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霧之中,只有獸皮少年緩緩前行,至於其他人,都停在雷霧之前,不敢進去。

「丁峰……!」

西門明月輕呼一聲走了過來,她身上朦朧著一層青色真氣,抵擋住腳下的雷電,清冷道,「突破了?」

丁峰點點頭,「怎麼不穿過去?在這裡等的越久,就會越疲憊,到時精力不濟,唯死一途。」

「等我恢復巔峰,就過去!」

西門明月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個瓷瓶,將收集的靈液全部吞了下去,不等她盤膝坐下進行恢復,丁峰遞過來一粒丹藥道,「這是大補元氣丹。」

西門明月一愣,稍微遲疑便接了過去,低低道:「多謝了。」

「丁兄,你的丹藥,可否賣給我一些?」洛水看到西門明月手中的大補元氣丹,眼睛不禁亮了,「我的丹藥已經用完,在這裡收集的靈液只是止餓,補充幾分消耗,難以達到巔峰狀態!」

丁峰笑了,「這是大補元氣丹,天級上品,完美品質,我敢說整個大楚獨此一家,你拿什麼來換?」

「上品完美之丹?」洛水輕呼一聲,清冷的面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世間哪有完美之丹,就是絕品都沒有見過,極品丹藥都屬於傳說了,你怎麼會有完美之丹?」

「明月,我可以看看嗎?」

南宮無殤走過來問道。

西門明月看了丁峰一眼,點點頭,將丹藥遞了過去。

南宮無殤取出一塊潔白的手帕,小心翼翼的將丹藥接過來,仔細觀看,又不停的嗅了嗅,他也越來越激動。

「我南宮世家,也得煉丹傳承,雖算不得世間第一,但也少有人能及!在家族中,我曾見過一枚極品的天級丹藥,然而這一枚,卻比我曾經見過的藥效強的不是一點半點,而且有種圓潤通融,不帶一絲雜質葯毒的感覺,根據我的推測,這枚丹藥即使不是完美品質,也能達到絕品,世間罕見!」

南宮無殤眼睛發光,不停的低喃,又嘆息一聲,「得見如此神丹,真乃大開眼界也!」說著,將丹藥還了過去,卻目光灼灼的看向丁峰,「丁兄,如何能換取這種大補元氣丹?」

「我還有三枚,只要靈晶,價高者得,第一枚,誰要!」

丁峰人畜無害的拿出一枚大補元氣丹,高高的舉著笑道。

「只要靈晶?嘿,鄉野鄙陋,你見過靈晶嗎?」趙虎嗤笑一聲,看著丁峰手中的丹藥,舔了舔嘴唇,「丁峰是吧,給你個機會,將你手中三枚丹藥奉上來,我可以做主,將你收為我黑水宗弟子。」

「丁峰,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黑水宗收徒向來嚴格,想要收徒,天下俊傑無不蜂擁而來,還從來沒有人拒絕過。」

張天德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哪裡來的野狗在這亂放狗屁!」

丁峰扇了扇鼻子。

「你找死!」

張虎大怒,可又畏懼丁峰的實力,不敢上前。

「你再說一句試試!」

丁峰神色一冷,卻讓張虎一顫,退後一步,臉色難看。

「好大的威風,丁峰,但願你出了這個地方,還有這樣的膽氣!」姬水瑤不喜,「這一枚丹藥我要了,一枚靈晶!」

丁峰看了她一眼,品頭論足道,「長的還算湊合,就是不知暖床的功夫如何?」不等姬水瑤發怒,他又道,「你想要,看在剛才那兩條野狗的份上,就十枚靈晶吧!」

「找死!」

姬水瑤大怒,她手指一彈,一枚銀針破空而來,直射丁峰的眼睛。

距離很近,飛針速度很快,難以躲避,可丁峰一低頭,銀針射在了額頭上,只聽『叮』的一聲,銀針竟然被彈飛出去,再看丁峰的額頭,只有一個細微的白點。

「好硬的皮膚,這是什麼煉體神功?」

這樣的結果,讓姬水瑤倒吸口涼氣,周圍眾人,也紛紛失色。 ?丁峰眼睛一眯,凶光乍現,卻嘿然笑道:「想殺我的人,沒幾個還活著,看在你是個小美人的份上,我給你個機會,拿出十枚靈晶買命錢,否則這裡就是你埋骨之地!」

