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漆黑的密道里走了那麼久,終於走出來,本傑明有種重見天日的感覺

他把背上的刺客放下來,然後揉了揉眼睛,活動了一下酸痛的身體,整個人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背著一個成年人走了半個多小時,就算軍訓強化了他的體魄,他也有點吃不消啊。

「可算是出來了。」經歷那麼久的沉默,他再次開口,「我……覺得你兒子很勇敢,對他的遭遇也深感抱歉。不過,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你是不是也該把我要的消息告訴我了?」

找到那位最開始行刺他的刺客,這才是本傑明此行的最大目的啊!

在他和老人的這個交易裡面,他也算是比較有良心的了,不但幫老人殺了人,還幫老人當了這一路的苦力。因此,即便他覺得老人不會賴賬,也得開口催一催了。

「你放心,我什麼時候賴過別人的賬。」老人把密道的出口關上,藏好,然後走到附近一片斷牆的牆角處,說,「三天後,你再到這裡來,我會把那個人下落藏在這塊石頭底下。」

本傑明愣了愣,說:「我還以為你已經把消息準備好了。」

「哪有那麼快,你當我是神?」老人恢復那副看誰都像看智障的表情,解釋道,「外城區這麼大,找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我能在三天內給你找出來,已經夠有本事了。」

「好吧……」本傑明只好這麼答道。

老人說得也對。外城區這麼雜亂的地方,一個人如果想要藏身,那是很難被找到的。

本傑明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老人不會食言的。

不過……

想了想,他還是有些疑惑地問道:「我以為你會離開王都,避避風頭。可你的意思是,你還會接著留在王都?」

雖然是本傑明殺的人,但教會查不到本傑明頭上。相反,那個旅店是老人的,「銀狐」老大的名號也傳得這麼遠,教會肯定能查到老人的頭上。

倒不是本傑明突然變成了大善人,在替老人擔憂,只是老人如果被教會抓到了,一個抽取記憶,本傑明的處境反而會變得危險。

他這次的乞丐是扮得不錯,那個牧師到死都沒認出他是本傑明,但是……萬一呢?

出於種種考慮,本傑明覺得,老人還是帶著他的兒子,離開王都會比較好。

「我當然會離開王都,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還了你這個人情,不是嗎?」老人搖了搖頭,說,「你也不用擔心我會被教會抓住。我有我的門道,只要我願意,他們短時間內是找不著我的。」

聞言,本傑明也只能接受這個說法了。

好歹這位「銀狐」老大,當年就從教會的手中逃出來過一次了。如果他真像他所說的人脈廣泛,想逃避教會應該也是不難的。

有什麼辦法,老人畢竟還得幫他找到那位「竹竿」。

本傑明正這麼想著。

就在這時,一輛馬車突然在遠處出現,快速地行駛了過來。

「我朋友來了。」 傲視諸天寰宇 老人看向馬車,說,「我就帶著我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先走一步了。你放心,三天後你來這裡,絕對能看到你想要的東西。」

本傑明看向那輛馬車,也點了點頭。

馬車來到他們邊上,停了下來。

駕車的是一個大塊頭的男人。大塊頭看了本傑明一眼,又看向老人。老人對著大塊頭點了點頭,大塊頭便從馬車上跳下來,背起昏迷的刺客,把他放進了馬車。

隨後,老人也登上了馬車。大塊頭也坐回馬車前,準備駕車離去。

「年輕的法師,祝你好運。」在離開前,老人轉頭,這麼對本傑明說道,「我相信,以你的實力,很快就能在王都闖出自己的名頭。」

聞言,本傑明卻只能苦笑。

他可不想在王都闖出自己的名頭。

那不是在找死嗎?

