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楓依照道玄經修鍊下,他更是感覺有股力量在淬鍊他的體質,在這種淬鍊下,原本處於三品頂峰的許楓,品級居然再次開始緩緩的提升。

這種情況讓許楓欣喜不已,修鍊道玄經更是認真。

當然,修鍊道玄經許楓體質不斷變強的同時,許楓也能感覺到他的精神比起平時更加集中,許楓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黑愧和瘦猴攻擊他的時候,只要他集中精神,對方的速度就會開始變慢。

凌花見連續兩顆雷震子都沒能讓許楓倒下去,心頭一狠:「老娘就不信,你這小家丁居然還能站著。」

說完,她的第三顆雷震子丟向許楓,在炸出一道雷電后,許楓還是直直的站立在原地。

這種情況,讓江源等人瞪大眼睛,宛如看奇迹一樣的看著許楓。三顆雷震子,雖然這雷震子的品級不高。可是就算是一個五品玄者,也被劈的倒下了。但是,許楓這個瘦瘦的小小家丁。居然原地不動的直直站立,除去被雷電劈的衣衫焦黑狼狽之外,沒有看出有別的創傷。

「你的雷震子也不過如此嘛。」許楓哈哈大笑,看著凌花眼中帶著譏諷。

凌花如何承受的了許楓這樣的刺激,最後兩顆雷震子一起向著許楓拋了出去,兩顆雷震子同時砸在許楓身上,許楓也被兩道雷電劈的後退數步。

在兩道雷電同時衝擊下,許楓感覺疼痛翻了幾番。而紫雷在這種情況下,旋轉的速度更加的快捷。也不知道是不是許楓錯覺,許楓發現此時的紫雷,比起以往微微大上了一分。

當然,從剛剛的疼痛感覺來看。紫雷雖然能吞噬雷電。但是卻也不是無限制的。它的吞噬掌握在一個度之中。超過了它所能吞噬的度,雷電也能對許楓造成傷害。只不過,許楓此時感覺紫雷的吞噬速度,比起剛剛要強上了不少。所以,兩顆雷震子也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吞噬雷電,能讓紫雷變強。」

許楓心頭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這個想法雖然只是一閃而過,可是許楓卻堅信這絕對不會有錯。這種奇怪的堅信,許楓不能解釋為什麼。

兩顆雷震子的雷電被淬鍊許楓的身體,在紫雷吞噬旋轉的同時,許楓的體質步入了四品的層次。而在雷電纏繞身體的情況下,許楓感覺到他的實力還在提升。

施展道玄經修鍊的許楓,心底錯愕而又驚喜:四品就如此到了?

許楓原本以為,就算憑藉著他那妖孽的修鍊速度,想要達到四品也還得十天半個月的時間。但是,沒有想到凌花幫了他一把。不止讓許楓了解了一些紫雷的功能。更是一舉把他推向了四品。

在雷電一道道被紫雷吞噬,許楓的身體強度不斷提升的同時。一眾人早已經目瞪口呆的注視許楓,五顆雷震子,居然被許楓這樣不閃不避的接下了。

當許楓身上最後一絲雷電被紫雷吞噬后,許楓看著凌花說道:「你的雷震子也不過如此嘛。中看不中用。」

凌花那雙被胖肉遮擋的眼睛,也努力的睜大,看著場中略顯狼狽的許楓,之後看了看空無一物的手中。心頭震撼不已,當初給他雷震子的術士可是告訴她。五品玄者在五顆雷震子下也必死無疑,可是現在怎麼解釋?

「混蛋!那術士居然騙老娘。」

凌花心頭髮狠,怒急的同時,眼中也同樣帶著不甘。

而和她相反的是,蕭依琳卻極其興奮,臉上滿是喜意,看著凌花咯咯笑道:「你還是這麼垃圾,使用雷震子都搞不定我的一個小小家丁,我要是你,早就跳坑死掉算了。」 許楓聽到蕭依琳居然叫凌花跳坑死了算了,許楓不由弱弱的提醒道:「二小姐!你不能讓她跳坑死的!」

蕭依琳聽許楓這麼說,眉頭一挑,轉動著那雙媚人心魄讓人不敢直視的眼睛說道:「你有意見?」

許楓很認真的點點頭,在蕭依琳面色變的有些不好看的情況下,許楓趕緊說道:「二小姐!以她的腰帶長度,再高的坑跳下去,她都能藉助腰帶爬上來,跳坑死對於她來說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

