

赤幽在看到這一斧的時候,臉色大變,立即用出了龍嘯九天秘法。

第一層——龍鳳合鳴!

第二層——亢龍有悔!

第三層——惡龍滅天!

……

三層一齊用出,他的戰力立即達到了引雷六重。可是,他終於還不是真正的引雷境,所以即使戰力達到了引雷六重,但還是無法使出其真正威力。

眾人可以看見,赤幽的九陽當空,在和墨子長的黑色大斧交擊的那刻,竟然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崩潰著。

「啊、啊啊——」

赤幽不要命的催動著全身元力,劍光和血光在一瞬間爆發,滔天的怒焰燃燒著天際。他所施展出的九陽當空雖然崩潰了,但他還是不要命的催動著元力,以此催發出無邊劍氣。

這一刻,赤幽的劍光似是化身千萬,鋪天蓋地,充斥在整個天地之間,似是飛快,又似是極慢。隨後,劍氣如水,凝成了一個劍氣漩渦,開始不斷吸納著周圍的元氣。

在這時候,赤幽感覺到自己的周身鮮血都要被完全吸光,但他竟然發現這一道劍光完全沒有減弱的趨勢。似是劍氣無窮無盡,讓他根本是沒法阻止。

血絲已經是布滿眼睛,赤幽此時的全身好像是只剩下了一身人皮!

墨子長的強,有點出乎了他的預想!

在此之前,他以為,憑藉著自己的實力,就算是面對著引雷九重,也應該不會那麼快就落敗,可是今天的事兒,讓其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自己雖然可以和引雷六重的人一比高下,但是,引雷九重,還不是他能應付的。可以說,引雷九重的強者,甚至於超出了人類的範疇,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啊——」

終於到了某刻,赤幽再也堅持不下去了,手中的長劍,微微的鬆了松。而後,他的右手微微的垂了下去。下一刻,便見到墨子長的大斧,朝著他的面門狠狠的砍來。

「我、我要死了么?」

赤幽的臉色蒼白無比,因為他發覺,自己似乎怎麼閃,也沒辦法閃開這道攻擊。墨子長的這一道攻擊,似乎封住了他的所有後路,讓他根本沒有地方可以閃。

… 危險、危險!

赤幽看著墨子長的大斧,眼中陡然流露出了一絲絕望.他已經催發出了極限力量,但還是沒有防住這道攻擊。

黑色大斧,乃是死亡之斧!

「嗤——」

突然間,一道微弱的響聲傳來,在這一刻,墨子長手中的大斧,似是化作了千萬道凌厲的暗勁,眨眼間便將赤幽所發動的劍氣,完全的吞沒。並且,這還不止,有些暗勁,居然在這刻向著他飛沖而來。

「不好。」

赤幽的臉色頃刻間變的蒼白無比,身上所有的元力盡皆動了起來。可是,墨子長的所發動的那些暗勁,竟是化作了一道流光,即刻便到。

「噗——」

在這些暗勁落到赤幽身上之時,他渾身的元力盡皆用在了防禦上。然而,饒是這樣,依然還未能防住這些暗勁,讓的他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

「莊主。」

「大哥。」

……

赤犬和羅力幾人見狀,臉色陡然一變。其實,在剛剛,他們就想衝過來的了。可是,在衝到了一半的時候,便見到了赤幽的眼色,示意他們先不用過來。應該是,他想通過這一戰,來看看自己和引雷九重的差距吧。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赤幽才會和墨子長單獨戰鬥了那麼久。另外,這些先放下不說,現在的赤犬他們,與赤幽的距離亦是有點遠,根本來不及救助的。

「給我死來吧!」

「天工之斧!」

……

在赤幽受到了那些暗勁的衝擊后,墨子長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停下,反而又是一斧砍出,驚人的壓迫力再次沖向了赤幽。

「咳、咳咳咳——」

赤幽劇烈的咳出了幾口血,臉色一片蒼白。這道天工之斧,他知道,憑藉著自己現在這個狀態,那是根本防不住的。一念及此,他的臉上,不由的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和引雷九重,竟然有這麼大的差距。

「要死了嗎?」

看著慢慢逼近的黑色大斧,赤幽的臉上,沒有太多的恐懼,有的只是深深的不舍。他還有許多事兒沒完成,現在,難道就要說再見了么?