不過,他也不可能說出來,只是重複著「祝你好運」之類的話,揮手與老人告別。

就這樣,老人帶著昏迷的刺客,乘著馬車,離開了這裡。

而本傑明也該離開了。

那位「竹竿」先生的下落可算是有了著落,三天後,他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出究竟是誰想要殺他。

卡得他比較難受的一大問題,可算是解決了。

他看了看天,還是下午,天色不晚。

可以去解決另一個問題——安妮的遺物。

這彷彿已經成為了他的一個執念,雖然可能並不會帶給他什麼好處,但他還是想要去把它挖出來,不然憋在心裡,難受。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正好,這附近有一個米歇爾曾經的廢棄據點,他可以過去看看。

然而,就在本傑明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從背後傳來,嚇得他差點都以為這裡真的鬧鬼了。

「本傑明·里瑟。」米歇爾忽然從一道斷牆背後走出來,低啞的聲音帶著幾分疑惑,「你什麼時候跟『銀狐』老大也搭上關係了?」 ?本傑明轉過身,愕然地看著突然出現的米歇爾。那感覺,其實跟撞鬼也沒兩樣了。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除了他剛剛殺掉的那種跟著執行任務的,其他的聖騎士應該還沒有行動的自由。此時此刻,她應該還在聖騎士的隊伍里,忙著搜查刺客的下落才對。

她為什麼會出現在監獄遺址,還穿著一身法師袍?

什麼情況?

「你在這裡做什麼?教會不是還在召集聖騎士嗎?」因此,他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看樣子,這段時間裡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不少。」米歇爾走過來,搖了搖頭,說,「教會確實還在召集聖騎士,不過這與我無關,因為我已經不是聖騎士了。」

聞言,本傑明心中的疑惑沒有消退,反而變得更多了。

不是聖騎士?什麼意思?

聖騎士的管理居然這麼通情達理,還能自己辭職的?

「發生了什麼事?」本傑明接著問道。

米歇爾搖了搖頭,隨口解釋道:「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只是我準備離開王都了,所以,我也不需要聖騎士這個身份作掩護了。」

「所以……聖騎士向不當就能不當嗎?」

「當然不行,只要成為了聖騎士,你一輩子就都是教會的人了。臨陣脫逃的人,會被教會追殺一輩子。」然而,米歇爾卻哼了一聲,冷冷地說道。

本傑明越聽越糊塗:「那你這又是怎麼回事?」

「我……我的情況比較特殊。」米歇爾像是想到了什麼,沉默了一會,才用一種不願多說的語氣,接著說道,「聖騎士本來也是不允許女人參加的,可我還是成為了聖騎士。這種事情沒什麼好問的。」

「……」

原來聖騎士不招女人的?

本傑明感覺自己的三觀又小小地被顛覆了一下。

怪不得,當初那兩個扮成夫婦保護他的聖騎士,其中那個「妻子」是男人假扮成的。不是因為這些人有特殊愛好,而是因為很難找到女人來扮。

不過,米歇爾作為一個女性,能夠先成為聖騎士,然後成為法師,最後再自己退出聖騎士的隊伍。這一點也讓本傑明感到異常好奇。

她是怎麼做到的?

米歇爾的身上,還藏著多少秘密?

她所說的「特殊情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本傑明的好奇心停不下來,不過看米歇爾這種態度,很顯然是不打算告訴他了。

神神秘秘的傢伙……

「對了,這個。」把心中的疑問放到一邊,本傑明忽然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項鏈,扔給了米歇爾,「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打開寶庫的方式嗎?你用這個,就能打開了。」

解決不了疑問,那好歹得把身上積壓的事情解決一件。

寶庫的事情糾結了這麼久,也該有個結果了。

米歇爾接過項鏈,聞言,拿在手裡仔細端詳了兩眼,似乎也有點感慨。然後,她便把項鏈小心地收了起來。

「謝謝。」她這麼說道。

「你先別急著謝我,這件事情有古怪。」然而,本傑明卻搖了搖頭,把他關於寶庫和項鏈的猜測說了出來,「項鏈是我祖母故意留在我房間里的。我懷疑,這是教會設下的陷阱,為的就是把你引過去。」

關於這條項鏈,雖然到現在教會也沒有派人來找他,但是他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陷阱的可能性很大。

因此,他決定把這一切都告訴米歇爾,讓米歇爾自己去考慮對策。

「不會的,教會這段時間的動向我很了解,他們已經沒有精力對付我了。」米歇爾卻表現得很淡定,「最多就是你祖母設下的陷阱,我會小心的。」

居然不是教會在背後作怪?