「你……!」

姬水瑤是黑水宗的當代聖女,身份高貴,在宗派中,受萬千弟子敬仰,長老寵愛,在外也都是巴結敬畏,何曾受過這等窩囊氣。

不過她也不愧是聖女,強行壓下恨意,冷冷道:「你真要?」

「給還是不給!」

丁峰的聲音冷如寒冰。

周圍眾人,只是靜靜的看著,誰也沒有勸說,沒有阻攔,見過過了丁峰的狠辣,誰敢觸霉頭。

「好,我給!」

姬水瑤取出一個綉著荷花的小袋子就扔了過來。

「師姐?」

張天德和趙虎大恨,卻只能憋屈著。

「全力恢復,強闖過去!」

姬水瑤冷冷說道,就退到了一旁。

丁峰根本沒理會他們,看了看袋子中的十枚靈晶,不禁感嘆:「不愧是大派弟子,隨身都能攜帶這麼多靈晶,以後再殺這樣的天才弟子,一定要摸屍,否則就太浪費了!」

手一晃,便將小袋子扔在了地上,被雷電燒成了飛灰。

劍無雙等人惡寒,可看到靈晶憑空消失,不禁心頭大震。

「丁兄,這一粒讓給小弟如何?我只帶了三枚靈晶!」南宮無殤道。

「好!」

丁峰爽快答應,這裡沒有了限制,一枚天級丹藥不過十個能量點罷了,而一塊下品靈晶可以兌換一百能量點,三塊就是三百點,三十倍的利潤,驚天了。

「多謝了!」

南宮無殤大喜。

「第二枚,誰要!」

丁峰又拿出一枚吆喝道。

「天級丹藥,最多價值百金,而一塊靈晶,最少千金,還有價無市,丁兄,你這可大賺啊!」一位少年說道,「我名夜無憂,這一枚我要了,三塊靈晶!」

「我出四塊!」

劍無雙插言道。

「劍無雙?很好!」

夜無憂冷冷的看了劍無雙一眼。

「五塊!」

洛水出言。

眾人沉默!

靈晶雖蘊含著精純無比的能量,可天級強者還不能夠吸收,戴在身上不過是蘊養肉身罷了,也只有財大氣粗的三大宗派的核心弟子才有些珍藏,就連西門明月都不一定有一塊。

第二枚丹藥歸洛水,第三枚被劍無雙得到。

三枚丹藥,換來十三塊靈晶,再加上從姬水瑤手中敲詐過來的十塊,整整二十三塊,相當於兩千三百能量點。

絕對是大豐收。

哪怕以丁峰的心性,也忍不住欣喜。

「丁兄,你若還有這種丹藥,我南宮家可以長期收購,價格好商量!」

南宮無殤忽然說道。

「你不怕楚皇?宋、鄧兩家?」

丁峰笑道。

南宮無殤一滯,苦笑搖頭,「抱歉,莽撞了。」

現在的丁峰,可是惹得天怒人怨,到處是敵人,要不是在這樣的古迹中,恐怕早就有老祖將他轟殺了。

還如何交易?