「嗤嗤嗤——」

驚人的壓迫力,向著赤幽逼來。在這一刻,他無悲無喜,進入了一種奇怪的境界。此刻,在他的眼中,似乎沒有了強大的攻擊,也沒有了敵人、同伴,有的,只是自己和天地間的一些不一樣的聯繫。

此時此刻,在赤幽的眼中,世界就像是一眨眼,變成了一個五彩繽紛的空間。他身在這個空間里,感覺自己就是個無所不能的神。

這些事兒說起來很慢,可也就是發生在一眨眼之間的。甚至於,墨子長的那道攻擊,還沒有落到赤幽的身上。

「引雷境、原來這就是引雷境的感覺么?」

「借用天地之力,才是真正的引雷。」

「我明白了。」

……

赤幽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似乎想明白了很多。而後,他突然睜開了雙眼,氣息亦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可以說,假使他先前的氣息是一滴水,那麼現在,他的氣息,便是化作了無邊無際的大海。

「原來,是這種感覺。」

在領悟到了真正的引雷境之後,赤幽的臉色亦是恢復了正常。而後,他看著砍向自己的黑色大斧,微微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我的秘法還沒有失效,加上我又領會到了真正的引雷境。所以,你的這一道攻擊,可是殺不死我了呢。」

赤幽淡淡的說道,身上陡然發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元力波動。見狀,墨子長的臉色一變,亦是加大了攻擊力度。可是,赤幽依然穩穩的防住了他的一擊。

「叮——」

赤幽的長劍,墨子長的黑色大斧,二者在半空中狠狠的交擊,發出了一道驚人的氣lang。眾人可以見到,四周的樹木盡皆破碎,噼里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

下一刻,赤幽的雙目一冷,手中之劍的劍氣又強了幾分。見狀,墨子長的眉頭狠狠一皺,終於還是退了幾步。

……

眼見墨子長退開了幾步,赤幽還沒有回過神來,便聽見了天空中傳來一聲巨響,幾道閃電亦是穿行在、不知道何時出現的烏雲之間。

「這是?」

見到這副景象,所有人的臉色盡皆一變。

赤犬和羅力一行人,本來前沖的腳步,亦是狠狠的止住。他們看出來了,天空中的跡象,可是突破到引雷境才有的天劫。

墨子長剛剛退了幾步,本來想繼續攻擊的,但是,在見到了天空中的變化后,他終於還是停下了腳步。這是突破引雷境的天劫,自己貿然衝進去,後果恐怕不會很好。

所以,很奇怪的。

這刻,所有人盡皆停了下來。

……

大風吹,天雷響。

饒是赤幽自己,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化。他雖然知道,自己突破到引雷境,必然會有一個質的變化,但是也沒想到,引雷境居然還要度過天劫。

當然,這也是沒有師父引路的後果吧。

只不過,現在的赤幽,雖然驚訝,但卻一點兒也不感覺到懼怕。他幾次從生死徘徊中奪回自己的性命,又豈會怕區區的天劫?

「來吧!」

赤幽看著大變樣的天空,默然的深吸一口氣。而後,他緊了緊手中之劍,身上亦是發出了幾道驚人的劍氣。在這一刻,他就像是一位絕世劍聖,面對著天地之威,而沒有半點懼怕,乃至於還有一戰的膽氣。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感覺到了赤幽的意思,當即天地元氣涌動的更加劇烈。在這一刻,因為周圍傳來的強大勁風,所有人的雙眼盡皆一閉。

強烈的勁風,切在眾人的肌膚上,竟然帶來陣陣的刺痛感。另外,空中遊離的電光,亦是發出雪白而華麗的亮光,照在了所有人的臉上。

在這兒的所有人,在這一刻,盡皆產生了一絲心驚的感覺。他們能感覺到,眼前的天劫,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這樣的天劫,該不會是——五行雷劫吧?」

赤犬看著天空中的異象,突然間自語道。而聽到了他這句話的人,臉色又是一變,心中的驚訝與忌憚又是加深了幾分。

所謂的五行雷劫,指的就是一些逆天級的天才,從蛻變境突破到引雷境的第一個雷劫。傳說中,能引動五行雷劫的人,日後無一不是一流的大能者。

當然,五行雷劫只是其中一個特殊的雷劫。

除開這個五行雷劫,還有從引雷七重突破到引雷八重的九天雷劫,引雷十七重突破到引雷十八重的時空雷劫,引雷二十七重突破到引雷二十八重的陰陽雷劫,引雷三十二重突破到引雷三十三重的滅仙雷劫。

但是,以上說的這些雷劫,盡皆是傳說中的東西。甚至於,有些個雷劫,已經是千百年來從未出現過的。

話說的有點遠了。

視線回到這裡來。

……

赤幽冷靜的盯著天空中的變化,並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現在,他只是剛剛突破到引雷一重而已,應該盡全力熟悉自己新的力量。在這一刻,他吐出了一口濁氣,引動著周圍的元氣進入自己的體內。