蕭依琳一愣,隨即咯咯的直笑起來,很是豪爽的拍了拍許楓的肩膀說道:「以後你就跟著我!想不到你罵人居然可以不吐髒了。」

聽到蕭依琳這麼說,一眾家丁有些羨慕的看著許楓,蕭依琳讓他跟著她,那許楓的地位就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最重要的是,誰不願意跟著一個能撩動男人心魂的禍水級別美.女主子。當然,對於許楓罵凌花胖能罵的這麼清新脫俗,也極為驚訝,許楓越來越和以往不同了。

凌花被許楓氣的肥肉一顫一顫的,臉色鐵青猙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黑愧,死死的盯了許楓一眼,隨即看著蕭依琳哼道:「蕭依琳!你別得意,老娘不會放過你們的。」

蕭依琳咯咯的笑了笑,腳下踩了踩黑愧,挑釁性的看著凌花說道:「以後找老相好,記得找一個像樣一點的。起碼要比我的小家丁許楓強點。不過,就你的眼光,肯定找不到超過他的。」

「你……」凌花氣急,哼了一聲,隨即突然笑起來,「原來蕭家的二小姐偷人居然偷到自己的家丁身上,咯咯,這倒是一大新聞。」

凌花的話讓蕭依琳面色漲紅,看著凌花喝道:「你無恥,你才偷野男人。」

許楓看著蕭依琳被凌花一句話就逼的如此,不由搖了搖頭,心道蕭依琳的臉皮終究比不上凌花,在這種敏感話題上,很顯然蕭依琳要大吃虧。

江源見許楓站前一步準備幫蕭依琳,他趕緊阻攔許楓道:「凌家小姐已經恨你入骨了,你別插手了。她們是小姐,想要玩死你很簡單。」

見江源擋住他,許楓聳聳肩,對著江源笑道:「這可不是一個好家丁能做的舉動。」

江源面色一紅,隨即轉移話題道:「你小子真的變了一個人似地。你什麼時候成為的玄者?為什麼能讓雷震子都拿你沒辦法?靠,居然連五品都被你陰了,還真夠卑鄙的。」

許楓嘿然一笑,對著江源說道:「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我能做到這點?」

江源使勁點頭,對於這點怕是在場沒有一個不想知道的。

「很簡單,因為我追求的是一個境界。」許楓嘿然一笑道。

「什麼境界?」江源說道。

「將賤變為一種常態,培養成為一種氣質,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無與匹敵的賤氣!」許楓眯著眼睛看著江源道,「你也可以嘗試一下。」

「草……」江源聽到許楓的話,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心道這小子還真賤到了極致。難道這世界真他.媽的人至賤就無敵嗎?

在江源和許楓在胡扯的時候,凌花和蕭依琳的交鋒也落下帷幕,蕭依琳見在言語上占不到便宜,再次踩了黑愧一腳道:「本小姐一個家丁就能把你們都收拾了。哼,你凌家不過如此。」

「你……」凌花氣急,望著蕭依琳腳下的黑愧,知道此次她想要找回場子是不可能了。哼了一聲對著她受傷的家丁喊道:「走!」

蕭依琳望著凌花龐然大物的身體搖擺離開,居然興奮的跳起來。和凌花交手這麼多次,這還是她第一次佔取到上風。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曾經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家丁做到的,蕭依琳目光轉向一眾家丁,突然對著一眾家丁說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傳出去。特別是別讓李偉知道。」

許楓微微一愣,隨即心底流過一絲暖意。他能明白蕭依琳這是為了保護他,畢竟他今日幹掉一個五品的消息傳出去,李偉對他也會多一分關注。而此時的許楓,還不是李偉的對手。

「許楓!以前我覺得你最好是趕緊逃避開李偉。不過,現在我有些相信你,一個月之後能挑戰李偉了。哼,我等著你揍翻李偉來。」蕭依琳說道。

聽到蕭依琳的話,許楓微微苦笑了一聲,心想蕭依琳還真看得起他,想要在一個月之內達到六品。還是有著相當難度的。畢竟,五品是一個極大的坎。

想要和李偉抗衡,最低最低也要達到五品的層次。許楓因為凌花雷震子的緣故僥倖步入四品頂峰。可是妄想再進一步,卻極難。而這一步,許楓卻無論如何都要踏出去,不踏出去,很有可能被李偉玩死。

所以,許楓現在的重之之重就是趕緊步入五品的層次。步入五品,對抗李偉也有一戰之力。

「多謝二小姐關心了。」許楓對著蕭依琳笑道。

蕭依琳擺了擺手,對著許楓說道:「這次你立了大功,滅了凌家的威風。你要怎麼賞賜。只要我有的,本小姐不會小氣的。」

「只要你有的就會給我?」許楓心頭忍不住一熱,心道二小姐太壞了,怎麼能這樣誘.惑人呢,不知道他最禁不住誘.惑嗎?