將來,一旦丁峰冒頭,恐怕南宮世家不出手,也有大量的強者進行捉拿。

丁峰走了,在眾人複雜的目光中走入了雷霧中。

「可惜了!」

劍無雙搖頭。

「是啊,可惜了這麼一位對手!」

南宮無殤嘆息。

「他就像一團迷,身世清白,種種手段卻成迷霧,看不清,窺不透,未來,還不一定如何呢?」

洛水淡淡道。

「未來已經註定,他必死無疑!」張天德冷哼一聲,看向聖女道,「師姐,剛才為何不出手?這裡有沒有壓制,憑我們三個的實力,有八成把握將他斬殺!」

「你了解他的手段嗎?」姬水瑤冷哼一聲,「你除了自大,還能幹什麼?」

「師姐,我……!」

張天德的臉色頓時漲紅了,卻被姬水瑤打斷,「你相信他只有這一種丹藥嗎?還是完美品質,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他掌握著一個傳承?還有他手中有著各種各樣的符咒,又有神兵在手,你如何抗衡?說你蠢貨都是在讚揚你!」

張天德差點被憋死。

踏入雷霧之中,丁峰才真正明白雷霧的可怕,點點顆粒,都是雷電因子,毫無阻礙的通過毛孔鑽入體內,化成狂暴雷霆,讓他都幾乎承受不住。

「怪不得他們都畏懼不前!」

丁峰身體一震,真氣噴出,化成護體罡氣,可在雷霧的纏繞之下飛快的被消磨,「沒有強大的體魄,再沒有渾厚的真氣,想穿過雷霧,妄想啊!」

收了真氣,任雷霧轟擊。

唰!

一道紫色雷蛇從旁邊遊走,毀滅一切的氣息,讓丁峰汗毛倒數,慌忙躲避,可隨著他的躲閃,霧氣動蕩,讓他身體驟然一沉,湧入體內的雷電之力更加狂暴。

「限制速度?」

紫色閃電遊走之後,丁峰鬆了口氣,卻也真正明白雷霧的恐怖。

若是沒有強大的體魄抵擋,只靠真氣抵禦,想穿越過去,千難萬難。

大概走了三百米左右,一步踏出,恍若另一個世界,丁峰走出了雷霧,眼前是一片石碑,荒蕪的原野,帶著腐朽的氣息。

大地上,亂石成堆,還有一道道深深的溝壑,石碑之上,也有無數的痕迹。

「恨、恨、恨、恨、恨、恨、恨!」

距離三米遠就有一座五米高的石碑,左上角被斬斷,上面刻畫著凌亂的七個恨字,丁峰目光一凝,就感覺到滔天的恨意撲面而來,要將他的神智淹沒。

「好可怕的恨意!」

丁峰畢竟意志堅定,不過片刻間就擺脫出來,可卻驚嘆萬分,這裡不知經過多少年了,卻還殘留著這樣的意志,可以想象對方的強大。

「這是劍痕,恨之劍意!」

丁峰心中思量,又仔細觀看,卻發現在石碑上記載著一種天級功法,名為天雷霸體,可惜因為劍痕已經殘缺大半。

「大地上的痕迹,石碑上的恨字,很明顯都是一人所為。」

丁峰心沉如水,往前走去,看著大地上縱橫交錯的劍痕,觀察石碑上的刻字。

「恨天不公!」

「恨地不平!」

「恨朗朗乾坤無光明!」

聲聲恨意,化成雷霆之音,隱隱響在心田,震懾心神。

每一個石碑上都刻畫著不同的字跡,放眼望去,這片荒原,何止上千座石碑,而在荒原盡頭,有一面巨大的石壁,高不下百米,豎立蒼穹。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丁峰凝目觀看,在巨大的石壁上,從上到下刻畫著七個巨大的殺字,通天的殺意刺破蒼穹,距離上千米遠丁峰都隱隱感覺皮膚有種割裂的感覺。

殺、殺、殺,殺盡蒼生!

殺、殺、殺,屠滅天地!

殺、殺、殺,滅盡萬物!

殺、殺、殺,殺盡一切有靈生眾!

石壁左右,劍痕凝聚成四句話。

丁峰看了都心神震撼。

「滔天的恨意,無盡的殺機,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丁峰沉思,忽然聽到腳下傳來『咔嚓』聲,低頭觀看,卻是一截埋在地上的枯骨,輕輕一踩便碎裂成灰。

「這裡應該是傳道之地,只是不知發生了什麼?好似變成了鬼蜮!」

獸皮少年走了過來,沉思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