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士族之中,又不少像羅沛然這樣用丹藥堆砌起來的廢物,境界固然高,但論起真正的實戰能力,卻遠遠不及羅征這種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武者。

說完之後,羅征扭過頭去,眨巴了一下眼睛,臉上也有傷感之色。

若不是父親枉死,羅征也絕不願意手足相殘,畢竟是羅姓族人!

但是二房與三房一脈,乃是謀害父親的兇手,殺父之仇,卻不能不報。

「王衡之,羅沛然已經被我廢了,你是不是也要幫他報仇?」羅征冷笑著看著王衡之,目光冷厲。

王衡之正欲衝上去,但是卻被王燕渺一伸手攔住了,「大哥,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不僅廢了羅沛然,還敢頂撞你,難道就這樣放過他……」

王燕渺搖了搖頭,信步走到羅征的跟前說道:「煉髓境的實力,竟然有這般膽魄,不愧是羅嫣的親哥哥,兄妹兩人都天賦奇高,不錯,不錯!」王燕渺眼中透露出許些讚許之意。

王衡之頓時有些不明白了,先前大哥竟然給羅征接連鞠躬三次,現在還給他如此高的讚譽,這是為何?

羅征瞳孔微凝,剛才他還當面呵斥過王燕渺,但是此時他卻絲毫不惱,此人的心機太深。

「不過」王燕渺忽然話鋒一轉,那雙柔和的目光忽然變得銳利至極,與此前渾然兩人。

王燕渺身上的「蓮花殺意」在此時,已完全綻放出來,在他身上那一道道柔和的光線,便如同刺蝟一樣,扎向羅征。

王燕渺繼續說道:「你身為羅嫣的親哥哥,連煉獄山巔都上不去,更加不可能解救羅嫣,如今整個青雲宗可能幫助羅嫣離開煉獄山的人寥寥無幾,而我王燕渺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想知道,你那一句我配不上羅嫣,又是從何而來?」

那王燕渺全身散發出來的「蓮花殺意」朝著羅征壓過來,彷彿一座大山,倘若不是羅征的靈魂異常強大,此刻面對王燕渺就連站立都十分困難。

面對如此強者,羅征臉上沒有絲毫懼色,「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我自己的妹妹,自然由我來解救!不勞外人出手!」

王燕渺輕笑一聲,搖了搖頭,背負著雙手說道:「你雖然憑藉煉髓境,能輕鬆解決先天一重的羅沛然,手段固然精妙厲害,但還是……太弱了,簡直跟一隻螞蟻無異。若非你不是羅嫣的哥哥,以你的實力,便是站在此處與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說完之後,王燕渺的肩膀上出現了一顆鮮嫩欲滴的花骨朵,那花骨朵出現之後,便迅速的膨脹,隨後含苞待放,再就猛然綻放開了,赫然是一朵粉色的蓮花。

當那蓮花綻放后,一道白色的光芒自他身上發出,衝天而去!

這衝天的光柱,幾乎將半個煉獄山都點亮。

這一瞬間,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便是煉獄山上那些專心致志的苦修者,也紛紛投來驚異的目光。

「何人竟然在燃燒真元?竟然如此大威勢!」

「照神境!竟然是照神境的強者!為什麼會來煉獄山!」

「那人穿著一身紫衣,是一位親傳弟子,在他面前的是一個白袍弟子?」

「怎麼可能?外門弟子?在照神境面前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徒手就可殺死,為何還需要燃燒真元?」

煉獄山山腰的眾多苦修者們互相議論道。

照神境!

那是比先天生靈更為強大的存在。

青雲宗內數十萬弟子,也只有渺渺之數能夠達到此境界,而且無一不是親傳弟子。

他們想不通,為何那親傳弟子要用如此威勢,去壓制一位外門弟子。

一般來說,照神境的強者想要對付一名外門弟子,伸伸手指,就能讓後者灰飛煙滅。

在如此威勢之下,恐怕那外門弟子會被嚇成白痴吧?

小雨峰上,在小亭之中。

通過信圭的觀察,蘇靈韻已經將剛才發生的一幕盡收眼底。

「這小子,真的不是一般的會惹麻煩!」蘇靈韻的眉頭皺了皺,抬頭向著西北角凝望而去,即便是相隔如此遠的距離,蘇靈韻也能看見那條如同細線一般的光柱,直衝天地之間。

「不管你了!隨你自生自滅好了!」蘇靈韻撇撇嘴,臉上全然是賭氣后的慍怒之色。

羅征固然天賦出眾,但是這小子太過固執,根本聽不見她的任何建議!