「嗯!」蕭依琳點點頭道。

這確認的話語,讓許楓心頭再次一熱:太壞了太壞了,二小姐怎麼能這樣,這一世自己還是純情小處.男呢,二小姐她是個壞女人!不過,他很喜歡。嘿嘿!

許楓情不自禁的打量蕭依琳,蕭依琳五官生動,有一種靜雕的凝固美感,長長撩動的睫毛、挺直的鼻樑,唇形很美,紅潤豐澤,圓潤的下頷,膩白如玉的脖頸一直延伸到領口下,讓人忍不住想看裡面的內容。身材雖然還未完全長成,但是卻也有著少女獨特的韻味,誘.惑而又撩人心脾,前凸后翹的讓人有著捏揉的衝動。

而特別是蕭依琳哪句,只要我有的都能給你的話,讓許楓眼睛更是情不自.禁。

「你要什麼?」蕭依琳看著許楓問道。

「我要你!」許楓幾乎是脫口而出,而許楓脫口而出的話,讓江源一眾人忍不住大罵,「草……這小子吃豹子膽了。」

「要我什麼?」蕭依琳皺眉的看著許楓,心道這個家丁怎麼又犯傻了,一句話都說不明白。

「要你什麼?」許楓錯愕,沒有想到蕭依琳居然可以問出這麼一句彪悍的話語,許楓很想回答說,「你什麼我都要。」

可是,許楓心想做人不能這麼貪婪。畢竟,他是一個心底善良的偉大二十一世紀傑出青年,許楓略帶靦腆笑容的弱弱道:「二小姐願意給我什麼,那我就要什麼。我這人很容易滿足的!」

「草……」江源等人無法再聽下這麼無恥的話語了,更有家丁想要提醒純潔的蕭依琳,但是終究沒有這個勇氣。

「那我就給你十兩白銀吧。」蕭依琳想了想,對著許楓說道。

「啊!你給我白銀?」許楓瞪著眼睛看著蕭依琳,心道不應該啊,你不是把自己給我嗎?怎麼變成白銀了!

「嗯?!不滿意啊?!那就十五兩吧。」蕭依琳說道。

「啊!不是!我是說,二小姐你是不是再考慮一下,我是一個小小家丁,絕對不會反抗您的。」許楓很委婉的提醒道。

蕭依琳擺擺手道:「我知道了。好了,就給你十五兩白銀吧。你問管家要就行了。」

許楓望著就這樣確定下來的蕭依琳,他使勁的打量了一番蕭依琳,確信蕭依琳確實沒有那個意思之後,不由嘆了一口氣。不由覺得有些可惜,他還以為能因此研究一下愛情動作片呢,而且是純藝術的那種。

許楓突然對著江源問道:「是不是我不夠帥?」

江源終於忍不住,一腳踹向許楓,對著許楓罵道:「滾!」

江源剛剛還捏了一把汗,心道這混蛋還真是不要命了。連小姐都敢調戲了,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幸好小姐單純,聽不懂你說什麼。要不然,你就等著吃不了兜著走。

許楓聳聳肩,心道看來是應該讓自己變帥一點了。他這小身板太過瘦弱,禁不起幾番折騰。現在有十五兩白銀,能讓他好好養養自己了。在蕭依琳提到白銀后,許楓這才發現他原來這麼窮,前世的許楓身上就只有一兩白銀。這十五兩白銀,簡直是一筆巨款了。

其餘家丁聽到二小姐如此輕易就給出了十五兩白銀,不由吞了吞唾沫。十五兩對於他們來說同樣是一筆巨款。一個個帶著羨艷看著許楓,心想這小子這幾天真的開始走狗屎運了。從那一天偷窺夏妃暄開始,人品就越來越好。

……

九千字,希望大家滿意。希望家丁能和你們再一起創造屬於我們的輝煌。

…… 有著蕭二小姐的命令,幾個家丁自然不會把許楓幹掉一個五品玄者的消息散布出去。凌花那一邊掉了這樣一個大面子,更是不會主動說出去。所以動靜不小的兩家小姐爭鬥卻沒能引起多大風波。