本傑明還是小小地驚訝了一下。

但仔細想想,也是。教會這段時間忙得很,對於他們來說,米歇爾只是一個竄逃的法師,就算再狡猾,重要性也比不上貴族和行刺教皇的刺客。之前的擔憂,確實是他腦補過度了。

項鏈這件事情上,大概只是老夫人在搞鬼。

不過……

想到這裡,本傑明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愛幹嘛幹嘛吧。

在這個問題上,他已經頭疼得夠久了,乾脆把問題扔給米歇爾,讓她自己頭疼去——寶庫的事情從本傑明穿越起來就在糾纏他了,耗費了他太多的精力。

反正他是懶得再管了。

總之,他幫米歇爾弄到了打開寶庫的鑰匙,就已經完成了他的承諾。就更不用說他還順便提醒了一下可能的陷阱。

這麼做,他也夠義氣了吧。

米歇爾最後會中陷阱死掉,還是會成功地打開寶庫,都與本傑明無關了。

「你之前不是還很好奇,寶庫到底有什麼好東西,會讓米歇爾這麼執著嗎?怎麼現在又無所謂了?」忽然,系統在本傑明的心裡發問。

「……我忘了。」本傑明沉默了一會,在心裡說道。

對啊,寶庫到底有什麼?

他還是挺想知道的。

猶豫了一下,本傑明還是把這個問題問了出來:「你想要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倒不是他自打臉,只是……他的求知慾一向比較旺盛。

還好,在這件事情上,米歇爾沒有遮遮掩掩。

「是一張藏寶圖。」她答道,「上面記載了很多年前,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法師——『靈魂烈焰』的遺藏。」

聞言,本傑明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靈魂烈焰?

這又是什麼鬼?

為什麼最近幾天,他老是遇到一些叫著奇奇怪怪外號的人?

本傑明都開始想著,是不是自己也該起一個威風霸氣的名字?這樣以後有人講他的故事,還可以給他加一個前綴,而不是只有一個乾巴巴的「本傑明·里瑟」。

……好像想得有點遠了。

不過,言歸正傳,聽著「靈魂烈焰」這個外號,用肚臍眼去想都能知道,這位了不起的法師,主修的應該是火魔法。

本傑明又詢問了一下系統,這位「靈魂烈焰」是什麼來頭。系統則表示沒聽過這個人,大概不怎麼厲害。

這樣看來,他的寶藏對本傑明而言估計是沒什麼用的。

因此,他剛剛燃起的求知慾,這麼一會就被淹熄了。

不過,說起寶藏……

他忽然想起了從諾斯山強盜首領身上,找到的那張神秘地圖。

得到地圖之後,他也查過不少資料,卻始終辨認不出地圖描繪的是哪個地方。再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都有點要放棄這張地圖的意思了。

仔細想想,地圖是從刀疤男那裡得到的,刀疤男又一直在找米歇爾……

米歇爾會不會看得懂這地圖?

想到這裡,本傑明感覺有點慶幸。還好,他出門的習慣就是帶一大堆東西,沒用的也忍不住會帶上。因此,這張地圖他此刻也是帶在身上的。

乾脆讓米歇爾幫他識別一下這個地圖好了,這女人應該還是比較見多識廣的。

於是,這樣想著,他毫不猶豫地拿出地圖,遞給了米歇爾。

「對了,我這裡有張奇怪的地圖,你認不認得地圖上是什麼地方?」

米歇爾聞言,沒說話,而是接過地圖,展開看了起來。

然而,只一眼,她萬年不變的撲克臉就發生了變化。

「……你是從哪得到這張地圖的?」她忽然抬頭,異常嚴肅地問道。

本傑明愣了愣,說:「從那個諾斯山的強盜首領身上搜出來的。」

看米歇爾的反應,有戲?

難不成她真的認得這個地方?

聽了本傑明的話,米歇爾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她盯著地圖沉默了好一會,才終於開了口,緩緩說道:「這張地圖……還記得我給你的那本《聖經》里,亞伯和該隱的故事嗎?這張地圖描繪的,就是他們最終決戰的地方,神棄山谷。」 ?神棄山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