實際上無論是小雨峰,還是其他三十二座山峰上的導師,對弟子並沒有太多的管束能力。畢竟「導師」與弟子之間並非真正的師徒關係,在青雲宗內,只有親傳弟子與師父之間,才算是師徒。

她之所以氣惱羅征不聽話,其實完全是自己的性子使然……

兩個呼吸的時間之後,她銀牙輕咬,看著信圭之上,羅征那張滿是剛毅的臉,最終走出小亭,踏上一輛飛天輦朝著西北角煉獄山疾馳而去。

煉獄山,山巔。

羅嫣目光平靜,手上依舊擺脫著那把彈弓,似乎沉浸在回憶之中,嘴角時不時露出甜甜的笑容。

在她的腦海之中,兒時無盡的回憶是最值得她珍惜的東西。

就在此時,她忽然看見山腰之中,陡然出現一道白色的光芒,衝天而起!

「這是王燕渺的真元在燃燒,他與誰爭鬥起來了嗎?」羅嫣微微的偏過腦袋,淡淡的將目光聚集過去。

雖說煉獄山巔與山腰之間,距離相隔甚遠,但是羅嫣那雙俏目凝視之下,將山腰之上發生的事情盡收眼底。

她的目光先是注意在王燕渺身上,隨後從王燕渺身上挪開,又注意到王燕渺對面那人。

「白袍?外門弟子?」羅嫣的嘴角微翹,這倒是稀奇事,不知道哪位白袍弟子,竟然有如此膽色,敢與王燕渺對峙。

當羅嫣的目光往上挪,看到那位外門弟子的臉龐時,那雙瞳剪水般的眼睛忽然瞪的大大的……

「哥……哥?」

雖然有數年未見過羅征,可是她怎麼可能會忘掉哥哥的容貌?

為何羅征會出現在煉獄山?

為何沒有聽王燕渺提起?倘若哥哥來了煉獄山,沛然堂哥不可能不知道。

為何羅征又會與王燕渺對峙起來!

一連串疑問,從她心裡冒出來。

這些問題先放在一邊,哥哥現在面對的可是王燕渺,王燕渺乃是照神境的強者,而哥哥才是外門弟子,王燕渺僅僅憑藉燃燒真元的威壓,就能將哥哥殺死!

想到這裡,羅嫣的一顆心頓時焦急起來。

「絕對不可以!」

她站在平台邊緣,面對數千米的距離,她卻一躍而起,縱身朝下跳去。

「嗡嗡!」

就在羅嫣跳下懸崖的瞬間,在她的下方出現了幾塊六邊形的能量結界,那能量結界拼成一扇半圓形的牆壁,將羅嫣硬生生的擋在了後面。

「六方天星陣!」

羅嫣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被罰面壁煉獄山,她也清楚,在這山巔之上是有一座六方天星陣將她圍困其中的。

只是羅嫣從未想過逃離這裡,未曾主動觸發過六方天星陣,沒想到此刻,她竟然被這陣所阻攔。

她又看了一眼下方,以哥哥外門弟子的實力,在王燕渺的威壓之下,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她今天必須下去!

「給我破!」

少女伸出細白頎長的玉指,朝著那六邊形的能量結界的拼接處戳去。

這一指,雖然十分平凡,卻蘊藏著恐怖的力量。

「砰!」

六方天星陣,乃是一種極為強力的陣法。

被羅嫣這一戳之下,相連的三塊六邊形頓時碎裂。

可是就在它們剛剛破碎的瞬間,又凝固出三塊六邊形,堵住了這個缺口。

怎麼辦……

怎麼辦!

羅嫣越發焦急!

她一次次用手指點向六方天星陣,可是這陣的能量似乎無窮無盡,無論她破壞掉多少塊能量結界,總能在瞬息之間將結界修補完整。

面對王燕渺忽然爆發出來的巨大威壓,羅征站在原地,巋然不動。

這種威壓已經不是氣勢了,而是實實在在的真元燃燒,逸散出來的威壓。

僅僅逸散出來的小部分威壓,就如此恐怖,此人的實力,恐怕已經超脫出先天生靈的層次。

他是照神境強者!