當然,因為這一戰。原本對於許楓都無視的家丁,這一刻也開始重視許楓。再沒有以往對許楓趾高氣揚的態度。雖然不知道許楓是什麼層次的玄者,但是幹掉了黑愧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回到蕭府的許楓,沒有忘記修鍊道玄經。但是正如他預料的那樣。五品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大瓶頸,即使擁有道玄經的許楓。同樣被擋在門外,沒有以往毫無瓶頸般的突破。

五品是掌握氣力的運用,這個層次對於玄者來說是一個巨坎。從黑愧就看得出來,五品的他根本不怕四品的圍攻。完全是壓制性的力量。這就是五品的力量。

對於步入五品,許楓比起任何一個人都要強烈。步入五品后,他才有真正和李偉有著抗衡的資本。最重要的是,步入五品后道玄經中的那門治療功法,他也能使用。

雖然不知道那門功法多麼強悍,但是作為道玄經本身孕育的功法,想必不會太差。

「看來還是得想個辦法步入五品啊!」許楓喃喃自語,輕呼了一口氣,心中步入五品的想法更加強烈。

就在許楓思索著如何才能步入五品的時候,一個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許楓抬頭看了過去,一張國字臉出現在他視線中,許楓一愣,隨即看著這人笑道:「三管家!」

國字臉男子就是當初步入五品,一舉被蕭家老爺提升為三管家的家丁劉克。許楓記憶中對劉克也有些印象,劉克因為當初未步入五品的時候,受到家丁太多欺負。所以在他成為管家后,就瘋狂的欺負家丁,心理有些扭曲,對於這個人許楓印象極其不好。

「你就是二小姐要獎勵十五兩白銀的許楓?」劉克居高臨下的看著許楓。

許楓不卑不亢的說道:「不知道三管家有什麼吩咐?」

劉克哼了一聲道:「真不知道二小姐怎麼會看重你。像你這樣偷.窺女子的家丁,應該打死算了。」

許楓皺了皺眉頭,他看著劉克淡淡的說道:「這點就不用管家操心了,想必管家是給我送銀子來的吧。那就請給我吧!」

劉克那雙如同三菱蛇目的眸子裡面射出一道寒光,看著許楓絲毫不掩飾嫉妒和厭惡:「十五兩銀子我自然會給你。不過就看你有沒有本事來拿了。」

「三管家什麼意思?難道不想給我不成?」許楓的語氣有些不爽了起來,這是他應得的,還輪不到劉克來剋扣。

劉克說道:「你能讓二小姐看重,還敢做偷.窺的事情,想必有幾分本事了。我作為三管家,同樣有檢驗著家丁的修為職責,如此你就展示給我看看。」

許楓直直的盯著劉克,突然問道:「李偉指示你來的?」

這一句話讓劉克有些慌亂,但是馬上就恢復正常。不過,這足以讓許楓確信這是李偉收買的人了。

「作為蕭家家丁,居然為別人對付蕭家的人。呵呵,這不知道傳到二小姐和少爺耳中,你會承受怎麼樣的待遇呢?」許楓眯著眼睛看著劉克,眼中滿是玩味之色。

劉克自然不會承認,他哼了一聲道:「哪有這麼多廢話,我作為三管家,調教一個家丁還不行?反倒是你,污衊管家,今天要是不治治你,你還不得翻了天,以後眼裡還有少爺小姐嗎?」

「我眼裡自然沒有少爺小姐。」在劉克剛準備發飆的時候,許楓繼續道,「少爺小姐是放在心裡的尊重的,他們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是指引我們的明燈,他們是我們心中仰視的高山。哪裡像你,只是眼中放著少爺小姐,心底卻不知道想什麼?像你這樣的孽仆,就應該關進發.情的母牛群中呆上幾天。知道我為什麼被獎勵十五兩白銀嗎?因為我每天早上一睜開眼睛,就大喊道,『啊,少爺小姐,你們是我的唯一,你們是我的指路明燈,你們是我永遠追隨的英雄。』」

許楓說完這句話,感覺有些胃液翻滾,心道他噁心人的水平貌似又提高了。

「草……」劉克自然不信許楓的鬼話,聽許楓信口胡扯恨不得抽死這丫的。鬼信他早上起來能大吼這麼三句。一看他賊頭鼠腦的,就絕對不是一個忠心的主。

劉克也不廢話,直直的一拳掃向許楓。

望著劉克一拳轟向他,許楓趕緊身影一閃避開。眼中有著警惕和驚駭,劉克一拳的力量帶起的氣勢明顯要強過黑愧。從劉克出手的力道看,大有把他重傷的意思。很顯然,李偉給予他的好處,絕對能讓他冒讓蕭霖等人責怪的險。