在這一刻,他感覺全身的細胞盡皆雀躍了起來,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他的身體,伴隨著天地元氣的洗刷,亦是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這是屬於引雷境的力量。

所謂的引雷境,乃是可以運用天地元氣的一種境界。在這個層次中,境界並不代表著你的戰力高低,取決於戰力高低的,是你對天地至理的領悟程度。

這麼說吧。

你是一名引雷五重的強者,而我,只是一名引雷一重的人。照理說,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只領悟到了一層水的天地至理,而我,則是領悟到了三層水的天地至理。那麼,雙方戰鬥起來的話,誰勝誰負還真不可知?

「呼——」

赤幽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終於正視著天空。而後,他的眼波微微流動,心中亦是多出了幾分沉重之感。剛剛沒有仔細看,他還以為五行雷劫也和別的雷劫一樣,並不會強大多少。可是現在,他發現自己嚴重低估了它的可怕。

他只是站在那裡,便能感覺到一股又一股的天地之威,向著自己的身體壓迫而來。不是他已經突破到了引雷一重,恐怕他現在,早已是趴在地上不能動了吧。

而即使他突破到了引雷一重,現在也感覺到難受無比。另外,由於剛剛發動了三層的龍嘯九天秘法,所以,此刻亦是陷入了一定的虛弱期。

貌似、情況有點不妙!

……

天空中的烏雲不斷的涌動著,似乎下一刻便要壓下來一樣。赤犬和羅力幾人,乃至於大風山脈的三名強者,亦是在遠處盯著,不敢貿然衝到赤幽的身邊。可見,這個五行雷劫,是有多麼的可怕。

「轟隆隆——」

天空中突然雷聲大作,天地元氣徹底狂暴了起來。而後,只見一陣狂風夾雜著雷電,在天空之上閃鳴著、翻滾著。這還不止,眾人還見到,有著雪白的電光,在空氣中遊離著,就像是一條條靈動的小蛇似的。

「呼——」

看見天空中的這種變化,赤幽亦是暗自呼出了一口氣,心中湧現出一股沉重感。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可怕的天劫。

天風雲雷,各種閃電盡在其中。

端的是可怕無比。

……

… 四周的空氣,不知何時已經變的凌厲了許多.這感覺,就像是有著無盡的尖刺,向自己的肌膚上狠狠的刺去一樣。

赤幽的雙眼迷濛,強忍著痛苦。

赤犬和羅力幾人,在遠處看著痛苦無比的赤幽,亦是內心焦躁不安。他們不知道,赤幽能不能度過這次的天劫?

強忍著身體上的刺痛感,赤幽突然向天看去。他發現,此刻的天空,變成了一片昏暗,就像是末日來臨一樣,各種壓迫力非常的可怕。並且,這些壓迫力,似乎全是以自己為目標,狠狠的衝過來。

「混蛋!」

赤幽低罵了一聲,本就是血紅的雙眼,此刻更是變的妖冶無比。這雙眼睛,現在看過去,居然有點像是生氣完全被剝離了一樣,當真是可怕無比。

但因為是,天上的五行雷劫吸引了大半的目光,所以,此刻竟然沒人注意到他的眼睛。而這樣一來,他眼睛的變化居然愈加的明顯、快速。

很快的,赤幽的一雙血色眼睛,竟然一點點的變成了橙色。而且,這股橙色還在不斷的加深著,迅速的取代了先前的血紅色。

「啊——」

赤幽仰天大吼了一聲,身上陡然發出一道驚人的氣息。而後,他的頭頂上,居然出現了一幅黑白相間的太極圖。

這幅太極圖的力量極強,居然穩穩的防住了五行雷劫的第一波進攻。可是,此刻的赤幽,心裡並沒有那麼樂觀。

他雖然不知道,太極圖是怎麼出現的,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種種詭異。但是,他知道,現在的自己,依然還很危險。

「呼——」

赤幽深吸了一口氣,完全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此時此刻,在他的眼裡,只有天上那些不斷閃動的雷光。他所要做的,就是在這些雷光中活下來。自己雖然因為太極圖而防住了第一波攻擊,可是現在,才剛剛開始呢。

赤幽緊緊的盯著天空,居然沒發現,自己周圍的空氣開始變的灼熱了起來。這種高溫,讓大風山脈原本的溫度,上升到了百分之三百的地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