「感受到與我實力的差距了嗎?我只需要輕輕一指,就能將你殺死!可即便是我,想要將羅嫣解救出來,也是一件頗為費神的事情,而你……就連見她一面都沒有資格!」王燕渺揮揮衣袖,指著羅征說道。

在他的腳下,不斷地有粉色蓮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以煉髓境的實力,直面自己的威壓而不後退,不顫抖,咬牙矗立在原地,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說明羅征的實力遠超同階。

即便是先天二重的王衡之,並沒有直面王燕渺的威壓,此刻也是臉色煞白,不得不將體內真元催動,抵擋這股威壓。

羅征只是煉髓境,並沒有真元,而真氣在此刻,就連凝結起來都十分困難。

他依靠著身體的強度,以及靈魂的堅韌,硬生生的沒有後退一步。

「此人的『意』並沒有那般強大,遠遠不如天書閣里的刑天之意,但是將真元燃燒爆發的這股狂猛威壓,卻如此恐怖……!」羅征的意志雖然如同鐵澆築出來,但是被這股威壓的侵蝕之下,也非常難受。

許多人碰到這般強者,在差距如此巨大的情況下,心中連一絲抵抗之心都難以產生,羅征同樣也是如此。

他懷疑在下一個瞬間,自己整個人都要被這股威壓給壓碎掉……

「不行,絕不可以後退!」

這世界上,擁有遠強於常人的意志力,的確可以創造奇迹。

羅征與王燕渺之間的差距太大了,簡直如同天與地之間的差距,這差距不是單憑意志力就可以彌補的。

所以羅征此刻苦苦支撐,遭受到的痛苦,可想而知。

看到羅征在自己面前掙扎的樣子,王燕渺臉上也流露出一絲驚詫之色,這小子的頑強程度遠遠超出了王燕渺的想象。

王燕渺很清楚,他燃燒真元的威勢到底有多強,為了讓羅征的記憶更加深刻,他故意將絕大部分威勢朝著他壓過去。

煉髓境……

肉身還未超脫極限……

竟然能在我面前站的住?

「硬撐?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王燕渺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隨後他身體之中迸發出來的真元,更加瘋狂的燃燒起來,從他身體中衝天而起的光柱也耀眼了三分。

同時王燕渺身體中散發出來的那股「蓮花殺意」也越來越濃烈,一道道蓮花殺意,裹挾著巨大威勢,彷彿要將羅征硬生生的吞噬掉。

羅征的身體,遠遠迥異於常人,燃燒真元造成的威壓,他尚且能抗住,畢竟乃是玄器之身。

但他的靈魂,此刻卻有些難以承受了。

上次遭遇那「刑天之意」的侵蝕,靠的是腦海中那條青龍的吼聲,但此時他腦海中的天地熔爐卻靜悄悄,沒有絲毫動靜。

「只能靠自己了!」

這股威勢,結合了他的「蓮花殺意」后,的確可怕,但卻無法對自己造成實質的傷害。

主要是王燕渺壓迫者我的靈魂,影響了我的心境。

名門謀略 只有穩固靈魂,保持心境,才能夠與之對抗!

「對了,利用那一招!」

忘我之境!

將自己完全忘掉!

忘我之境,其實是一門非常高深的靈魂修鍊的境界。

即使是以照神境之強,也鮮有人領悟到這種境界,因為修鍊靈魂與修鍊肉身完全是兩碼事。

渾然忘我,無欲無求。

在進入忘我之境后,羅征完全以另外一個姿態俯視著自己,彷彿自己的肉身只是一個空殼,任你摧殘,我卻絲毫不為之所動,不為之所畏懼。

至於你王燕渺的威勢再大,蓮花殺意再強,想要僅憑藉這些破壞自己的肉身,那就是做夢。

在進入忘我之境后,羅征已經完全平靜下來,那張煞白的臉色也漸漸恢復了正常,雙眼之中流露出空靈之色,十分恬靜的望著王燕渺,甚至還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你強隨你強,任你王燕渺千般殺意,萬般威勢,我自巋然不動!

王燕渺本以為羅征已無法堅持,方才自己投入了更多的真元,用來燃燒,爆發,足以成為壓垮羅征的那一根稻草。

他沒想到這小子竟如此頑強,不僅沒有後退半步,反而越發輕鬆的面對著自己,那臉上的笑意,是嘲諷?

王燕渺覺得自己是一個巨人,而羅征則是一直匍匐在地上的螞蟻,這隻螞蟻很頑強,自己輕輕吹了一口氣,它竟然牢牢的扒在地上,絲毫不動,所以他又重重的吹了一口氣,但是這隻螞蟻依舊頑強的扒在地上,甚至還在嘲諷他這位巨人!

不自覺間,王燕渺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意!

以他如此地位,如此實力之人,竟然會對一位煉髓境的傢伙動了怒。

這就相當於一個成年人,在逗弄一隻螞蟻的時候,動了怒。

Leave a Comment