「不錯不錯!居然能避開本管家一拳,你還是有幾分本事的。」劉克見許楓避開他一拳,反倒是欣喜了起來。他本來就心裡有些扭曲,最喜歡看的就是折磨家丁對方表露出來的難受,這種難受堅持的越久他越高興。所以,他特別希望欺負人的遊戲時間能堅持的久一些。

「再接本管家一拳。」劉克一拳再次打出,直接轟向許楓的手臂,大有一拳把許楓手臂轟斷的想法。

許楓不由想起和李偉的賭約,李偉曾經說一個月之內要折斷他的四肢。現在看來劉克就是這個目的。

「哼!」許楓心底哼了一聲,目光陰沉的看向再次轟向他的拳身,身子微微一側再次避開。他的實力雖然遠遠不如劉克,但是在眼力上卻能清楚的看清楚劉克的攻擊軌跡。

「能連續避開我三拳。看來你還是有幾分實力。呵呵,當初有人傳言你成為玄者我還不信。現在看來以前你裝懦弱騙了很多人。」劉克眯著眼睛看著許楓,「不過,本管家今日就要折斷你的手臂,讓你學會好好奴才。」

「你自己要做奴才,不要把別人都當做你這沒出息的奴才。」許楓冷笑,打量了一番四周,不由有些後悔當時沒有留一些石灰粉和別的東西在身上了。要不然也不至於這麼被動了。

此時劉克一拳拳轟向他,許楓只能一步步的避開,而劉克的群頭越來越快。讓許楓也有些狼狽。

許楓雖然能看清楚對方的攻擊軌跡,但是身體的協調力卻還是處於四品的層次。雖然因為眼力的緣故讓他的反應快速。但是有時候身體的協調力跟不上他的反應速度,這就導致許楓的躲閃的步伐有些紊亂,顯得有些狼狽。

不過即使如此,也讓劉克驚異不已。他這套連綿不絕的掌法是一套玄功技能。雖然不是太高等的那種。但是在他看來想要收拾許楓卻絲毫不礙事。可是現在許楓卻避開了他二十餘拳。這是他無法想象的!

「這小子有些門道。看來想要李公子那百兩白銀。還得動用一些真本事了。」劉克心底暗自嘀咕,同時手上的攻勢猛的一變。

「小子!你倒是讓我刮目相看。既然如此,那你就嘗試一下老爺教給我的蕭家拳法吧。」劉克嘿嘿笑道。

在劉克話音說完后,劉克的拳勢猛的一變,之後一套輕巧的拳法打了出來,在這套輕巧額拳法打出下,許楓更感覺吃力,望著一拳直轟向他的拳頭,許楓一咬牙迎了上去,十成的力量全部灌輸到手臂上。

劉克見許楓如此做,心頭大喜,氣力湧上手臂,一拳直轟而上。

「碰……」

兩拳交碰在一起,許楓瞬間就感覺到一股滂湃的力量涌了上來,手臂被震的疼痛不已,身體猛的後退出去,倒退了五米之遠,這才穩住了身形。

劉克退後一步,瞪大眼睛的看著許楓,眼中滿是不敢置信。他無法相信,許楓居然能一拳逼的他後退一步。他可是一個實力達到五品的玄者。對於五品下的玄者有著絕對的壓制力量。可是,他這次雖然佔了上風,但是卻沒有那種絕對壓制的優勢。

劉克眼神變幻的盯著許楓,感覺面前的這個家丁很奇特。對於許楓,他第一次生出了一絲顧忌。

站在另一處的許楓,甩了甩他疼痛和顫抖的厲害的手臂。心底同樣驚懼,這一拳幾乎轟的他的這條手臂沒有抵擋力了。他們兩人相差這麼一小步品級,卻有著如此之大的距離。氣力果然是另一個性質的力量。

當然,許楓並不知道他逼退劉克一步,在別人看來已經是震驚不已的事情。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從一開始就是用雷電淬鍊身體,所以他的力量遠遠超過同等級武者的力量。

雷電作為最適合淬鍊身體的力量,一般人剛開始根本不可能承受住這樣的力量。所以,從一開始就用雷電牽引步入玄者的武者,少之又少。而每一個從一開始就用雷電淬鍊身體的玄者,都會比起別的武者強上一線。 手臂的疼痛讓許楓更加警惕的看著劉克,心底算計著如何才能躲過劉克。

就在許楓思索著這些的時候,劉克根本就不給許楓思考的時間,一拳再次向著許楓轟了過來。很顯然劉克想要速戰速決干翻許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